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61924解鎖的冬夜

或許不該繼續沉澱
應該如往常一樣
縱聲大笑,沒什麼大不了


來暨南的日子數數已經會用掉不少手指頭了

連腳趾都賠上,也無法說明這些放蕩的時光

難得想打一篇網誌也不知從何打起

而且,現在才發現我的打字居然龜步的進展

太習慣邊吸泡麵邊回MSN,導致一指神功又復活了

打字跑的比腦中思想慢就會有說不出的賭爛

好像妳已經要199吃到飽才發現今天公休般無奈

最近的確發生一大堆大小雞毛事

大學生活真如大家想像的是一部白爛演義

像我們最近隔壁三寢轟轟烈烈的成立了系壘

這有什麼了不起?

重點是成立在寢室裡啊!!

打中床一壘安打,打中櫃子二壘全安打,轟到天花板的吊扇

送你滿貫全壘打

聽起來真是令人熱血沸騰,緊張刺激,是吧

但不幸的是,系壘成立的時間是在考試中

還是有人得要冒著被球顏面直擊的風險讀書

所以情況變成

現在打者輪到第四棒,投手投出第一球!!

(三寢唯一用功男 - 柚子 默默帶起了安全帽)

打出去了,安打,是二壘安打!!

旁邊一個戴著安全帽寫筆記的人是怎麼回事啊!!!

有這麼危險嗎? 老兄你忘記還有其他寢的安全屁護了嗎?

可是聽說考試完,系壘要來一次新生盃

把三寢當成比賽主場,其他寢變成客場

打遍全中文系的寢隊,再來就要鎖定不遠的比較系了

冬天燃燒得亂七八糟

難怪有同學打過來,還不相信我旁邊坐的全是純種中文系


聽說期中考也是一種新體驗

以前頂多AABCBBBADA的規律下去

再怎麼雖,還是有幸運的一點吧

現在的文學概論

請問什麼是文學性?

底下一片空白滿滿的將近A4份量

猜到了嗎?

把它全部填完妳就有分了

大學考的不是記憶力

是唬爛,是手殘的心情

這真的是我寫過最心酸的考試

到最後不是因為不會掰而寫不多

而是.....

拜託我手好痠,放我一條生路讓她可以回來打網誌好不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黃色貼紙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