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1418Banana Fish 第24話 麥田裡的守望者

Banana Fish - Banana Fish
原作最終回扉頁是亞修的背影,這是看動漫到現在我最難忘的背影之一,同時也是美版漫畫最後一集的封面。

The Catcher in the Rye,台灣與香港翻譯為「麥田捕手」,中國則譯為「麥田裡的守望者」。是傑洛姆.大衛.沙林傑創作的長篇小說。本書發表時引起巨大的轟動,特別受到青年人的熱愛。但也因為主角胡登逃學、吸菸等多項舉動被圖書館及學校列為禁書,然而現在這本書卻是許多美國學校的指定讀物。Banana Fish以沙林傑的小說「逮香蕉魚的最佳日子」起名,動畫最後也以沙林傑的小說做結束。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最終回沒想到OP仍然保留,但播完出現「對石塚運昇致以衷心感謝」的文字時就能理解製作群是想找時機插入這段話吧。之前常會抱怨原作的槍戰場面無法呈現其魄力,最終回卻沒想到有很多出色的改動。例如爬通風管時大小比原作更小就不時出現白卡住的場景、福克斯叫來的直升機從機槍掃射改成格林機槍、白借用辛的肩膀時多了提醒耳朵要摀住。原作亞修是用鋼筋刺穿福克斯,改拿電鑽也看來更痛。除此之外白翻滾再起身射擊的動作也很棒,福克斯與亞修的肉搏戰雖然想稱讚,但跟與歐沙對決時歐沙一直玩刀一樣,福克斯這樣玩弄棍術很想吐槽這種愛玩的人總是容易出槌被反殺吧。

話說潔西卡跑去救馬克斯這點嘛,原作中潔西卡是俄國記者,一週要去射擊場兩次。為了取材,還在陸軍特殊部隊實習過,所以先不論體力,講戰術觀念她還比馬克斯強。因此可以得出個結論:馬克斯怕老婆是合情合理的(逃)。另外原作是美蘇冷戰背景,結果連載途中蘇聯就解體了,這也是創作時意想不到的事。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福克斯會失敗,完全是低估被粉絲戲稱天字第一號亞修腦殘粉帝諾的生命力,他怎麼可能允許別人殺死亞修呢?最後是被最恨的人解救,亞修想必百感交集吧。其實帝諾稍微懂得些欲擒故縱的手段,多了解亞修的渴望搞不好不會把兩人的關係搞得那麼差。其實換個角度也許可以說帝諾是病嬌一個,明明對亞修是真愛卻總是用脅迫或藥物控制的手段,非要把亞修留在身邊,搞不好亞修越反抗還更欣賞他的本事、愛得更深呢。雖然外觀是個老禿頭,但聽說人氣票選意外很高,可惜沒看過詳細資料統計(據後記漫畫「うらBANANA」所言,當年亞修人氣第一、英二第二、辛第三,馬克斯、月龍、肖達和白的人氣也很高)。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最後Banana Fish樣本及相關資料被燒掉是讓這種藥物不再被世人知道的處理方式,與帝諾勾結的高官則是透過男娼俱樂部的證據告發。原作中亞修沒有與馬克斯聯絡,動畫改用手機這樣簡便又不需多話的方式簡單表現。而最後陪在月龍身邊的自然是同是中國人的辛,其實月龍對辛也很像帝諾對亞修,總是要求活捉辛不忍殺死,但月龍所作所為又不被辛接受。只是兩人的關係始終沒那麼惡劣,為了同胞還是復合。話說英二常被說運動選手身分沒有活用,但在下水道時仍然沒有跑到氣喘。月龍反而柔弱到打個巴掌就倒地了,學過中國四千年傳承的針灸暗殺還那麼不耐打嗎?(逃)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最後亞修與白告別時,提起對英二的感情則是總結了整篇故事。明明一開始只覺得是莫名其妙的傢伙,與他相處後卻覺得自己失去的溫暖都會源源不絕的流入體內。但自己始終是身處在另一個世界的人,為了英二的安危還是不再碰面才好。為了彼此好不得不分開這段,有股淡淡的哀傷,很適合當結尾。另外原作因為連載了9年,所以劇中時間點難免沒有標記清楚,但最後整個故事確定是在1985~1987年間。原作這時是進入初秋,動畫為了呼應OP2中「乞力馬扎羅的雪」的豹,則改成冬天,背後的樹很明顯畫成枯樹。

Banana Fish 第24話 - Banana Fish
而最後亞修被勞刺傷,配合英二信的內容加上圖書館中默默地在角落死去的畫面很美。當時受到很大的衝擊,過了一段時間後發現某部漫畫總是在網路流傳的名場面很能形容我當時的感覺。









新生漫畫狂戰記 - Comic
「在最終回爛掉!才是成為名作的條件啊!」

一直看我的文章到現在的網友,應該會嚇一跳我是這個反應,可是我當年只有錯愕,根本哭不出來啊!是自己是男生的關係嗎?好像不是,福山潤也說過他當時看文庫版有被後記劇透但最後還是看到哭了。然而我當時卻是覺得第18集最後亞修那句「只是想念他的話,還是能被允許的吧?」已是很棒的收尾了,後面第19集還能演什麼?番外篇嗎?結果頭一回就給我把亞修殺了啊!我當時沉浸完結的氣氛都忘記勞這個人了,怎會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啊!(勞:唉,我就是長得不美形才會被人忘記,連查理都剃掉鬍子在動畫版變年輕一整個升級,只有我改得更像個路人!官網更新人物介紹時還有讀者想不起我是誰!)

話說也不能光抱怨,好歹要解說一下。「在最終回爛掉!才是成為名作的條件啊!」出自新生漫畫狂戰記第8集中的「最後的包袱」,其實是諷刺有些作品不停拋爆點引人追看卻忘了做好角色描寫,要回收伏筆收尾時就整個爛掉,成了前面都覺得很神唯獨最終回很爛的情況。一般都被認為是諷刺浦澤直樹的20世紀少年,因為結局對於真兇很多人都在問「勝保是誰?」。我也不是要把作品互相比較,而且說實在Banana Fish也不太符合這種情況。


Banana Fish這藥物常被說後半很少描述,是用來帶動故事開始,引發亞修與帝諾衝突的導火線。所以後半都圍繞在角色間的愛恨情仇,和20世紀少年太過故弄玄虛引起的爭議不太一樣。甚至我認為近年很多原創動畫爛尾都是把謎團壓在最後才解開甚至不說清楚,Banana Fish中段就解完專心描寫角色的做法,反而還比較好呢。真正與Banana Fish相似的反而是少人拿來比較的天空的Escaflowne(聖天空戰記),1996年播出的少女漫畫風格的機器人動畫,然而Escaflowne(艾斯卡弗羅尼)這機器人也是用來引導故事開始,並不是重點。後半圍繞主角們的愛情與命運改變裝置的影響,而後結局卻突然走向兩人分離。

回談Banana Fish的結局,當年我感到錯愕,但後來回想亞修的個性時卻認為他是自殺的。勞刺的傷就原作所說並沒有刺到要害,但亞修之所以會露出破綻是因為讀了英二的信失去專注力。當時亞修應該是認為要與英二分別就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情,讀了信後想起英二與他談過的去日本的夢想才壓抑不住想與英二在一起的衝動,結果突然遭到勞的一刺讓亞修從夢中清醒。之前也說過白認為亞修不可能過普通人的生活,黑社會一旦踏入只會越陷越深,幾時被捲入江湖恩怨,和親人疏離或害死親人都說不準。既然這一切還是難以逃開的話,那不如所幸就這樣死去,而死前的願望只希望能靜靜讀完英二的信就夠了。

這是大部分粉絲對結局的解讀,也沒想到我沒看過其他人的想法就無師自通的得出類似的答案。回想起來後半一直在談英二是亞修的弱點,原作中肯和辛被關在一起時也談論過亞修若不露出破綻,沒有人可以殺死他。而亞修也談過自己不怕死,在想逃離一切時,死亡是無比甜美充滿誘惑的。「乞力馬扎羅的雪」的感想也透露出亞修對人生還是抱著悲觀的想法。然而說是這麼說,作者吉田秋生本人又是怎麼想的呢?

ぱふ1994年7月號訪談中吉田秋生說當年對亞修死和沒死兩種結局猶豫了很久。而亞修沒死的版本是辛在緊要關頭趕到,開槍打死了勞,也就是比起哥哥他選了亞修,但負責人說這版本也很殘忍,說吉田很冷酷無情。但就算是這個版本吉田還是認為亞修不可能去日本,亞修是活不長的類型,不過就是當時死或五年後死的差別。話說還有講到當初原本預定第18集結束,沒想到多畫了30頁才為了填滿第19集要畫番外篇,所以亞修會死到底是不是不小心多畫的?動畫不要擴大10分鐘播放是不是就不會死了?(遠目)

蘭丸vol.0「誰殺了亞修?」(這什麼標題?)的訪談中吉田更談到其實早就決定亞修死亡的結局了,但連載快結束時亞修原型瑞凡.費尼克斯因為吸毒而死,這反而讓吉田開始猶豫。因為吉田原本認為英年早逝是很帥氣的,一個人幸不幸福並不在於生命長度,而是生命的密度,短短19歲卻體會了普通人花70年才經歷的事是故事原本的主題。但瑞凡真的英年早逝時,吉田卻又認為英年早逝也是件可憐殘酷的事。然而到最後吉田還是決定讓亞修死去,還打一開始就想要讓亞修死得毫無價值,以及怎樣是最幸福的死亡(這部分後面會再論述)。

雖然好像離題,我卻談了天空的Escaflowne原因就在此,這部作品我BLOG有文章就不多提了,但簡單來說製作群是認為穿越異世界的故事跟愛麗絲夢遊仙境一樣,始終要從幻想回到現實,不同世界出身的人還是有不同的歸屬。當然製作群也沒說死,兩人思念相通也許哪天就會再見面,設定集才會有「超遠距離戀愛」這樣曖昧的說法。但不論是天空的Escaflowne還是Banana Fish為何這樣收尾,都跟人談過比起合理性,更要想想「美,是少女漫畫的核心」。Escaflowne的製作群是認為「即使天各一方, 仍然心靈相通」是一種美;而吉田秋生則是認為「將生命停在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 是一種美,才會決定要亞修這樣死。

話說其中也有講到再怎麼說亞修都是殺人犯,不管怎樣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有些讀者恐怕無法接受這個想法,但我是想到潮與虎的鐮鼬十郎為何要死,不管一開始受到人類怎樣的壓迫,動手殺人就是一種罪。藤田和日郎的作品中,有很多角色就算改邪歸正也常常無法長命。亞修也一樣是已經殺過人,結了很多恩怨,這樣的人往往是無法長命百歲的。有時世間就是這樣,覺得荒謬也只能說無奈。

BananaFish_研究所
以上資料來自BananaFish研究所同好們的翻譯,很感謝這些同好的熱情,有興趣的朋友也可前去關注。

對結局是否合理,當然有人從亞修流血走入圖書館會不會被其他人發現等來質疑。當年也有讀者寫信對吉田說「過份!」、「殺人犯!」。訪談也講著因為是這種結局想必有很多不滿,希望能得到理解與支持的話。後記漫畫「うらBANANA」把亞修和英二都畫成吉田演藝事務所成員時,也有這樣的對話:

在讀者的來信裡出現最多的內容是?

吉田:「求我不要設計你的死亡情節。」

亞修:「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是這樣。」

英二:「你這個人真是……其實根本沒有大家說的那麼脆弱敏感吧。」

不要拿這種事開玩笑啦!吉田老師你也豪爽過頭了吧?

其實文章寫到這裡,或許會有人問我這到底是不是爛尾,我為何這樣寫文推薦這部作品。當然我還有件重要的事情沒談,當年納悶原作第19集開頭就把亞修殺了,那後面還能演什麼?一篇是肖達與亞修相識的「Angel Eyes」,另一篇則是我最難忘,就算會被罵劇透也很想說的故事(不想被劇透的人就停在這裡,自己去翻原作第19集吧,其實我的介紹也沒有照時間順序):

光之庭
The Garden with Holy Light

之前第6話談到月刊flowers透過Twitter投票決定製作BANANA FISH的超高畫質複製原畫,其中第二張圖的兩人是誰我並沒有透露,甚至動畫播完了也沒有登場。其實男性那位是長大後的辛,旁邊的女孩則是伊部的姪女「曉」。光之庭是描述亞修死後七年後的故事。在得知亞修死後,英二不顧自己傷勢未好就前往美國,後來甚至在美國取得永久居留權,一直不肯回日本。曉是在伊部的攝影展中認識英二,在她前往美國探望英二時,遇到了與英二同居的辛。

英二:「你所討厭的、懷念的都在這裡……這是我朋友在提到他故鄉時……曾經說過的話。這裡自然不是……滿溢著光的國度。如果我的照片能夠給人那種印象的話,或許是因為……我對光明與黑暗抱有同樣的愛吧。」
Banana Fish - Banana Fish
七年後的英二戴上眼鏡留起長髮,透露出知性與成熟的感覺,但當曉提到紐約市立圖書館時其背影還是顯得陰沉。當時英二成為知名攝影師,靠著當初資助馬克斯的新聞週刊出資舉辦個人攝影展。接受採訪時提到的朋友,當然是指亞修了。馬克斯的兒子麥可也長大成人,並前來幫忙。麥可是個OTAKU,看到曉(Akira)的名字想到經典漫畫「阿基拉(AKIRA)」不禁興奮起來。但在幫忙佈置時講到讓曉很在意的事:「英二,你不放亞修的照片?」在英二的相簿中有不少寫著說明卻沒有照片擺著的地方,上面都寫著「和A在某處」,這讓曉不禁想到A是不是指亞修(Ash),亞修到底是誰?(華文圈同人誌創作都把亞修和英二配對稱A英,理由大概在此吧)

月龍:「身為朋友我要給你一個忠告。挑戰回憶是沒有勝算的。」

月龍在故事中沒有登場,只是透過電話與辛談話。雖說肖達是辛的老大,勞是辛的哥哥,但在劇中成為辛憧憬追逐的對象卻是亞修。在亞修死後,辛讀著亞修留下來的論文探索著亞修的思想,甚至說話的口氣也越來越像。自己的哥哥害死了亞修,然而亞修死時卻是帶著微笑好像作著美夢一樣。雖然不明白亞修死前在想什麼,但看到英二的信,辛自然猜想到亞修死去的真相。但辛卻不敢跟英二坦白,陪在英二身邊恐怕是因為罪惡感,才會跟曉說自己的名字有罪(sin)的意思。

辛:「你滿意了吧?英二永遠都是你的。」

前面提到的幸福的死亡,吉田秋生在訪談中談到這是因為死去就意味永遠得到他了,他永遠都無法忘記你。這就是相聚一刻中說的「死人是無敵的。在她的心中,只會繼續不斷地美化他……」,吉田訪談中還笑說這是狡猾的方式,但在光之庭中辛卻為此對亞修不滿。看著英二到現在都不敢靠近紐約市立圖書館,辛不禁想著這樣的英二會過得幸福嗎?

曉:「亞修是奧村的……情……情人嗎?」
辛:「層次還要更高。
我先聲明,他們完全沒有性方面的關係,近似戀愛的感情……或許是有。
他們……靈魂深處是結合在一起的。」

吉田秋生和伏見憲明(評論家與小說家,談論同性戀問題,主張「性的多樣性」)、三浦紫苑(小說「強風吹拂」與「啟航吧!編舟計畫」原作者)曾談論過Banana Fish並不是BL作品,因為縱然出現男娼和性侵犯等劇情,但亞修與英二之間卻沒有性愛關係,想講述的是同伴之間深厚的情誼與靈魂之間的羈絆。另外所謂靈魂伴侶(Soulmate)是指與之相處有深深的或是天然的親和感的人。所謂靈魂的結合當然有各種形式,過去常以夫妻或戀人來視為靈魂伴侶,隨著時代演變當然也有「前世相遇」、「命運相繫」等超自然說法。而在Banana Fish想講的是亞修這樣一個受過性愛傷害的人,被英二深厚的友情這另一種形式的愛拯救的故事。

辛:「亞修已經死了!你懂不懂──他已經死了!為什麼!可惡!
……為什麼你還忘不了他……我好想給你幸福……!」

雖然作者和小說家們是這樣說,當年我看到辛抱住英二還講這種話時,還是不禁想說這不是BL到底是什麼!(難怪月龍一直想殺了英二,因為連辛也會被他搶走)或許隨著時代的轉變,BL會有不同的定義,有時表現並不露骨的話也不好分辨。不過對我來說,好的故事不會因為是BL這題材就受影響。另外我一開始說過對男生來說,無法把亞修與英二之間的感情當作友情,聲優內田雄馬與野島健兒的訪談其實可當參考:男生的友情如亞修與肖達間是更加直來直往的,但亞修與英二間卻帶有憧憬與珍惜又不敢太過接近等很多纖細的感情在內。

在發現辛對曉談到亞修後,英二帶著他們前往亞修的故鄉鱈魚角拍照,也就是上方我貼的彩圖。辛也在這時好奇,為何要曉這樣的小女孩獨自來到美國。在詢問之後,辛不禁感慨,別人心裡的求救聲總是那麼快發覺,這就是亞修被英二吸引的地方嗎?英二也終於坦白他早知道自己寫的信害死亞修,知道辛在隱瞞什麼卻視而不見,後悔、自責甚至對勞的仇恨都壓倒了他。但是就算忘不了亞修,他真的就不會幸福嗎?英二終於不想逃避,才想跟辛坦白,不要讓辛再獨自背負著秘密。

英二:「我知道有一個人,和妳同名。」

曉原本並不喜歡自己的名字,也不喜歡自己身為女性。這是因為曉的父親,也就是伊部的哥哥,一直想要男孩就只想了男孩的名字。知道小孩是女孩後很失望,也常沒神經的在曉面前提起。曉又剛好在初經來時身體變差,便會把父親離開家的事歸咎在自己是女孩子身上(這也是把曉設計成短髮,男孩子氣的關係)。然而當她知道亞修的原名亞斯蘭,跟自己的名字一樣有黎明的意思。曉這才終於釋懷,能和一個大家如此懷念的人有著同樣意義的名字。

英二:「他很努力的活著,這件事,我們應該是最清楚的。
那樣奇蹟的人生,就算只有短暫作伴的時光……我還是深感驕傲。」

亞修曾說過親生父親說他是麻煩製造機,在跟白述說對英二的感情時也沒想到他仍認為自己是瘟神。他想要辛福的死去是活得太過辛苦才想逃避,這到底是不是辜負別人的做法,是否要為別人而活,想法正不正確都姑且不論。看著英二這段話我只覺得亞修該更珍惜自己才對,正如麥可把他當英雄一樣,始終整個事件能結束或馬克斯等人能得救還是因為他,他該對自己更有自信才對。身邊的人絕不會嫌棄他,反而更認為能認識他是值得驕傲的事。如果亞修不那麼自卑,或許他當時會選擇活下去吧。

英二:「抱歉,一直把你困在這裡,所有照片都藏起來……這樣做其實並沒有意義。」
Banana Fish - Banana Fish

從鱈魚角回來後,英二就把藏起來的亞修的照片用幻燈片投影機看著。他很清楚辛擔心他不幸福的理由,他必須去面對亞修死亡的事實。而後也在畫廊最內側擺上亞修的照片並附上「黎明」這樣的標題。Banana Fish結局雖然讓亞修死去,但總有粉絲認為是開放式結局,不甘心用同人誌來創作後續。光之庭這篇故事,其實等同承認亞修的確是死了。不知是否這個原因,也有不少人對亞修死去只覺得錯愕,看到英二看著照片對亞修釋懷時才跟著流淚。

話說我文章一直不介紹週邊商品,有個原因是不少商品都是使用這張「黎明」來設計。

月刊フラワーズ2月号的附錄海爆就是這張圖的彩繪版

BANANA FISH ARTFX J アッシュ & 英二(英二的服裝正是第22話時的服裝)

原創時鐘

資料夾

奧村英二首本寫真集NEW YORK SENSE

這是當年BANANA FISH SPECIAL BOX的內容物,其他還有吉田秋生自創品牌FISHBONE週邊和亞修娃娃。現在因為動畫化推出原作復刻版BOX,這特典就收在BOX4(聽說日本雖然一度缺貨還是印到三四刷以上了)。亞修的照片可以推測是白來到之前兩人同居(?)和出遊拍的照,其他角色則都是光之庭那時候的後日談照片。沒有插圖的人也有在「BANANA FISH OFFICIAL GUIDEBOOK REBIRTH」以文字敘述:

詹金斯退休後,享受被女兒和孫子包圍的天倫之樂。

馬克斯與潔西卡再續前緣,兒子麥可被當地社會事業公益人士推薦參加市長選舉,不擅長應對他人請求的麥可為此煩惱著。

肯靠自己的努力成了律師(汗),可能是受亞修影響也可能是想保護手下,認為過去只交給一人負責的「腦力勞動」是人人都需要的。

辛在光之庭時雖然還在紐約市立大學就讀,卻已成了貿易公司的社長。後來更與月龍成為結拜兄弟,擔任全華僑的老大。

曉在光之庭時一直表示喜歡英二,但後來長大與辛結婚。至於英二是否單身一輩子就不知道了,但吉田老師認為英二與亞修不同,這樣認真正經的人反而會很長壽,會像草食動物一樣安靜生活下去吧。

話說光之庭到底會不會動畫化呢?這可不能像Angel Eyes一樣做廣播劇就好,要做就要做動畫啊!有粉絲發現動畫官網第24話的人物關係圖做了數次更改,最後亞修沒有改成死去的樣子,刺殺的箭頭也移掉了,到底是不是要拍光之庭的前兆,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聖奈 在 Twitter:"#バナナフィッシュ #BANANAFISH 人物相関図"

Banana Fish姊妹作「YASHA-夜叉-」
「YASHA-夜叉-」是吉田秋生於1996~2002年間連載的漫畫,獲得小學館第47屆(2001年度)漫畫賞。2000年4月播出由朝日電視台製作的日劇版(註)。本故事是敘述和母親生活在沖繩離島的少年「有末靜」,某天母親被殺死,自己也被綁架。靜才知道自己是在基因改造實驗下誕生,有著高度資訊處理能力的新人類。靜長大之後想反抗這痛苦的命運,就在這時他遇到了從未見過的雙胞胎弟弟「雨宮凜」。可是凜對世間卻抱著與靜完全相反的態度,面對想開發危險病毒創造新世界的凜,靜只有挺身對抗。日劇版由伊藤英明一人分飾兩角,台灣2001年時在國興衛視播過,但我當年沒追日劇就不討論了。


Banana Fish原作提到亞修(Ash)名字與東方佛教神明「阿修羅」相似。夜叉則是提到雙胞胎在以前被視為禁忌的存在,世界各地都有流傳許多雙胞胎互相傷害的故事,其內容往往與善惡二次元論有關聯,認為雙胞胎彼此之間對立不能共存。在日本就有個神話是說雙胞胎是夜叉與菩薩的同時轉世,先出生的哥哥就是夜叉,為了一己私欲而搶先出生。「YASHA-夜叉-」就是描述「有末靜」(短髮)與「雨宮凜」(長髮)這對雙胞胎的兄弟情仇,Banana Fish封面都是黃色背景,夜叉就是紅黑混合。

而夜叉也被談過是Banana Fish故事的強化版,修正了很多故事上的問題。之前提到月龍被帝諾搶戲成了失敗的宿敵,月龍身體柔弱要與亞修對抗需要白等高手才行。夜叉的雨宮凜就像是月龍的修正版,與哥哥靜有同樣對等的能力自然能彼此互鬥,但私底下凜也有著悲哀的身世,跟月龍一樣渴望愛。最重要的是對靜而言,凜是世上唯一的血肉至親,他的視線自然無法自凜身上移開,不會像亞修與月龍那樣缺少交集。

至於靜的青梅竹馬永江十市雖然被粉絲說英二的修正版,沒戰力就不要到戰場亂跑。但吉田沒把十市當英二看過,該說夜叉沒有要談論什麼同伴的友情,十市才會很影薄。而日劇版把十市性轉成女性「透子」,則讓我想到英二的確原本該是女孩子,吉田討厭女孩子哇哇大叫拖男主角後腿才把英二性轉成男的,但讀者對英二的印象真有差多少嗎?

YASHA-夜叉- - Banana Fish
不過說是這麼說,夜叉人氣還是比不過Banana Fish,動作場面和故事篇幅都少多了。有末靜雖然也是美少年,但魅力還是比不上亞修。想想亞修晚禮服、護士裝(呃?)活像作者私心不斷添加設定和包裝,要與之對抗還滿困難的(笑)。另外夜叉人臉都越畫越長,論美形我還是比較喜歡Banana Fish中期。而之所以說夜叉是姊妹作,還是因為辛舒霖(東立翻譯成「沈叔林」,因為吉田名字只寫シン・スウ・リン,沒有給中國字)再次登場。

為何跑出Banana Fish的角色也不是要騙錢,從「Fly boy,in the sky」成為Banana Fish故事之一看來,吉田老師只是覺得開新連載就要一直創造新角色很麻煩,才會過去作品的角色也會登場,這樣就簡單了(汗)。而在夜叉中月龍還是死了,當初殺死兄長推給越南人造成糾紛,後來月龍還是死在越南人手裡。在夜叉中將月龍掌管的黑幫稱為「龍之道」,月龍被暗殺後,辛查出幕後主使並滅掉越南幫,如震怒的龍像疾風般地肆虐狂吹,而得到「風龍」的稱號。


イヴの眠リ(沉睡的夏娃)
沉睡的夏娃(東立打錯字成了「沈」睡的夏娃,還出完了也沒改)是「YASHA-夜叉-」的續篇,描述有末靜的女兒亞里沙的故事。由於沒看過就不討論了,但夜叉最後有末靜活了下來,在沉睡的夏娃卻還是死了。吉田筆下的美少年都是紅顏薄命嗎?反而辛舒霖還好好活著,難道辛才是老師的親兒子嗎?訪談中還真的談過吉田最喜歡的角色是辛,說若有這樣的兒子挺好的(汗)。

另外聽說沉睡的夏娃劇情差到成了吉田的黑歷史。不知是否認為創作這種動作英雄故事很傷腦,吉田也不再畫這類型了。每次談這三部作品就會想到藤田和日郎的潮與虎和魔偶馬戲團總有粉絲爭論哪邊比較優秀,但講到月光條例卻會異口同聲說這部最爛,沉睡的夏娃就差不多這種地位吧。

ラヴァーズ・キス - Banana Fish

ラヴァーズ・キス(情人的吻)
吉田秋生於1995~1996年連載的作品,描述以鐮倉為舞台,男女六人彼此交錯的思念的故事。2003年改編成真人電影。會提這部是因為第一集中亞修與英二出現在背景。吉田老師你說亞修到日本的故事絕不會發生,結果還是用這種方式畫出來啊。

 

最終話感想寫得那麼長,觀看的人或許會嚇一跳,但這就是我對Banana Fish的全部感想了。與其說我是死忠到不行的粉絲,不如說又愛又恨。不喜歡亞修的死,卻覺得後日談光之庭很多對白都值得回味,才會在最後列出來。其實也看過有人不喜歡光之庭啦,也不知為何這類人常很在意辛後來長得比亞修還高,但吉田也說她早就想這樣畫了。而我坦白說就算是光之庭也沒哭過,這輩子真的會差點哭出來的作品是小魔女DoReMi童年秘密篇第12話,當時完全不知道是催淚故事就看得差點掉淚。不過會不會真的哭出來我覺得也不重要,覺得故事好看就好了。

以前看過有人說鋼彈不斷擴大世界觀,單單一個場景也能講個故事。雖然也不太記得詳情,但我從中想到一部好作品不是只要求寫實或合理性,要能從美術、作者觀點等各方面都能寫文介紹,所以就算像島本和彥的青之炎日劇版是搞笑作品,我也能寫出長篇大論來分析。我看作品也不分少年、少女甚至兒童。看我文章到最後的人也會發現Banana Fish從引用的小說、電影,到黃色書皮的美術風格、受影響的名人等能談論的東西很多。當然因為自己才疏學淺才會想閱讀訪談來更專精的介紹,這次還是感謝有BananaFish_研究所等網友的翻譯和允許引用,我才能寫到最後。希望一路看到最後的人,能慶幸自己認識了這樣一部經典名作。

戀夏(500日) - Movie
話說這部作品真的不要覺得只有女生會看啦,我也提過坂本龍一、久石讓、GACKT、瀨古浩司、福山潤,另外還有King Gnu的井口理、演員吉沢亮(飾演銀魂的沖田總悟)都是這部作品的粉絲。2009年的美國浪漫喜劇電影「戀夏(500日)」男主角湯姆為了把妹也可以聊這部作品聊了20分鐘。其實有什麼好排斥的,想成為了和將來的老婆做交流,這是替未來做投資不就好了! (話說這部電影結局是什麼?嗯……這不重要啦!)


註:包括沒提到的吉祥天女和海街日記,吉田秋生的作品大都是改編成真人版。例外的是早期作品「悪魔と姫ぎみ(惡魔與公主)」,曾拍成30分鐘的短篇動畫電影,1981年3月20日與竹宮惠子的「夏への扉」一起上映,監督竟然是拍攝太陽之牙與裝甲騎兵的高橋良輔。這部作品連錄影帶都沒發行資料,頂多找到當年電影院場刊和CD,反倒「夏への扉」卻有DVD化。每次看這畫風就會想到吉田秋生其實是1977年出道的漫畫家,活躍到現在畫風也真是變好幾次了。另外Banana Fish連載當時TBS電視台有位男性電視劇演出家也叫吉田秋生,常被不知道的人誤會。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