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252心理動力:諮商師很冷漠,該繼續下去嗎?@記憶像鐵軌一樣長

土地權狀翻譯服務事實上,不恬逸的感受根本一向存在啊!翻譯公司怎麼能去否定本身受傷的心呢?就是積極地想把本身醫治好,所以才出席接受諮商,可是過程當中卻經常有受傷的感覺,那麼「繼續出席」這件事,不就等於你選擇「疏忽」或「壓制」本身心裡傷痛的感覺,而去「等候」甚至「苦求」諮商師的照顧了嗎?



心裡一團亂,還多添了幾分焦慮感翻譯
事實上,一個心理師功力好又有樸拙的愛心,你天然會感觸感染到療效。
要是他功力欠好,同理心也只有在諮商時段的某幾分鐘才出現,對世界的認知度、敏感度都與你不合而沒法瞭解你,你卻被迫抬開端「相信」面前所謂的「專業人員」,只因為各人都說:「個案會覺得醫治沒效果,就是因為個案對諮商師有疑慮,不信賴諮商師,自華頓翻譯公司防衛太強…」,這是多麼可惜又悲涼的事。」可腦殼裡又有另外一個聲音:
現況是,你每次去都感覺不舒服,覺得受傷,可是你沒有摒棄,這意味著你療癒念頭很強,卻被錯待了;在這種環境底下,繼續出席釀成你在否認自己的感受,你覺得:「我的心好受傷。BMay 說:「我給這個大夫做一對一的心理諮商已一年多了,在這當中,我斟酌良多次,是不是要換大夫呢?因為,她很冷,似乎冷到一點點與人的互動都很省翻譯比方說,太屢次了,我一進諮商室,她看到我以後,就開始打開錄音機,連半句話,或是颔首微笑請安都沒有,接下來就是空白,等我本身最先講翻譯因此,我決定每次都很自動、很熱忱的跟她打招呼翻譯
文中提到的錄音機,每每研究所學生必需灌音打逐字稿,便於和督導討論以及交作業,如果他真是練習生,那麼翻譯公司要去感受他的功力和樸拙心:他究竟是真正有愛心想治療你的病情、撐持翻譯公司激勵翻譯公司、瞭解你的心靈;照舊只想到病院練習、修學分、交作業、履歷上多添一筆精神科辦事的經歷,然後去考心理師執照,來實現本身設定的目標?這兩種心態時常同時存在,同時存在並不是罪惡,但比重上有差異,是這個差異幅度的巨細,決議了你的諮商師是「善」,照樣「偽善」翻譯
為什麼?
此時,療癒之路不用找:它就在翻譯公司所站的處所翻譯
「信賴」的確是醫治關係中非常重要的原素,然則個案並沒有信任諮商師的義務;相反地,是諮商師要考驗他的專業能力,修養他的同理心,讓彼此的信賴關係創立起來。」
你在醫治關係中待了一年多,屢屢有受傷的感覺,若仍決議再跟他磨個半年、一年,那麼兩年以後,即便醫治效果很非常糟糕,你有很大的機率會對自己說:「還. . .還不錯啦,華頓翻譯公司有得到一些幫助。


因為到了阿誰時辰你已支付太多時間、太多心力,在期待一個好的治療關係、一個使人滿意的醫治結果,所以變得很難去否認大夫,「否定醫生」這個動作等於「否定本身」,等於承認本身是個笨伯癡人,才會花那麼多時候心力白白浪費在一個爛醫生身上。
此刻你的諮商師要走了,也是個好機會跟他聊聊你的感覺。會商過後,fu 還是不太對勁,那就換,應機立斷地換!還有很多其他諮商師可以選呀,說不定碰見下一個諮商師,翻譯公司會有種相見恨晚的感受!到了阿誰時刻,真實的感觸感染被瞭解了,原本被翻譯公司拿來壓制和否認本身感覺的能量,將逐漸地轉換成釋放本身深度廣度的動力。(華頓翻譯公司的回文)

翻譯公司是個案耶!刻苦的是你、難得的是你、醫治中過程當中經歷那些傷痛感受的是你,到頭來醫治結果很差,翻譯公司還得揹起一拖沓庫的責任,這是沒有需要的。諮商師沒辦法讓彼此的信賴關係誕生,是他家的事,是他該求前進、求解決,該反省本身哪裡不足,導致本身沒法與個案產生心靈上的聯繫;不是去要求個案信任他,以醫治之名,要個案成就他的諮商專業。




「他有執照又蠻著名的,專業應當很強,我要相信他才對!」





(BMay已贊成筆者引用上文)

※※※※※※※※※※※※※※※※※※※※※※※※※※※※※※※※※※


大多數人都不甯願受委屈當笨伯,只好說服本身:「其實也…也還好,他蠻有耐煩的,我的狀態應當有改善…」,總而言之你一定會擠出這個諮商師的長處,哪怕是小小個、一點點也好,才可能免於「等候失的失望感」,和隨之而來「一望無際的驚駭」,這類失落和恐懼太偉大、太讓人懼怕了。
若你的諮商師有「諮商/臨床心理師」的證照,這不等於他專業能力很強,動機裡全是悲天憫人的胸懷,這只代表他成功地遵照了一套遊戲法則,順著台灣剛鞭策的心理師法規定,考試─修學分─練習-督導-測驗,最後拿到一張紙,我們每每叫它「證照」,就如許。
在PTT的prozac板上,BMay寫了一篇文章,題目為《諮商師很冷漠,該繼續下去嗎?》,華頓翻譯公司看到,心有所感便回了文翻譯

「他是大夫耶!他這麼作一定有什麼緣由吧!」
後來,她開始會跟我颔首打號召了翻譯可是照舊一句話都不講就打開錄音機。半年多後,她問我對於這個諮商有什麼建議,華頓翻譯公司說,我好像只是一向在跟灌音機講話,希望她至少看到華頓翻譯公司能說一句:『最近過得怎麼樣?』於是,她會跟我颔首打號召,然後說一句:『比來過得怎麼樣?』以後又繼續打開灌音機。
這是我所遇過對人最冷酷的諮商師。但是,我又非常渴望痊癒,所以我的出席表現一向很好,她要改時候華頓翻譯公司也一向都很共同。
不知道翻譯公司文中的「醫生」是「精力科大夫」照樣「諮商/臨床心理師」,還是未來想把穩理師的「研究所練習生」?就算他是大夫轉介來給翻譯公司的,你也有權利知道事實是「誰」在治療你,可以當面問他。


列位怎麼看呢?」
可是她也暗示,她依然跟華頓翻譯公司在同一個城市,問我願不願意一路曩昔。我在想,我是不是要換大夫呢?尤其又已經合作了一年多了。時逢這個醫生面臨約滿的問題,要去其他的醫院服務。



來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ecriyzh/post/1307755717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