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90811來去金門

 

民國749月秋,

在高雄壽山營區等候了十多天,

歷經衛奧颱風外圍環流的影響,

終於登上了太武輪號526 (新艦,下水後的第二航次。)

駛往金門。

 

新的艦艇,

少不了有「新鮮」的味道,

沒了未漿洗的草綠服跟嘔吐的臭味,

但隨著航程、時間拉長,

船艙裡面還是開始有異味產生,

不過幸好,

這趟航程在兩艘驅除艦的護航之下,

20個小時就抵達金門料羅碼頭。

 

到了金門,

呼吸到的空氣就充滿高粱的氣息。

在這個高粱成熟的季節,

田裡等待採收的,

酒廠裡發酵的,

道路上鋪滿的,

盡是高粱。

 

對金門的第一印象,

除了某些戰備道還是泥土路面之外,

在這個滿是水泥鋪建道路的島嶼上,

竟是相當濃厚的高粱氣味了。

 

 

只有自己才聞得到的汗臭味,

隨著不斷的行軍而散發出來,

堆積在每個阿兵哥的草綠服上,

受到鋼盔、S腰帶、背包、手榴彈所包夾住的胸口,

依然是那麼的挺直。

 

沉重的軍靴,

都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無視鋪在道路上的高粱,

要仔細地閃躲,

還是勇敢的踩踏上去? (後來才知道,農民把高粱鋪在道路上,是為了脫穀。)

害怕因此被冠上糟蹋農作物的罪名,

因而走的歪歪斜斜,

如跳舞般的姿態,

不免又被嘻笑一番。

 

 

飢腸轆轆回到駐地,

脫下裝備的第一件事,

就是找針線。

塗上小護士的線頭,

在兩隻長滿水泡的腳底板上,

一段一段的殘留著,

像極了靶紙上的彈燻殘跡,

一五一十的記錄著英勇事蹟。

 

趕著陸鵬演習終止了 (1)

回台無望的氣氛才剛剛在部隊中漫延才來到金門,

完全體會不到阿兵哥那種失望的心情,

因為自己是興奮又緊張的,

畢竟才剛剛踏上這個戰地啊!!!

 


 

金門解嚴、裁軍並且開放觀光之後,

空下的營區都撥交給了地方政府,

空留一絲「觀光」的遺憾。

 


 

這個封閉的后盤營后村連營區坑道裡面,

是筆者當時的寢室,

安官也是在這裏面值勤。

該坑道大門緊臨環島南路,

未經允許是不能開啟的,

依稀記得只有一次因為裝檢而打開,

否則一直都是深鎖著的。

 

 

1

早期駐防外島的野戰部隊在外島2年之後,

即會和台灣的野戰部隊換防。

 

民國72年年中移防制度改變了,

停止師移防,

取而代之的就是營移防,

這就是代號「陸鵬演習」的時代的開始,

從民國72年年中到民國74年年中短短的2年共舉行的六次的營移防。

 

民國74年年中隨著「陸鵬六號」演習的結束,

營移防也停止了,

陸鵬演習就此劃上了休止符。

 

民國6989月駐防台灣本島15年未曾移防外島的333師,

由駐地台南新化移防金門金西,

127師則移防回台灣 (末代127師師移防回台)

民國719月的“武昌演習”127師再度啟程移防金門金西,

和剛從小金調回金西的333師換防。

 

後來因為移防制度的改變 (師移防改營移防)

127師也就沒有再換防到烈嶼,

從此127師就常駐金西幾乎就是金西師的代名詞。

 

有此一說,

民國719月最後這次換防,

其實只是部隊番號換了,

333師的重要幹部及裝備其實都還是留在金門,

當時的127師骨子裡其實就是333師。

 

至於為何333師會15年不曾移防外島?

又為何國軍會利用這一次移防,

333師的骨幹都留在金門?

據說還是因為823砲戰,

老共不喜郝柏村的333師留在金門,

所以兩岸有這麼一個說不出來的默契。

但這也是道聽塗說,

真相為何就不得而知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