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2232除了補助,政府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之前,確實曾聽聞三星高接梨因寒流災損政府補助的消息。那時,並沒特別注意,這應該與今年的寒流並沒讓我很有“寒流”的感受,所以,這消息從我腦海閃過去,並未特別注意。(
https://goo.gl/gQ5mbi 左列連結為2019212NOW news新聞連結) 

今天到三星鄉拜訪好友的高接梨園,看看大家的花開著果的狀況。我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眼見所及的梨園確實都很不理想,著果不良、葉片黃化、葉片畸形、葉片孱弱無力、黑星病嚴重發生、梨木蝨囂張肆虐,大家受害輕重不一,但都不是很順利。 

新聞文字論及“縣府農業處昨天會同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蘭陽分場及農糧署東區分署組成勘災小組進行現地勘查作業,經判定結果確為低溫造成花苞未萌發,只抽葉芽而無花芽,花朵開花異常,果實停滯生長等情形,平均受損率約達五成,尤以黃金梨為甚,約達70-80%。” 

總結就是天災不可避免,大家運氣不好,政府發給補助,幫大家度過難關。 

今天實際下田看看挖挖後,我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查閱近期每日的最低溫資料,新聞內所言的寒流影響程度我實在無以評估。但從中央氣象局的資料看來,我可以確認10712月與1081月三星地區的溫度及雨量占於歷史資料的相對高百分位狀態(1951年計起)

 

在實際田間,我見到許多相對葉齡較大的(30天的葉齡)葉片特別高比率有葉緣黃褐到焦枯狀態,多片園區在那個葉齡階段的葉片都有問題,過了那個時間點的葉片相對問題就比較減緩。

 

葉緣黃褐到焦枯且葉齡較大的都算是本季的頂芽,頂芽受傷後,下方的側芽繼之冒頭竄高,這也是歷年來少見的狀況。

 

有趣的是,多處比較後,我發現地上排水不良層位置較深者,地面基肥施用較少者,相對受害程度較低。這肯定與高低溫無任何相關。 

綜上總總,於是我作了以下推論:淺化的根系,加上土壤因雨而水飽和,根圈遭遇缺氧逆境(甚至有硫化氫的氣味),甚至又有肥料大量溶出的電導度逆境傷害,續又面臨雨後高溫所致大量蒸散,水分入不敷出,終致新芽受傷、萌動受阻、也影響了花苞的授粉。

 以下為相對受害較少的園區梨穗嫁接日:1071218~1080106 豐水 /1080108~1080126 黃金

其梨穗開花日為: 豐水1080113/黃金1080203

以下為該園區田間狀況。

 

天災與異常天氣已是無可避免,政府除了可以發放救助金協助農友度過難關外,敝人認為政府還可以給予農友更多專業的協助,透過實際案例分析,讓農友了解傷害的發生原委,並宣導合宜對策以供參考。

換言之,提高“可盡其在我”的比重,降低“無法盡其在我”的比例是不錯的考量角度。

什麼是“可盡其在我”的事?精準施肥、土壤逆境排除、土壤結構促進、樹勢永續經營….等。這是最根本,卻最容易被忽略的功課。

這樣除了可提升農民的專業知能,也可讓大家更了解農業的科學本質,也能提升農友的尊嚴。 

另,中央氣象局對寒流定義如後: https://goo.gl/TXf8Jb

目前中央氣象局氣象預報中心預報作業上採用之寒流定義是以臺北市之日最低溫作為天氣系統的認定。臺北市日低溫低於14°C以下且高於12°C時,影響之天氣系統稱為「大陸冷氣團」;臺北市日低溫度低於12°C以下且高於10°C時,影響之天氣系統稱為「強烈大陸冷氣團」;而臺北市日低溫低於10°C以下時,影響之天氣系統視為達到「寒流」等級。寒流幾乎全集中在12月至3月,且以1月發生寒流之比例最高,僅有非常少數的個案發生在4月,統計期間內並無11月份發生的寒流。就氣候平均(1981-2010)而言,冬季寒流影響臺灣日數平均為6.5天,近20年寒流日數明顯偏少。

依上定義,三星的低溫對應台北市的低溫,應稱不上寒流。

 

回應

一齊來推動天地人共榮存的農業生產模式。

推薦連結
即時衛星雲層圖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