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20811遺憾

 

安平新港北班哨的哨長室,

是駐守過的班哨環境最好的一個,

也是最有故事的一個,

這個故事來自於一個回役兵。()

 

八月從下部隊到退伍,

碰到回役兵不少,

但大都在金門,

本島碰到唯一的一位,

最後的結果,

讓人深感遺憾。

 

一般來說,

部隊弟兄心裡對於回役兵還是有標籤的。

畢竟服刑而回役的回役兵有時年齡都比較大,

小阿兵哥們都會敬而遠之。

但是,

八月卻不以為然,

感覺所遇見的回役兵其實都挺好相處的,

比起八月這個有官階沒經驗的長官,

我們更有話聊。

 

話說這位回役兵 (以下暱稱“阿南”) 是鹽水溪南班哨的班兵,

當時的海岸班哨,

值勤的任務就是站衛兵、夜巡、防走私,

鹽水溪南哨地扼鹽水溪,

是防走私的要哨,

每當入夜隨時都會有任務,

緊張又刺激。

 

至於夜巡,

每晚夜巡時間起,

鹽水溪南哨就會派出夜巡人員從海岸往南巡視至安平新港北哨,

而安平新港北哨也會派出夜巡人員往北巡視至鹽水溪南哨,

兩哨交互夜巡,

任務除了驅趕夜間進入管制區的民眾之外,

也有防範走私的功能。

 

從鹽水溪南哨 (一哨) 往南至安平新港北哨 (四哨) 共有四個班哨,

也就是這片廣大的沙灘上還有兩個隱蔽的哨所,

當夜巡人員發現狀況時,

會利用無線電通知哨所打開探照燈,

以利辨識。

 

使用探照燈照射有兩個好處,

一是夜巡人員不用太靠近就可以起到警告的效果,

若是一般民眾賴著不走,

驅離無效時,

通常探照燈一打,

都會乖乖地離開。

二是若是有走私船隻時,

同時也讓上級得以掌握海面上的動態。

 

當鹽水溪南哨的夜巡人員抵達安平新港北哨時,

人員通常會有一段休息的時間,

每當阿南輪到夜巡時都會來找我聊聊他的過去。

 

原來,

阿南是個毒癮犯,

因為吸毒、販毒關了不少的日子,

青春在監獄裡消耗,

所幸有個師傅教他針灸,

他也練了一身本事。

 

阿南一直在跟我擘劃他未來的人生,

問我可不可以給他當模特兒?

當時一口答應他,

後來當他有來找我時,

我就成為他練習扎針的對象。

就這樣我們慢慢建立了一些情感,

雖然有時候仍然覺得還不是非常了解他,

但至少還算可以聊得來。

 

因為阿南不是安平新港北哨的阿兵哥,

所以我們相處的時間幾乎都是夜巡休息的空檔,

而我們相互之間也都很珍惜這偶然的緣分,

直到嘎然中止。

 

有一次休假後回營,

安官告知昨晚一哨 (鹽水溪南哨) 出事了 (安平新港北是四哨)

什麼事卻沒人敢說,

往一哨聯絡卻也是一樣噤若寒蟬。

最後問到連長,

連長卻輕輕地說了一句「阿南被我當場槍斃了。」

 

這是一句多麼令人震撼的話啊!

若非阿南當時有重大危險的過錯,

何至於如此?

 

我只知道當時腦中嗡的一聲,

呆立良久,

心想阿南做了甚麼事?

讓連長做出當場打死他的決定?

 

據聞,

阿南在出事之前就已經好幾天情緒不穩,

想找我又因為勤務的關係碰不到面,

直到出事的那天,

因為心情不佳出現精神恍惚的狀況,

強搶了值勤衛兵的槍械及子彈,

並逃往沙灘。

 

當長官們聞訊陸續趕來,

阿南與大批弟兄對峙,

最後據說是因為有聽到子彈上膛的聲音,

連長為避免造成槍戰,

才當機立斷將阿南擊斃。

 

連長說:

沙灘上視線不佳,

探照燈對於細微動作無法提供即時的反應輔助。

 

據一哨弟兄說,

出事前幾天阿南狀況不穩定,

幾次表示要到四哨來,

但都沒有機會。

就因為這樣,

錯過了可以幫他的契機,

對此,

我深深地感到遺憾,

直至今日。

 

 

 

註:

依據「常備兵回役免予回役處理辦法」第五條所示,

回役兵乃指停役人員符合下列停役原因消滅情形之一,

除本辦法另有規定外,

應予回役:

一、因罹患危害團體健康與安全之疾病及病傷致身心障礙停役人員,經戶籍地直轄市、縣(市)後備指揮部(以下簡稱縣市後備指揮部)判定符合常備役體位者。

二、因通緝或羈押停役人員,經撤銷通緝、停止羈押或撤銷羈押者。

三、因執行徒刑、拘役、觀察、勒戒、強制戒治或其他保安處分停役人員,經釋放或執行完畢者。

四、因失蹤或被俘停役人員,經尋獲、歸還或歸來者。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