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11501遙想藍色老虎(騰)

遙想藍色老虎(騰)

棒球家族2003年7月有獎徵文:「龍虎鷹迷大集合」評審團大獎作品

 

猶記的三年多前的11月8號,秋天的清晨在路邊等校車,想著虎隊在隔年會有什麼好手。 

想到前幾天知道有李宏裕和曾傑志已經簽約加盟,又想到隔年秋哥準備接下總教練缺,帶領虎隊向前邁進,想著想著,腦中又浮現夢裡幾度出現虎隊封王的畫面。 

那是一種期待吧!十年的期待! 

那年我高三,生活除了唸書還是唸書,雖然球季結束了,還是跟著幾個球迷朋友一起回憶著屬於職棒十年的點點滴滴,當然多半是想到哪場比賽我們又用如何艱辛的”計倆”躲過老師的巡堂用收音機聽轉播,或是哪場比賽又有什麼特殊紀錄。記得那年球季,職棒環境冷到低點,只有在報紙上出現有球隊打算收手不玩的悲觀消息。 

誰會相信那是真的?大家認為球隊哪有收手的可能? 

下午五點半,一個龍迷朋友照例的打開晚報,念出了五個大字~三商虎解散! 

我在旁邊,不發一語的楞著。腦中頓時一片空白,試著說服自己這是假的,甚至笨到連解散的意思是什麼都不懂,大概在20秒後,明白其中的意義。 


原來,我隔年看不到虎隊了! 


那位朋友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試著想要說些什麼的,我自己把報紙拿來看了一遍,斗大的72級字震懾我的心,什麼是錐心之痛?當時我能體會。 

然後我回憶起職棒剛成立的那一年,小二的我買了當時虎隊慶祝拿下季冠軍榮耀的冠軍杯,只是單純的想要去三商巧福買飲料可以續杯。一個小孩子單純的理由牽起我跟虎隊的十年情。不可諱言的,從元年上半球季以後三商的戰績就一直不理想,但是虎迷們始終不離不棄,總是希望某年可以等到虎隊揚威的一天,那是一種球迷支持球隊最真的感情投資。 

是的,支持球隊就像一個投資,希望收回的只有單純的快樂和滿足。 

但是我卻不知道要去向誰討。 

 

當天的晚自習沒有專心,拿了一張紙試著寫下所有虎將的名字,但是寫的最多的還是﹔林仲秋,一個即將接任總教練的人,在開訓同天失去了工作,情何以堪? 

十年不是一段短時間,三商虎在我這十年來的歲月裡扮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每一位球員都好像是我的親人一樣,不管是四大天王之一的豪快殺手涂鴻欽,當家鐵補涂忠男,永遠的全壘打王鷹俠,大哥林仲秋,小馬哥黃世明,紳士投手康明杉,金門仔翁豐堉,微笑野手何良志,發哥陳該發,短小精幹的哥雅,打擊王康雷,還有眾多的三商球員,每一位都曾是我的歡笑悲傷,每一球都是我心所繫,每一擊都使我牽腸掛肚。我曾想有將來一天我可以帶我的子女到球場,欣賞三商的比賽,我可以教導我的子女看球,告訴他們以前老爸記憶中的每一場球賽,每一個鏡頭,每一個光榮時刻! 

隨著職棒整體環境不佳和某些人士的亂搞,迫使三商企業結束對職棒的經營解散球隊,我的美夢也隨之大江東去,這是多麼令人悲傷的一天,這種傷痕多麼難以抹滅,我真不願相信這是我最愛的三商虎,不願相信我十年來的忠心耿耿換來難以接受的事實。但是職棒畢竟是生意,以賺錢為目的,連連虧損當然會換來被三振出局的結果,只是,虎隊像九局下半兩人出局兩好球後揮空一樣,沒有下次再上場打擊的機會了! 


將來當我帶著我的子女欣賞棒球時,我會告訴他們曾經有一支偉大的球隊,和一群偉大的球員,為我的生命增添了十年的光彩,他們就是身著藍衣,永遠不屈不撓奮勇向前的三商虎。 

曾經是這樣認為的,三年內幾乎沒有看球的動力,失去了虎隊的我沒辦法重新支持一個球隊,很榮幸的在這幾年裡面認識了幾個球員,林仲秋、林岳亮、黃世明、黃武雄,他們讓我懂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棒球,去年看播出的經典賽事,虎隊的比賽雖然沒有彩帶、香檳但是坐在電視機前面還是會想起來鼓掌加油,原來,曾經陪過我的藍衫軍還是活著,說我固執也可以,只是不想再為了一個球隊認真吧。 


騰(chiteng1117)發表於棒球家族,2003/07/23 

回應
關注行動

 一九九九年夏天,我逛進鯨魚公園聊天室。從此,誕生了「關魚」。關於一隻在大千海洋自由自在游泳且很愛胡思亂想的魚。

一九七二年出生。

正熱切期待四十五歲來臨的女子。

常常覺得自己很中性,卻對促進兩性互相尊重的世界,抱有莫名使命感。

喜歡到處拍照,喜歡畫圖寫字,喜歡很多事情,最喜歡台灣。

現任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輯,本店在關於關魚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