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40001公務人員在等加薪及18趴的同時,看看你們的素質比得上路邊的民眾嗎?(公務員抱怨文,不喜勿入)

下午大概是兩點半接近三點,搭車要從台北回桃園。剛 進月台,有一位帶牙套的女學生(看他的年紀應該是個學生,忘了問她的名字)帶著一位像是剛哭過的華僑女生(Karyn)請我們幫忙。而女學生這位華僑生從 小住在美國,過年這段期間來到台灣找哥哥跟朋友,因為遺失了信用卡加上迷路,所以亂了方寸。

Karyn從景美搭捷運到台北火車站後,因為迷 路進了月台,但是因為她要從入口處再出去卻被驗票員拒絕,因為人生地不熟,再加上驗票員只是揮揮手叫她走另一邊(驗票員因為不懂英文,所以只想趕走 Karyn,並沒有幫助Karyn的意思,也不會找懂英文的人來幫忙),但是人生地不熟的Karyn根本不知道怎麼辦(Karyn能聽得懂一點中文,但無 法用完整的中文對話),所以一時急哭了。三點鐘要前往台中母女看到這樣的情形,媽媽示意要女學生幫忙她。但是女學生只能聽講簡易的英文,再加上她們一定要 在三點鐘搭上火車。所以了解了Raryn的狀況後,希望我們能夠幫助Karyn。剛好我們用悠遊卡不分車種都可以搭乘,而且班次很多,所以跟朋友討論後決 定留下來幫Karyn的忙。從女學生的口中,我只知道Karyn想要出站,所以我猜想Karyn只是走錯了,所以帶Karyn從另一個樓梯到出口(女學生 想因為時間還夠就陪我們一起到出口),然後刷卡出去了(我並未刷卡出去,我還在裡面)。但Karyn想要跟在台灣的哥哥取得聯絡但沒有手機,剛好旁邊有公 用電話,所以朋友拿電話卡讓Karyn跟哥哥聯絡。

Karyn跟哥哥聯絡上後,我們才知道Karyn哥哥住在桃園(無巧不成書,所以我想我 可以出書了),知道Karyn需要搭火車到桃園,所以我告訴哥哥我們會帶他一起到桃園火車站,然後打電話請他開車來接Karyn(這時女學生因為怕趕不上 火車,所以先離開出口處)。想說一切事情就簡單了,想不到出口的驗票員說Karyn剛刷出去了,所以必須從另一端再刷卡入站,(如果常搭火車的朋友應該都 知道,其實站裡兩邊可以相通,但從外面遶的話,可是要遶很大一圈的,而且台北火車站連台北人都有可能迷路了{我在說我自己啦!!!},更何況是一個不懂中 文的外地人)。我試著跟驗票員說我帶Karyn從裡面再到入口處去刷卡就好了,他居然擺起臭臉說不行,好樣的,你最好不要給我領18趴~掯。

我 先刷了卡出站(同站出入好像要月台票的費用,雖然就幾塊錢但心情就是整個不爽),然後再遶很大一圈到入口處刷卡進去,(女學生還在旁邊等三點的火車)。女 學生看到我們怎麼又回到入口,我們站在手扶梯大約講了情況,然後入口處又一陣吵雜聲,有個伯伯拿了票跟驗票員講了不知道什麼,驗票員居然大顏不慚的說"我 老花看不到",伯伯回答他說"那你站在這邊作什麼?"。"觀眾阿~關中阿~這就是公務員的素質阿~。

英文不懂不是你的錯,老花眼也不是你的錯, 但這是你的工作,不找人來幫旅客解決問題就是你的錯,你不尊重自己的工作,什麼拿18趴,憑什麼說你們很辛苦。

到 了月台,我們告知下台中的母女倆,我們會幫忙將Karyn親自送到哥哥手上。並開始討論出入口驗票員的素質,一旁也有民眾關心Karyn的事情,一位男大 學生跟一位住台中的女SALE,英文很遛,所以開始關心Karyn的遭遇。一直到了自強號來了,除了下台中的母女倆有訂票所以先回座位,我們五位則站著聊 天,這一路上聊得很開心,大家都努力幫Karyn想怎麼解決信用卡遺失問題,然後安撫Karyn。然後聊聊一些瑣事。

到了桃園火車站,打了電話請哥哥來載Karyn,但因為塞車所以得以讓我們跟Karyn多聊了一回兒,雖然她的中文很破。我的英文很破,但還挺開心認識Karyn的,最後哥哥到火車來接Karyn,整件事算落幕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