200910080452戀愛的平衡感。





「每次發現我愛上一個男人,那時候,我就好希望趕快愛上其他男人。」

日本綜藝節目《男女糾察隊》固定來賓之一蘇珊這樣說,節目來賓均驚呼不可思議,和我一起看電視的史黛西卻拼命點頭,告訴我:「沒錯!每次當我發現自己愛上一個男人,我就會和另一個男人去約會。」

因為愛一萌芽,沒有人不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一邊擔心自己一廂情願,一邊恐懼弄巧成拙。

這世代的男女關係經常模擬兩可,肉食男熱愛搞曖昧,對每個女人都似有情若無意;草食男習慣按部就班,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史黛西已經不是剝玫瑰花瓣的少女年紀了,完全沒力氣演「他愛我」「他不愛我」這種幼稚戲碼,她認為「先愛上的人,註定是輸家」,在保護自己的原則下,若不甘一廂情願,又怕弄巧成拙,就是「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於是選擇和另一個男人約會,來做重心平衡,好讓自己不要過度在意她愛上的男人的一切訊息。

這種理論,不知道為什麼,我挺能理解……當我偏頭痛的時候,我常會用力捏痛我的後頸,來轉移我對太陽穴抽痛的專注力。

簡單說法,如果某天遇到一個倒楣事,一定很生氣,遇到好幾件,反倒不在意了;相對而言,好事也一樣,比如:早上,老是板著臉的上司突然對你微笑說「辛苦了」,中午用餐在路上撿到一千元,星座預測說這週運氣很好……你一定會轉移注意力,不再胡思亂想,揣測上司那句罕見「辛苦了」究竟是慰問裁員前警訊。

古人說:「傻人有傻福。」通常是這意思,每個人都渴望得到這福氣……而,裝傻,有多麼艱難啊。特別是愛情。

只是,史黛西的分散注意力計劃,是個愚蠢案例,卻非常寫實。

發現自己愛上A的那一週,史黛西立刻約會B男,兩個人共享燭光晚宴,龍蝦螃蟹在眼前活色生香,史黛西卻不時瞄著桌上手機;約會了C男,一起閱讀浪漫電影,史黛西的手指頭卻忙碌不已,因為包包裡轉成震動的手機,一點反應也沒有,害史黛西拿出來看了好幾遍,以為手機沒電。

最後,回到家檢查FACEBOOK,史黛西發現她在意的男人竟在她享用晚餐、看電影時間和網友回應,頃刻氣急敗壞,在男人的FACEBOOK酸溜溜地留話:「你不是這兩天很忙嗎?!」沒想到男人立刻回應:「妳回台北啦?有去高雄六合夜市嗎?有什麼好吃的?我在等妳報告呢。」

史黛西才想到前天和男人謊稱說要去高雄出差,她是豬頭,全忘光了。

呵,還是蘇珊那句真心話準確:「每次發現我愛上一個男人,那時候,我就好『希望』趕快愛上其他男人。」會說希望,意謂來不及了。

女人可能在同一時間喜歡很多人,無論是電視上的男明星、隔壁巷口賣蔥油餅的歐吉桑、溫柔的學長、可愛的鄰居弟弟,甚至小貓小狗,卻不容易在一瞬間愛上很多男人啊。

就像我的偏頭痛,即使我把頸子捏成瘀青,雖短暫改變注意力、奢望平衡感,最終改變不了事實。

當一個人愛上一個人,心,一定傾斜,望向某個人,平衡感是狗屁。

我們只能去勇敢承認和面對,享受喜悅,面對痛楚,總之,山寨貨取代不了原版,你我心底,早心知肚明。


本文發表在自由時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