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31422寫一段緬懷,作一段會話

時間不知不覺,又走過了一年。來不及給身邊的東西說些什麼,而昨天卻成了昨天,給一切
都拉開了距離。真的不得不承認,有些東西一旦錯過,便再也無法回去了。

冰冷的冬夜,翻來覆去,不知該做些什麼來充足無眠的靈魂。閒時總無趣,思來數往事惆悵
!我不由的起身,拿起床頭的手機,隨手放了一首簡單的曲子,任由思緒再次從紙上彌漫開
來,漸而多了些思念。

很多時候知道自己做什麼,卻會忘記他們在忙什麼?對於漂泊在外的遊子來講,常常像父母
一樣去掛懷他們的人,我想在這個時代相當少了!成熟者追求事業的突飛猛進,整天忙碌的
奔波於職場之上,而年少的孩子,往往在意是自己的吃喝玩樂。

寫一段緬懷,作一段會話。想遠方那為我守候的雙親、簡單的字,真摯的情懷,始終抵不住
眼角湧出的淚兒!在不懂事的年紀裡,我們總會一貫的去忽略他們的感受,在懂事的年紀裡
,除了噓寒問暖的幾個電話,我們再也不知自己還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有道夫子之言:“父母在,不遠遊,遠遊必有方”。可這句話,對於現在的時代主義社會來
講,我們都充滿了過多的無可奈何。放在遠方的,往往人生未完的大志,定位最高的,是一
直追逐的夢想,而對於現下逐老的父母,我們虧欠的只是陪伴。

我曾說過這樣話,我即便這一生不欠任何人什麼,而我唯獨欠父母的太多。每次想到關於他
們,我總會由衷的心酸,想起他們在一生的時間之河中,為兒女付出的辛苦,忍辱負重的在
生活的道路上,走過的坎坷和淤泥,都將深深的印在自己的歲月裡。今生今世、最難報的只
有養育之恩。

這幾年隨著時間與年齡,再也不想去追溯與現實無關的東西了!很多時候,為了減少父母為
自己的操心,學會了獨自擔起責任。就算一些生活的小事兒,我不想讓他們擔心。可站在時
間面前會話,我們真的不小了!不再是給他們添麻煩的孩子了。

緬懷過去的時光,有太多往事是寫在記憶裡的深痕。看來時的風景,有那麼一瞬間,也會難
過的落下淚,為那些天真和懵懂,留下些悔恨的熱淚。因為錯過和走過,都定格成身後回不
去的昨天,一個又一個的昨天,越來越遠的曾經,最終在記憶裡模糊成一道道的曲線。

曾經我過於叛逆,做過很多錯事,也是在那個時候,被父母一貫的包容著,每當責駡時會時
不時的頂嘴。可現在再去想這些,感覺真的不得不為自己的年少買單。是昨天太遠?還是記
憶太清晰?為何這種感覺,總像是在剛剛發生過一般,我知道,太多的年少,我們已經回不
去了。

在流金歲月的光輝中,緬懷往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而卻又常在夜深人靜時,輕輕地被記憶
一層層的剝開。我常覺得,一個人無論外表有多麼的堅韌不拔,而獨處的時候,尤其是孤獨
的黑夜中,不管是誰都有脆弱的一面。隱藏許久的心,也會在顫抖的靈魂中,略為倍感疲倦


光陰不解人願,歲月無從追問。在寫作的這條路上,至今回想,真的也走了很久了!許多次
在午夜提筆,卻再不敢去敲撥過往。許多次在酒杯中釋懷,卻無從訴說心事。曾經的點滴值
得去回味,可再也不值得去追思。時間一貫好像允許我做很多事,唯獨這件,它從不再允許
我了。

有時徒增感傷,寧可一個人,一杯酒,讓自己沉醉其中,也不願清醒的去深思!想的太明白
了,有些事兒,真的很累。左右心情的往往是最在乎的,不願輕棄的,卻一直都是自己原則
中堅持了很久的。簡單如我,即使在明白最終的結局,可還是一直都無法放下,我想這種執
著,早已不存在對對錯錯了。

現實把某些東西,規劃的已經沒有規則而通變無窮。你認為對的,未免會對,你認為錯的,
未免全錯。世界沒有規則,而我們必須要有原則。很多人都會走錯路,可最終明白自己錯在
哪兒時,已經太晚了!迎刃而遊,也是這個時代的一種謀略。用自己的方式,不必取悅任何
的理解,只要肯堅持,功過無人可以去評說。

多年以前,我認為對的東西,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直至最後,我收穫絕望時,我終於懂
了!有些結果,時間會給的太殘忍。可是不得不去接受。我想人生就是這樣,每走一步都會
留下腳印,或深或淺,你必須親自去踏完才會有答案。

緬懷再多的東西,最後只剩下歎息,好像每次喝醉了以後,總會這樣與自己對話!沒有人會
理解孤獨的最高境界是什麼!也沒有人會明白寂寞深淵又是什麼!每一條與現實相通的路,
你只要走過終歸會明白。不同的思想有不同的人生定義,只要認清自己,又有什麼可以阻擋
你力挽狂瀾。

作一段會話,常是思緒中,某些漂泊已久的東西,慰以清醒的整理。不問為什麼?是因為早
就知道了為什麼!被評說好壞,只是因為文字,被評說對錯,還是因為文字!真實中流露著
歲月花的味道,只是沒有聞見罷了!

一杯苦酒難釋心中之事,一段對話也盡筆斷處。也罷!..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