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50228〈認識北甲好龜粿─聚落歷史漫談〉課程記錄

【老城三甲文化志工團培訓工作坊】課程L3:〈認識北甲好龜粿─聚落歷史漫談〉

 

‧課程直播記錄


北甲,過去媽宮城城內的西北方。

清帝國統治時代,班兵過鹹水而來後,
在這一帶建起媽祖館、銅山館、烽火館…
不少銅山籍的糕餅師傅被吸引前來定居。

漸漸地,每逢祭祀與重要的日子,
人們要買龜粿、糕餅時,
便會想到北甲這一帶來找尋,
因而留下「北甲好龜粿」的美名。

對我們這些時下的年輕人來說,
班兵建的館已屬少見,
祭祀活動更不若先人般積極參與,
甚至沒多少人吃過龜粿…

課程當天,由蔡光庭老師f.t澎福古棗味陳志明師傅,在「澎福古棗味教室」開講,讓我們與島嶼的歷史文化之根重新邂逅,並親手重現龜粿製作的過程。



課程中,蔡光庭老師將講題大綱分成「北甲的居民、北甲的人文古蹟、北甲的廟寺和兵館」三部分,內容非常豐富,包括許多老師親手謄錄的表格、珍貴的歷史照片以及重置的區域地圖。

工商業時代社會發展變遷快速,高度商業化的北甲聚落,如今邊界已經相當模糊,我們這一輩的年輕人對於過去的風貌沒有機會窺見,萬幸在課堂中透過蔡光庭老師細細的解說,讓我們有機會重新認識媽宮北甲聚落的形成和古蹟廟館。

 


 

【無緣參見的拱辰門,以及重構「老城文化觀光黃金軸線」的想像】

 

 

拱辰門,光緖城的北門。

完工於光緒15年(1889)的「媽宮城」共有六座門樓,是清政府在台最後完成的一座城池。日人治澎後拆除城牆和其中五座城樓,僅今小西門(順承門)倖存;而「台北城」則是完工於光緒10年(1884),共有5座門樓,命運和媽宮城相仿,日本時代城牆和西門樓被拆、國民政府續拆南門丶小南門丶東門,改建成北方宮殿式城樓,其中東門(即今景福門),五座城樓亦僅北門(承恩門)倖存。

但2013年台北市政府在西門捷運1號出口廣場設立「台北城意象」浮雕,喚起世人對台北城的記憶;2015年台北市長柯文哲拆除忠孝橋高架路橋,使承恩門重見天日,成為台北市區通往西門町商圈最耀眼的門戶。

蔡光庭老師特別提到「老城文化觀光黃金軸線」的構想,其中新公車總站如何運用歷史元素、善用文化財,是重要課題。

新公車總站本身或週邊可結合拱辰門的歷史記憶,設置解說、模型、展示照片或文獻,以此作為出發,逐步在其他媽宮古城城門遺址應設置意象地標,城內各昔日重要官府廳署館舍寺廟與歷史事件遺址也應設立碑石或解說牌,以此重塑媽宮古城的歷史記憶,更為文化旅遊年打好基礎。

‧延伸閱讀〈「文化旅遊年」的基礎工程?澎湖拱辰車站再思索〉
延伸閱讀澎湖知識服務平台「媽宮城」頁面


 

【再看「孤拔記念碑」——防疫沒做好,軍艦上交叉感染的歷史】

 


光緒11年(1885年),法國海軍遠東艦隊司令中將孤拔,率9艘軍艦於3月29日登路嵵裡, 31日攻入佔領媽宮城,三日內全澎淪陷。

6月9日清法媾和,11日孤拔病亡;而帶走一代名將的,據說正是瘟疫(熱病)。

孤拔病亡後,7月17日清廷派吳宏洛赴澎接管,8月31日法軍撤出澎湖(佔領澎湖5個月)。

直到光緒16年(1890年),法國政府在媽宮北側鬼仔山(今中正國小西南角圍牆邊)建立「孤拔記念碑」——碑園佔地二百餘坪,以硓𥑮石牆圍築,碑高6尺,下埋孤拔衣冠毛髮,陪葬墓右為主計官,左為中尉官。

法軍並於風櫃尾蛇頭山建一法軍在澎染病死亡(據說都是因為防疫不足,在軍艦上交叉感染)的法軍陣亡紀念石碑,下埋陣亡士兵。

1953年,法政府將孤拔碑下遺物遷往基隆法軍公墓,1964年法國與我國斷交,法人將蛇頭山法軍遺物移走,所謂千人塚僅餘石碑。


【澎湖測風向的始祖——觀風樓:澎湖島測候所(新興路2號)】


蔡光庭老師說,「台南測候站市民通稱胡椒管,澎湖測候站居民則稱觀風樓」。

明治29年(1896年)日人在光緒城北門首設澎湖島測候所,明治31年(1898年)擇今澎湖氣象站現址建一以圓形建物與寬煙囪塔樓所構成的測候所廳舍。

圓形建物上有高約6·5公尺的風力計,上鋪屋瓦,搭建十八條放射狀鋼條,建物連同風力計共高11·6公尺,係一十八角樓的建物。

當時日人在全台共建有台北、台中、台南、恆春、澎湖5個測候所。

惟今僅存台南測候所,1998年台南市政府宣告為市定古蹟,2003年升格為國定古蹟。澎湖測候所則於1980年拆除重建。



【不只佐賀有,北甲也有超級阿嬤——松屋(中央街33、35、37號 )與林洪惜老闆的精彩故事】

 

 

 「松屋」旅館創立於大正12年(1923年),迄今已有98年歷史,創辦人是林家7世媳婦林洪惜。

早在康熙晚期,林家始祖林縣已從漳州漳浦烏石鄉遷入四孔井旁定居;其中一房傳至7世林月早逝,乃由遺孀林洪惜獨擔生計。

林洪惜生於光緒16年(1890年),生一女林绣美,招贅夫西嶼鄕二崁村陳爐(即馬公鎮長陳聯煌、省議員林聯登生父母);林洪惜養子林水金則是抱養豬母水社陳氏人家。

大正12年(1923年),林洪惜34歲開設澎湖第一間旅館「松屋」,樓上有五間榻榻米通舖,樓下經營飲食店「自由亭」,提供炒米粉、剉冰...等在地小吃;店址即今中央街35號(原33、35號兩戶)。

後林洪惜再以日幣2000元買下隔壁37號的店面,出租他人為理髪店;昭和14年(1939)林洪惜再以14000元買下佔比一百坪,位於今仁愛路土地公廟福德祠旁的「乙姬飯店」,拆建成「昇平旅社」,由陳林绣美經營。

松屋的住客在日本時代,以休假日本士兵為主,自由亭歇業後,林水金一度將33號樓下做為修理鐘錶、收音機的場所;後來又改為販賣煙酒雜貨,也曾開設為撞球間。

1945年,松屋改建成12間客房,易名「中央旅社」;1966年林洪惜再以新台幣10萬元買下旅社北面後半土地房産,再擴充為擁有24間客房,成為全馬公第一家擁有沖水馬桶的旅社。

此時期,中央旅社的主要客戶是離島吉貝的居民和洽公營商的出差人員;爾後澎湖觀光業開始興起,客源改以團客為主。

1981年,林洪惜過世,旅社改由媳婦林張菊接手;隔壁的37號則由林水金、林張菊的兒子林聯鎰開設「西河印刷廠」,從事印刷業。1993年林張菊過世,才由第3代的林聯鎰經營;直至2000年因旅社消防設備老舊始歇業,總計松屋前後開業78年。

2002年,中央老街重建,中央旅社加入重建計劃,保存了1945年整建時的日本式和洋立面,如今已轉型成為探訪老街背包客進住,擁有民宿特色的旅社。由第3代的媳婦林張素娥和她的兒子第4代的林銘信重新經營。

蔡光庭老師以林文鎮、鄭昭民的《澎湖第一街<中央里街內>生活文化採集》資料,講述這段跨時代的精彩故事,讓我們有緣認識過去的商界傳奇人物。



【北甲的信仰中心——觀音亭與北甲宮】

 

▶️觀音亭

觀音亭初名觀音廟,康熙35年(1696年)遊擊薛奎所建,林豪《澎湖廳志》始稱觀音亭。

據傳施琅攻澎前觀音託夢「授以水一統」,故平澎後乃有此廟之興建。

乾隆、嘉慶年間皆有重修,光緒11年(1885年)清法戰爭為法艦拜雅、迪沙佛炮火擊燬,廟中十八羅漢鐘鼓樓古物被洗劫一空。隔年重修,通判程邦基獻「大慈悲」匾。

光緖17年(1891年)總兵吳宏洛捐錢銀五百兩續修,餘一百兩於南門外購屋出租為香火錢。今之格局為昭和2年(1927年)由後窟潭社大師謝江、謝自南父子改建。

觀音亭前一對石獅乃昭和12年(1937年)由前清總鎮署門前移來,叧一對白石象是1987年紀念觀音菩薩空中出巡新塑。另有一「觀音亭喜助香油碑記」石碑,是道光25年(1845年)海壇監生劉元成捐瓦店以供觀音亭香油之記念碑記。

廟內有一珠瓔寶珞對聯係中法戰後東官人時任幫帶的劉璨瑩撰作,為清法戰爭留下歷史印記。

 


▶️ 北辰宮

北辰宮奉祀朱府王爺,北甲居民稱北甲宮,始建於明治32年(1899年),1947年重修,1949年增建四棰亭。現今二層樓廟制是1981年重建新貌。

北甲宮前身係北甲居民的神明會,主神由會首年年過家越宅輪流供奉。北甲宮較特殊的是7月26日祭祀清兵「繼寶伯」的「囝仔普」。



【兵館的故事——銅山館與烽火館】

 

 

💡要講兵館的故事,就要先介紹「班兵」。

班兵,是因清代駐防於台澎的綠營須定期輪替戍防,故有此稱。然而,自道光29年(1849年)以後,駐防澎湖的班兵,便未經更換。

早年的班兵並不如現代認為「公家是鐵飯碗」一般,清廷算盤也打的精,有工作才支薪,可是班兵是要「定期輪替戍防」的,而早年海運交通遠遠不比現代工業化後穩定,受限於天候、海象等多重因素,經常有班兵在澎湖工作已結束卻等不到接駁輪替的船班。

對清廷而言,等不到船接你去下一站上班,那是你家的事,反正下一站還沒去工作前就是不會發薪水給你。

也因此,來到澎湖的班兵便以同鄉為核心,自力救濟的建構組織,有些集資蓋屋,便是後來我們說的兵館。清末,也有選擇在澎湖落地生根的班兵。

在澎湖娶妻生子的班兵,其籍貫又以銅山、泉州府所屬三邑(即晉江、惠安、南安三縣),及福州府為多。以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戶籍資料,所整理出媽宮城內居民的祖籍,其中祖籍以提標、銅山、南澳為主的居民即有389戶、2237人。

後來日本政權來了,施行殖民統治初期,因為辦公官廳不足,便經常將廟宇宗祠徵作官舍之用,明治29年(1896年),日本政府已完成調查這些具有公共性質與官方色彩的廟宇、宗祠或官方廳舍,並進一步占用。

面對館產被日本政府占用,這些班兵的後裔心有不甘,遂以提標館葉伯楨為首於明治33年12月(1900年)聯名向政府提出歸還舊有產業之請願;明治34年1月(1901),葉伯楨再度上書澎湖廳以「提標、海山、南澳、銅山等之四館,因為維持媽宮公學校校費,所以愿將該四館暫時献出編入作為基本財產,以便生租,應用其收入租額九分為公學校校費;一分為該四館香油費。將來公學校若有籌畫,確定他項基本財產,校費充足之際,許允將四館仍舊返還執掌管理。」

此項由日本政府提出的半強迫方式辦法,提標、海山、南澳、銅山等之四館順勢以退為進的作法,不僅為當時澎湖的現代教育做出絕大的貢獻,也為四館的產業保留日後的一線生機。從《總督府公文類纂》的資料顯示,以上四館不僅擁有龐大的房地產,其歷史沿革與組織管理等均有明確的記載,更有助於釐清清代班兵在媽宮發展的歷史。

 


💡銅山館:

俗稱為銅山館的「銅山武聖殿」,座落於復興里民族路上(澎湖氣象站北邊),主祀關聖帝和媽祖,本來是清朝中葉由銅山(東山)營的澎湖戍兵集資所建的「媽祖館」,而銅山館則位在總鎮署的西南側(今仁愛陰陽堂今貌路與中正路交叉口)。

明治30年(1897年),銅山館被日本人佔用做為郵便局(後來又改為馬公街役場),當時的信徒就將館中的神像遷到也是銅山人所建的媽祖館(即銅山武聖殿今址)。

戰後,銅山館正式和媽祖館合併,並且在1948年擴建,改稱為銅山武聖殿。至於媽祖館,則因為跟銅山館合併,而逐漸被人所淡忘。

根據耆老的敘述,媽祖館的所有人在清代就已銅山武聖殿今貌經離開澎湖,並在離開澎湖之前將媽祖館和廟產都交給銅山館管理,因此銅山館被日本人佔用時,銅山館的主神才移到媽祖館去祭祀。

 



💡烽火館:

烽火館的名字雖然霸氣,如今卻已不復存在,只有「烽火館-重建烽火館碑記」、「烽火館充香費碑」兩座碑為烽火館保留時代的見證。光緒16年(1890年),澎湖已無烽火營官兵負責維護烽火館,但因為關聖帝君為祀典神,因此當時右都纂事李培林才找目兵林鳳捷代為管理。

‧延伸閱讀,澎湖知識服務平台〈清代班兵制度〉
‧延伸閱讀,澎湖知識服務平台〈清末日治初期媽宮班兵的伙館廟〉
‧延伸閱讀,澎湖知識服務平台〈銅山館〉
‧延伸閱讀,澎湖知識服務平台〈烽火館充香費碑〉
‧延伸閱讀,文化部文化資產〈烽火館-重建烽火館碑記〉



【澄源堂與一代才女蔡旨禪】

💡 澎湖馬公澄源堂,由鷺江薛詔光倡舉,建於光緒5年(1879年)的齋教先天道齋堂(亦作菜堂),屬於萬全堂派下;澎湖齋教信仰係由福建廈門引進,而非由台灣本島轉入。

光緒五年(1879年),薛詔光倡建澄源堂,由澎湖通判銜黃步梯慷慨捐地,搭建齋堂,勞役委請辛正中、黃悟修負責,並於光緒六年(1880年)竣工(書載「黃別駕烈侯」,即指黃步梯,「別駕」為通判別稱,「烈侯」則是黃步梯的字)。

光緒16年(1889年),堂主辛修忠募款重新修繕澄源堂,翌年澎湖仕紳許棼乃撰〈澎湖媽宮澄源齋堂記〉碑文。

光緒21年(即明治28年,1895年),位於媽宮的鸞堂一新社因被乙未戰爭戰火波及,一度借用澄源堂(齋教之先天道)設壇,扶鸞濟世。

日治時期間澄源堂仍持續運作,素有「澎湖第一才女」之稱的蔡旨禪在大正13年(1924年)於澄源堂設帳教學,為澎湖地區首位女性塾師,七個月後,又被延攬至彰化福吉堂(今彰化福善寺)平權軒教授漢文。

澄源堂在1945年日本投降、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後,一度被軍人及軍眷佔住侵占,建物也遭受破壞,蔡旨禪與其兄蔡陣聯手提起訴訟,直到1956年才輾轉討回廟舍,當時堂貌已面目全非,蔡旨禪只得出資重修澄源堂,翌年返回澄源堂擔任住持,可惜曠時未久,蔡旨禪於1958年與世長辭,繼任住持由蔡旨禪姪女蔡靜修(即蔡陣之女)接任。

澄源堂是澎湖地區少見仍保持先天道禮儀的齋堂,歷史意義彌足珍貴,但澄源堂如同台灣本島的齋堂一樣,面臨空門化的現象。現今大多數人僅知其為私人佛堂,並不清楚澄源堂與齋教先天派的淵源。

💡蔡罔甘(1900-1958),字旨禪,法號明慧,以字行,澎湖馬公人。

九歲便立誓長齋繡佛,後從當地文人陳錫如研習詩文,並入廈門美術專科學校深造。學成後返臺,曾在彰化設帳教學,亦曾應霧峰林家之聘擔任家庭教師。

平生致力於佛法宣教,建佛堂、修佛寺,曾在新竹青草湖靈隱寺靜修,1957年返回澎湖馬公,擔任澄源堂住持。

此外,蔡旨禪亦長於琴棋書畫,曾於大正11年(1922年)與其師陳梅峰及同門蔡月華等十二人,於高雄市創設閨秀詩社「蓮社」。著有《旨禪詩畫集》,於1977年刊印。

💡 蔡旨禪詩作《澎湖文石》

 



生成五彩大文章,僻島何來此石良。

疑是女媧曾煉過,補天剩棄水中央。

堪誇島嶼若崑岡,特產無殊璞玉良。

大器一經磨琢就,好同瑚璉共爭光。





感謝蔡光庭老師為我們上了精彩的一課

原本對北甲認識淺薄的我們,打開了與聚落人文歷史的連結,

休息時間學員也把握機會向老師請教,看著三甲文化滾動更多的關注,對我們來說再辛苦也值得了🙏🏼🙏🏼🙏🏼



【關於陌生又熟悉的龜粿二、三事】


龜粿,是華人(閩南人、潮州人、客家人、廣東人)社會節慶祭祀的糯米製食品,狀貌扁平、約巴掌大小,外壓龜印內包餡,傳統上有時會以植物葉為墊,流行於台灣、福建、廣東與南洋的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

一般常見的內餡為:花生、紅豆、蓮蓉。近幾年的新口味內陷則有,芝士、黑芝麻等。一般吃起來口感同如麻糬、甜軟Q。

因為龜粿代表福氣、榮祿和長壽,所以在澎湖先民以及現今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華人在祭拜時是必備的貢品,尤其在每逢農歷正月初九天公誕與正月十五元宵節。

▶️在各地仍有各自的文化發展:

💡閩南人等民系時常以龜粿作為節慶祭神之供品,如祭祀閩南安溪茶葉的守護神法主真君,最好的供品即是龜粿。

💡客家人祭天、祭祖,以及娶媳婦祭神、為神靈作壽、廟會敬神等時候會作成龜甲和壽桃的紅粄,供桌上常用的供品。

💡馬來西亞和新加坡華人的華人社區,綠豆餡的紅龜粿也會出現在彌月禮盒內,在早期的娘惹社區中,她們不會直接透露嬰兒的性別,而是透過紅龜粿的形狀來表示,烏龜型的則代表是男嬰,桃子型的代表是女性;另外在喪禮上,也會出現黑色的龜粿。



 

各位觀眾──這就是傳說中的「粿模」!



師傅將鎮店的粿模分享給大家使用,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一件事,因為在糕餅業的傳統裡,配方與製成方式都是不外傳的功夫、器材和工具則是傳家的法寶。

主持人義哲之所以可以拿起粿模跟大家說嘴兩句,其實是因為已經先向粿模傳奇黃鳳鳥老師請益過,才能拾人牙慧,講出幾句粿模與龜粿的俗諺。

希望疫情快快過去,好讓我們年中過後能安排文化日走讀的計畫,到時候希望可以邀請到黃老師來為大家開講,絕對是收穫滿滿的一堂課。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澎福古棗味的陳志明師傅,很認真地從揉麵開始教起,師傅邊講解邊操作,然後邀請學員代表上台實作。

結果才揉一會兒,學員的額頭已經冒汗、手臂上青筋浮現,實在很難想像師傅怎麼可以邊講解邊操作...

麵要揉的剛好,其實是一門大學問,更講求手感與經驗...

不過深深感動的是,開始揉起麵的那一刻,我們與聚落的傳統技藝有了更深層的互動連結,這一刻也是北甲好龜粿薪傳的開始。

 





感謝課程中挺身而出的陳老師賣力為大家揉麵團 💪🏻💪🏻💪🏻

真的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師傅做起來寫意的,我們弄起來還真的一點也不輕鬆 😂😂😂



慢工出細活,龜粿的製作不只是揉麵、壓模,還包括上色,都是講求手工細做的。

 



師傅說,以前都要畫得紅通通的,才顯得吉利。但現在大家會考量健康因素,所以色素不會使用這麼多,基本上是描線條或刻字的部分。

也算是一種時代變遷吧😂😂😂

 

 

感謝師傅手把手的教導著大家!

 





在展示完粿模、介紹完龜粿之後,師傅不但細心為我們講解每一動製作過程,更不厭其煩地提醒著我們該注意的細節,讓我們與島嶼的歷史文化之根重新邂逅,親手重現龜粿製作的過程!


 

萬幸我們都孵蛋成功了感謝學員賜梗



 


 

大家一起做龜粿!



實在很有趣,這麼多人一起做龜粿,歡迎大家找找自己在那裡唷



🎥同場加映🎥

 




聽過蔡光庭老師講課的學生非常非常多,但看到蔡光庭老師來做龜粿製作體驗,應該還是頭一回吧❤️

 


 

【老城三甲文化志工團培訓工作坊】學員平均年齡再下修啦 🎉🎉🎉


那天的〈認識北甲好龜粿─聚落歷史漫談〉課程,有好幾位小小學員一起來參加,聽蔡光庭老師講北甲居民、兵館、廟寺與古蹟的故事,跟著陳志明師傅一起親手重現龜粿製作的過程,希望文化傳承的種子有一天可以發芽 🌱🌱🌱




很感謝願意帶小朋友來參加我們課程的每一位家長,讓孩子們有機會能建立與家鄉文化的連結 🙏🏼🙏🏼🙏🏼

 


 

這場精彩的課程首先要感謝學員們熱情的參與,大家對三甲文化的熱情是支撐我們最大的動力。



更重要的是感謝蔡光庭老師、陳志明師傅為我們講解北甲人文與聚落變遷、龜粿的製作。

 






尤其是合作夥伴澎福古棗味提供我們良好的場地,可以辦好課程與體驗教學(工作人員第一次有完整的工作區)。




🎙工商一下,【澎福古棗味】本身有肪片龜與炸棗的體驗活動,非常適合帶台灣的朋友來,也適合闔家參與,有興趣的朋友都可以私訊他們粉專報名!店面也有販售澎湖特有食品名產,古早味與新創產品都有,也很推薦喔!

 

 



回應

「某天我醒來──才驚覺,我這一生,終將,如履薄冰,不知何時才能靠得了岸。」

如果說我們是浪漫主義者,甚至是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分子,我們想的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麼,我們將回答一千零一遍──
是的,我們就是這樣的人。

Most people are so ungreatful to be alive.
But not me. Not anymore.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