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關魚遇鯨物語 @ 關於關魚,在鯨魚公園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注行動
  • 2010第一屆『閱讀台灣˙探索自己』徵文比賽
  •  一九九九年夏天,我逛進鯨魚公園聊天室。從此,誕生了「關魚」。關於一隻在大千海洋自由自在游泳且很愛胡思亂想的魚。

    一九七二年出生。

    正熱切期待四十五歲來臨的女子。

    常常覺得自己很中性,卻對促進兩性互相尊重的世界,抱有莫名使命感。

    喜歡到處拍照,喜歡畫圖寫字,喜歡很多事情,最喜歡台灣。

    現任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輯,本店在關於關魚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關鍵字
    200904221600【小小說】關魚遇鯨物語

    (繪圖/關魚/2005)

     

    你永遠不知道在下一個路口會突然遇見誰。

    如果你是在海裡,你永遠不知道在下一個水域會突然遇見什麼。
    就像我那天幾近漫無目的悠游在海中時,所遇到的種種。


    那是個仲夏的午后,我順著慣性在大千海洋裡四處游著。剛開始身旁經過一群繽紛的熱帶魚,我看著他們華麗的外衣,讚嘆完海洋紡織工廠的精巧手藝後,又繼續往前游去。

    游了十幾分鐘,沒再遇上什麼令我印象深刻的魚群。啊,有啦,中途有隻趴在石頭上休息的章魚讓我瞧了幾眼,但章魚不太算是魚嘛!

    在這之後,我竟遇上一連串的怪事。


    我看到一隻鯨魚。

    別笑,你或許覺得在海中看到鯨魚有什麼稀奇的,可是我看到的,是一個穿著鯨魚裝的人。沒錯,那人被包裹在鯨魚衣裡頭,身上還有個大袋子。

    我看著牠,喔不,看著他東張西望,好像在找什麼。

    游向前去,我揮了揮魚鰭示意打招呼。鯨魚人微微跟我一笑,又繼續東張西望。


    「嗨~你在找什麼?還有你背上這袋子裝了什麼呀?」我忍不住問。

    「我在找一個可以躺著讀詩的地方,這袋子裡是我偷來的詩集。」

    「偷來的?詩集?」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是的,我是個偷詩的賊,連身上這件鯨魚裝也是偷來的。」


    我腦中才閃過一個穿著鯨魚裝的人躺著讀詩的古怪畫面,鯨魚人卻突然眼睛一亮,迅速從我身旁擦肩而過向東南方游去。

    「等等,你掉了一本詩集啦!」大概是他轉身太快,有本詩集從袋裡掉了出來。

    鯨魚人回頭一看,正想伸手接過我幫忙撿起的詩集,眼睛一轉把手停在中途,突然冒出一個問題:「你,讀詩嗎?」

    「呃...偶爾吧,還偶爾寫點詩。不過,我讀詩都是看緣分。」沒買過詩集的我,家裡頭只有姊姊買的席慕蓉和吳晟詩集各一本。

    「那這本夏宇送你吧,這本是我站著看的夏宇,袋子裡還有躺著看、坐著看和趴著看的,明天我再去買一本就是了。」

    鯨魚人笑著說完把手縮回就朝我身後游走了,留下拿著夏宇詩集的我。


    我還來不及告訴他去年生日時,網友送本夏宇詩集給我,到現在都還沒翻開來好好閱讀,這回又多一本,對不起送書人的罪惡感又要加重了。

    「或許,這是個開始好好閱讀夏宇的緣起。」我喃喃自語地說,帶著書繼續往前游去。

     

    過沒多久,我又遇上一張紙。

    紙上的內容是從電腦列印出來的電子報。

    「你好,我是一份詩意深不可測的電子報。」是紙先跟我打招呼,我才驚訝地發現,這張紙竟然會說話!而且,它接下來還說了一句耳熟能詳的廣告詞。

    「你在看我嗎?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我把眼睛湊過去,仔細閱讀上面方方正正的細明體文字,還有詩句。還沒看完,紙的下方閃了一閃又多出幾段新的內容。

    真是神奇的紙,不但會說話,還會自動長字。但畢竟紙是不會自己游泳的,只能隨著潮流飄來飄去,一陣吹送流迎面而來,神奇的紙又從我旁邊飄走了。我忍不住回頭目送那張會說話的紙離去,卻看到紙的背後,竟然有手寫的兩個大字:

    「理想」。

    我瞧著那兩個字心底湧起一陣感動,覺得有股電流從我背脊迅速蔓延全身。

    「又是詩?怎麼我今天跟詩特別有緣哪?搞不好,今晚睡前就可以寫出一首新詩也不一定,呵呵。」心裡這樣默想著,腦中閃過幾個不連續的句子,卻懶得把它們捕捉下來。


    正當我在跟腦中的文句混戰,游得非常不專心時,差一點撞上另一隻鯨魚。

    脖子掛著聽診器的鯨魚。

    要不是在水中,我真想揉揉眼睛。聽診器?掛在鯨魚的脖子上?

    掛著聽診器的鯨魚滿臉愁容。

    我微笑地跟他打招呼:「嗨~你好~我是關魚~為什麼你脖子上掛著聽診器呢?你還好嗎?怎麼一副很難過的樣子?」

    「我是實習鯨魚醫生,我要考試了。嗚嗚~」他用鯨魚右鰭拍拍右方石桌上厚得嚇死人的麻醉教科書。

    我的目光瞄了教科書一眼,隨即轉向石桌左方那本書。

    又看到一本詩集了,上頭作者的名字是「西西」。

    西西?好眼熟的名字。記得上回在綠蠹魚森林聊齋客棧歇腳的時候,曾聽蠹魚頭老大提起過。

    「我現在很想讀西西的詩,一點也不想讀教科書,可是又快要考試了,所以很痛苦。」

    我看著實習鯨魚醫生掙扎萬分的表情,心裡湧起無限的同情。

    「想開點吧,就算你現在去讀西西的詩,一定會邊掛念著考試,這樣就沒辦法完全enjoy在詩的世界裡啦,讀詩卻不專心,你應該會覺得更罪過,不是嗎?」

    實習鯨魚醫生眼睛閃了一下,咧嘴一笑說:「有道理耶!那我還是趕快準備考試好了!謝謝你啊!」

    「不客氣喔,希望你高分考過,將來要做一個好鯨魚醫生喔!」帶著助人為樂的滿足笑容,我跟他揮揮魚鰭說BYEBYE,就放他專心讀書去,而我繼續前進。

     

    也許繼續往前游還會遇到更神奇的事,不過,此刻我卻真的游倦了,只想回到海面曬曬背上的翅膀,以便等一下換成飛翔的姿勢。

    我靠著不可思議的浮力趴在海面上曬太陽,黃昏的陽光帶點輕柔的溫暖,曬起來一點也不炙熱。正當我舒服地快要睡著時,竟聽到海裡傳來一個神秘的聲音。

    我快要閉上的眼睛立刻驚醒。

    那,那是什麼聲音呀?乍聽之下,好像小時候看卡通「海王子」時,從水母口中發出「海王子來了~海王子來了~」的那種神秘聲音,但這聲音還要更低沈,更接近吟唱,更難以辨明它在說些什麼。

    我把耳朵貼緊海面,竭盡全力辨別神秘聲音裡傳達的內容,只聽到神秘聲音的背景又傳來好幾隻鯨魚一起唱歌的聲音,時而帶點愉悅,時而帶點感傷。直到太陽消失在海平面底下,我才總算聽清楚,那聲音其實是在重複地說著:

    「我的詩,在你的眼~我的眼,有你的詩~~」


    關魚
    2001/8/28初稿,2001/8/30完稿

     
    批ㄟ司

    此篇是當初看到鯨向海發行新詩電子報而生的靈感。

    「偷鯨向海的賊」blog
    http://www.wretch.cc/blog/EYEtoEYE

     

     

    寂寞,或許繼續流浪|日誌首頁|【金庸盃體育錦標賽】男子百米(...上一篇寂寞,或許繼續流浪下一篇【金庸盃體育錦標賽】男子百米(上)...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