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312132尋找台灣的「龍脈」(妙筆書生)

尋找台灣的「龍脈」(妙筆書生)

棒球家族2003年7月有獎徵文:「龍虎鷹迷大集合」佳作獎作品

(上)

龍在中國,屬於吉祥的神獸之一。職棒草創初期只是單純覺得味全食品信譽不錯,然後紅色蠻顯眼的,而且龍這種「動物」也蠻特別的,其實那時候並沒有什麼特定支持對象,純粹是看一些以往有名的國手球星表演。更清楚的說,職棒元年上半季打了什麼、比了什麼,說實話我真的沒有印象,唯一有印象的是好像當天氣越來越熱的時候,三商巧福、全家福鞋店、三商百貨聯合起來打折大特價……喔,還有就是當時的芝蘭口香糖與裡面附贈的一張職棒元年球員卡,這是對職業棒球初登板的印象分數……

職棒元年下半季,隨著新聞、報紙,還有廣播的「宣傳」,於是苦悶的求學生涯開始慢慢變質為「球」學生涯。記得那時候不是每一場比賽都能看或聽到,除非是自己到現場;同時老三台好像也只有華視在周末假日才有LIVE轉播,所以「中國廣播公司的調頻與調幅(就是AM或是FM啦)」就變成了解戰況的唯一方法。

當然隨著球季的進行,口香糖越嚼癮越大,職棒卡也越收集越多張;終於到了光輝燦爛的十月……不是要慶祝國慶日,而是史上首次總冠軍賽的開打,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看……不是,是聽球賽。在精彩刺激的六場比賽結束,紅絲帶漫天撒下一幕成為隔天報紙的頭版彩色照片之後,自詡是「龍迷」的生活就此展開,也正式與其他三隊(後來是五隊)劃清界線與宣示主權,以及接下來所謂”永續經營”的棒球狂熱……(這樣不算是西瓜偎大邊吧?)

當時職棒與芝蘭公司結合開發出的周邊產品,雖然不像現在各球團與企業經營出那麼的琳琅滿目、多采多姿,但是也足夠當時我們這群「小球迷」(國中生應該不大吧)瘋狂蒐集。記得兩盒十六塊一包的口香糖已經買到家裡要用一個「四門書櫃」來堆放,就差沒有拿來當飯吃;連住家附近的全家便利商店店長都知道:只要一進貨,就會打電話通知我去”補貨”──儼然已經是中下游廠商的最大下線……應該說是集散地或是轉運站。

直到現在我還保留當時參加職棒公司抽獎得到的職棒卡收集簿、龍隊紀念筆……總而言之,元年下半季與二年一整年可以說是職棒草創初期我身為球迷最狂熱的一段時間。雖然只是一邊念書一邊聽廣播,還是能夠去想像、去模擬金臂人黃平洋的七彩變化球、黑將軍史東的速球K功、火爆浪子賈西的壞脾氣、巨砲馬斯的長打能力、盜帥林易增的撲壘神技以及鐵捕陳金茂、拼命三郎黃煚隆、三壘吸塵器郭建霖……等等在球場上的表現。 

職棒二年雖然補進了陽介仁以及外籍選手吉彌,但是總冠軍賽的衛冕失利,大多數聲音集中怪罪首次帶兵的徐總身上。想想,七場短期決賽中,金臂人一、四、六場完投,第四場甚至是延長賽的完投敗;第七場打到第四局時,賈西退場,金臂人又上場救援,這這這,金臂人又不是機器人,贏了當然沒話說,可是……結果大家都清楚,就不多說了。

其實以結果定輸贏,本來就是在放馬後砲,如果當時能夠成功封鎖而衛冕成功,那搞不好就沒有兄弟首次三連霸的黃金王朝出現(兄弟狂熱組如果有看到請不要抓狂)。職棒三年開打之後,雖然有亞洲巨砲呂明賜的加盟,但是這是以林易增與陳彥成轉隊到兄弟所換來的代價,加上巨砲火力不再(幸好沒有膛炸)、戰績的浮沉、黃衫軍雄霸天下的態勢底定;以及外界升學壓力的湧現,巨龍的沉潛與熟睡似乎是必然的道理──儘管它不用參加聯考……


(中) 

徐總離開味全,改由田宮謙次郎掌兵符的那段時間,雖然還是龍迷,只是連帽子都不太敢戴出來現,畢竟龍困淺灘遭象、獅、鷹、虎欺的那種倒楣樣,真的是人見人怕、人見人躲;連考試都生怕「八連不勝、九連敗」的命運會落在自己頭上。所以即使雄心尚在、狂熱猶存,也只有忍氣吞聲,期盼「九霄龍吟驚天變」的時刻來臨。

擠過聯考窄門之後,感覺好像龍也睡飽,是該活動一下筋骨了;儘管出現跳槽球員與新聯盟成立的變數,但是隨著徐總的歸隊,新生代「小龍隊」的加盟,注入新血的味全龍,似乎已經名符其實的「味全」了。但是投手戰力的不足仍是一大隱憂,不過別擔心,徐總已不再是三、四年前備受爭議的徐總了;遊走時報、中華隊的教練團之後再重掌總教練兵符的徐總,早就明瞭調兵遣將的箇中三味,剩下的就只是凝聚老將新兵的向心力,靜待飛龍在天的時刻了。

職棒三到六年的磨合沉潛、洋將補強(弱?)的來來去去,加速了新血的更替與交換,相較於其他五隊在同時期的風光或霸業,感覺當時的”陣痛”似乎正是為了七到十年「龍之領域」在做準備,正所謂「金鱗豈非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對不起,風雲看太多了……)。

雖然職棒七年再次讓統一稱王,但是不要忘記,”新成軍”的龍隊是與其爭奪冠軍的另一支隊伍;儘管獅昂首、龍蜷伏,然而新一代戰將已經在累積經驗,為接下來數年的即戰力做準備──森林王子張泰山就是最好的例子。果不其然,風水輪流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八年對上二代鷹的隊史二次奪冠、九年龍牛七場鏖戰、十年龍鯨的五役廝殺,三連霸的味全王朝,成為名符其實的「四冠龍」。

特別一提的是九年、十年連續兩年在季後挑戰賽三戰兩勝,再順利打進總冠軍賽壓倒年度戰績第一名的隊伍,這種「扮豬吃老虎」的表現,可說為徐總智慧用兵獲得了最高的禮讚,此後再也無人輕覷鬼才教練徐生明的用兵哲學。雖然龍跟豬長得一點也不像,但是連續兩年以不被看好的第三名搶走總冠軍,這是任誰也無法預料的結局;想當然爾,那兩年的獅、牛、鯨三隊,不僅僅是用嘔、吐血、內傷等字眼來形容,更是恨不得找機會想把龍打成「龍蝦」……


(下)

但是一切就是這麼令人難以預料,三連霸之後成為各隊眼中釘的這條紅龍(不是魚喔),還來不及在球場上被「仇家」報復,龍隊就先宣佈下台一鞠躬,自行解散球隊。球迷也開始分崩離析、帶槍投靠;跟著教練、球員走,跟著顏色走,或是乾脆走出球場,從此不問賽事。

至於我則是──跟著氣勢走。龍隊以往素以強大攻擊火力著稱,這種強攻、猛打的美式球風,以目前各隊而言,應該是興農牛最有襲承這股氣勢的感覺;當然在龍隊解散之際,接納最多龍隊球員的也是牛隊,這是我比較傾向牛隊的一點原因。

從強龍部隊變成狂牛部隊,或許對於大多數龍迷很難以接受,但是反過來想,把紅色、龍型吉祥物就專屬於味全企業,讓以往的回憶留在歷史,這總比換手經營、改名為「遠東龍」、「頂新龍」來得有意義吧! 


後記:

雖然說是龍迷,其實很慚愧,職棒三到六年間其實並沒有盡到一個做球迷的責任,即便是三連霸的味全王朝,在解散之後也慢慢的將記憶塵封起來。最近偶然看到一張職棒八年「鄭文賢」的職棒卡,竟然想不起來他是誰,守備位置為何,打第幾棒……

這對於自詡龍迷的我,猶如當面被賞了兩巴掌一樣難受。儘管支持職棒也歷經十四個年頭,但是真要說出任何對於支持隊伍的了解,還真有點羞於動筆。所以希望能以這些不成文的散談,引起原先支持味全球迷的興趣,讓真正了解歷史的球迷們,寫出確實能讓「龍心大悅」的文章吧!  

 

妙筆書生 (huluhada2001)發表於棒球家族,2003/07/14

回應
關注行動

 一九九九年夏天,我逛進鯨魚公園聊天室。從此,誕生了「關魚」。關於一隻在大千海洋自由自在游泳且很愛胡思亂想的魚。

一九七二年出生。

正熱切期待四十五歲來臨的女子。

常常覺得自己很中性,卻對促進兩性互相尊重的世界,抱有莫名使命感。

喜歡到處拍照,喜歡畫圖寫字,喜歡很多事情,最喜歡台灣。

現任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總編輯,本店在關於關魚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