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300811天下第一班 - 安平新港北班哨

 

 

民國70年代,

台灣海防哨所的「安平新港北」班哨有著「天下第一班哨」的稱號()

這跟之前駐守過的「嘉義副瀨」有著天與地的差別,

因為「嘉義副瀨」是「天下第一“爛”班哨」,

而「安平新港北」則是實實在在的全國示範班哨,

而且配有軍用機車 (供巡視安平新港北堤之用)

以及軍犬 (雖然這隻軍犬已經垂垂老矣)

 

民國76年,

漢光四號演習在鹽水溪南至安平新港北沙灘實施登陸作戰演習,

時任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就多次來到哨所,

演習前期作業時,

軍長、師長、旅長更不知踏過幾次門檻,

守著這麼一個班哨的確不容易。

 

 

 

比起每天固定漲潮就淹水兩次的嘉義副瀨哨,

安平新港北哨哨所內花木扶疏,

處處優雅,

斯威然腹地廣闊,

但不足編制的員額使得環境必須艱困的維持。

 

一條長長的堤防,

平時更是陸軍官校長官的最愛。

 

雖說是「北堤禁區」,

但是肩上扛著棍子、扛著梅花的官校教官,

經常週五晚上就來了,

直到週日傍晚才離開,

兩天兩夜不離不棄的在北堤垂釣,

小小的班哨長時在也抵擋不住前任的潛規則,

只能期望各位長官們不要出甚麼亂子 (例如落海甚麼的) 就好。

 

魚況好時,

漁獲裝滿了冰桶,

來借哨所的冰箱冰,

也不曾留一下一尾半尾的魚,

還得承擔私開禁區的風險。

 

雖說都是軍人來釣魚,

但也有例外。

當然,

這是由長官帶進去的人,

能怎麼辦?

後來這人釣到一尾大魚,

釣起的當晚他就興奮的將魚帶回做魚拓,

隔天送了一大塊魚肉來跟哨所弟兄分享,

這是駐守這個哨所短短幾個月中唯一一次嘗到駐地的海味。

 

 

 

其時安平港北堤燈塔是白色的,

南堤燈塔是紅色的,

是沒有燈光的燈塔,

也沒有專門駐守的人員,

平時巡邏也只能外觀看看,

沒辦法進入。

 

 

 

守護這長長的堤岸,

好處就是天候好的時候,

天天可以看夕陽,

天天可以對著海發呆。

 

但是如果面對颱風來襲,

哨所弟兄可是上緊了螺絲應變,

除了要規勸那些想趁著颱風天,

希望能釣到大魚的長官;

也要勸離海灘上,

那些想冒險來觀浪的民眾。

秉持著「軍不與民鬥」!

啊!不是!

是「軍民一家親」的理念,

軍與民,

我們都要「勸」離。

 

在那個大家樂盛行的年代,

哨所前面的小廟每逢特殊的日子就是人聲鼎沸,

所謂「人情世故難兩顧」,

面對這些百姓在哨所門口徹夜喧囂,

初時摩擦當然避免不了,

各種恐嚇言語、行動多多少少,

久了就見怪不怪。

 

就是常常納悶,

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周遭沒幾棟民房,

這一票民眾基本上都稱不上鄰居,

怎麼敦親睦鄰?

 

有幸在軍中生涯裡駐守了當時的兩個天下第一班,

一個是長官愛理不理的「天下第一爛班 嘉義副瀨」,

一個是真正受到關注的「天下第一班 安平新港北」,

有道是:禍福所依啊!

嘉義副瀨是存在「地獄般的磨難,卻有天堂的感受。」,

安平新港北則是有「天堂的環境,地獄般的試煉啊!」。

 

如今,

物世人非,

哨所、燈塔、堤岸、海灘,

這些曾經熟悉而且活生生在自己生命中過往的一段,

再去尋跡也尋不到了,

只留了幾張照片說說嘴吧!

 

 

註:

所謂的「天下第一」指的其實就是「全台第一」。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