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81605何必在一起

冷,冷的難以呼吸他們歡笑而我卻在哭泣對他的感情,遺留下破碎的記憶徹夜難眠的我失去了勇氣愛,愛像逢場作戲看不到你,那感覺像失憶悲傷的劇情,要我們付出所有的努力慢慢失去了,被冷落的溫情何必要在一起,讓我記住你但願友誼能永遠堅實無比何必要在一起,讓我瞭解你才發現淚水顯的有多多餘何必要在一起,讓我想著你才知道回憶是那麼的甜蜜何必要在一起,讓彼此哭泣讓無奈和空虛都湧進心裡何必要在一起文章來源:後現代保健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6151036安全三句半

甲:抓生產、效率高,礦工人人有功勞,乙:抓質量、保安全,安全生產最重要,丙:抓改革、求發展,主輔分離真是好,丁:對!就是好;甲:礦長們、最辛勞,為了安全井下跑,乙:好政策、利用好,礦井發展前途好,丙:抓改革、搞精簡,礦工人人有飯碗,丁:對!有飯吃;甲:抓安全、保穩定,礦區家家有笑聲,乙:抓開發、搞非煤,綜合實力不斷升,丙:礦領導、請放心,同舟共濟度難關,丁:共赴前程! 甲乙丙丁:對!齊心協力赴前程、赴前程!文章來源:虹虹的BLOG - 木子李 - 熊丙奇的BLOG - 胡潤的BLOG - Mikes e-journal -

(繼續閱讀)

201205031909學習高爾夫的最佳途徑

俗話說得好,學無止境,在高爾夫這個領域中也同樣如此,就好像學習一門語言一樣,如果只是你自己一個人在那裡死記硬背,不論你多下功夫,進步也是很緩慢的。如果你能夠走出自己個人的圈子,多和別人去溝通和交流,學習別人好的經驗,找機會和母語人士去說去練,那麼在很短的時間內能夠提高並不是難事。  所以不妨盡量找些比自己打得好的朋友一起打球,多觀察他們的動作,他們如何處理不同的擊球,雖然高爾夫是很個性化的運動,但有些要領性的東西還是相通的。光觀察還是不夠的,很多技巧是看不出來的,還要做到不恥下問。有些動作你總是做不好,大膽地去問,看看別人有什麼小竅門可以去借鑒,說不定別人不經意的一句話就會令你茅塞頓開,比你自己在那裡悶頭苦練一個月還管用的多。  高爾夫是紳士運動,所以我們會經常看到很多的「紳士」,他們非常熱情,或者說非常渴望地去幫助別人,在練習場上會經常看到這樣的人。這是一件好事,但我們也要注意,不要看到一個戴著高爾夫名牌球帽,背著最新款球桿的人就認為他們是個高手。也許他們的差點比你還高,但非常樂意給你講講他們的經驗,往往是不聽還好,越聽越糊塗,到不如不聽。所以問問題的時候也要看準人,最好是熟悉的人,是職業教練,肯定比你有經驗的人,不要隨便抓過來一個人就問。  另外我個人認為利用錄像進行技術分析或者對著鏡子練習也是很有必要的,但這需要一個前提,就是在你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的情況下,就是說動作已經開始穩定需要進一步提高的時候,效果會更好。有的時候人的自我感覺並不是準確的,我自己就有這樣的體會,一段時間我感覺到在上桿的時候肘部已經和身體挨的很緊了,但後來通過錄像從不同的角度拍攝後在計算機裡一放,卻發現其實還相差的很遠。現在有很多種計算機技術分析軟件,有的可以把你和職業選手放在一起進行比較,我認為完全沒有必要去拷貝別人的動作,因為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兩個人的揮桿動作是完全一樣的,但你可以通過這個去吸取人家的優點,去體會一些關鍵性的技術要領,如果你自己還沒有能力進行分析的話,可以去找一些打得好的朋友或直接找職業教練來幫忙。  作為初學者渴望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有所提高,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千萬不要有病亂投醫,雖然學習高爾夫沒有快捷方式,但有好的方法。所以最重要的是找那些專業的高爾夫人士,有條件去參加一些課程,可能會感覺花費一些金錢,但從長遠來看,如果你希望能夠少走一些彎路,節省一些時間,

(繼續閱讀)

201204291104春暖花開,只言快樂不訴殤

太多太多的快樂而幸福情節。帶著回憶的氣味。在這個夜裡突然出現,讓我的心又重回到心臟的位置。空氣中充滿著慵懶而香甜的想念味道。到處洋溢著春暖花開。一路上。且行且珍惜。----------文/紫陌芊芊又是一場落雪。我在寒冷中發現春天的痕跡。依舊保持沉默,就和雪地裡的落葉一樣的沉默。仍然每天伴著晨曦從夢中走來,再緩緩的接近夜幕降臨。每個傍晚,當校園廣播響起的時候,我都喜歡靜靜的坐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聽著那些音符一個個的從我的心頭跳躍,我的內心好像風輕輕吹過一般的泛著圈圈的漣漪。那個時候,我把自己和夢混淆,我落入自己的深思裡無法言語。我想起了。一個夢,那個一直留在夢中的夢。夜晚,我常失眠。其實,這不是我的習慣。日光燈泛著幽幽的光,將我身邊的空間無盡的放大,沒有會眨眼睛的星星,也沒有李白詩中的那些的月光,只有我的目光如蛇一樣的在書上爬行。我在看嗎?我看到了什麼?是廢土斷壁,殘缺落葉,花落的歎息,滿枝的烏鴉,還是那雪融化後溝壑間的暗影。一些意象如走馬燈似的在那些分行的字中出現。我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些東西我不喜歡,一百個,一千個的不喜歡。可它真實存在,並不因為我不關注而消逝,和生活一樣,儘管有一百個不如意,有一萬般無奈,卻不得不去面對,去接受,接受這種不加粉飾的真實。我在想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才更妥當呢?現在的我,好像很容易就安表。卻沒有理由。讀過我日記的朋友會認為我是個容易傷感的人,因為我凌亂的字裡行間散發出淡淡的憂傷。可是認識我走近我的人卻比喻我是向日葵,用自己的陽光感染著別人。這個比喻我挺喜歡,就如我的簽名一樣,“我希望躺在向日葵上,即使沮喪,也能朝著陽光”。我喜歡把自己放置在陽光下,任憑金色的光暈在瞬間將幸福無限止的放大,再放大。伸出雙手,很努力,很認真。我的每天,從給自己一個微笑天始。有親人和朋友簇擁的祝福,在親情和友情的關護,我在路上,雖然會磕磕絆絆,會心傷,會失落,但我覺得得有更多的開心和感動。我堅持努力的生活,充實的過著每天。快樂的事,開心的事好像很多卻又不知從哪裡開始說起。我想最大的快樂是看著自己的學生們一個個的有了很大的轉變,看著她們懂事,努力,信心滿滿,也許最幸福的事情將是他們夢圓6月。還值得提的是利用假期回到了我年邁的母親身邊,像小時候一樣做個跟屁蟲賴著她,聽她嘮叨,聽她講著那些遠離我視線的鄉間小事,在她熟悉的味道中回味那曾經的

(繼續閱讀)

201204271310我和她

曾經,我們是姐妹!現在,我們是陌生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你還記得我們一起為理想大學奮鬥的日子嗎?你還記得我抱著滿袋的禮物給你過生日嗎?你還記得我傷心時抱著你哭了一個中午嗎?你還記得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嗎?我們就這樣的分開了,就這樣的陌生了,是你的錯,還是我的錯,還是我們兩的錯?我們在一起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就因為一個高考,就因為一個分數,你把我給遺忘了,值得嗎?我真的很想問問你,這一切都那麼的重要嗎?我們之間的友誼比不起一場考試嗎?你高考失敗,你對我發脾氣,我不怪你,我不計較,但是為什麼都過了那麼久,難道你還不能走出陰影嗎?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相遇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相識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成為了最好的朋友……曾經,我每天都會叫你起床去學習,而你每天都賴床,每天都要我在你宿舍門口等你很久,春夏秋冬,年復一年,我依然在你宿舍門口等著,而你依舊賴床;曾經,我們每天都在一起學習,我教你數理化,你教我英語,可是,你的數理化沒有提高,我的英語也沒有提高;曾經,我是一個沒有方向感的女孩,每次去哪裡,都要你帶著我走,沒有你,我會迷路,而你一直都牽著我的手,幫我找方向;曾經,我會哭,只要我想到家裡的一些事情,是你,一直在旁邊安慰我,叫我要堅強……曾經的點點滴滴,我依舊記得,而你,是否還記得?我以為,沒有你,我會迷路;沒有你,我會哭泣……慢慢的發現,沒有你,我的生活依舊精彩!!因為你讓我懂得該走的無需保留,就像你,想在我生命裡走開,我想留怎麼留也留不住。因為你讓我變得堅強,沒有你,我必須自己學會認路,必須學會自己安慰自己,必須學會承受孤單。因為你讓我懂得放手,微笑的放開你的手。謝謝你!!雖然我們的友誼不在,但是記憶仍在,群,希望你一路走好!希望你不要再這麼輕易的把一個人在你生命裡搬走,不是每個人都會像我一樣,被你遺忘時,還微笑的感謝你!桓傅故里 |Peggy Phillip dot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15為靈感而寫作

為靈感而寫作作品來自於你知道的東西,你所思考的東西,你所想像的東西,而靈感來自於你的信息儲備。——佩姬。賴思克許多作家,尤其是初習寫作的人,常常認為,要寫得好,就必須有靈感。這個概念是錯誤的。這種想法堅信,僅是坐下來寫,而捕捉不到靈感,就不是真正的寫作,這是僱傭文人的做法。實際上,我們讀到的大多數作品,不管是書還是報紙、雜誌上發表的作品,都是作家坐下來寫才完成的。我們是不是非得要有靈感,才能通過一項考試,取得一個學位,撫養自己的孩子,做腦外科手術,或者修理漏水的龍頭?當然不是這樣。同樣,為了寫作,為了寫得好,我們也不必非有靈感不可。寫作更多的是有賴於實踐。如果你要到有了靈感才動筆,你會寫得極少。我認識一位作家,她所撰寫的故事,人物性格複雜,情節緊湊,十分吸引人,閱讀她的作品是一種享受。可是,在我認識她的這些年裡,她寫的作品僅有寥寥幾部。為什麼呢?她說,她的靈感已經耗盡。那些沒有完成。未經潤色的書稿積滿了灰塵,按這種速度,她將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任何出版物裡了。有些作家判定,靈感是某種神秘的、無法駕馭的東西,是一種無法抗拒的、磁性的力量。是它把他們推到打字機或電腦跟前,使他們不得不傾吐,如果這種力量丟了,他們將無所事事。如果你願意,你盡可以等待靈感。但你必須清楚,等待就是借口不去寫作。為什麼你不能在等待的時候寫點什麼,然後看看它究竟會成為什麼樣子?沒有人要你把它一定得交到什麼地方去,或必須留著它。如果你寫出來的東西單薄、枯燥、毫無生氣,你盡可以把它扔掉。但以後,在你重讀這些作品時,也許會發現一些出乎意料的東西,一種你沒有意識到,但有價值的思考。或許它值得潤飾一番,投出去,某位編輯會接受它。在寫作時,有時你會感到被某種力量牽引著,詞語不由自主地流瀉到了紙上,使你得到一種強烈的滿足感。即使第二天,你回頭再讀一遍,它仍符合你的期望,是一篇真正的好作品。這是一種令人陶醉的體驗——猶如墮人愛河,但別指望它會天天發生。通常遇到的情況是,你應要求寫作的東西同樣不錯,同樣有銷路,甚至數量更多。因為,你的創造性總是在一個較恆定的水平上流動,不論你對這些能量有無意識。你可能會問:“如果我感覺不到任何東西怎麼辦?假如我的腦子裡是一片空白呢廣這是個好問題,對它們的回答有兩個。一個是:廣泛。大量地閱讀,這樣你的腦子裡才會充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