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031548博崴媽媽回應一位消防員的心聲與想法

 

博崴媽媽回應一位消防員的心聲與想法

 

 

 

88風災降臨時,現場可有懂得救災的指揮官嗎?掌管全國救災的的消防指揮總指揮官,消防署署長他又為國為民做了甚麼?88風災的現場,通訊、物資的調動與補給,及現場需吊掛運送傷患者、須從泥堆挖起人,搶救的現場,若不是民間的大力量,當時的重創及傷亡更是慘不忍睹。

 

 

92年後消防掌管全國包山包海,又抓蛇補蜂的救災救援任務,政府對前線消防員的訓練,對前線消防員的編制,以及對前線消防員的照顧擱在哪?

台灣中小企業多、台灣牛肉麵大王多,台灣人想當老大是全國風氣,因為台灣的山多當然山頭就多,環境就是如此嘛!

昨天博崴媽媽參與2012全民登山論壇,柯三分教官握著我的手說:『博崴媽媽您努力的這一年半,改變了政府30年的腳步,您要更前進往前走,這不但是山友的福,更是全民需要的!』,還有八十歲的老前輩林古松先生也握著我的手說:『妳做的事我都了解!一定要保持前進!』,山界知名的溫柔姊更是兩度緊抱著我說:『妳的精神就如柯媽媽一樣的偉大令人佩服,加油和多多保重自己。』

 

 


 

一位消防員的心聲與想法

 

 

美國請來的教練就專業嗎?他了解台灣山區的地形及氣候嗎?我曾遇過一位自稱有尼泊爾經驗的結果差點掛在山上(而且還是一般的大眾路線...)x鷹的夥伴我也曾交流過,但我可不敢恭維,他居然跟我說:我可以打針喔!因為美國的教練過我..,不好意思,小弟是一名高級救護技術員,舉凡插管、電擊、給藥我都有接受過1280小時的專業訓練,但是我可不可以任意的執行〝注射行為〞(專業用語,絕不是〝打針〞!)..答案是不行的!因為我必須取得資格並且在醫囑之下執行..那名x鷹的夥伴有取得資格嗎?他能在醫囑之下執行醫療行為嗎?連這種專業的知識都沒有,就只因為接受過外國教練的教導,就說他可以〝打針〞?....

 

 

博崴媽媽:您又曾深入的去了解國內民間救難單位的心態嗎?我並非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不可否認的某些民間救難單位只求表現、只想當老大!好的民間救難單位很多,但並非所有的都是,當初也是因為希望大家(不管官方還是非官方)能同心協力,但也不可放任不管,您試想如果一件大型災難現場聚集了很多救難單位,但卻沒有人出來統籌指揮,場面會有多亂?(誰也不讓誰,誰也都想表現、出名!)所以會要求有紀律、接受指揮、調度甚至訓練,但是平常就老大心態不虛心接收指揮、訓練、動員者,倘若真需要他們時,又如何能冀望重責大任?...

 

 

博崴媽媽:不要老是一昧的責怪官方,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妳真正接觸到這一塊才多久?從以前到現在的演變妳又了解多少?妳了解的方式又客觀嗎?我不諱言的說,妳是以〝找麻煩〞的心態去蒐集資料、了解救災救難歷史,現在再來事後諸葛,當然可以講的頭頭是道(有些言論甚至毫無建設性及可行性.....),如果真想努力改善,那請妳先〝放下〞吧!~~~

 

 


 

 

柯正民(教練﹞搜救員的回應心聲與想法

 

 

凡事有個起頭, 我也相信在前方作戰的消防弟兄們的辛勞與無悔的付出, 在火裡來,水裡去, 走過溪流, 翻越高山, 無不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上蒼做安排…(聽天由命), 自己的生命就如同"風中殘燭"隨時都有生命之慮!~~~民間救難團體的所有人員, 何疑不亦然如此嗎?

 

 

人生父母養, 舉凡平心看待, 往往當事故發生後, 無論是火警救災, 水域救難, 山域救難, 都有許多"正規軍"消防人員, 與及"雜牌軍"民間救難團體的投入支援, 無非大家的共同目標就是希望把事故, 快速的將它處理完善吧了。

 

 

借這位仁兄所言: 假設一場大型災難現場聚集了很多民間救難單位, 但卻沒有人出來統籌指揮, 場面我也相信會非常的亂? 但您卻忽略了也有許多的民間救難團體, 虛心接收指揮、平常就訓練有素、積極、樂觀、熱心公義、不求名、不求利、動員能力非常強的這群無名英雄, 趕付現場聽命任派。

 

 

災難現場原本就是非一般的地形環境, 是相當付有危險的區域, 若是一個不小心! 很可能會造成第二次的事故發生。所以必需要派一位"能將幹材"完全了解狀況、能掌握現時狀況的指揮官, 出來統籌指揮、調度、協調, 並將參與的救難團體, 分屬派任適當路線, 及說明要必須尊守紀律、接受指揮、調度、派遣任務認知。

 

 

誰在邀功! 誰想邀功? 民間救難團體的投入, 一來:無薪支領, 二來:無升遷之慮, 三來:自費投入參與救難, 我相信看官們自然能了解明白道理。現階段…我讚同博崴媽媽的做法, 目前的官瞭體系真的讓民眾看不下去! 這不是〝找麻煩〞而是〝鞭策〞…沒有鞭策就不會動, 沒有死人就不會想? 這如何叫民眾〝放下〞啊!~~~

 

 

 

就山難事件搜救指揮系統而言, 小弟"三分"道有一此看法, 提供參酌:

 

 

: 就團隊而言, 每一團隊出門前必須設置的戒護人員:

 

 

1. 出團()後,皆要設定一位專業人員,對於山域環境相當了解及熟悉協調救援任務的留守人員,隨時掌握上山隊員的活動行程及安全守護。

 

 

2. 萬一隊員有狀況發生時,本隊全體人員將馬上暫停一切活動,並立即集合現埸所有隊員,成立第一現場救護人員,協助處理所發生之事故,不得將任何人支派先行離開。

 

 

(1). 職責分派:領隊為現場第一指揮官,全權處理一切救援任務之指揮調度事宜,並分配每一隊員工作要務,對外發佈山難請求。並協助嚮導指揮處理一切善後,直至任務狀況解除。

 

 

(2). 職責分派:嚮導為現場第二指揮官,全權處理一切人員安置、紮營、取水、炊煮、糧食控管、人員安撫、救援點開設等,並協助領隊指揮處理一切善後,直至任務狀況解除。

 

 

3. 若超出現場救護能力時,將馬上對外發佈山難事故,向當地主管單位,消防局通報,請求支援救助,並請求消防局另行知會,本隊協會救難人員入山協救任務及相關醫療機關待命,直至任務狀況解除。

 

 

 

: 消防局接獲山難事故通告後的整備作業:

 

 

1. 山難事故通告的事故確認: 報案人、連絡電話、關係、狀況因由、相關位置地點、人員目前狀況、該隊處理狀況、回傳相關活動計劃書、及該員資訊、(事故人員資訊、登山習慣、經驗、特徵、相片等, 可提救難人員參酌之訊息)提供需要支援物品等之詢問確認。

 

 

2. 依不同的山難事故備齊必要技術裝備與入山宿營裝備,3天份糧食加備糧1 天份, 儘速到達指定集合地點出勤任務。

 

 

(1) 初期任務分派:

 

 

隊 長: 統籌一切搜尋任務指揮搜救。

 

 

嚮 導: 熟悉該山域環境帶領, 並有叢林穿越能力者。

 

 

先鋒員: 協助嚮導員, 負責路線的開僻, 並有叢林穿越能力者。

 

 

導航員: 熟識地圖、定向、定位、GPS定位導航、技術純熟者。

 

 

記錄員: 任何搜救過程之事物,GPS定位點、航跡圖, 搜尋狀態記錄, 愈詳儘愈能分析搜救的訊息。

 

 

通訊員: 回報隊伍一切狀況及接受指令轉達, 並適時的將相關GPS搜尋航跡圖回傳指揮中心, 己利指揮中心任務掌握、調派、分柝。

 

 

(2) 設置前進中繼站: 當第一批搜救人員上山後, 前進指揮中心就必須另派一組人員, 在行進

    路線中途選定適當的通訊位置點做通聯, 避免搜救人員上山後, 就發生通訊不良而中斷訊

    息, 造成前線與後方無法聯絡。

 

 

3. 即時成立前進指揮中心, 並將事故地點地圖放大張貼於看板, 搜救計劃、參與隊伍、人數、路線分派、事故人員資訊及相關資訊一一載明於看板, 提供指揮中心人員隨時掌握訊息並適時做更動調派之依據, 並提供家屬及媒體相關訊息。

 

 

4. 當民間救難團體投入搜救任務時, 必須先行填具協勤單, 並告知相關搜救細節及規範, 並將參與隊伍分屬能力等級(技術人員或非技術人員) 分派任務路線執行。無法尊照指派任務者或不聽命行事者, 得以終止協勤任務, 下令撤回。

 

 

5. 高山搜救往住耗時耗力, 猶其是失蹤者更是如大海撈針, 而搜救員常以三天做為單次循環遞換, 造成只在局部重複搜尋, 無法掌握及了解現行山域狀況, 我認為以五天為一基準, 三天後做補給糧食或裝備, 應可讓搜救更加有助益。以上為個人淺見, 未必是一定方式! 僅供參酌, 若您有更好方式和見言、看法、不仿敬請不吝指教!

 

 

6. 設置家屬休息室, 儘可能提供必要之協助, 如食宿、茶水、盥洗、心理輔導、搜救過程簡報, 讓家屬充分了解搜救狀況。

 

 

山難事故的發生, 大致還是人為因素的疏忽居多. 為了避免山難一再的發生,了領隊嚮導要加

強自我山野能力及技術、突發狀況的處理能力外, 一般山友也得加強自我訓練, 更不得上山後,

就期望著領隊嚮導能給于您任何的幫助。

 

 

 

 

中華民國山難救助協會 秘書長 徐秉正   說出官方民間搜救員大家心聲與想法

 

 

讓更多參與山難搜救的官方民間搜救員,將彼此的心聲與想法說出來,大家的動念是想彼此暸解交流,好的話論是砥勵,忠言的話語是鞭策彼此。平和容納討論異言意見,彼此多付出更好的行動。

 

 

-「生命自會找到出路」-擴大交流及互相學習尊重,認識理後自會接受彼此,再過一段時間–「山難搜救自會找到新路」。

 

 

分享-「道同共相為謀-道不同則p相為謀」,能好好合作的官民兩方自會放下執我,不想進入合作機制的官民兩方就互相祝福不出惡言。

 

 

中華民國山難救助協會有在(102)明年度推動山難搜救指揮通信作業演練,屆時統一邀請或個別邀請各消防署、縣市政府消防局及民間山域救難團隊指揮層級、搜救員同僚,來擴大交流及互相學習尊重認識理。

 

 

(請大家平和冷靜接受彼此熱情想法,勿攻詰彼此但提出好的心聲與想法,讓彼此自已看聽到沒有機會看聽到的一切)。

 

 

 

 

國搜中心 蘇鈺鋒 的回應心聲與想法

 

 

我想大家或許都應該好好的瞭解一下救消防災體制,如有錯誤請三分大哥指導:國搜中心之編組成員包括:國防部、內政部(消防署、警政署、營建署、空勤總隊)、經濟部、交通部(航政司、民航局、路政司)、農委會、外交部、環保署、海巡署、陸委會、衛生署及新聞局等災害搶救有關部會組成。其中內政部(消防署、警政署、空勤總隊)、國防部、民航局及海巡署等機關,分別派遣協調官進駐國搜中心,擔任24小時輪值勤務,其餘未派駐協調官之部會則指派聯絡人員,作為24小時聯繫窗口。

 

 

"山難或是海難"來說一般都會動用到空勤總隊與消防署(特種搜救隊、海巡署),空勤總隊負責飛行載具(直昇機)特種搜救隊員就是配合上山(民間山搜支援)、下海(海巡支援);一般的當地消防隊後勤支援;我想一般未受過特種搜救訓練及保持經常性搭乘飛行器的人員,是無法短時間由平地搭乘直昇機上到海拔3000公尺以上(UH-1H來說油料滿載的作業來回時間約2.3小時)又可以馬上克服高山症進入搜救狀況(通常都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氣壓改變),而高山救援需要的就是時效性,除了使用直昇機能機動快速到達外目前應該是別無他法,而直昇機受地形天候影響都會有某些程度的風險性,以UH-1H滿載約9位,一般出勤(正、副駕駛+機工長)另外再配合上2~3位的特搜人員一機組至少就5~6人員,每次載運1~n位山友都需要5~6人去救援(增加裝備就吃掉人員載重)或是換B-234出勤,所以有時候我們應該少責怪搜救人員,為何不馬上出動直昇機去救援!有些因素要考量!所以請大家不要在責怪一般消防人員不會救山難,一般消防員除了救火、救水、救風災、抓蛇、抓蜂、抓一些怪怪的東西,算是一般災害救援,雖然都會有基本山訓,但是他們只是支援並不是主力!我們先弄懂救災體系後,我們才來討論搜救體制的缺失才不會誤解基層辛苦的救災人員!至於整合指揮我想這就是高層的責任,並不是一般搜救人員的責任了!

 

 

 


 

柯正民 回應

 

 

沒有鈺鋒兄的說明, 我以為國家災害搶救搜救隊, 只是配屬內政部(消防署、空勤總隊)之間的合作關係而已。原來"這隻牛"這麼大啊嬤位。有這麼磅礡振巾撼的大體制, 要跨多少個部會? 才能有效率的轉動這部機器? 真是令人質疑? 明眼人一看就能了解應是形同虛設吧! 若能啟動也得皇上御駕親征了, 到時能有幾個能材幹將, 真正有實戰經驗的又有幾個? 能有主導權嗎? 不要忘了!台灣的體制常常是外行領導內行者居多, 我真的期盼這部機器是有功用的? 能過有效能的運轉而不是形同虛設!

 

 

我從以前到現今, 我從來就沒有責怪過任何的官方基層搜救人員, 或民間救難團體。我很不爽的是那些高層人員、座在辨公廳的官爺們, 真的不知民間疾苦, 不知基層苦悶, 最基本的將心比心都沒有? 也沒想想您的官位也是這些兄弟幫您打下來的! 好好的請您看看!了解基層人員們的辛勞吧!

 

 

我說中國少林寺有18銅人, 練就18般武藝, 而台灣消防署有36金鋼人, 練就36般武藝。大至衝火場、救水域、搶風災、救山難, 小至抓蛇、抓蜂、抓猴。我也知道和了解基層人員的苦中, 畢竟這一群人也是我多年來, 在山域搜救中的"山林老戰友",空勤的金安教官, 消防署特搜隊的成員大致也都曾一起登山訓練過。南部分隊: 蘇分開玩笑說, 我是B234最大的客戶!( 因為我常座上山搜救), 這種情感也是彼此在一次次的山難事故中模合出來的。

 

 

以上話語看看就好, 就當我喝醉了說的一場夢話!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好友動態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關鍵字

 -----大家好-----

我是一個非常喜歡戶外冒險活動的族群\山林救難志工。

由其是戶外登山縱走/溯溪探險活動/山域救難/救援。

長期從事山域技術訓練、是我多年來經驗的累積、

有幸--成為山域教練/嚮導、受大家愛載--感謝銘記於心。

 如您想登山/健行/溯溪/戶外探索/這方面的興趣、

我們可以提供您更多資訊、

會盡可能的協助、提供您的需要。

專業‧盡責‧處處用心‧是我們的宗旨,

是您山岳最佳的選擇伴旅。

 E-mial:a062456688@gmail.com   手機:0937495649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