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81840夢中的門。


太沮喪的時候,她總是忍不住昏昏欲睡。

第一次在夢裡,發現一扇門,推開走進去,竟是一張鋪著絲綢的軟床,她脫光衣服躺上去,百無煩憂立即抵達天堂。

第二次,夢裡則出現兩扇門,她推開其中之一,那是一整片綠意盎然的大草原,臥在草上,她頃刻化如棉絮飛翔在風中。

第三次,夢裡出現四扇門,她又推開中間一扇,那是一整片碧海連天的汪洋,白浪溫馴地將她捲入水花中,她是一片落葉,柔軟地徜徉在世界的中心。

自此,每遇到挫敗,她就強烈想念那些充滿奇蹟的門。

幾個月下來,經過失業、失戀、失竊與嚴重腸胃炎,包括上個月參加初戀男友的婚禮,她總是沉沉睡去。那一道又一道的門,同時以倍數成長,導致門數過量龐大,變換的景象也愈來愈奇異,經過沙漠、叢林、沼澤、甘泉甚至月球表面。最後,她開始覺得疲憊不堪。

昨夜,跟現任男友大吵一架,她發抖地縮在沙發上看著男友的背影,不知怎麼,瞬間睡意來襲。

夢裡,幾百扇門,每一扇等同大小,一條線排列整齊,完全看不到盡頭。

她慢慢走過去,在第十七扇門口,終於忍不住蹲下,大聲哭了起來。
她再也找不到第一扇門裡的床了。
其實,她不過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個好覺,做個平靜的夢。

濕熱的淚水從她緊閉的睫毛緩緩流下,男友則把門輕輕關上離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