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1999 @ I,1976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只想活60歲
    我的人生還剩下1/3
    希望這1/3是最充實的1/3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GA
  • 201211132234高雄1999

    那一年我跟教授談好了條件,我不參加 Meeting,他也不給我國科會補助,給我三個月的時間自己準備研究所的重考,於是我過了一段很規律的日子。


    星期三的電影
    每個禮拜三下午是實驗室Meeting的時間,因為我平常沒課時會在實驗室上網,但這時不能留在實驗室,而且其他同學都在Meeting,所以這個時段是我最孤獨的時候。
    後來我都趁這個時段去看電影,高雄左營有兩間軍方的文康中心,比二輪戲院還早上片,我都稱他們是1.5輪戲院,而且票價相當便宜,所以幾乎每個禮拜三我都會去報到。
    一個人在那裡看電影,為了搶好位子,常常都很早就到了坐在裡面發呆,有時會思考自己重考的決定是不是正確,不過等電影開始播之後,我就會全心投入劇情了,畢竟禮拜三下午是這段日子裡每週唯一的放鬆時段。

    圖書館借書
    雖然高雄的書店不多,就連中山大學圖書館裡面的藏書也不是很豐富,但是我仍然每個禮拜借書,每天看書,即使每天都在K書,但是到了晚上十一點左右還是會泡一杯牛奶配餅乾或是吃泡麵,一邊翻開圖書館借來的書,享受一下睡前的放鬆時刻,其中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有兩套書:”開創時代政治巨人”以及艾西莫夫的”機器人”、”基地”系列。

    系辦打工
    在中山念研究所時,學校有給研究生獎學金,但是要以工作的方式領取,我在高雄這段日子的運氣一直都很好,剛進去時就抽籤抽到系辦打工的機會,對我來說系辦打工有兩個優點:1.時薪很高,記得換算之後將近300元。2.工作內容多樣性且比較高級,所謂比較高級是指非一般勞力工作,而是可以接觸到各式各樣學校各方面的雜務。
    我記得我有做過大量影印會議資料、ISO9000的相關事務、每週專題演講的支援、電機學院從工學院獨立的資料、大學甄試的口試,那時有幾位考生遠從金門搭船而來,差點趕不上,我還安慰他們。
    後來還差點要我去監考研究所考試,那時如果給我監考一定會發生很有趣的事,上禮拜還跟考生一起在考試的人下禮拜忽然變監考委員。
    記得有一次跑文件流程時,到了一間很老舊的辦公室,在很昏暗的角落裡,有一位上了年紀的辦公員,他的收音機播著日文廣播,我甚至有點懷疑我走入了時光隧道,但是最讓我忘不了的是,他在批文時竟然是用毛筆,寫了一段字很漂亮但內容我已經忘了的句子,像這樣的人現在應該已經完全沒有了吧!

    上課
    那時候只有兩門課讓我有留下印象,一門是成大陳進興教授開的資訊理論,另一門是李俊男教授開的課,似乎是統計與估測方面的課,資訊理論因為是我重考科目通訊理論的一個章節,所以在我努力K書下的結果,雖然後來為了準備重考,缺課兩個禮拜,依舊拿到全班最高分98,讓我除了研究所考試名列前茅之外還有另外的驕傲。
    李俊男教授則是個似乎跟我很有緣份的人,第一天上課他就說我很面熟,老實說我也覺得他很面熟,後來上課中因為我準備重考的科目線性代數很有自信,所以上課時還糾正了老師幾次,讓他對我刮目相看,不過最後期末考是非常奇怪的考試法,每個人的考題都不一樣,那時我已經考完研究所考試而且缺課很久,不知道老師是太看得起我還是故意要為難我,我覺得我的考題特別難,最後拿了意外的低分。
    李俊男也是個富有哲學想法的人,他問過一個問題,到底是光速快還是人的意念快,他說一萬光年外的星球,光要走一萬年,但意念一下就到,那時我嗤之以鼻,我說光走一萬年它終究會到,意念想了一萬年還是在原地。但後來我多次思考這個問題,偶爾也會有不一樣的答案。

    愛河畔家樂福
    在新竹的時候,那時的大賣場還要辦證,所以從來沒有去過,到了高雄時,愛河邊有一家家樂福,雖然口袋裡沒有什麼錢,但是還是會去那裡買一些吃的像泡麵餅乾甚至衣服。
    那時不知道是哪一家泡麵公司出的泡麵,有買兩包泡麵送小狗模型的活動,有各式各樣的狗,我收集的不夠,只收集到七八隻吧!想在想想沒有完整收集真是可惜,光是那小狗模型的價值就超過兩包泡麵了!
    另外為了省錢,我也買了那種鐵盒裝的小圓餅,就像外面夜市賣的一樣,一整盒好幾公斤可以吃一個月,不過吃到後來都有點膩了,但是現在想要找卻都找不到了。

    張維綱電子學
    在新竹補研究所時,在大碩上一個叫孔瑜的課,那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沒有專心還是怎樣,除了在開頭算等效電阻時覺得有學到東西之外,其他漫長的上課都是煎熬,也幾乎上完就忘了一乾二淨,直到第一次研究所考試慘敗,才發現自己囫圇吞棗,根本沒有吸收消化。
    後來我從其他同學特別上台北補張維綱電子學的經驗想到,在高雄雖然也沒辦法去補習,但是可以買他的書來研究,這應該是我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張維綱的教科書救了我的電子學,當然,也許是我這次真的有努力去研究,總之我不但讓這個科目變成我的優勢,我甚至還自己寫了一本筆記,感覺甚至可以去教家教,或許有認真投入真的有差,但是到現在還是很感謝張維綱,如果能早一年買到他的書來讀,我的人生應該會更不一樣。

    室友
    我的室友阿進是莫清閒教授的實驗室學生,他是個很憨厚的好人,我們常常聊天聊到深夜,不過在我準備重考的那段日子,他忽然常常在實驗室忙到很晚,最後索性就在實驗室裡過夜了,對我來說,這樣也幫助了我一個人安靜的K書,我還記得有次我高中同學來拜訪我,他跟我說他覺得不論到哪裡,我的房間似乎都是一樣安靜,室友也常常不在,或許我有一種讓人不想待在我身邊的超能力也不一定,總之一直以來我很少在圖書館唸書,一來是圖書館太多雜書讓我忍不住想去翻閱,二來是我的房間一直都比圖書館安靜,我又何必捨近求遠?

    游泳池
    偶爾我會去游泳,中山游泳池學生買卡一次只要十元,不過我準備考試是在冬天及春天,比較少去,考完試後較常去游,不知為何經常整個游泳池只有我一個人在游,管理員常為了我特地要出來看看,最深的地方有兩公尺多,我第一次游到深處時嚇了一跳,踩不到底還是會令人害怕的,但之後我蠻喜歡這種感覺,像是在真正的水域裡游泳,而不是在游泳池玩水而已。

    三星期回家一次兩點夜車
    念大學時兩個禮拜回去一次,到高雄後,因為車票更貴了,就變成三個禮拜回去一次,因為南北通車很花時間,所以後來為了省時,我都搭半夜兩點的野雞車世昌客運回台北,記得票價是480,常常一上車就睡著了,一直到台北差不多六點多交流道下車,剛好還有公車可搭回家,偶爾會在半路上醒來,夜車很安靜,外面也幾乎都是漆黑一片,僅有在台中附近還看得到不夜燈光,但這時通常是夜最深的時候,總有一些莫名的愁緒浮了上來。
    每當要離開台北,心中就會響起伍佰的”心愛ㄟ再會啦”,想不到也會有機會體會到這種離鄉背井的感覺。

    魔術破解影集
    忘了是禮拜幾的晚上,我會跑到隔壁棟的交誼廳去看電視,那時AXN播出一個魔術大揭密,是一個戴著面具的魔術師,表演一些電視常見到的魔術,並且揭露背後所使用的方法,那陣子我大概只有看這個電視節目吧!不過有時候也會被搶先或者是其他原因看不到,最近幾年聽說這位魔術師當年只是位年輕人,因為他的表演破解其他魔術師的機密,造成他被排擠而沒有發展,真是不勝欷噓。

    廣播r&b
    唸書時會聽一些音樂,但那時沒有電腦、CD mp3 player,聽Jpop錄音帶又怕記憶受影響不利考試(我曾經一直重複聽一卷錄音帶一邊準備考試,最後考試時發現我腦海裡一直迴響著音樂而不是書本內容),所以就會聽廣播,這也是我一輩子中唯一一段聽廣播過日子的時期。
    那時聽的是KISS聯播網,那陣子開始流行R&B,有一些英文歌曲幾乎一天會聽到兩三遍,現在已經想不起來是哪些歌星哪些歌,但是那種感覺還是在,後來回到台北甚至開始工作後,有陣子我還會上網連到KISS線上廣播去懷念一下。

    過了這麼久,當年K的書早已經忘光了,但是想起那段時間,就會想起耳邊聽的廣播、吃的餅乾、泡麵,看過的電影,同學與室友、已去世的指導教授、還有當時想念的遠方佳人。

    2012台北地下街夏日浴衣祭....|日誌首頁|FW GUNDAM STAND...上一篇2012台北地下街夏日浴衣祭...下一篇FW GUNDAM STANDart:052 MSN-001 DELTA GUNDAM...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