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31617一張小小的紙,一場難忘的球賽……

一張小小的紙,一場難忘的球賽……

 

棒球家族2003年5月有獎徵文:「記憶最深刻的一場球賽」評審團大獎作品

 

我從小看球,幼稚園開始知道隨電視機裡球員跑壘而繞著客廳跑。小學開始會和鄰居小朋友一起到市立球場幫業餘的文化大學味全隊加油。趙士強、呂明賜、陽介仁、楊清瀧、林易增、李居明、張永昌、江仲豪……等,都是當時業餘味全的球員。 

當時甲組業餘成棒隊除了味全之外,還有大家熟悉的輔仁大學葡萄王隊、台電隊及合庫隊。另外軍方有其所屬陸光及時有時無的空軍虎風隊。最後有一隊我認為是介於甲組與乙組實力間的中油隊。 


算一算已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可是我依然對當時各隊的球衣還有一些印象。味全及合庫好像都有一套深藍上衣全白長褲的球衣。但味全的深藍上衣印有五個紅圈圈味全商標還不難看。合庫則顯得比較中規中矩。 

台電的制服也很好看,是像阪神老虎的白底黑條紋寫台灣電力四個字。陸光好像是穿像古巴國家隊的球衣。全身上下用同色系怪怪的藍色。葡萄王我記得有一套類似讀賣巨人的球衣,也很像韓國國家隊淺色系的那一套。 

最特殊的就是中油隊了,亮亮的黃配奇怪的藍及紅,帽子還像是選舉或買農藥送的後面是網狀帽子。中油隊當時只要有得分,場邊的觀眾都會一致給予最大分貝的喝采。當時的球迷便是如此的有人情味。 


東扯西扯,我記憶最深刻的又是哪一場球賽呢?那是一場味全對合庫的一場拉鋸蹟戰後,味全飲恨的球賽。那場球賽後,許多內行的球迷圍著準備搭車離開的味全球員評論賽事。我記得趙士強當時很紅,個性豪爽的他跟球迷說 :「雖然輸了但是打得也真水喔! 」 

當時許多球迷圍著其他也很紅的球員要簽名,我跟我兩個鄰居(三個小學生)突然想到我們也可以湊一腳要個棒球選手簽名來滿足一下我們幼小的心靈。但我們左看右看根本沒有我們幾個小鬼可以插手的機會。球員每個都是邊簽名應付邊想趕快上車遠離混亂。我們看狀況好像不太可能有機會找到人簽。 

結果有一個外形斯文可以說有點帥的年輕選手背個大背包獨自走來,好像也沒有人找他簽名。我和鄰居當機立斷決定找這個不認識的球員下手,好歹再怎麼也絕不能空手回家。 

結果我們終於鼓起勇氣逮住這名球員在放袋子準備進車的機會向他開口要名。這名年輕選手馬上很親切的答應了,可是這時我們三個小鬼才發現我們根本沒有筆也沒有紙。 

一陣尷尬後,球員只好向旁邊的不相干球迷借了筆跟一張紙。原本巴掌大的紙他很整齊的撕成三小張,我們三個人各分得一張小紙條的簽名。也許是為了化解尷我們尬的氣氛,這位年輕球員還邊簽名邊找話題跟我們閒話家常,完全是以「正牌球迷」的規格來禮遇我們。雖然簽的名字是當時我們根本沒聽過的球員,但對我們三個小鬼而言,得到那張簽名小紙條的喜悅是畢生難忘的。

 

後來我們開始注意這名年輕選手在味全隊的表現,當時還年輕的他只有偶爾代打,是個左打的外野手。有時他也客串一壘手。他在好手雲集的文化大學雖不是頂尖的紅牌球員,但他的親切和藹的態度及文質彬彬的氣質就像他在小紙條上端正公整的簽名一樣讓這麼印象深刻。他也就是後來加入三商虎隊的許錫華。只有與他幾分鐘的接觸,但卻成了我永遠難忘的一場球賽……

 

Vincent(vcltsai) 發表於棒球家族,2003/05/20

 

回應
關注行動

 一九九九年夏天,我逛進鯨魚公園聊天室。從此,誕生了「關魚」。關於一隻在大千海洋自由自在游泳且很愛胡思亂想的魚。

一九七二年出生。

正熱切期待四十五歲來臨的女子。

常常覺得自己很中性,卻對促進兩性互相尊重的世界,抱有莫名使命感。

喜歡到處拍照,喜歡畫圖寫字,喜歡很多事情,最喜歡台灣。

現任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輯,本店在關於關魚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