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2233967. Yuri shishkin手風琴訪談-2

上次第64篇翻譯了俄羅斯手風琴大師Yuri Shishkin接受德國音樂雜誌訪問。最近又看到一篇是Yuri Shishkin於2012年12月在哈薩克接受訪問,許多觀點很有趣,很有哲學與文學的味道,跟同好分享(不代表小弟自己的觀點喔):

<Yuri Shishki:我希望為心靈增添美感>
俄羅斯受勳榮譽藝術家、掀起用手風琴演奏當代藝術曲目的風潮、在美國、義大利、德國等地舉辦的國際比賽的得主,可用的頭銜很長,但百聞不如一見,聽過一次他的演奏會,就能體會他把樂器與聲音揉合的魔法。

Yuri Shishki 住在羅斯托夫(Rostov),然而,卻因為巡迴演奏而很少在家。他這次是第二次來哈薩克的Kostanay演出,上次的表演曲目是俄羅斯經典,這次的曲目有伯恩斯坦,蓋希文,想像看看,Yuri Shishki用手風琴拉他拿手的藍色狂想曲。真的很想與這為迷人的音樂家談談,去接觸他豐富、美麗的內心世界。

 

改編之蓋希文-藍色狂想曲 

[問]:你的演奏真是不可思議,我有一種感覺:你和你的樂器融為一體,那聲音不像是樂器發出來的,是一種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聲音。讓我們隨著音樂一起流動,那是一種超越自然感官的享受。如何可能達到這種境界呢?
[答]:謝謝。這表示我每天10-12小時的練習沒有白費。我每天至少練習5個小時,7-8小時可以帶來滿足,10-12小時帶來樂趣。 大量時間的練習帶來的結果就是和樂器融合為一體,巴揚(註:Bayan,俄羅斯發明的按鈕式自由低音手風琴)不再是一個樂器,而是我靈魂的喉舌(mouthpiece,管樂器的吹嘴),你和樂器之間不再有隔閡,你是開放的,要用心來點亮這個空間,但是,這時候,你開放,同時也很脆弱,很容易受傷。因此,不是所有人都能夠被開放到這個境界,為了達到這個境界,你需要一種特別的生活方式。就像注重健康的人避免不健康的食物、遵循特別、有機的飲食一樣。唯有如此,才能呵護這內心的感動,唯有如此,才能呵護你連接上天的管道。持之以恆!這是少數人神奇的、不平凡的命運。因此,我不大願意擔任教職或者和別人組樂團合作,試圖保持比較獨處的狀態。我個性外向,但唯有經過孤獨、凝聚自己,才能長成種子的外殼,等待來日發芽。在這靈魂振動的寧靜中、黑暗中,音樂幫助激發心中的震動,如絃一般、如鐘一般。有時候它不管用了,所有事物都將開始讓你靈魂的震動褪去、褪去,它不再像在孤獨中一樣能讓你有蕩氣迴腸的感動。不要和任何人連絡,不要和任何人在一起,保持你的頭腦與靈魂。不要做你的身體要你做的。吸一口氣吧。身體要的太多了,但你很快就會習慣你的心要的是什麼。

 

[問]:我無法忘記舞台上的你,那晚,發出第一個聲音,你的心就飛走了,你不在這個世界對吧?你在哪?
[答]:一言難盡。一場音樂會就像一棟很多層的建築物,每一層都要去照顧到,不能完全順從聽眾的願望。聽眾傾聽你的頭腦,你喚醒聽眾的靈魂。所謂一棟很多層的建築物,我來解釋一下,首先,我給音樂家們一個建議:不要試著演奏得流暢,不要試著學一首曲子,要鑽研一個樂句,一個主題,練習一個主題至少半小時,你將會了解到你需要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去演奏它,例如用類似吉普賽的方式、用類似詠嘆調的方式、管風琴的方式、直笛的方式。當你開始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去演奏,你會沉浸入這個主題裡,你可以看到你以前不曾看到的音色,去嗅、去觸摸神的存在。然後,你走出這個世界。接下來才開始練習第二個樂句主題、然後第三個。然後,構思如何把這幾個世界連接起來。然後,等在你面前的,是更重要的一步-沉浸到一個音符裡面。首先,一個音符有如一個鑰匙孔,透過這個孔你可以看到一個廣闊的世界,你越沉浸在一個音符裡,就越能進入那個世界裡,在那個世界裡,你可以感受到有更多的選項。然後才練習另一個音符,然後,再一次,思考如何連結各個音符。漸漸發展成一個練習的習慣。這種層次是一種多層的演奏,你必須同時在一個音裡面,最上層則是作品的整體。因次必須把注意力分開調配在整體與細節上。在音樂界,有些人能跑、潛、衝,有些人可以整握兩三層次的演奏,有些人通通弄成一層,這都聽得出來。音樂家演奏一個和弦,裡面就包含了整棟建築物。

手風琴界的傳奇大事:2009年10月25日在俄羅斯Khanty-Mansiysk舉行的手風琴vs管風琴比賽,觀眾票選手風琴以七比三贏過管風琴。

[問]:或許,用各種方式練習很困難,不是每一個選項都管用?
[答]:很困難,必須去選擇。必須犧牲某些其他東西。一般來說,任何偉大的事業都需要一些犧牲。本來,每個人都願意為自己的目標做出若干的犧牲,許多人犧牲家庭,有些人犧牲了健康,有人犧牲愛情,也有人為愛情犧牲自己。歷史上有許多例子,哲學家為了更偉大的目標,連真相都能犧牲。這些都是為了你選擇的目標。

[問]:您犧牲了什麼?
[答]:我犧牲很多(笑)。犧牲了休閑時間、睡眠、和家人互動。當你選擇一首曲子,把你的愛給了這首曲子的時候,你也犧牲了其他曲子。幸好這不會引起其他曲子的忌妒。

[問]:你所謂對曲子的愛,可以比做男女之間的愛嗎?
[答]:這種愛更勝過男女情愛。並不是每個人都了解真愛是什麼,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進入這些微妙的世界裡。有時候會有一種現象:你找不到別人能夠了解你所處的某一個世界,能夠感受到你心裡的感動。好的曲子是無所不能的,他們選擇了你,讓你無法自拔,它和你的靈魂不是完全契合,你也看不穿它。你在小小的空間裡和這個曲子相處,一首曲子往往比你想像的還要廣大,你施展渾身解數、全力以赴,然而,最後也可能你的犧牲盡付流水,徒勞無功。

[問]:世界這麼大,你又是有份量的音樂家,為什麼有興趣來我們Kostanay這個不起眼的小地方演奏?
[答]:有兩個理由,都很簡單。首先比起都市或城鎮,我更喜歡鄉村、森林。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把音樂帶給大家,所以地理位置不是重點。貴寶地的美食也很棒,那是用心做出來的佳餚。第二點,我傾向於相信主帶領我的腳步,我應該去哪裡演奏?本來我可以自己選擇,有些地方的邀請我剛開始不想去,但我心中有個力量在推著我去。例如有一次我本來以為是獨奏會,到現場看到海報才知道還有其他樂手、甚至還有樂團,我本來可以拒絕演出,但我還是盡力帶來我的音樂,事後卻證明這樣的安排引起意想不到的熱烈交流,成果豐碩。當初如果我拒絕這些邀約,就太可惜了。

Kostanay的教堂(東正教)

[問]:我不是第一次注意到真正的音樂愛好者遲早會來到神的面前,這是為什麼呢?你經由音樂來到神的面前,還是神透過音樂來找到你?
答:其實,並不是所有音樂家都這樣。這個問題的答案很重要,那就是你對音樂的態度。對於音樂來說,你是誰?對你來說,音樂是什麼?你和音樂成為一體,還是利用音樂?這個問題的答案決定了你走的路,如果你想透過音樂謀取利益,那條路是平坦的、可預測的:門票慢慢變貴、曲目實質上很少變化,在舞台上照本宣科表演出各種情緒。
另外一條路是垂直向上的,你為音樂而音樂,不在乎你自己。你在音樂裡尋找真實,你與音樂融為一體之後,穿透人心。這裡主要的問題是,你能透過音樂表達些什麼,言之有物。然後,這條路肯定會帶你找到神。所以,很難講是我經由音樂的幫助來到神面前,還是神帶領我。我自己還有一條守則:喜悅地做每一件事。當喜悅產生的時候,你和你的靈魂就在和諧裡面。這很重要。畢竟,處於不和諧的狀態,將會開始傷害你。


Kostanay被譽為哈薩克最美的城市,人口少,藝術無所不在。

[問]:今天,許多人談論年輕的一代沒有靈魂,被網際網路與流行文化摧毀,變成行屍走肉,你怎們思考這個問題?
[答]:我會思考那其他世代又是怎麼樣? 這個世界正在做很可怕的事。有點像1917年俄國革命之後的情形,甚至更糟。我傾向於相信如今善與惡的鬥爭加劇了,衝突升高的力道令人不可思議。但邪惡總是有限制的,所以它發展出新的方法求生存。而善是無窮盡的、無限的,直達宇宙。但是,我們處於善惡之間的世界,有必要保持一種平衡。所以,每個做好事的人,必須做得更多。你要如何知道你是不是正在作好事?答案很簡單:把神放在你和你做的事中間,然後,這件事究竟是好、是壞就很清楚了。今日,這些和神一起做好事的人要更多才好。走進世界去付出,現在對善的需求非常殷切,鬥爭正在升高。我很高興我屬於善的這邊,為善的陣營出一分力。

 


心得補充:翻完這篇以後的這些日子,發現這篇屬於這個網誌當中最有幫助的一篇翻譯文章之一。今年春節每天都練幾個小時,都是先練音階校正手指定位,再漸漸分段、用節拍器慢速度克服困難段落,效果立竿見影,慢速度下,一顆一顆音琢磨,好像Matrix裡的場面。

就像我老師說的,一首曲子像一條鍊條,只要一個環節斷了,整條就斷了。所以要針對最弱的環節加強。絕對不是一直用正常速度、從頭到尾拉很多次,那只會越來越潦草、最後如坐針氈、落荒而逃而已。就像開車到了路不熟的地方,當然是要放慢速度,而不是眼睛睜大、慌慌張張亂開。

「音樂是時間的藝術」-黑木阿伯(H.Abel 柏林音樂學校老師)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