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90306這一趟,吃喝在北京上海。



這趟北京上海之行,玩的時間很少,吃吃喝喝倒沒缺席。


因為《單身的人總是在路上》在大陸發行,簡體版書名改成《愛情太短,路太長》,據說因為多年前有本小說用過這書名,真奇妙,雖然每個大陸記者都說:「還是《單身的人總是在路上》貼切。」

總之,這趟原訂玩耍之旅,有一半時程,後來都變成書的宣傳通告。所以一些著名的觀光景點,我都沒去,夜店倒是跑了不少,果然,酒鬼牽到北京,還是酒鬼。呵。

這兩週,我究竟吃了哪些菜?

利群烤鴨、新沸騰水煮魚、泰迪熊泰國菜、紫象泰國菜、新意識餐廳日本菜、一坐一忘雲南菜、正統上海家常菜、印度菜、湘菜、川菜、廣東菜等等等,而且,至少喝掉20瓶紅白酒、10瓶啤酒。


只是非常抱歉,美食當前,這些令我食慾大開的菜熱騰騰一上桌,我拿起筷子,就忘了拍照。因此,看著相機零零落落的美食照片,就勉強報告一下心得好了。

到北京,烤鴨是一定要吃的。

北京朋友約去吃利群烤鴨,這店在一個老胡同裡,不容易找,很破爛的地方,卻需要預約,否則沒座位。一進門就是一個大爐灶,熱烘烘烤著鴨子。這家店很多人報導過,牆上也油油地掛著許多名人來訪照片(有李宗盛和周華健,各國大使),只是聽說這胡同快要拆掉了,不知道大家是否還有機會造訪。除了片鴨,我最愛它的芥末鴨賞,夠嗆夠味。

吃水煮魚,在北京世貿天階的新沸騰魚鄉,一個裝潢時髦的餐廳。水煮魚滿滿一大盆辣椒花椒,口水讒延,不必多說。

倒是世貿天階的那一個長250米、寬30米的大片LED天幕,嚇到了我,因為和我2008年一月份某個夢境——影像投射的downtown太相似,天啊!我怎麼會在夢中神遊到這裡來?

超不可思議,印象中……我完全沒看過這類報導呢,否則不會這麼驚訝。


除了烤鴨和水煮魚,在北京印象最深刻的是:三里屯的《印度恆河餐廳》和北小街《一坐一忘麗江主題餐廳》。




↑這是印度小點心,有兩種沾醬,香草和咖哩。



↑印度烤餅,沒什麼特殊滋味,不鹹不甜。



↑烤磨菇很不錯吃。



↑這道咖哩雞,我很愛,咖哩加上黑胡椒味道,辣勁十足,好吃。

一坐一忘麗江主題餐廳》賣的是雲南菜,在三里屯酒吧街附近,店很有氣氛。那些天老聽到北京朋友說常去吃湘菜、雲南菜,我和他們一起吃過湘菜,那盆滿滿都是辣椒花椒的乾煸四季豆,讓我極過癮,雲南菜就沒吃過。

於是離開北京前,約了朋友說:「我想吃雲南菜。」朋友上網查了後,說這家店似乎不錯,網路評價很好,就來了。確實不失所望,滋味極好。



↑酸酸辣辣的涼拌雲南米線,味道特殊,一吃就停不了。



↑香茅草烤羅非魚,超好吃,推薦!推薦!是這家店排行榜第一名的菜。



↑茉莉花炒蛋,也是排行榜前五名名菜,不錯吃。



↑鳳梨飯,該怎麼說呢?很好吃,但,該說是鳳梨甜糯米飯,很像龍眼飯。



↑雲南燉肉,很像台灣魯肉,上面是打結的是類似麵輪的東西,比較一般。



↑兩杯都是雲南米酒,大杯的是約3-5度左右的米酒,很像台東小米酒;
 像紅酒的是紫米釀的小米酒,濃度約12度,味道很奇特。

中途約有六天去上海宣傳,也吃了各式各樣大餐,這趟來北京上海,幾乎每天都是朋友或出版社請客,吃得不亦樂乎、也喝得很痛快。但多半是辣食,包括兩餐泰國菜,泰國菜忘了拍照,川菜拍了。



↑口水雞是川菜館的涼菜,必點。雖然紅通通,沒有那麼辣。



↑川菜館的乾煸四季豆沒有湘菜館「辣椒不用錢」似的,就一般,不錯吃。



↑炸土豆絲(馬鈴薯絲),我點錯了,我本來想吃辣辣的炒土豆,這個口感像餅乾。



↑炒蝦,好吃,有點像避風塘炒蟹,但蒜片不像避風塘炒蟹那樣炸得酥脆,還是好吃。



豆腐湯,順口。



↑這是什麼?呵,這是上海的蔥油餅,中心是空的。



↑模樣好玩,沒什麼特殊味道。我看出版社編輯上海姑娘,用力壓扁,才吃,也學著,
 仍感覺沒啥滋味。

來北京上海,餐餐朋友請客,大魚大肉吃多了,也想換點其他口味。

我問我的出版企劃,一個上海小男生:「你們一般都吃什麼呢?」
他說:「妳吃過正統上海家常菜嗎?」

我說,之前來上海幾次,吃過觀光客去吃的上海餐廳,又甜又膩;也吃過出版人帶我去吃的上海菜,算精緻好吃。上海小男生決定帶我去吃他們常吃的家常菜,或許環境不夠優雅,可是口味道地。



↑獅子頭、炒青菜、魚香跑蛋、排骨菜湯,傳統上海家常菜,我很喜歡。獅子頭很屌。

這餐館很小,只有五張桌子,都是當地人吃飯地方。價位是我這段時間吃過最便宜的,每盆菜約10–15塊錢人民幣。之前那些菜喔,每盆都要30–50元喔。特別是泰國菜,不過點了五六樣,嘿,台幣三四千元喔,真嚇人。

在北京的最後一個晚飯,依然是朋友請客,去三里屯附近一個高級的餐廳吃了一個日本料理。用餐的人,有95℅都是外國人,店面裝潢很高檔。



↑生嫩牛肉,沾芥茉醬汁,很過癮。



↑這個叫做「富豪壽司」,不錯吃,這系列壽司名稱滿好笑,還有愛國壽司、摩陀羅拉壽
 司……我問:「怎麼沒有諾奇亞壽司呢?」哈哈。



↑綜合握壽司、綜合生魚片、手卷或其他日式料理等等,沒特殊之處,就不貼照了。
 這店有點像台北的新都里、八王子,價位很高,料理沒台北精緻,服務態度倒是超優。

說真的,這趟北京上海之行,吃得豐盛的亂七八糟,我最惦念的卻是去上海田子坊玩耍,意外認識和過世中國知名畫家陳逸飛合作開創田之坊的總策劃人吳梅森和經營古玩店《石器時代》的老闆張景迪小姐,吃到他們桌上那些家常菜。

那時,他們正在吃晚飯,我和朋友逛完街過去,大家聊起來,興致一好,他們開了瓶紅酒請我,也叫我一起吃飯。桌上那幾道菜是他們請幫忙的阿姨做的,有梅干扣肉、炒土豆之類。哇!那個炒土豆(炒馬鈴薯)讓我很驚嚇,馬鈴薯口感竟像嫩筍,很詭異,害我明明一個小時前才吃飽著撐著,竟連吃好幾筷。

張小姐笑說:「賣相不好,但這土豆可是我們家鄉大叔種的,是有機食品喔。」之後,吳先生則要張妹妹拿出楊梅,也是他們家鄉大叔種的,寧波的楊梅。

吳先生說:「妳運氣可好,這楊梅,一年就是這兩週剛好是採收時節,最好吃。楊梅早了採酸,晚了就爛,也不能冷凍。」



↑楊梅,很奇妙的口感,像桑葚,又甜又好吃。

之後,我還不客氣真的打包一袋帶走,因為晚上要和上海姑娘去喝酒,結果深夜,一夥人在淮海路、巨鹿路一家酒吧的露台,一面喝著紅酒,喀光這些楊梅。

下次,如果行程沒這麼趕……說真的,還有好多菜色是我想吃的,包括好多種酒,想喝。




ps:對了,我是不吃早餐;也幾乎不吃中餐,因此只剩晚餐。
  兩週吃的,比起一般人或許少很多。沒辦法呀。




又ps:忘了我有去吃三家包子店(一樣忘記拍照)。

俺爹俺娘肉丁大包:店門口的兩邊對聯,有點忘了正確文字,類似:「粥是爹熬得妙;包子是娘蒸得好。」包子很大,價錢中間,不算便宜,我個人認為包子一般,粥比較好喝。

狗不理包子:很好吃,比一般包子小,比小籠包略大一點點。可是太貴了!!!一個包子要九塊到十八塊人民幣(台幣45、90元以上),那鼎泰豐小籠包更值。

朋友家附近包子店(北京秀水路二號旁邊),超好吃,一個包子人民幣一塊半(台幣七塊半),北京台灣朋友吃過都推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