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1009找個可以一起看電視的戀人。




「水瓶,妳找到妳的真命天子了嗎?」

多年不見的長輩,遇到我,總愛來這句;我的回答總是:「哎喲,您不是說要幫我介紹男友嗎?」這自然是彼此的慣性問候句,誰都不會當真。光是「真命天子」四個字,對於40歲的單身女人,玩笑成分就很濃厚了。

某晚,邀約在日本料理店晚餐時,長輩看著桌邊幾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單身女子,笑問:「妳們這些聰明美麗的女生究竟想要什麼樣條件的男人?」我喝一口紅酒,回應:「哎喲,現在老了,哪有什麼條件?我只要一個可以和我一起看電視的男人就好。」

旁邊的女性吞掉海膽壽司,驚異地:「一起看電視?拜託,這很容易,好不好?!」她們語氣聽起來,似乎以為我在開玩笑,並且立刻補充:「就算喜歡的節目不同,大家一人一台,各看各的也很容易解決啊。」

確實沒錯,我老爸去年過世前,他和老媽看的頻道完全不同,爭吵半天,於是兩個人各自擁有了自己的電視,各看各的摔角和韓劇。

但,我說的不只是電視頻道,而是生活相處。

40歲的單身男女談戀愛,即使偶爾會暈眩,通常還是清醒的;戀愛的蜜月期,和年紀成反比;年紀越長,蜜月期越短。大多數人要的伴侶,都是希望可以一起生活的人。比如,可以一起看電視,就是最簡單的測試。

知道嗎?除非是Live球賽或HBO的電影,需要集中注意力,多數節目都充滿廣告,沒有人會看電視看得那麼認真,看電視應該是一個心情鬆弛的空間。我們彼此可能都戴著老花眼鏡;我沒化妝的臉上有些斑點,你拉開外套的肚子突出小腹;我們一面聊天、喝茶、倒酒、吃零食、上廁所、講電話,親暱點的會摸來摸去。這是脫離蜜月期之後,最真實的相處。

40歲的感情,不像童話故事或偶像劇,吻醒睡美人或告白了「喜歡你」就有幸福完結篇,反而,故事才是正式開始。

長輩問:「然後呢?」

然後,對,這就有趣,看電視可是一門複雜學問呢。

好友蘿貝卡說:「當我發現男友打開電視看新聞,立刻轉到三立或民視,我就知道我們的政黨取向不同。」因為蘿貝卡看新聞都看中天和Tvbs。

好友艾蜜莉說:「我和他不想討論政治,所以我們通常不看新聞,我們一起看《料理東西軍》,只是在他家看電視的時候,他會一直用抹布擦著桌子,洗碗洗杯子,收拾很乾淨,讓我很緊張……可是他到我家看電視,他吃著餅乾,卻完全不在乎餅乾屑掉到我的地毯……」

好友莉莉安最傷感的,是她和戀人政治取向和興趣都差不多,應該沒有問題。可是,某夜,莉莉安的親密好友意外車禍過世,心情很難受,和男人談起這件事的情緒,男人一面回應敷衍地回應她,眼睛看著HBO搞笑電影,不斷哈哈大笑……讓莉莉安氣到關掉電視,男人一愣,安撫莉莉安幾句,又打開遙控器,繼續看著HBO搞笑電影,說這部電影真的太精采了。

雖然都是瑣事,事實上卻代表兩個人生活的價值觀,以及相互配合度。

特別年近40的男女,生活都已經有了習慣模式,不像20歲的愛情像水一樣,遇到了什麼器皿就變成什麼樣子,習慣一個人生活太久的人要屈身配合另一個人並不容易。前輩聽了半天,終於認真點頭,同意「能夠一起看電視的戀人,真的不好找。」

以英國作家尼克宏比(Nick Hornby)說:「要確定一個人是否可以當男女朋友,只要瞄一眼對方的書櫃和CD櫃,立刻知道。」

那是比較年輕的愛情觀,感性路線;過了青春年紀的我,即使感情路上,偶爾還是會有「睡美人被吻醒」的童話情結,或遇到類似「日本偶像劇」的浪漫畫面,瞬間感動不已,都是瞬間。

我只想,找到一個可以一起看電視的戀人。

長輩看著我,想了半天,嘆氣,說我講的心情,他很感同身受。但,我確信下次碰面,他還是會玩笑的問我:「水瓶,妳找到妳的真命天子了嗎?」哈哈哈。






本文,發表在自由時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迂迴和淤青,
是人生重要的體驗。

暗戀與明戀,光說不「戀」,
任何一種,都有遺憾。

一個寫字畫圖的人,
做過一些音樂企劃和出版的雜事,
出版過十幾本書,
比如:漫畫或文字書之類。

如工作寫稿相關邀約,
可寫信給我。

alicewhale@qq.com

↑ 我換信箱了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