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200811當我要走了,記得......

 

 

沒多久前,

接了個案子。

夫妻倆都超過90歲了,

其中一位是個案,

另一位有特殊身份,

但卻各種疾病纏身。

 

案子會派到二八手上是因為個案情形單純,

不須社工時常介入,

所以交給志工來做定時服務。

 

接案沒多久情形有了變化,

外勞因為回國,

而國內疫情正值擴大期間,

新的外勞幾乎請不到的情況下,

家屬便把特殊身份這位(非個案這位)送到長照中心,

以期讓他能有比較好的照顧。

而家人也可以專心照顧留在家裡的這位個案。

 

不久,

長照機構爆發疫情,

住進機構的這位也確診了,

因為年紀實在太大,

送到醫院就被隔離照顧。

好不容易度過隔離期間,

又因為身體出現其他症狀,

經過檢查之後,

又發現腫瘤,

因為年事已高,

醫院也不敢輕易做切片,

以致於無法確定腫瘤的好壞。

 


 

老,

總是那麼不經意的,

在你的青春留下一筆。

 

發現血壓高了,開始注意飲食起居。

發現心悸心痛,運動心電圖說缺氧。

發現咳嗽不停,竟然是胃食道逆流。

發現肝功能變化,才找到了脂肪肝。

發現飛蚊突然變多,懷疑疫苗惹禍。

發現夜尿頻繁,才知入夜水喝太多。

發現牙齒痠軟,原來貪吃咬裂了牙。

發現腿酸腳麻,擔心坐骨神經受迫。

 

人生醫院走多回,

來來去去檢查不知幾何,

都是「老」來引起。

 

每個人的基因不一樣,

人生路徑也不一樣,

複製不來。

 

別人的雲淡風輕,

自己的刻骨銘心,

發生在別人身上的剔骨削肉,

遠不及扎在自己身上的一根針痛。

 

年紀,

在日昇日落中一天天的積累;

變老,

在滾滾紅塵中獨自慢慢蒼白。

 

最近一直在探討,

若是哪一天發生甚麼變化了,

該留下來苟延殘喘嗎?

其實二八都比較傾向「就讓我走吧!」

 

雖然如此說,

但要放下還真的不容易,

活到這個階段,

是不是也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設定一個年紀?

是不是也應該把自認為人生的使命完成了就好?

 

然後該走的時候就不要留戀,

會留戀的應該都是那些還活著的。

 

所以,

如果到了要走之前,

大家見見面,

聊聊曾經彼此的美好時光,

是不是比走了之後的哀戚來的美麗?

 

有時候,

覺得人生累了,

好想就這麼走了,

多好。

 

塵世其實沒甚麼好留戀的,

你爭我奪不都是因為還留戀著嗎?

 

給自己一個數字吧,

願意停留在人間的一個數字,

算一算,

距離現在還有多遠,

使命完成了嗎?

 

然後,

一天天的朝目標前進,

然後,

完成目標,

然後,

帶著自己的驕傲離開,

然後,

沒有然後,

這就是最後。

 

所以,

我哪一天說要走了,

記得別猶豫,

因為那個時候,

我可沒辦法等你太久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