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記者的秘辛(增修版) @ 關於關魚,在鯨魚公園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注行動
  • 2010第一屆『閱讀台灣˙探索自己』徵文比賽
  •  一九九九年夏天,我逛進鯨魚公園聊天室。從此,誕生了「關魚」。關於一隻在大千海洋自由自在游泳且很愛胡思亂想的魚。

    一九七二年出生。

    正熱切期待四十五歲來臨的女子。

    常常覺得自己很中性,卻對促進兩性互相尊重的世界,抱有莫名使命感。

    喜歡到處拍照,喜歡畫圖寫字,喜歡很多事情,最喜歡台灣。

    現任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輯,本店在關於關魚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Re:[噗浪Plurk熱門話題排行榜 - Plu...],By PlurkTop 於2009-10-08
    Re:[噗浪Plurk熱門話題排行榜 - Plu...],By PlurkTop 於2009-10-08
    Re:[我也有一段關於公園的回憶。],By 小紅帽出沒注意! 於2008-12-29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關鍵字
    201004070752台灣女記者的秘辛(增修版)


    「台灣女記者的秘辛」是個我早就想寫、卻一直沒有適當時機寫出來的題目。昨夜著手整理「扭轉新聞--從菜鳥記者,到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的新書後記,以「關記者魚VS關總編魚」的獨家專訪格式,寫下對此命題大致的想法,完整的專訪全文長達一萬多字且有好幾個段落主題,為怕大家在網路上看得太累,此處就只先分享跟「性別」有關的篇章。

     

    獨家專訪:關記者魚VS關總編魚(女記者篇)

    無論認識或不認識關總編魚本人,她都是隻很容易令人好奇的關怪腳魚,為了揭開在「地球怪奇生物百科全書」裡僅此一隻的神祕面紗,滿足大家某種程度的好奇心(講白一點就是偷窺慾啦),關記者魚(簡稱記)特別藉出版後記空間,獨家專訪刊登關總編魚(簡稱總)沒在前頭交代的部分。以下,就是專訪中談及「關於台灣女記者的秘辛」:

    記:請用一句話形容自己?

    總:我是個天生好奇寶寶,小時候是愛現又好勝的運動少女,曾經是容易激動的熱血青年,現在是不改「多管閒事本色」的三十八歲熱血歐巴桑

    記:妳為什麼要刻意強調年紀?

    總:我一直對【女人的年齡是祕密】這回事,非常不以為然,曾寫過文章強調「每一年,我都是這麼認真的活著,我對我的生命負責,所以從不忌諱別人問我幾歲。」我從二十八歲起,幾乎年年都會在網路上發表一篇生日感言,二十九歲宣告「從此以後,女人的年紀是驕傲,不是秘密」,開始有意識地對抗主流媒體對女人年紀很不公平的「扭曲價值觀」,尤其是那些老處女、敗犬剩女、沒人要的歐巴桑等歧視老女人的流行詞彙,實在讓我非常感冒。

    主流媒體的高層性別分布,陽盛陰衰非常嚴重,如果調查台灣電視、報紙、雜誌、廣播、通訊社等媒體,在採訪主任層級以上的長官性別,我粗估會有超過八成是男性,甚至會更高。這造成主流媒體報導「嚴重傾向男性視野」,無論在哪種媒體、哪條路線的新聞呈現,都普遍存在「消費女體、歧視女人」的現象。不管妳的身分、專業是什麼,很多主流媒體報導重點都容易偏向「女人的外貌與身體」,而且一旦妳的外貌和身體不符合「主流媒體設定的標準」,就會變成他們嘲弄和歧視的受害者。二0一0年三月發生的台南女中短褲幫事件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如果把史書在內的各種書籍都當成廣義文字媒體,在父權社會裡,男性長期掌握「文字媒體的發言權」,導致女性觀點一直沒有舞台表現,更成為被歧視、被忽略、被玩弄和犧牲的第二性。例如二0一0年是文豪托爾斯泰逝世一百週年,我在中時電子報看見一篇報導,引用托爾斯泰卅四歲說的話:「女人是男人所有敗德行為的根源。」我立刻就在推特(twitter)感嘆:「無論古今中外,女人是男人做錯事卻想推卸責任找藉口的最大犧牲品。而中國皇帝和史家最愛搬弄傾國傾城這套藉口,搞得華人社會女性可憐到極點。」

    影像媒體發達後,男性更進一步掌握各種影像媒體的設定權,很多公然消費女體、歧視女性的報導或廣告呈現都不犯法,對女性而言卻明顯「不合情理」,我常被這些報導、廣告刺激到非常火大,所以當年我開始撰寫媒體改革文章不久後,也開始大量書寫性別尊重的文章。



    (好生活報性別尊重網摘截圖)

     

    記:妳是女性主義者嗎?

    總:坦白說我不很清楚什麼是「女性主義」耶,我沒看過什麼女性主義的書,是個從小愛看漫畫、不太看文字書的典型六年級世代份子,只有高中讀過「三民主義」,到大學上憲法課時才知道,原來國歌裡唱的三民主義有那麼多破綻。主義不主義,個人認為不是很重要,我只想強調「尊重人權不該區分性別階級年齡黨派,乃至國籍等等等」。

    雖然我不清楚女性主義的定義與論述,但大致知道女性能夠有受教權和投票權、逐步爭取修改民法對女性的制度歧視,受惠於很多台灣女性主義前輩的拼命努力。到現在女權團體仍是台灣人權團體很重要的一環,我未來應該會找時間去好好拜讀國內外女性主義發展的書,只是習慣看漫畫的我,要看文字書很靠時機和緣份的(笑)。

    記:所以強調年紀和性別,都是妳抵抗主流媒體歧視女性的手段之一?作為獨立媒體,好生活報如何對抗性別歧視?

    總:對,歧視這種事情,如果不是歧視到自己頭上,很難會有感覺的啦,男性因此很難體會女性備受歧視的傷痛,也不能完全怪他們。但我以為,能有「夠多非弱勢族群的人」,去意識到「社會對弱勢族群歧視」並協助起而反抗,是人權社會重要的進步指標。

    好生活報創刊之初就設有「性別尊重」單元,我寫的介紹詞「從男女有別到女男平等」重點如下:

    「男女有別」這個成語我們從小聽到大,但除了與生俱來的生理性別差異,社會習慣與價值觀賦予性別認知和行為的差異,卻有不少成為「刻板印象」,甚至淪為自我限制的枷鎖,乃至根深蒂固的「歧視」。

    「因為妳是女的,所以不能……」、「因為你是男的,所以必須……」,傳統累積出來的性別觀念,造就「男人婆」、「娘娘腔」等歧視字眼;父權社會的男尊女卑遺毒,仍在法律上、職場中及不少家庭裡打壓女性,權力和力量的高低差異,讓性騷擾和性侵害的絕大多數受害者都是女性,尤其是幼小的女童。

    有感於台灣性教育普遍失敗,導致台灣男人戴保險套比率在亞洲最低、未婚媽媽比率最高寒暑假開學前的墮胎潮等現象,創刊初期的性別尊重單元主要刊登我撰寫的「性,是三個人的事」系列。復刊後的好生活報,則推薦多元角度的性別文章網摘,包括介紹非男非女的族群、同性戀人權,及弱勢男性面臨的單親爸爸和家暴問題等。


    (好生活報性別尊重網摘截圖)

     

    記:女記者和男記者有什麼不同嘛?

    總:性別不同,在新聞圈會面臨不同的問題。女記者比男記者容易碰到性騷擾,主要是因為「新聞媒體採訪的對象」大多數是男性,包括產官學研界的高層和中階主管、社會新聞的主角,有興趣研究的讀者可以攤開報紙和打開新聞台數數看,每天能夠被媒體採訪並報導的對象,男性佔的比例有多高。

    我還是菜鳥記者時就在某部會碰過性騷擾。那是我開始跑新聞不滿兩個月,還沒建立採訪新聞最需要的人脈和自信,對方是個已經快退休的公務員,藉口找我去他辦公室看窗外的晚霞落日美景,我不疑有他走進去,才看了十幾秒他就突然伸手攬我的肩膀,嚇了我一大跳。

    雖然我很快就利用轉身讓他的手從我肩膀移開,但當下的心情非常不舒服,而且那種不舒服主要源自「不知怎麼抗議」,因為對方是我的採訪對象和新聞來源之一,很明顯他利用「權力」來「欺負菜鳥」,而且又快退休,我某種程度不忍心鬧大此事讓他丟飯碗,於是我當時的反應只是將此事告訴同組跑過這條線的女前輩,請問她要怎麼處理。結果並沒有去跟這位老公務員的上司檢舉,也沒有再去跟他本人抗議此事,只是從此以後小心提防。

    跑新聞大約滿一年後,我就沒再碰過什麼印象深刻的性騷擾了,頂多就是口頭被吃豆腐、開開性玩笑,對方如果開性玩笑太過火就會被我直接抗議。個人解讀是我的新聞表現已經獲得採訪對象和同業的大致肯定,當你寫的新聞報導提升到「超越性別刻板印象」的程度,大部分就是「用專業來區分高低勝負」的天下了,而男記者通常不會有這個「需要超越性別刻板印象」的入門階段。

    除了性騷擾,台灣社會苛刻的外貌標準對女記者生涯也是很大的阻礙。長得符合「一般美女標準」的女記者,如果個性很有女人味,常會有「被許多採訪對象追求、被嫉妒妳的同業抹黑成用身體跑新聞的困擾」;反之,則會面臨「因身材外貌被嫌醜的歧視與傷害」。我屬於不化妝、不愛打扮的典型,菜鳥記者時期曾被同組前輩嫌過我的穿著太像學生,但也只被他念過一次,之後就如同我前述所說,得把自己提升到「超越性別刻板印象」的程度,採訪對象和新聞界才容易從「妳是女菜鳥」的窠臼裡脫離,真正看見「妳是記者」。

    記:女記者好像比男記者更常面對內外夾攻?

    總:對,剛剛講的是外在環境,女記者比男記者還要多面臨一個「內在敵人」,也就是「生理期」,有些同業直接稱為「女人病」。比起一些深受女人病所苦的同業,我算很幸運,三十歲以前生理期症狀多半很輕微,但三十歲以後就發現,女人病發作起來真要命:「濃重的疲憊感、讓妳容易暴怒的荷爾蒙交戰、痛到連好好站著都很困難、腳和腰有幾天酸到不行,還有女人會性格大變、嘴唇發白、想吐反胃、頭痛欲裂等等。」若女人病嚴重發作期跟新聞忙碌期強碰,很容易讓女記者感到「生不如死」。

    我還是菜鳥時有次碰到女人病發作,只能抱著不舒服的身體和難看臉色去採訪,當年僅社會記者配有比桌上型電話還大隻的手機,一般記者只配B.B.Call,收到報社Call機都得立刻找電話回電,我因此在採訪會中離席兩次,結果當晚就被與會者向報社投訴,說我「兩度離席聊天而且一副臭臉,毫不尊重採訪的會議」,當時看了上司遞來的投訴單,無處發洩只好跑去廁所噴淚。

    不過也因為女人從少女到更年期為止,每個月都要體驗伴隨鮮血的痛苦,使得女記者比較容易具備「對他人苦痛感同身受的同情心和同理心」,有沒有同理心,寫出來的新聞報導筆調和角度可以天差地遠。在部落格圈很活躍且廣受讀者肯定的新聞人,女記者比例就高於男記者,例如環保路線的朱淑娟胡慕情林靜梅,曾說自己是新聞界逃兵、後來仍跑去報社工作的阿潑(annpo),以及讓我更知道怎麼當一個媒體界熱血歐巴桑的前資深記者漂浪浪,都是女性喔!

    記:女記者可以請生理假嗎?

    總:生理期是女性為了負擔人類的世代延續而有的天生限制,就算決定不生小孩也得承受三十多年的煎熬,因此「生理假」的制度保障是完全合乎情理的,但沒有幾個女生敢請這種假,包括以前的我在內。因為台灣無論哪一行都非常偏向資方獨霸,怕丟工作或影響考績的勞方,若沒有強而有力的工會組織後援,根本不敢隨便請假,記者也不例外,甚至「一般休假的權益」被服務媒體資方「堂而皇之地吞掉」,敢吭聲對抗的記者也是少之又少。

    加上父權社會對「女性適齡結婚生子、養兒育女孝奉公婆」的壓力,選擇「不婚」的女記者很容易面臨逼婚或單身歧視,嫁給「有傳宗接代壓力老公」的女記者們會面臨邊懷孕邊跑新聞、生子後不敢請太長的育嬰假、在新聞職場衝撞忙碌一整天後,回家還得扮演好老婆和好媽媽的問題。被迫蠟燭三頭燒的女記者遠比男記者多,有些女記者結婚生子後才發現「自己不適合妻子角色」而離婚,而且認真的記者常忙於工作、疏於陪伴配偶,導致記者伴侶「寂寞容易外遇」的結構問題,所以新聞圈的離婚率和不婚率相當高。

    更糟糕的是新聞媒體資方,尤其是習慣以貌取人的電視台,通常只對「年輕未婚女子」友善,有些對「已婚媽媽」連最基本的體諒都不肯做到。我曾聽過有同業的小孩因為體質不好常生病,她的長官竟然以「新聞競爭激烈」為由,不准她請「年休假」回去照顧孩子,否則「休假回來不保證妳位子還在」耶!曾認識幾個「對養育孩子責任感很重」的優秀女記者,都因為資方和長官不合情理的對待,以及家庭或家族的不諒解,而「被迫」離開新聞職場。


    (談性別議題的獨家專訪言盡於此,欲知關總編魚的其他秘辛,在扭轉新聞一書正式出版前,請先參看台灣好生活電子報

    【未來幻想方程式】(1988)...|日誌首頁|性,是三個人的事(才子篇).....上一篇【未來幻想方程式】(1988)...下一篇性,是三個人的事(才子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