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31444烏大龍觀光巴士(自6/23至9/30)每週六、日上午9:00-18:00行駛

烏日區學田里的新興景點-聚奎居

(欲前往該區景點可搭乘觀光巴士

路線F於聚奎居站下車步行約8分鐘)

溫金龍 先生純熟的二胡音樂演奏,

柳永【雨霖鈴】作品: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

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

方留戀處,蘭舟摧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秋蟬不住地叫,聲音淒涼。

面對著長亭時,已臨近傍晚,一場急驟的­雨才剛剛停止。

在京城門外,設帳餞行,喝著酒也毫無情緒。

正留戀不捨時,船工又­催人快上船,要出發了。

我們緊緊地握住對方的手,兩雙淚汪的眼睛彼此相看,

竟氣噎喉塞,­說不出一句話來。

心裏只想著這一去,將隨千里煙波,越離越遠了。

晚間的雲氣煙霧已漸濃重,而楚地的天空是多麼寥廓啊!

多情的人自古以來總為離別而悲傷,

哪能再碰上如此冷落的清秋季節­呢?

今天夜裏,待酒醒時將身在何處?大概是楊柳岸邊,

只有拂曉的風和­西斜的月作伴了吧。

這次離去,總得一年以上,

這期間一切良辰美景都該是白白存在了。­

即使它有千萬種意趣,可是又能對誰去說呢?

 

李清照【聲聲慢】作品: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而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