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楊豆花 @ I,1976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只想活60歲
    我的人生還剩下1/3
    希望這1/3是最充實的1/3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GA
  • 201102092119老楊豆花

    那是某年六月的事了...

    那天早上開了一個很漫長沈悶的會,晚上又預定有另一個更加沈悶漫長的會要開,下午的心情真是惡劣,於是離開公司到外面走走散散心。

    炙熱的午後,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走到小公園附近想躲到樹蔭下偷個涼,看到那小小的三輪車豆花攤,忽然覺得口渴了起來,就過去買了一碗花生豆花。

    賣豆花的阿伯頂著斗笠,很熟練的打開豆花桶,刮了一杯滿滿的豆花,再加入冰涼的花生湯,闔上蓋子,正要跟湯匙一起放進塑膠袋,我說:"不用袋子了,我馬上就要吃"。

    阿伯笑著對我說:"感謝你做環保,這一杯豆花35"。

    說完阿伯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我看到阿伯因為久曬而黝黑的臉孔,歲月刻畫過的皺紋面容,心裡忽然覺得憐憫了起來。

    雖然是夏天,但是因為天氣實在太熱了,白天街上很少人會出來走動,附近雖然大公司也不少,但是現在的年輕員工都懶得出門,直接叫飲料店外送,所以阿伯雖然這麼辛苦地在豔陽下賣豆花,但一天下來恐怕也做不了多少生意吧?

    想到這裡覺得有點鼻酸,我掏了口袋剛好剩下四個十元硬幣,拿給了阿伯,揮揮手跟阿伯說:"40元,不用找了!"

    正準備轉頭就走,忽然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是豆花阿伯的手,用力的讓我覺得有點痛,而且一時還抽不回來。

    阿伯雙眼凝視著我,緩緩地把一個五元硬幣放到我手裡,一面淡淡地對我說:

    "年輕人,老楊賣的是豆花,不是尊嚴!"

    我楞了一會,阿伯不知何時已經鬆開我的手腕,低頭拿了抹布去擦他的攤子,等我回過神來,我發現我的眼淚已經無法克制地流了下來....

    我默默地走到公園一角樹蔭坐下,接著一邊吃著豆花、一邊放聲大哭,狠狠地發洩我的情緒....

    豆花伯賣的是豆花,不是尊嚴,而我自以為是一個唸過書的高知識份子,卻在公司裡付出了專業跟勞力之後,還不得不賣掉自己的尊嚴,面對高層及業務的無理要求、上司的惡意挑剔以及同事的冷嘲熱諷,只能委曲求全、強顏歡笑的吞下去...

    我終於明白,我不該為了金錢而犧牲尊嚴、痛苦地過日子,我應該活的更有尊嚴,豆花阿伯的一句話點醒了我,讓我鼓起勇氣追求自己的目標。

    之後我離開了那家公司,再也沒有看過那賣豆花的阿伯,後來我問了在那附近工作的朋友,也沒有人聽說過那老楊豆花攤,或許這一切就像夏日裡的海市蜃樓,只是我的一場夢而已...

     

    故鄉|日誌首頁|我常常做一個夢上一篇故鄉下一篇我常常做一個夢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