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10204我就是想找回偶遇帝雉的權利及驚喜

沉思者.jpg - 以前到現在的漫畫
我賞鳥,我也自然觀察,也帶著人們去認識自然、觀察鳥類。

我自己在接活動時也常常因為帶隊的人數過多而拒絕活動,

何也?因為進入自然就是對自然的一種干擾。如果可以減少干擾又可以盡到教育功能,那才是生態教育最重要的環節。

但是顯然的,以鳥類攝影沙龍發展出來的餵鳥文化,對於自然環境的負擔及社會教育的功能,無異都是一種負面教育。因為除了以鳥類非自然的餌料餵食外,這些失去自律的攝影者還以群組互通鳥訊、糾眾卡位甚至是清理拍攝環境,讓拍出來的背景乾淨漂亮的方式拍攝野鳥。

 留存紀錄之心,人皆有之。但是應該是適可而止,而不是對於一隻正在求偶、築巢甚至是育雛的鳥以馬拉松式的方式進行干擾。餵鳥對鳥本身造成的種種問題,請參考:

 http://pansci.tw/archives/82074?utm_campaign=shareaholic&utm_medium=facebook&utm_source=socialnetwork

但是在這裡我要提出另外一點不少靜觀自然的賞鳥人所無法接受的一件事:這些行為讓單純的賞鳥者在賞鳥或觀察時失去他們期待中的驚喜。

 

因為這些不當餵拍的行為,許多鳥類失去牠原有的特性,在馬路邊或是已經被造景的環境出現。看來似乎是讓賞鳥者或拍鳥者更容易看到鳥了。但是靜觀自得的賞鳥人自此失去了享受看到稀有鳥種時那種驚喜的樂趣,同時在百支鏡頭之前,我們不能自由的去賞鳥,也無法看到鳥類展現出的自然表情。而追尋千里的賞鳥人啊!你看到這些鳥吃著麵包蟲薯條還有小米飼料時,真的會有萬般驚喜的滿足嗎?

許多自然觀察者都兼具不同的身分,不論是賞鳥者、攝影者、研究者、教學者等,每個人的需求盡皆不同,但是如果超越了自制力及法律的規範,都會對自然環境及野生動物造成傷害。而影響力越大的人更應該堅持原則,盡到社會責任。

 個人期待我們對待任何野生動物都是以自制的精神去管理自己,而不是辛苦的找了保全或是用法律去規範,因為那已經是道德的最低標準了。

 好照片的確需要等待,也需要設計。

那是一種美學的素養,就在那一瞬間,你思考了構圖、光線、動作,甚至是你想說的故事,在靈光一現間以快門抓住那一霎那。

野生動物的難度更高,在無法預期以及無法重複的情形下,拍到一張可以扣人心弦的照片就可以稱為是經典了。

 

現今諸多拍鳥的亂象,不管是餵食麵包蟲或穀物、綁動物當食餌、修剪枝葉或調整巢位拍攝育雛照等方式,都是以干擾野生動物的方式取得這些攝影者想要的畫面。

 

簡單說,就是作弊。

 

這些照片放在網路的論壇、臉書上企圖獲得大眾的讚賞;甚至矇蔽評審的眼光參賽獲得獎項(當然有些評審是沆瀣一氣也在拍)。

如果考試或比賽作弊,我們會怎麼看待作弊這件事?那換成用麵包蟲作弊拍鳥呢?

 

台灣拍鳥的亂象已經到了可以用食物誘引一隻鳥、從求偶拍到育雛、搶位排隊,百來支鏡頭近距離對鳥類造成壓力,這不只是一個人作弊,拍的人認為只要我有跟拍到就好,其他什麼話都不要說;大眾不明就裡,最多就是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拍的」。這些看似漂亮、構圖完美的照片,在生態觀察者的眼中就是不自然;在生態研究者的眼中,它也無法提供正確的鳥類資訊,是一張毫無用處的照片;現在許多攝影比賽或是出版品徵選也開始剔除這些不當的照片,因為這些角度類似、構圖相同的照片根本難登大雅之堂。

 

有位印尼攝影師經常以擺拍青蛙或是野生動物的方式發表「偶遇這些野生動物,牠們還表現出有趣的動作」的照片,明眼人都知道這些照片都是把動物經過擺弄拍出來的,但是新聞媒體卻樂此不疲,把這類照片當成生態奇觀。

 

當使用麵包蟲或是飼料或是綁著石龍子拍鳥時,你也認為沒有錯,他也認為沒有錯,大家都認為沒有錯的時候。這樣的風氣我們要花多少的時間及教育去改變?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