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弘聖上師 說法講紀(共283篇) - 顯示所有文章
變更瀏覽模式

2018081309262016年農曆7月初一 明覺法堂(高雄)弘聖上師說法講紀

2016年農曆7月初一 明覺法堂(高雄)

弘聖上師說法講紀

Dharma Teachings by Master Hong Sheng in Kaohsiung, Taiwan

on August 3, 2016  ( July 1 on Lunar Calendar )

 


 

時間:10583日,20002130

地點:MUYA Space 2F(高雄市鼓山區河西一路12992樓)

 

                                        紀錄組恭敬整理

 

我們知道,近三十幾年來的科學家在不斷的努力研究科學當中,為我們提出一句話,這句話叫做「以心控物」。那這句話對我們學佛的人有什麼意義呢?這個就是建構一個學習人的信心,也就是《金剛經》常常在提醒我們的:「一切法從心想生」!可是,多年來,在這個學佛的領域,很多人對這些所謂經教的用詞和話語既熟悉又陌生,怎麼說呢?我們讀過書的人都看得懂這些文字,可是,至於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跟所謂的現象、狀態,它的理、事、因、緣、果,包括證明的程度,我們都非常的陌生。那麼這個由來為何呢?就是我們現在的人對老祖宗失去了信心,而對老祖宗失去信心,也相對對我們自己失去信心。所以,現在的科學家幫我們提出來這一句話,對一個學習者……當然啦,前提是要「真心學習」的這一種,(師父笑說)現在講話很麻煩,所有的言詞前面好像都要加個「真的、真的」,以前不需要,以前就是問他:「你是修行人嗎?」他就肯定的回答:「是啊!」這樣。

那我們現在說「我們都在修」,從坊間聽到大家都說在修,從小時候看到諸多不同類別的形形色色都在修行、修行、修行,然後讓我們慢慢長大後卻厭惡了修行,你看!那麼又聽說修行是多麼高尚的事情,可是,看到修行人就討厭,乃至於現在的佛教也式微,式微就是往下跌落了。尚且也不是只有佛家,是所有一切宗教都一樣,也就是說,他沒有去搞清楚這一些宗教背底裡的教育是什麼,有宗無教嘛,那最後就變成迷信,迷信就產生不了正確的結果和我們嚮往的美好,所以大家看到就很討厭。尤其是不但產生不了美好的結果,又產生所謂不好的結果,「沒有美好也沒有不好」還好,對不對?現在是不但沒有美好,還變本加厲更不好。

這讓我想到以前好像在2007年或2008年的時候,或是2006年?搞不清楚了,反正當時在枋寮,那時候Sona(美螢師姐)常常來,那你說為什麼常來呢?你就知道,因為只要有需要就會常來(師父、學員笑),當然,我不是特指她,是現在剛好看到她。那麼多數人都是這樣啦,要救命的時候都會常常來,一旦救好了就天高皇帝遠了嘛!這是人的習性啦,可以理解,當然,它不正確。(師父笑說)怎麼講到這邊來了?(學員笑)要講的是當時她帶了她的一個朋友來,然後呢,一坐下來……我們那邊也滿簡陋的,他們一坐下來,Sona是面對著我,比如說就像這樣一個桌子,我坐這邊,我的左手邊會有個人閒情逸致一下,泡個茶供養我們,然後他們就坐在我前面。那你們坐一定是坐這樣(意指面對著 師父),對不對?那個人很有個性哦,他也是坐下來,可是完全背對著我,(師父笑說)我還以為頓時達摩出現在我眼前(學員大笑),對啊!我是學習一下慧可,在那邊等待他的回頭(學員笑),為我「安心竟」這樣子。

結果,一直講、講、講,天南地北聊、聊、聊啊,然後他就慢慢轉過來了哦!起先大概十度,再十度、再十度、再十度……慢慢慢慢轉過來,哇!終於我們的誠心感動了達摩(學員大笑),整個轉過來了!當然啦,我相信那時候心境最忐忑的是Sona(學員笑),「沒事帶一個朋友來這樣子,怎麼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懂!」後來就繼續聊啊,他說:「咦?你剛剛是在講什麼?」我說:「剛剛講修行啊!」「你剛剛是在講佛法嗎?」「佛法也行啊,這也是佛法。」「怎麼是這樣子?!」我說:「要不然是怎樣子?」「喔!原來佛法是這樣子嗎?」我說:「是啊,是這樣子啊!」那為什麼他這樣問呢?他說他常年來……(師父問美螢師姐)他那時候是大概幾歲啊?當兵的年紀。

美螢師姐:二十出頭。

師父上人:當兵的年紀啦,他說他這輩子最討厭佛法,本來想說……大概是這樣,我依義不依語,當然,講話要比較故事性的方式,大家才不會睡著啦(師父、學員笑)。他說是聽Sona說要介紹一個朋友,沒想到進來後……剛開始我們講他認知的佛法,他就很討厭了嘛,心裡可能在那邊嘀咕:「Sona沒事帶我來聽這個我一輩子最討厭的東西幹什麼?」這樣。那為什麼呢?後來就詢問了一下,為什麼他這麼討厭佛法,你知道嗎?因為他看到他媽媽的狀態,所以就非常厭惡佛法。因為他媽媽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師父笑說)「虔誠的佛教徒」你們就知道了啊,老是叫我們要守規矩,她不守規矩;叫我們不要操煩,她操煩成那樣;叫我們不要嘮叨,她嘮叨成這樣;叫我們……等等啦,總之,都叫我們要標標準準的,而她都是完全脫序的,他說:「原來這就是佛法」。那我說:「嗯~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個情形也不是只有他,活到現在,我就遇過好幾個這樣了。至於背對我的大概有兩個啦,另一個不是這樣,(師父笑說)那是小妍的弟弟,他不是討厭佛法,他那時候是害羞(學員笑),害羞面對我們。

你看,這就是當今古聖先賢高度智慧的教育式微的原因,如果濃縮在佛教的體系裡面,是我們四眾弟子做了錯誤的示範,以致於讓很多初有嚮往或本來不知不解也可以慢慢接受的這一群人一遇到就討厭的原因,這個也就是失去了「教育」這一件事情。「教」有所謂的教導,「育」叫發育。「教」是諸佛菩薩、古師大德,乃至於所謂被稱作師父、祖師的這些人的工作。那麼「育」是什麼呢?「育」是發育,不間斷提升、發展的意思,是我們學習者的責任。這兩個都失衡了,就造成現在這些宗教亂象,而這些亂象就是世間人本有的良知良能所否定的嘛!

為什麼加個「本有」?意思是說,人家沒有學,怎麼也知道討厭不好?對不對?也會去做不好?古諺講:「人之初,性本善」,這個「善」是良知良能,也就是現在講的「良心」。所以,學佛,第一個就是要提起我們的良心,現在學佛的人多數沒有良心,沒良心是什麼樣子呢?就是自私自利!那自私自利就會違背那一句話,叫做「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那麼其實本來是「正己化人」嘛,你自己先要調化好,正己,「正」這時候是動詞,把自己正確回來,你才有辦法去化人。那它本來也不講「教」,只是一種感化而已,感化是一種被動性的,就是你處在那邊,人家看到你就轉化,這樣就是感化。那我們現在多有是主動性的,主動性就稍微勉強加一下所謂的……一般我們講「下指導棋」這件事情,解說啦、想要你怎麼樣啊……等等,這些就變成是因緣而有所判定了。

那麼講到這邊,跟前面我們要講的「以心控物」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我們如果對佛理不甚瞭解的話,我們就會把它訛化,一旦訛化了,我剛剛講的那些形形色色就跑出來了。那麼人本來就很沒信心,很沒信心的狀況下,又看到這些學習者比我們沒學的還糟糕,那就會更沒有信心,以致於所謂的十一個善心所就被埋沒,二十六個惡心所就蓬勃發展了,於是變成我們現代這一個地球的狀態,那這個狀態有現象層跟本因層,統統一樣!

所謂以心控物,也突破了兩三百年來科學的論基,一直以來,科學是以「二元化」來做一種研究探討跟發展,所謂二元化就是「心」跟「物」是脫離的,物理歸物理,心理歸心理,互不相干。那麼這三十年來的新興科學,經由這一些量子力學家的努力,去證明了這一個理路是錯誤的!那為什麼現在還沒有很大的翻盤過來呢?翻盤的意思是什麼?既然已經發現了這一個事實,為什麼還有一大部分科學家延續著這個舊科學在運作?因為我們人有面子問題,你想想看,如果你是老科學家,你怎麼願意一下子就放下說:「我畢生研究的科學是錯誤的!」

就好像很多的修行人,他修了一個錯誤的概念的運作,修到被人家厭惡至極的時候,最後他心裡也知道那是錯誤,可是,他也放不下,這就是我們佛家在講的兩個障礙的其中一個,叫做所知障,另一個叫煩惱障。所知障就是依著你所認知的經驗值而障礙住你,那所知的這一個對象本身沒有障礙,是因為我們有根深柢固的執著,這一個執著產生了障礙,它在於這些知識常識的類別,所以叫做所知障。那煩惱障是什麼呢?煩惱障是你不一定知道些什麼道理,可是,你本來就有這一個「煩惱」的根底。那煩惱從哪裡來呢?從「不明」(不明白)來!所以,對宇宙諸事、諸物、諸理的運行不瞭解,而產生諸多所謂的忐忑、不安……等等,這些就叫煩惱障。

那煩惱和所知障礙住我們一個人,統統不離開「執著」這兩個字,所以,要脫離障礙,就必須要卸除執著,要卸除執著,你就得要發出一點所謂的願心。所以,在學佛的角度來講,不要說「明心見性」到「見性成佛」的階段,就連你要超越六道輪迴,你都不能不發願。發願就是我們現在人講的「志向」,你要有那個氣魄,你要有那個毅力,你有氣魄、毅力,就是你有一個方向在前面嘛,那如果我們一個學習者第一件事情沒有把志向定出來的話,我們就會像暗夜裡海上漂浮的船,我們很想划、很想開,可是不知開去哪裡。所以,開到最後是怎麼樣?也看不到岸,漂著漂著、開著開著,油也會燒完,對不對,電也耗盡了,然後食物也吃完了,最後就餓死在海上,骨頭還被海鷗啃……等等,就會有這一種狀況,所以就是一事無成!那麼那一個志向就好像你點燃了燈塔,你在開船的時候,會知道那個方向在哪裡,所以你現在只是開得快或開得慢而已,你終究會到,因為你方向不偏。

所以,這就是我們長年來在強調的,「學習」一定要把三個基礎要素搞清楚、弄明白,這三個基礎要素一個都不能有瑕疵,你才會到位,所謂是正確的方向、正確的理論跟正確的方法。那麼方向剛剛我們講了,那一個燈塔,也就是你的願,佛家在講的「願」,世間人講的「立志」。所謂「君子立長志,小人常立志」,你如果常立志,你就會見風轉舵,就沒辦法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你常常會一遇到稍微的挫折就打退堂鼓,所以這就沒辦法幫助你達到目標。那麼「君子立長志」是他把志向定在最遠處,這就接近了佛家講的「願心」,為什麼只能講「接近」?因為這一個志向如果沒有去除「我」,它就不是真正佛家在講的願。

佛家在講的願其實只有一個而已,四弘誓願的第一條~眾生無邊誓願度,也就是卸除掉根深柢固的見思煩惱、塵沙煩惱跟無明煩惱,要把這三個煩惱完全卸除掉。那見思煩惱也就是我們一般在講的執著的心;塵沙煩惱就是分別的心;無明煩惱就是所謂我們的妄想,一念不覺而有無明,這時候就產生了妄想。那麼這時候是心現,心現出來,就是剛剛所講的「以心控物」那一個心產生出來了,這個心是依佛家來講的,第八阿賴耶識田叫做心,那麼顯現出來就是這一個心,有時候我們叫做「藏識」,「藏」就是儲藏的意思,念「ㄗㄤˋ」,意識形態的「識」,所有我們的起心動念都成為一個種子,這一個種子都儲藏在藏識裡面。

這個藏識依緣造化起用,依著我們的分別、執著和我們的五識,五識就是眼、耳、鼻、舌、身,它們往外吸收進來的景象形形色色,其實本身是中性的,可是,偏偏我們有內在的第六跟第七識,第六叫做「意識」,就是所謂的分別心,第七「末那」就是執著心,其實是這兩個在做主,這兩個就叫做二意。那麼你們常聽人家講:「你不要三心二意啊!」對不對?我們每天都在三心二意,還叫人家不要三心二意。那三心二意也不是說舉棋不定叫做三心二意,真正佛家在講的就是你的執著運作跟你的分別心運作叫做二意,那麼加一個阿賴耶識田(藏識),叫做三心,「心、意、識」加起來叫做三心。所以,三心二意是這一個東西,你看,多深!這時候我們還敢不敢叫人家不要三心二意了?對不對?!你只要出生做人,你就三心二意了。除非你是再來人,而且你還得要是什麼樣的再來人呢?法身大士再來。法身大士以上的再來人才沒有所謂的三心二意,連阿羅漢都有三心二意,更何況我們六道輪迴的眾生,對不對?!

所以,如果我們不把這些理路搞清楚,我們常常就在生活當中犯了「訛化佛法」這一件事情,那麼如果有學習者是比較吹毛求疵一點,或者比較打破砂鍋問到底一點,一定會討厭我們這種人,因為我們講不清楚,又常常運作那一種不清楚的事。比如你說:「唉呀,大家要隨緣嘛!」我看到的你就不隨緣,還叫我們隨緣?!一樣啊,這些也統統是佛家用詞。那從何而來?從傳承而來啊!所以,我們現在整個大中華文化其實是融合的,你無法切分那一些所謂的儒、釋、道,乃至於其他不同宗教。每個在大中華體系運作的所有的文化都離不開佛化哦!所有我們常常掛在嘴邊,乃至於有基督教徒在講的話,都是佛家專有名詞,然後他說:「不要信佛!要隨緣,不要信佛!」這樣,他也跟你說:「不要執著!」(學員笑)(師父笑說)這些名詞都不是中國文辭本來有的東西,都是佛法東傳到東土(中國)的時候,翻譯經典的法師依著西域傳來的原始經典去翻譯成的文字和文辭,所以你看,水乳交融了。

那麼我們瞭解這個要幹嘛呢?也就是說,不是只有這些文化水乳交融,其實整個盡虛空、遍法界都是水乳交融的,這個時候在佛家叫做一體觀,「一」!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這個「即」就是等同。所以,佛家本來沒有講所謂「生命共同體」這種東西,因為它就是同體!同體,你還講「共同體」是多餘嘛,「共同」表示還有你、我之差。那為什麼要理解到這邊呢?你如果不理解到這邊,你就沒辦法去理解科學家幫我們背書的「以心控物」這一件事情。以心控物,心現識變嘛,這一個「現」就是所謂的什麼?自性一,從一起二用。起二用就是其一產生了所謂的整個宇宙,那麼另外一個一、第二個一就是我們自己,所以這時候叫做「宇宙、人生」產生了,宇宙一、人生一,加起來叫做二,起二用出來了。

那它是從「一念不覺而有無明」產生的,什麼叫「一念不覺」呢?一念就是不覺,不覺就是一念,而不是你那一個念頭不覺悟,不是這樣解釋哦!這兩個名詞其實是在形容同一件事,就是你不覺了。你本來是覺悟的,可是,迷失了,迷失了就是起念頭了。所以,為什麼常常諸佛菩薩教著我們:「學修到最後就是不起心、不動念」?不起心、不動念就是連那一念都沒有,你就回歸了所謂的常寂光,也就是我們自性本然。那麼常寂光是依淨土四個層次來講,所謂最低階叫做凡聖同居土;凡聖同居土上去,叫做方便有餘土;方便有餘土再上去,叫實報莊嚴土;實報莊嚴土再回歸,就是所謂我們的自性。那麼坊間常常有一些靈修的書籍、名稱也都是在形容這一件事情,好比說我們常聽到的這個「零極限」啊,有的人喜歡看書,書上講的「零極限」,那一個「零」也就是我們的自性。

那麼科學家也去發現,整個宇宙我們現在所能夠看到、探索到跟推測到的,其實只是百分之十而已,他發現到其他百分之九十的宇宙不見了!不見了,你再怎麼用高度科技去探索,統統找不到。科學家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他只知道太神奇了、不見了!那如果你是深入佛法的人,佛陀在三千年前,沒有任何科學儀器,已經在甚深禪定裡面親證到這一件事情。親證跟推測是不一樣的,「推測」我們一般叫做「比量」的世界,是一般我們邏輯可以想像到的,你看想像得到,表示你不一定做得到。比如說你幫我倒一杯茶來,溫的!我大概可以想像得到「溫」這個字,「溫的」大概是什麼狀況,可是,畢竟我的溫跟你的溫有落差。有的溫是接近了常溫啊,有的溫則是接近了八十度,那如果我想像是「就是常溫」,我習慣依接近常溫的溫一大口喝下去,結果你是八十度的溫,一大口喝下去就燙傷了,就會有這種落差,這個叫做比量。

所以,比量有其可能性,沒有其必然性,講到這邊要幹嘛呢?就是我們生活當中不要老是推測,不要老是定義,不要老是預設立場,看到一個現象就認為是什麼。佛告訴我們:「一切所見法,但以心作主,隨解取眾相,顛倒不如實」,你看看,我們眾生就是活在這樣一個比量的生命狀態裡面,所以處處脫離不了痛苦人生。本來沒有的事,我們已經在那邊煩一整夜了,然後早上再去追,追了又沒得到答案,第二夜又準備繼續煩。「煩」是會加碼的!你不要小看哦,這個煩不是只有你煩哦,剛剛講,整個盡虛空法界是一體啊,對不對,這個煩是會影響到整個宇宙、整個虛空法界的!

那麼我們現在人的宇宙觀比較小,我們的宇宙觀是一個無限的宇宙嘛,對不對?!一個無限的宇宙,可是,佛家告訴我們,整個盡虛空、遍法界是我們現在人類概念~「一個無限的宇宙」乘以無量啊!也就是說,有無量無邊的「無限的宇宙」,這個叫盡虛空、遍法界。剛剛講了,佛告訴我們「虛空法界是一體」,也就是這裡面的所有有情眾生跟無情眾生……有情眾生就是活著,你們可以看到,活的啊、動物啦這些,那無情眾生就像植物、礦物、空氣這些,虛空也都是眾生,眾緣和合而生成之現象謂之眾生嘛,那麼祂告訴我們,跟我們緊密相關,而且是同體。

現在講回來科學家(師父笑),我們一個人是一個完美的接收器,也是一個完美的散發器,你們叫做發射台~訊息的發射台,它也同時是一個訊息的接收器、天線!這是科學家告訴我們的,這些高度量子力學家。那他又告訴著大家,整個宇宙的任何一個分子都具足這一個功能,好比他拿「人的身體」來做個比喻,一個人有六十兆個細胞,對不對,那麼這六十兆個細胞的每一個細胞,又是由所謂的這些質子、電子、粒子所組成的,那這些質子、電子、粒子裡面又有所謂的夸克,這一些小光子一般講量子,最小的物質叫小光子。換言之,每一個細胞至少也上兆……不知道幾兆或幾十兆、幾百兆的小光子,他告訴你,每一個小光子都具足見聞覺知,「見聞覺知」是佛家用詞,科學家用詞是什麼?都具足感知能力,都具足著佛家講的「受、想、行、識」!

那怎麼缺一個「色」呢?因為它本身就是「色」,這麼小的小光子就是色。所以,色、受、想、行、識叫五蘊,你們常常有人喜歡看《心經》啊,「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就是在講「五蘊」這個東西,這個東西就是當今科學家所講的「小光子」,也就是佛家在講的「一合相」,那有時候比較粗糙一點、方便比喻叫「一微塵」,但是一微塵裡面有很多的小光子。一微塵,你還得要講到什麼微塵,因為微塵分好幾種,有一種叫做「色聚極微」,色聚極微再深入,叫「極微之微」,極微之微就是「鄰虛塵」了,這時候大概跟我們現在的科學家所發現到的這一個小光子是一樣的東西。也就是告訴你,整個盡虛空、遍法界所有的一切有情眾生跟無情眾生~動物或者是非動物、生命或者是非生命,統統一樣,統統是由這一個小光子所組成的,這一個小光子本身具足著跟我們剛剛講的「一個人」的意思一樣,它同時在散發訊息和接收訊息,這一個「同時」是頃刻剎那,比我現在一彈指還快,頃刻剎那,它的訊息就遍虛空法界,你看,世界上沒有比這一個速度更快的!

那麼它可以是頃刻剎那同時接收所有盡虛空、遍法界的一切訊息在這裡面,這是什麼概念呢?接收回來像什麼?像你們現在的電腦晶片,小小的。我們現在是不是有辦法把整個大藏經、四書、五經、十三經……這些三藏十二部所有的文字看完?我們一輩子都看不完,對不對?(師父笑說)依我們的程度啦,如果龍樹菩薩來,就說:「你們遜斃了!(學員笑)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講的算什麼,我三個月全部看完了,而且了透!」當然啦,當時祂還沒看到《華嚴經》才這麼講的,還沒看到藏在龍宮裡面那一部完整的《華嚴經》。那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要講一下嗎?(師父笑說)算了算了!(學員笑)好啦,講一下好了。

龍樹菩薩在佛出世五百年後出現,祂的著作有《中觀論》(《中論》),很多修禪的人知道這一本書。那麼祂跟「華嚴」是怎麼樣的關係呢?祂就是佛出世五百年後出現,從小就非常的聰明絕頂,然後接受佛法,用了才三個月的時間就把所有的大藏經整個給理解光了,理解完之餘,祂還都做到哦,所以祂那些神通顯赫都是很輕鬆自在的。有一天,祂就生起了小小的傲慢心,這時候被比祂更大的菩薩發現,以前都會有大菩薩照顧小菩薩嘛,龍樹菩薩在那時候叫小菩薩,你看看我們現在怎麼學?(師父、學員笑)那時候祂是小菩薩啊,大菩薩就是指大龍菩薩,在龍宮,大龍菩薩示現為龍王,那時候祂就接到這個訊息了。

你看!訊息來了,剛剛我們講的,那個小光子同時發射、同時吸收。照理說,你們在座的每一位都具足這個能力,你們現在也真的具足這個能力,可是,你說:「沒有啊!師父,我們現在什麼都不懂啊,我們連看個字都看不懂,連你講的我們也聽不懂,你都很明白講了,我們還是聽不懂,這樣還談得上什麼接收虛空法界的訊息,而且可以明白?」那是因為我們有障礙,我們有剛剛講的兩個障礙~煩惱障跟所知障,有這兩個根深柢固的障礙。而且我們只要每過一天就再加碼,不是加碼你的覺性哦,(師父笑說)是加碼你的障礙!過兩天又再加碼,一直加、加、加、加……,你看,我們已經加了無量劫了,無量劫生生世世都在幹這一件事情!即便無量劫生生世世也對人家得意洋洋的說:「我有學佛哦!」(學員笑)你看,我們好像曾經都是被討厭過的那一種學佛人,因為只要你沒有成就,你就沒辦法去證明你真的學佛。那如果我們把「學佛」掛在嘴邊,有時候就會有這一些窘境出現,對不對?!有的人是高標準的,就來看我們了:「你到底做到了什麼?!」所以這一些是值得警惕的事。

那麼大龍菩薩接到這個訊息了啊,這個龍樹小菩薩這樣子哪得了!也可惜了祂的神會速覽和天資異禀,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就把佛的這些知見了透到一個程度,所以這時候祂就發起大悲心,要來幫助這一個小菩薩。後來就示現,有一天,就帶龍樹菩薩下去了龍宮,祂說:「帶你去龍宮玩一玩怎麼樣啊?」龍樹菩薩:「哪有問題!」那你看看,這句話有什麼嚴重性嗎?如果大龍菩薩現在對諸位說:「諸位,我明天帶你們去龍宮遊歷一下,誰要報名?」你們要報名嗎?很抱歉!你們有錢報名也去不了,因為你沒能力,你懂嗎?龍樹菩薩有神通啊,所以祂可以透過神通突破維次空間。那龍宮不是你潛下水(學員笑),然後看到有一座古時候古文明的碉堡叫龍宮,不是這樣,龍宮是在另外一個維次空間,跟我們現在的娑婆世界也是重疊在一起。所以,你要突破這個維次空間,最底限得要有所謂四禪八定的功夫才有辦法,那麼龍樹菩薩具有脫離六道輪迴的禪定功夫,祂要下去龍宮是很容易的事情。

然後大龍菩薩帶祂下去啊,祂就跟大龍菩薩借一匹馬,大龍菩薩說:「你來,這裡有珍藏著 釋迦牟尼佛當時所說的《華嚴經》,幾萬冊在這邊。」祂說:「哪有什麼,(師父模仿環顧四周)不過是我看到的這樣。」結果祂是怎麼樣?騎著馬……因為祂神會速覽,稍微看過標題就都知道了,騎著馬一直跑、跑、跑、跑、跑……跑到大家都快睡著了,祂還沒看完,你就知道那部《華嚴經》有多大分量!後來,祂那個傲慢心頓時就被卸除了,祂說:「唉呀,很丟臉!我們以井窺天、以蠡測海,不知道 釋迦牟尼佛當時的智慧海量,豈是我們這種小小菩薩所能夠理解的。」這時候就謙虛了啊,謙虛了,說:「這麼好的東西,地球人居然沒有福報去涉獵到。」所以祂就發了一個願,要把這些《華嚴經》帶回去。

可是,這時候祂又想到:「依我的能力都看不完了,地球人……帶這些回去可以嗎?」當然是不行!所以祂就幫我們做了篩檢,把整部《華嚴經》(師父大大展開雙手後又縮小範圍)篩檢了大綱,(繼續縮小範圍)再大綱的大綱、再大綱的大綱。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華嚴經》就像是你們看書前面的那個標題而已,我們就看不完了吶!《華嚴經》任何一句話你隨便抽出來,展開就是地球上任何一本經。比如說《華嚴經》有一句話展開叫做《金剛經》,有一句話展開叫做《法華經》,有一句話展開叫做《楞嚴經》,有一句話展開叫做……是這樣。所以《華嚴》被堪稱是佛家的概論,可是,它這個概論不是「大概」的意思,這個概論是通透、是一切的意思了,概嘛~概說(師父大大展開雙手),我們以為是大意,其實不是。

那麼簡約告訴大家《華嚴經》的分量這麼大,你想想,這樣的東西誰講得出來?釋迦牟尼佛!那祂依什麼來講?祂也沒有在讀書,對不對?!祂當時修行的過程裡面,大家大概稍微知道祂的歷程嘛,本來是個王子,可以享福啊,然後不享福卻要去求道,那十九歲出去求道,萬緣放下!祂並不是一出去就馬上成道吶,至少有花了三年的時間去修所謂的「無想定」,「無想定」是什麼?四禪的最頂層,當然,這也是外道定。之後,祂覺得不究竟,又花了三年的時間去修什麼?非想非非想定,也就是四空定的最頂層、六道輪迴的最頂層,也是外道定,叫做「非想非非想處天」,這一個福報在六道裡面是最大、最高的,你看,還是不能了脫生死!

最後呢?祂覺得也不究竟,有一天,走到了一棵樹下,然後想一想,心中就冒出一句話:「不證菩提,不起此座」,就是說……祂隨便拿了一些稻草嘛,然後就在那棵樹下打坐,於是那一棵樹就被後人稱做菩提樹啊,對不對?!(師父、學員笑)那「菩提樹」不是它的樹種,好像是叫「畢缽羅樹」的樣子,它的樹種不叫「菩提」,是因為 釋迦牟尼佛在那邊成道證菩提,為了紀念祂,所以叫做菩提樹。現在我們臺灣那一種樹都叫菩提樹是這樣來的,你不要笨到以為菩提樹你下去坐,你就證菩提哦(學員笑),不是這一回事!那我又常常認識很多人去……(師父笑說)也不坐的哦,然後一群人就在菩提樹下圍一圈感應,說:「我們這樣就可以有菩提了。」菩提仔倒是會有啦(學員笑),有時候會掉下來,鏘鏘~(學員大笑),對不對,有時候還會夾雜著鳥大便(師父、學員笑),菩提樹是這樣子。

你看,當時祂多有氣魄!這在佛家有另外一個名詞,也是古文的用詞,叫做「剋期取證」,你們講的剋期取證,那麼其實祂在菩提樹下發那個願~「不證菩提,不起此座」的意思是什麼?好啦!我就鐵了心了,我現在就坐下去參,參無上菩提!只要我沒參到,我就直接死在這邊,不參到就不起來。你看看,我們現在誰有這種魄力?我們可能坐個兩分鐘就想著:「要不然先來吃一下臭豆腐吧!」(師父、學員大笑)聞到那個香味啊……等等,沒辦法!祂這個叫「剋期取證」,然後有時候在說一七日、二七日,都好,在定中開悟了哦!最後七天,你們熟知的夜睹明星,當下開悟!

當然啦,如果依禪法,講到這邊已經無話可說了啦,可是,我們眾生老是要定義嘛,就說:「唉呀!祂看到流星飛過去,咻~從有到無,所以萬法無常!」你看,我們就定義了。萬法無常!講得頭頭是道,「所以祂開悟了!」師父也這樣跟你們講,然後底下你們就說:「嗯?師父,你那麼會說,你開悟了嗎?」我們也知道用言詞講的「流星過去,從無到有、有又不見」,對不對?那人家開悟,為什麼我們不開悟?所以,禪法跟言詞沒有關係,佛法論實質、不論形式,也不論論述,都跟這個沒有關係,所以它叫「參究」。

那麼祂總共有七天,一日提升一禪、一日提升一禪,這個「七天」也就是後人在修禪時打禪七的原由,這叫效法。當時 釋迦牟尼佛在成道的整個過程跟教育教學的過程裡面,都沒有所謂的打禪七、打佛七這種事情的,祂自始至終只有教學,走到哪裡就講到哪裡,人家跟到哪裡就聽到哪裡,每天都講。有人就講,沒人也講,即便沒人,可是有鬼、有神,對不對?眾生一體的,知道嗎?那麼小孩、大人,只要有緣,統統講。無論一人、兩人,半個人也講,有的人死掉了,成了中陰身,半個人,祂也要對他講嘛(師父、學員笑),統統講。所以,祂只做這一件事情,沒有當今我們看到的任何佛教體制裡面的任何儀式,統統沒有。那麼以前這些跟著祂學的人有沒有功課?有!可是也絕對沒有「共修」這一種功課,自己的功課自己找時間、找地方去做,是這樣。祂只負責「學生問,祂答」這一件事情,所以也沒有書的。古印度也不流行書,它也沒有本身的文字,到最後,佛經的集結也是藉著巴利文去把它記載下來的,也不是印度當時原有的文字,所以都是口述、口傳,你看,是那樣的景象。

所以,它自始至終不是一種宗教,可是它認同所有的宗教底下所設置的神祇,比如說天仙、地仙,什麼仙啦、神啦,鬼神、天神……統統認同,為什麼?因為這就是虛空法界裡面的一切眾生之一而已,跟我們人類是一樣的意思。當然,質性不太一樣,生命各有它的質性,可是,我講的是意思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我們人類也是虛空法界裡面其中一個眾生,也都沒有開悟,也都沒有證果啊,所以我們也都在努力學。那麼凡觀在六道裡面的一切天神,不管是比較低的這些地仙眾或者這些精靈眾,乃至於最高層次的無色界天,他也統統是眾生。所謂眾生跟佛菩薩之名稱不一樣,原由在於他的「迷」跟「覺」的差別,迷失的靈性,我們就叫做眾生,覺悟的靈魂,我們就叫做靈性。

那麼這一個靈性覺悟了,最低層次的覺悟就是所謂的……嚴格的低層次啦,這個話頭不好懂,嚴格的低層次叫做阿羅漢。為什麼加個「嚴格」?如果是不嚴格的低層次,就是小乘須陀洹,大乘初信位菩薩。須陀洹果位這一個生命體保證不下三惡道了,可是,最久要天上、人間往返七次,他可以超越六道輪迴。那因為他沒有直接超越六道輪迴,所以我把他定位叫做不是高的低層次,(師父笑說)是低的低層次。可是,他也是入聖位了,也有智慧,因為他也嗅得「空性」這件事情了,嗅得,還不具足完整,就是說他也還沒達到「第九次第定」,「第九次第定」是阿羅漢的功夫。所以,從這一個角度來講,那個味道也接近,可以比作小乘初果須陀洹。那從須陀洹以上,都入聖位了,在佛家的聖位。

那從這一個角度來講,我們眾生談何容易,對不對?因為我們沒有人家的魄力,他們之所以都可以到達這一個果位,就是幾幾乎乎都有當時 釋迦牟尼佛那種魄力~剋期取證!所以,當今我們看到很多人在修禪、在禪坐,也都有做「打禪七」這一件事情,那一個「禪七」的意思,其實也是在教著這些禪和子剋期取證。意思是什麼呢?你們今天來報名禪七,七天嘛,大家生活在一起,在這邊參禪打坐,為什麼定七天?就是來這七天就要開悟,是這個意思。那你想想看,我不知道在座有沒有人去參加過禪七的,(師父問麗雲師姐)阿雲,你們以前有去參加過嗎?

麗雲師姐(笑著點頭):有!

師父上人笑:有喔?那還坐在我這邊?!(師父、學員笑)我就對不起妳了啊,對不對?你看,你幾乎看不到七天開悟的,有另外一種開悟倒是很多啦,那個誤解的誤,開誤了!所以,我們自修的人一定要瞭解這一些意義,才會提起作用,要不然我們就是盲修瞎練了。那一個剋期取證就是有真功夫,在那邊要求的。

那我們講回來剛剛講的以心控物,「以心控物」如果你理解了,它「小」可治療你們所有人的一切病痛,「大」可改變盡虛空、遍法界的一切運行,這也都是科學家告訴我們了。所以現在為什麼要講科學?以前的人比較簡單啊,直接講佛法就好,這些用詞就可以了,你有時候不需要跟他證明個什麼,他就可以意會得到,因為他們障礙比較少,所以他們那個良心、良知會比較敏銳,他在接收訊息就會比較乾脆。那我們現在的人「雜」,一個正確的訊息來,我們能接收得不良已經算不錯了哦,多數人都是直接彈回去,根本不用!所以就得不到真正的自然的力量、好的力量的一個受用。

那麼盡虛空、遍法界是一個自體,所以,在這個角度裡面,以心控物就能改變整個宇宙的運行。包括科學家也告訴著我們什麼呢?它的力量是怎麼樣計算?依他們的推測,一個地區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平方根的人去修什麼?他們叫「超覺靜坐」!也就是說很認真的打坐,真正有用功夫把這個妄心丟掉,然後進入禪定的狀態。簡言之這樣,要不然「超覺」也聽不懂,對不對?!(學員笑)你看,很多術語我們都要重新詮釋一下。總之,這些人很認真,只要一個地區百分之一就可以了哦,這個地區就會大幅度的減輕什麼殺人事件啦、吸毒嗑藥啦、這些爭執、戰爭啦,就行了哦!所以,依地球七十幾億人口來估算,大概需要八千八百四十個人,七十幾億找八千個很容易嘛,對不對?!只要有甚深的超覺禪坐的功夫,他們叫靜坐啦,超覺靜坐的功夫,大家集結在一起做這件事情,整個地球就沒有災難了,也沒有這一些衝突了。

你看,忽然要燃起希望,對不對?可是,這八千個都要什麼標準呢?要像虛雲長老這種標準,屏息萬緣,一坐下去就有辦法醒來:「唉唷!……」這時候倒回來講一個故事啦(學員笑),(師父笑說)有一年過年的時候,虛雲長老在他的那個茅棚煮芋頭啊,然後要等那個芋頭煮熟,他就想說:「這還要等個十五分鐘……」差不多這個時間,「要爭取時間!」你看,人家精進就是這樣,對不對,如果是我們,這時候會怎麼樣?我們就在那邊胡思亂想、打電話聊天,對不對?(學員笑)那他不是,他就想說:「這時候利用時間來靜坐一下,多好!」這樣。所以他就靜坐一下,十五分鐘嘛,很快。

結果靜坐、靜坐……突然有人來找他了,就在他耳朵旁用手指甲稍微敲一下(師父做彈指的動作),請他出定,他一打坐就入定了嘛!出定後,他一看:「唉呀!老朋友來了,太好了,過年期間,來、來,留下來一起吃芋頭,一起吃芋頭。」然後這幾個老朋友就對他說:「嗯?現在不是過年,現在已經十四、十五,是元宵節了!」對啊!他一坐就是十五天,不是十五分鐘哦(學員笑),一醒來,那個芋頭都已經發霉了,發霉在那邊,你看人家……。像這種功夫的,八千個就可以了啦!(師父、學員笑)去哪裡找?對不對?!所以,要為這整個地球著想,還得從我們的自修開始。

那麼剛剛講到了靜坐,也不特指只是靜坐,因為現在這些發現的人畢竟都是西方科學家,回頭去理解這個心、物合一的概念。西方少有真正的佛法,可是多有靈修體系的,這些靈修體系也都多少有涉獵一些,意思就是說結合一些佛理、佛法的修持方式,所以他們比較理解的是以「靈修」這兩個字來講。意思就是指什麼?他告訴我們這個原則原理,就是我們一個人如果能夠去除這一些妄見的話,重點在這邊,而不是說你坐在那邊就行了。那如果只要坐著就行,我們地球就太有希望了嘛,對不對?!因為大家都在坐啊,坐公車也在坐啊(師父模仿坐著打盹的樣子),對不對?(學員笑)這個是沒有用的!所以,意指著佛家講的論實質、不論形式,如果你不是修禪打坐的人呢?那你是不是就不能幫助這個地球了?當然就不是這麼說啦!如果你不是修禪,你依八萬四千法各自的法門去深入,法門裡面的禪定功夫統統可以辦得到!

我們再反過來看,地球現在一天比一天糟,對不對?一天比一天糟!那麼我們講到這邊又大失望了,顯示著地球諸多法門、諸多修行人……掛在嘴邊都說修行的人,根本沒有在修,就證明這一件事情而已。依佛家講,四人為一眾,如果這四人共同履踐六和敬,成為一個和合僧團的話,地球就沒有災難了。那麼從這一個角度又讓我們悲傷了啊,對不對,這麼多的修佛的人,居然四個都不和!那這也不令人訝異,我們再往下去探索,我們是連我們自己跟自己都不和,你看,你現在的想法,等一下馬上又不一樣,你跟你自己都不和的!所以,要從「自己」這一個根基做起,地球才有希望,那麼這時候,希望當然也要燃起啦,因為自己就可以呀,它不是靠別人。

所以,這整個能量體的運作就是依我們的心起用,那剛剛講的,這個心現出來,能生能現,可是心現不變,所以現出來的境界一般在佛法的專有名詞叫做「實報莊嚴土」出來了。「常寂光」並沒有顯現出來,常寂光是自性真如,自性真如也就是剛剛講的「零極限」的那個零,不是那個「靈」,那個零就是什麼都沒有,可是它卻能生成一切,也就是六祖惠能講的「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那一個自性本然。所以,西方科學家跟那些修行者把它定位為零,那也符合所謂我們道家講的「道生一」,你看,「一」出來了,這個「一」出來就是顯一體,顯一體的時候就是我們講的實報莊嚴土,諸大法身大士的一真法界就是實報莊嚴土,那一個世界完全無汙染,清淨!一般講諸佛淨土就是那一個世界。

為什麼我們現在很多人在修行要往生淨土?那淨土也不只有西方極樂淨土嘛,只是說西方極樂淨土最保險啦,那個意思,也最容易去,可是,它容易去,也不要看輕它哦!那很多修禪、修唯識的,他們也很多人嚮往往生去哪裡?去彌勒內院淨土,那時候是彌勒菩薩在那邊當天主。但是很多力求往生那邊的人,有時候走到外院就迷失了嘛,就不想走進去了,因為外院太幸福,美女如雲,宮殿富麗堂皇,吃的、喝的享用不盡,外院就是這樣,因為那是天人境界,它比忉利天還要有福報啊!所以,很多修行人沒有真功夫,想要進內院就在這邊退轉了,非常多!當然,當年虛雲長老也去過啦,他在定中去過。所以你看,剛剛我們講到那八千八百四十個多難找!要像虛雲長老這麼有定功的才有辦法改變世界。

那很多淨土都有,包括 釋迦牟尼佛的淨土就是一真法界~實報莊嚴土,如果我們沒有這一個功夫,我們只好怎麼樣?倚賴剛剛講的這一個比較容易去的淨土,叫做西方極樂淨土,它是靠著阿彌陀佛修持因地的時候的本願,那時候祂依四十八願修了五劫,成就了這一個西方極樂淨土。那麼西方極樂淨土跟其他的諸佛淨土的小小也大大的差別在哪裡?它的四土都無染。比如說 釋迦牟尼佛的土,我們現在就在祂的報土嘛,可是不是祂的淨土,我們是在 釋迦牟尼佛的凡聖同居土。那麼其他的佛的凡聖同居土就是「凡就是凡,聖就是聖」,凡不能理解聖也不能窺得聖,凡的只有天天煩,煩死了,(學員笑)只有這樣子。但是極樂世界不一樣,你只要往生到那邊的凡聖同居土,接受到阿彌陀佛的本願威神加持力,你頓時就成就了所謂「阿惟越致菩薩」的能力,那不是你自己證得的,是被加被力……你們講的加持力給充電加碼而成就的。那「阿惟越致菩薩」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講的法身大士。法身大士不但超越六道輪迴,也超越了四聖法界,所以有這一個能力了,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嚮往去極樂世界的原因在這邊。

那這是從「果」上的一個誘惑,凡聖同居土再上去,又有方便有餘土。方便有餘土在 釋迦牟尼佛的報土裡面就是所謂的四聖法界,入聖位的。那麼實報莊嚴土當然就是祂的淨土啦,那祂的法身本命就是在所謂的常寂光這個大光明藏,有這些世界的不一樣。那你如果瞭解這些世界,你就會發現我們地球人的一個宇宙的概念很小,對不對?!小到不行!小到讓你覺得:「唉呀,我們這個心量怎麼那麼小!」那為什麼我們在這麼小的世界?跟剛剛我們講的「心量」有正相關,老祖宗講「量大福大」,那麼量可以怎麼大?量等虛空大!虛空是什麼?盡虛空、遍法界。所以,「盡虛空、遍法界」當你體認到是一個你自體的時候,你那時候就有機會證入所謂「無生法忍」裡面的法身大士。

那我們講到西方極樂淨土從果上是這樣誘惑人,然後進去就是保證班,它的果就是裡面沒有任何汙染,所以經典上告訴我們:「諸上善人聚會一處」,那邊都沒有惡人。換言之,如果你在人間累生累世累積了一大堆業障,加上現在心性也不太好,得罪了很多冤親債主,然後你又知道要還業障,還得很痛苦,這時候很多人就嚮往去極樂世界,因為去到那邊,你只要不出來,你不用還了,為什麼?因為那邊沒有緣。所以,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我們有惡因,遇到惡緣就結惡果;我們有善因,遇到善緣就結善果。惡因遇到善緣,不會結惡果;善因遇到惡緣,也不會結惡果,這個就是因果的關係。

可是,偏偏我們現在這個世界惡緣諸多,你隨便打開網路就有。那什麼叫惡緣?這些迷邪染、殺盜淫妄的都叫做惡緣,所以,只要我們根深柢固有貪瞋癡慢的因,我們隨時都有辦法被開啟惡緣。惡緣的結果叫做痛苦,所以我們這邊就不樂,我們這邊叫做娑婆世界,中文是「堪忍」,堪受的意思,還堪於忍耐,那你沒有痛苦,你忍耐幹嘛呢?有人說:「我現在忍耐著快樂」嗎?(師父、學員笑)我現在在忍痛苦,對不對?所以意思就是說:「我們這個娑婆世界痛苦到極處,可是,依現在的眾生的能力還可以忍一下。」這樣子,你看,總之就是不好就對了。

那麼剛剛講西方極樂世界從「果」上很誘人,其實,在末法時期,從「因」上才誘人!其他的方法門徑你要斷煩惱,斷煩惱多不容易啊!我們現在連伏住煩惱都不容易,對不對?我們連現在稍微遺忘一下煩惱也不容易了哦,更何況斷煩惱?!因為你透過自力的修持,你要斷煩惱才有辦法超越六道輪迴,煩惱的來處在第一階叫做執著,叫一個人在這個世間完全不要執著容不容易?很難!對不對?所以,你只要有執著就一定有業,你一定會造業,你造業一定會痛苦,是這麼一回事。

那去極樂世界的方法,因為當時阿彌陀佛發願過,祂履踐了祂的願力,所以才成就。那麼祂除了花五劫的時間成就了那一個西方淨土以外,祂又花了十劫去運作,花了十劫,經驗很老道了啦,又加上累積更高的功德力,所以祂的能力又更強了!也就是說,十劫以前往生所得到的那個福利,可能沒有十劫後我們現在去的好,(師父笑說)福利啊,祂的福利制度。那因是什麼?因的誘人處就是可以帶業往生,意思就是說你還沒有完全斷掉煩惱,你還是可以往生,可是,有一個條件,就是「帶舊業、不帶新業」。那什麼叫做舊業呢?舊業就是在你往生那一念以前所做錯的事、想錯的事,都不算數,都可以帶去。那新業就是什麼?你往生那一念,你斷氣那一念,如果突然要斷氣了,還想到:「唉呀,不知道我孫子好不好?」這個一想就又造業了,對不對,你就去不了了,就這麼一個念頭。或者是「有個仇人還沒報。」這都不行!「唉呀,我的錢不知道怎麼分?」這些都叫新業,只要你那一念有新業,就不行去了。

那它的理論又是什麼?叫做信願持名,你在臨終一念有阿彌陀佛的念,意思說你要跟祂連繫啊,對不對!你若是打電話,要打得對啊,你不能打去三惡道啊!(師父、學員笑)你要跟祂聊天的話。所以,你這些信願持名……你看,就是科學家講的那個以心控物了哦!來了哦!大的,有辦法讓你以心控物控到什麼程度?控到你的生命境界就是極樂世界,換言之,那也是你變現出來的。所以,依「阿彌陀佛來帶領我們去」是一種俗說,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那阿彌陀佛在你生命體系來帶你,也是你創造出來的,是你那個念頭使然。

所以,佛法是高度科學,而不只是宗教的一種運作的塵務,它是本懷的高度哲學、高度科學。那為什麼加個「高度」?因為它完全沒有汙染。我們現在的哲學也有汙染啊!哲學怎麼會汙染呢?心會被汙染啊!為什麼?依人間的哲學~愛智之學,它沒有離開情識,只要沒有離開情識,一定有什麼?執著、分別。妄想先不講,因為妄想太細了,「分別」大家還懂,分別就是有對立了,只要你有對立,你的心就是叫汙染了。那這是還細微的汙染哦,其實只要你有執著,你的心就有重度汙染了,所以人間的哲學沒有離開這個。那為什麼佛法還要加個「高度」?高度就是它放下了執著、分別、妄想,它連妄想都放下,所以它是一個完全沒有汙染、沒有對立的一種生命之學,所以叫做高度。

那麼它是高度科學,沒有汙染,你看,我們現在所有的科學都有碳跡啊,對不對?「碳跡」你們曉得嘛,都有汙染,佛法沒有啊!好比說,佛法你可以練就了神足通,你現在要去哪裡,你就這樣(師父輕閉眼睛)就過去了。你有沒有看過《星際大戰》(電影名稱)?(學員笑)他們還用機器把人分子化(從有形變成無形),然後就轉移到太空船去了,對不對?佛法的神足通就是你靠你的意念嘛!那我們剛剛講了,科學家告訴你了啊,你身上所有的六十兆個細胞都是小光子組成,那它可拆可聚,你鑄造什麼緣,它就凝聚成什麼樣子啊!所以,(師父指著桌上的盆花為例)你製造成一種方程式排列組合,把這些小光子凝聚,它就是這種花。換言之,花的基本結構跟我們是一模一樣的,它只是這個基本結構的排列組合方程式不一樣。那誰決定?就是念頭決定,那一個科學家在講的「心」,以心控物!

所以,從小的來講,你光是「治病」這件事,也沒有副作用,你可以用你的心去導你的錯誤的細胞。可是,這時候依科學的角度,科學家告訴著我們又有一個條件,就是要高度的專注,高度的專注!而且你要有強烈的這一個方向的概念,如果依我們現在的講法,叫做「強烈的欲求」,那個目的性很強的意思,就是「我要變成怎麼樣」的那個目的心很強!當然,我們前提要講「變好」,都要那個「好」的目的性很強嘛,再加上高度的專注力!那麼它的力道是從高度專注力產生的,你的目的心散發出去之後,你就不能再執著在這個目的心本身,就是交出去了,還有這一道手續,交出去。所以,八萬四千法統統可以辦到這件事情。

什麼叫做高度的專注呢?高度的專注也就是佛家在講的甚深禪定的功夫,你只要有辦法把你的念頭濃縮在一個「點」去高度專注,你這時候就容易入定了。這一個專注凝聚,你自自然然在這個時候就沒有妄想、分別、執著,就沒有!可是重點就是什麼?我們現在的人不好保持,對不對?它還得要保持。所以,你一次兩次的力道不夠,不容易把你的癌細胞給轉化成健康細胞,可是,如果你有辦法一個禮拜以上都符合那個高度的專注力,依自己就很容易把自己的癌細胞治療好了。所以,這一件事情靠自己就可以,最穩當,那你說:「唉呀,還是找醫生好了啦!」也可以,(師父笑說)可是不保證啦!如果今天是瘟疫的時候呢?醫生也得瘟疫了,(師父皺著眉、大大展開雙手)到處死寂一片,整個地球都是瘟疫,那時候有錢也運作不了了,然後醫療器材也沒了,大家都在瘟疫,你要找誰?你剩下自己可以找而已。所以,要趕快練功,佛家講:「平日不練功,到頭一場空」,對不對?!

那這一個「以心控物」是諸位的本能,而不是誰的專利,只是我們未曾有人教育跟未曾去深入理解,加上也未曾去什麼?深入練習,所以我們不會,以致於常常要請別人加持。那加持有沒有用?如果你的迴向加持的那個源頭是有具足這一個力道的,那肯定有用!而且科學家……這時候都不是佛學家講的哦,都是科學家講的,他也告訴著我們什麼?說加持的那個人散發出來加在我身上的,功能一模一樣,你看看。「加持」在西方叫禱告,對不對?所以,一個人禱告為了另一個人好,這時候他禱告的力量,那個人等同百分百有。那這個很好依賴,對不對?可是問題就來了,如果那一個人不相信和信願不足,有的是完全不相信,那就不用講了,信願不足,也就是他沒有符合條件的時候,加持就加持不上,它會扣分。所以,這一個信願度關鍵在於老祖宗跟我們講的這一個誠敬之心、恭敬之心,深入叫做所謂的「信心」,信心是最關鍵,如果這個病患信心不具足,比如說:「要不然,死馬當活馬醫好了!」你看,加個「好了」,他不是很懇切。所以,科學家也告訴我們,關鍵就在「懇切」這兩個字。

你看,懇切很不容易的,我們現在的人不比古人,前一陣子我們常常講那些禪和子怎麼樣求道的故事嘛,你看我們現在有沒有人比得上?就光是「慧可」我們常聽到的這個例子,慧可求見達摩祖師啊,當然,不是我前面遇到的小達摩啦(意指之前所提到背對 師父而聽法的師兄),慧可(神光,二祖)在未見達摩祖師以前,已經是當代所謂的譯經大師了,他通透了老莊思想,從小就神會速覽,一直在飽讀經教,意思就是說他非常的努力學修、學修、學修。當時他在講譯經課程的時候,底下至少都有上千人在聽。聽好,那是唐朝哦!不是我們現在媒體發達的時代,還發個廣告訊息通知大家都來(師父笑),不是這樣。那麼那時候他有一天就頓然覺得不足、不究竟,他已經是當代教化一方的大師了哦,是這樣的條件,後來就跑到香山,大陸有一個地方叫香山,去入甚深禪定,八年。

有一天,就有一個化境,看到一個天人來跟他傳個訊息,告訴他說:「南方有個神人,你應該去跟他參學。」總之,有訊息就對了。你看,宇宙訊息,剛剛說是科學家講的,有沒有?我們都沒有,因為我們的業障太重,人家甚深禪定就開了嘛,所以自自然然在生命周律裡面該有的好就來了。那他當時也不太理解,所以就問他當時的師父,叫什麼名字我忘記了,他師父就要為他解夢啊,現在叫「解夢」,然後解半天也沒答案。後來,神光二祖就頭痛啊,他以為是生病,結果不是,這個頭痛代表著他要有一番的脫胎換骨了。然後,後來他說:「莫非這個夢境是意指南方來的那一個印度大師~叫做達摩祖師?!」那他的師父也就趕快請他去求見達摩祖師,你看,以前的師父這麼心胸寬大,他就去了。

然後去的時候,就看到……你們很招牌的故事來了啊,在達摩洞嘛,對不對?看到達摩祖師在裡面面壁啊,就是我剛剛形容的,他就背對慧可了嘛,然後慧可就很恭敬的……不敢打擾達摩祖師,就站在外面合掌,一直站著。後來開始飄雪,飄雪,那這時候如果是你們會怎麼樣?「不然旁邊的涼亭先躲一下好了。」(師父笑說)是不是?人家沒有,就一直站著。然後雪一直飄飄飄飄,一天一夜,積雪都過膝了。那你要想像啊,又沒得吃,對不對?又冷,站那麼久又痠,然後又不知道達摩祖師什麼時候回過頭來,你要想像如果像虛雲長老這樣一入定十五天,這下子(師父、學員笑)……對不對?但慧可就還是站著。

後來,達摩祖師就回頭啊,醒來了嘛,看到他,於是問:「你是來幹嘛的啊?」這樣子。他說:「我要求甘露法!」什麼是「甘露法」?白話來講就是「無上大法」,佛家的無上大法,「我要求無上大法!」那達摩祖師一聽到,馬上就喝斥,用很嚴厲的用詞哦,意思就是說:「無上大法,曠劫精勤,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豈是你這小誠小意之輩得以取之!」是不是?馬上罵他啊,意思是說:「你憑什麼東西?也敢來跟我求甘露法!」慧可都站了一天一夜了吶,是這樣。

然後,神光(慧可)馬上就拔起戒刀……斷臂的故事你們就懂了嘛,拿他的手供養達摩祖師以表誠意啊,達摩祖師說:「唉呀!求道之人難道不是為法忘軀嗎?」你看,當時六祖惠能在舂米的時候,弘忍大師也是這樣子稱讚他,對不對?為法忘軀。所有的這一些志求無上道的祖師,都有這個決心和毅力啊!就是沒有「生命」這件事情,只有「慧命」這件事情,因為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生命是假的,慧命是真的。所以這時候達摩祖師才為慧可安心竟嘛,「我心不安啊……」「與汝安心竟……」等等,這一段就來了。

那你看看這個故事,我們現在的人求法呢?連法達禪師的誠意都沒有,以致於我們現在的人求不到法的原因就在這邊。所以,古時候的這一些 禪門公案,並不是只是在描述他們很厲害、這些神蹟了得、神通道力不簡單,不是為了讓我們看這個東西的,而是讓我們去省思~我們如何對待我們的生命,他們是這樣的負責,我們對待我們的生命是怎麼樣的輕浮,重點是在這一邊。如果這一種理路我們參學不到的話,我們內在的恭敬真誠是起不來的。如果我們內在恭敬真誠起不來,我們學修無量劫都沒有辦法成就,因為至誠感通嘛!你要通,通透一切諸法實相,你的關鍵就在於至誠之心啊!

所以,誠敬通性,這時候的性就是自性,是剛剛講的「以心控物」那個心的背後的本體,哲學上講「宇宙萬有的本體」,如果我們那一個「誠」沒有,我們就沒辦法回到這邊,這就是生命的原初,也就是最美好的生命狀態。而我們現在都是扭曲、變質,那麼心現識變,我們就是被心意識開始改變,改變就扭曲了。所以,《楞嚴》才告訴我們「諸法所生,唯心所現」,這時候講「現出來」而已哦,沒有「變」,「一切因果,世界微塵,因心成體」,還是你那一顆心。所以,「唯心所現,唯識所變,隨眾生心,循業發現」,所有的這一些也不過是一種依循跟一種所謂的回應而已。

學佛、學菩薩,必然一定要去成佛、成菩薩。佛是福慧雙足尊,一切皆具足圓滿的生命體叫做「佛」,祂不是一個神,祂不是一個木頭人、一個很抽象的概念,而是我們人人只要務實去深入理解老祖宗要交代我們的知見,把它拿來用,我們自己就有辦法達到本來真佛。在《華嚴》裡面也告訴著我們,一切眾生本來是佛,本來就是佛!所以,道本圓成,本來是什麼?不用修證;見聞覺知,也本來是什麼?本自圓寂。可是,我們現在的眾生迷失了無量劫,才要透過學、修、證的過程,要不然,學是多餘,修也是多餘,因為你本來就是。可是,偏偏我們從字面上的意義知道本來就是,我們現在好像也覺得不是,這個就是缺乏學佛最大最大也最難的關鍵,叫做信心。「信為道元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我們的善根長養不起來,也就是缺乏這一個「信」字,為什麼?因為我們都用著自己的意識在認知,那麼這時候再高層次的佛菩薩來都有危機,因為來到我們的意識,祂都變成魔。當我們的意識跟魔相應時,很多時候魔來都會讓我們認知成是諸佛菩薩,那這就是世間在這個末法時期的特色。

佛法講正法、像法、末法、滅法四個時期,它是怎麼個講法呢?它有四個階段,那也具有四個質性。就是說有人教、有人學、有人修、有人證(證果),這個就叫做正法時期。那麼像法就一一遞減了,有人教、有人聽、有人修,可是很少人證,這叫做像法時期,很像,可是沒有實質。而我們現在末法時期是什麼?有人教、有人講、有人聽、有人學,可是沒有人修,(師父笑說)所以不用講證,證也就沒有了,我們現在的大宗是這樣。那再往下就是連講都沒有了,連教都沒有了,所以那個時期叫滅法時期,離現在還將近九千年。

所以,西方在講世界末日,如果你堅信佛法的話,你會發現,那是不可能的事!佛法有講末法,沒有講末日。那麼這個末日你可以從這邊去參得,為什麼西方哲人講末日?因為他不知道有 釋迦牟尼佛住世,那「不知道有 釋迦牟尼佛住世」的理路是怎麼個講法呢?依現在,剛剛跟你們講的科學家的論證,他不知道有改變了這一件事情,佛法來到了地球,在三千年前古印度的時候,就開始起化學變化了,之所以會把末日延遲,是因為這時候有在運行這一些佛法覺悟的理路,所以把這個磁場給穩住了。

你去發現,很多的古籍記載……比如說2012?你們那時候常常講是世界末日,現在也沒有發生啊!那麼是不是無稽之談?也不是這樣講,這一些古籍的預言很多都是準確的,可是因為來自於宣導的狀況,許多宗教徒擔憂,所以他們會花時間……西方叫禱告、東方叫迴向,去做這一些所謂的禱告之事,這個是科學上講的,叫做眾志意念,就是眾人意念的集結,往好的這部分去發散的這一件事情,有在做這一件事情,所以把本來該有的負面的災難給緩和了,「緩和」從時間上來講就是往後推了。那麼往後推是不是就解決了?不是!所以,從這一個角度,我們自己在學法的人就要去明白一件事情,透過迴向、禱告,或者透過你們常常看到的這些佛事、經懺法事等等,比如現在農曆七月鬼門關開了,大家又在緊張,又在中元普渡,那些法會又來啦,對不對?透過這些都只是治標、不是治本,真正的治本是自己明心見性覺悟起來。「明心見性」在教下叫「大開圓解」,如果依修淨土的,就是「理一心不亂」,或者是往生淨土,去保證班慢慢學修,遠離這一個負面磁場。

為什麼自己覺悟起來就叫究竟圓滿?因為你是覺悟的生命體,相對於你的依報,也就是說你的宇宙……現在用「宇宙」這兩個字,它就是清淨無染的,它裡面就沒有這一些是是非非,也沒有這一些災難,所以是不是就究竟解決了!那如果只是一種迴向、禱告,它沒辦法延長,因為你只要沒有覺悟,你所有的都會退,你們常看到很多學修者都會退轉嘛!所以,你就知道為什麼佛家告訴我們「若能不退初心,成佛有餘」,「不退初心」對眾生太難太難了!演變到這個時代……剛剛我們講,釋迦牟尼佛住世的時代沒有這一些共修的事情,為什麼來到我們現在有一大堆共修?就是我們特別容易退轉,他們那邊的人不容易退轉,那個時代,一聽到就勇猛精進,是這樣子。那我們容易退轉啊,以致於古師大德就會想很多方法來幫助還有一點存心要成長的這些眾生,所以才有「共修」這件事情,要不然沒有「共修」這種東西。

那你說,佛法到底是怎麼樣?佛法沒怎麼樣(師父笑)!佛法,你要理解它,就是你自己也不能怎麼樣,你如果自己有一個意念,你就完全不能理解佛法了。乃至於很多人看經看一輩子,不懂經教在講什麼,很多人古文也很深入,看經也看不懂,這不在於他工具的專業不夠,而是在於他態度的專業不夠。那學習佛法態度的專業是什麼?是你不能有一絲毫你自己的見解,白話叫做無意。你不能有「意思」,所以你才能開啟佛法本來無意的一切義,你只要有一個意思,你就阻擋了所有的一切義了,所以那個就不叫佛法。

那為什麼呢?因為佛本來也無意啊,所以祂才告訴我們:「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告訴你:「本無一法可說,唯眾生迷惑、造業、受苦,顛倒夢想。」所以,佛有一大事因緣而興出世,開佛之知見、示佛之知見,以令吾等眾生悟佛之知見、入佛之知見。那麼祂開什麼佛知見?祂開無知見!祂示什麼佛知見?示無知見!所以我們也要符合那個無知見,我們才能入佛知見。那佛本無一法、無一思一想,祂何來的知見?!所以祂一切的知見,只是因應我們眾生的妄想、分別、執著而善巧方便的設立而已,包括一切諸佛的名號也是巧名安立,本來就沒有這一些東西。

所以那天在台北才跟大家講孫悟空的故事嘛,對不對?《西遊記》啊,唐僧不是引領著三個徒兒慢慢的一步一腳印走到西天取經嗎?當然,過程的艱辛大家可想而知,總是也取得經典了,如來佛總算也大發慈悲:「我準備好在這裡等你們很久了。」這樣,好多的經典,他們四個就很開心,就打包帶走,往東土回來。那回來當然也是透過同樣的路徑,也是有一堆比較貧瘠、障難的這一些地形,走著走著,可能太得意了,不知道要小心,通常來的時候比較小心,回去就很得意,一不小心就跌進河裡面。那整個經典都摔進河裡面,這時候搶經第一,對不對?趕快把經典拿出來,可是濕掉了,怎麼辦呢?第一件事情當然要曝晒,把它晒乾。那曝晒就有機緣把經典打開,一打開,孫悟空看到就大發雷霆:「如來佛騙人!怎麼全部都沒有字呢?」他頓時可能不知道體會人家,也不會想說那些字是不是被河水沖走了?(師父、學員笑)對啊!結果就是沒字就對了,氣死了!然後想找如來佛理論。

這時候孫悟空已經不耐煩了,之前要去西天取經時,老是跟唐三藏商量,對不對?「我這個筋斗雲一下就到了,一秒鐘十萬八千里,幹嘛在那邊晒太陽、走路、越過沙漠,還要踩石頭!」可能唐三藏也覺得:「若再走一遍,命就休了!(師父、學員笑)算了算了,還是讓你用筋斗雲過去好了。」然後孫悟空就載著所有的經典過去跟如來佛理論了。如來佛一看到,你看,畢竟是佛,有修養,不會跟他生氣、計較,只是遺憾地說:「好吧、好吧!悟空,我這邊也早就準備一份了。」因為如來佛也有神通啊,對不對?「來吧,拿回去吧!」結果他就好高興,這時候做事情很謹慎了,先檢查,(學員大笑)「有字了!太好了,如來佛這次真是上道!」就咻~又回去了,然後他們四個又很開心啊,回到唐朝東土。

那如來佛就搖搖頭:「唉呀!東土眾生無福啊!」本來你們艱辛過來都懂得放下了,對不對?懂得放下就是你能悟得那一種空性,本無一法可立啊!法是藥,眾生是病,應病與藥、隨方解縛、就路歸家而已啊,哪有什麼法?!更何況有文字?!可是,眾生想不開,以致於我們現在都在那邊拼命看經,越看越神經,對不對?!(學員笑)然後記住這一些言詞,老是要去要求別人,讓人家討厭我們,又讓佛法受辱、受怨,一不小心還會因為這樣毀佛謗法,然後下地獄!你看,這都要背因果的。然後如來佛就這樣(師父舉起左手由內往外揮):「啊~無福!」

所以,哪有佛法!「法尚應捨,何況非法。」《金剛經》如是言,第一個法就是指佛法,它告訴你連佛法都不能執著。所有一切的經教文字,只是希望你起觀照般若入實相般若,而不是教你迷戀在文字般若。那這時候文字般若是不是錯?也不是!是我們人到底會不會的問題。所以,我們要做一個「會」的學修者,而不能迷執在一種「不會」的生命境地,這樣不但我們得不到利益,我們還會讓傳載千古的古聖先賢蒙羞,所以一定要善於要求自己。那麼佛法最後只是告訴你放下而已,放下什麼?放下該放下的,對不對?那不該放下的呢?也要放下!所以一切世間無有不放下的,萬緣放下,這就對了!

那方便有這些經教~「法」是為什麼?是為了我們看破用的,因為我們看不破就放不下,看破叫做瞭解、明白的意思。所以,有學的話,就是要學一個明白,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宇宙是我們的生活環境,人生是我們自己。我們由何而來、來幹什麼、為什麼會出現,我們這一整個宇宙裡面的人事物跟我們是什麼關係,怎麼個對待法才對,它有它背後的體、相、用、理、事、因、緣、果,統統把它搞清楚弄明白,才有這一些文字存在的價值意義。那麼話又說回來,佛經無人講,雖智莫能解,寶誌公禪師也告訴著我們:「不逢出世明師,枉服大乘法藥」。六祖惠能大師也在唐朝警示我們:「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只緣心迷,不能自悟,須假大善知識,示導見性」。根結的問題還在哪裡?還在於我們自己放不下。所以,我們如果放不下,遇明師則值盛世也徒勞無功。

所以,「學」是我們自己的事,「教」則一切機緣都有辦法,只要你是一個善學者,一切機緣統統是良師。有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祂參什麼?「五十三」代表著各行各業、各個不同族類,五十三拓寬也就是盡虛空遍法界一切的存在,這時候講「存在」。那麼善財童子自己是個學修者,祂告訴我們,天底下只有我們自己一個人是學生,那你如果沒有這一個虛懷若谷,你就沒辦法契入這個態度,你就會跟外在比較、計較,所以你當下的念頭又把你的純粹的良心給泯滅了。泯滅不是不見,而是它又不知道要塵封多久,你才有機緣再把上面的灰塵撥掉,這個事情也就是我們生生世世無量劫以來在搞的事情,搞到今天,你看看!

所以,希望著力今生須了卻,誰能累劫受餘殃,今生不將此身度,更待何生度此身?一次就要了結,不要再去拖到生生世世了。為什麼?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明師難求、中土難生,這四事因緣如果沒有具足遇到,我們不可能成就。所以它還得要看我們的什麼?所緣緣、親因緣、無間緣、增上緣。增上緣是外在幫助我們的人,那增上緣當然有兩種,一種叫正、一種叫逆,逆增上緣、正增上緣,外在只有這個,其他都是我們自己。那麼「親因緣」你不用去談,親因緣就是我們生生世世累積下來的本因。後面有一個叫「所緣緣」,端看我們緣到什麼,對不對?那自己的精進叫無間緣,這一個就很重要,無間緣就是自己的精進力。

學習一定要把「精進」提煉出來,從哪裡做起?一個人如果有自私自利,在學法的道途上是精進不了的,他一定會依著自私自利而見風轉舵,所以不可能成就。因此,佛才告訴我們,善巧方便的鋪陳,所有一切眾生學修,都不能沒有「布施」這兩個字,不管你有沒有錢、有沒有資糧,有沒有完整的四肢、完整的身體,統統不能不去養布施之心。所以,布施是為了拓寬我們的心量,而不是要增加我們的福報。那福報為什麼會自然增加?因為我們心量拓寬了,量大則福大嘛!所以,福報是副產品,我們的心量才是主軸。

所以,一個人心量拓寬,他才有辦法接受戒律的引導,這時候不叫牽制,是引導,因為戒律本來是美好的事情嘛,它哪有什麼牽制的問題呢?戒律就是我們覺醒的那個樣子,那我們現在迷失,所以透過戒律幫我們引導回來,這要「心量大」的基礎才有辦法。那麼透過戒律的引導讓我們方向不會錯誤,所以我們才有辦法提升往菩提的方向挪移,可是,當中如果我們忍辱度不夠的話,我們的持續力就不久,那時候會停,停了就有機會再退轉了。所以,來來去去無量劫都是這樣,不划算!這時候得加上忍辱,六度裡面的忍辱。

那麼忍辱為什麼擺中間?忍辱在中間就有一個承先啟後的意味,前面的布施、持戒完備了,你加上忍辱,就有辦法把你提煉往精進的態度走。那麼精進克服了懈怠,如果你是耐不住性子的人,你很難克服懈怠的,你會依你的習性運作,而讓你的本性埋沒。那這時候精進出來了,你才有辦法持續,沒有精進的人是沒辦法持續的,你只要沒辦法持續那一個功法,你的禪定就入不了。所以,精進是禪定的前方便,禪定得到了,自自然然的作用就叫做般若(智慧)。

所以,六度萬行要懂得依次第修,會的是隨便拿一個就具足其他五個,這也是本來佛法修持的樣子。可是,因為我們有迷,迷就有次第這一種假的生命狀態啊,那麼我們就要回歸回來,穩紮穩打的把「布施」去完成,後面的加行位、通達位(見道位)、修習位、究竟位才有辦法深入,要不然,我們永遠都在六道輪迴來來去去。六道輪迴,三惡道是故鄉,所以我們好像也曾經在七月被放出來過的樣子吧?!(師父笑說)像今天一樣。所以,你看到這些眾生又要出來啊,還要等我們去餵他,要不然他們餓肚子又會在那邊打架,然後一不高興又要找我們人類麻煩,對不對?那其實是什麼?是我們窩囊,因為我們正氣不足,正氣不足,他就有辦法來影響我們。那麼我們又心態不對,對不對?我們內在有貪瞋癡,外則感得迷邪染,迷邪染也叫做鬼魅魍魎,要不然以前哪有什麼七月啊!

我在台北上課結束的時候,有一位伯伯同參就來問我說:「師父啊,這個開鬼門是真的有嗎?」我說:「可有可無啊!」「嗯?這是什麼話?」意思就是說在臺灣好像有啊!剛剛講的「以心控物」來了哦,因為這個「物」(開鬼門)也是被我們的「心」控出來的,眾念集合,是眾人的意念使然。你說美國人有沒有開鬼門關?他們從小一輩子沒有這個念頭,對不對?好比說,西方只要在演鬼故事,鬼的形相大概就是兩個牙齒露出來,(學員笑)他們的鬼特別喜歡喝血,也不知道為什麼?(學員笑)那只要是我們東方的,比如說中國的就是長頭髮、在古井旁邊,還拿梳子梳頭髮(學員大笑)……等等,都是要掐人的,那他們(西方)都是這樣張牙舞嘴的,兩邊的形相是不是都不一樣?所以,能量本體是一樣的,可是形相是依眾生的念頭而產生的相不一樣,是這樣。那麼不要講到這些戲劇,就連我們自己一個人,不同的朋友看待我們的樣子也都不太一樣,所形容的也都不太一樣哦,這個就是不同維次空間重疊在一起。

所以,今天告訴諸位要以心控物,就是一切法從心想生,要瞭解整個盡虛空遍法界……我們白話一點叫做你的人生,你就是主人,主人在決定運作,所以你切莫迷失了,你的人生變成你自己是僕人。那當然,主人永遠是希望運作好的人生嘛,所以你的思惟就要好!那「好」是有標準的,「好」的標準如果依佛家最普遍、最主軸也沒什麼好去思惟爭議的,就是拿捏到鳥窠禪師講的那四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感謝啦!看看今天有什麼疑惑嗎?時間到了喔?!

博洲師兄(主持人):請問師兄姐有疑惑嗎?(學員們一片靜默)

師父上人:如果沒有的話就……(師父天語)

師父上人元和妙音淨化並釋義

(師父對跪聽妙音的學員說)諸位請起,感謝啦!

誠於中,形於外,自己既然知道自己是主人,就要把自在主宰權拿回來嘛,所謂佛家講的「常樂我淨真實善」啊!那麼好自善護自己的正氣,然後把客氣給拿掉,現在的「客氣」不是指做人客客氣氣那一種哦,是客塵不能濁其心。我們人為什麼會生病?因為外在的氣進來了,把我們的真氣泯沒,所以那個客氣就叫做陰氣,我們正氣屬陽。在態度上要懂得陰陽調和,在生理上,那一個陰陽調和自成的狀態就叫做真氣,方便叫陽氣。所以,自己在調和,小周天完善,大周天就完善,它沒有次第,它是同時,因為小周天跟大周天是一、不是二,要善護這一個「一」的概念,不要把我們的人生給切碎了。其他一切眾生當然也就是我的自體,猶如我們的細胞,雖有六十兆,可是它統統是你自己,虛空法界一切眾生無量,也統統是我們自己。所以,希望諸位能夠在學修的過程裡面,不斷把我們的心量擴大,量大,福自然大;福至,心就靈!感謝!

 

 

201808090947弘聖上師 說法開示 2015年5月22日淨慈寺-大雄寶殿

弘聖上師 說法開示

2015522淨慈寺-大雄寶殿 

Instruction by Master Hong Sheng in Jingci Temple at Main Hall in China

on May 22, 2015 

 


「毘盧遮那佛」為光明遍照,大日遍照之意,密宗把毘盧遮那佛稱作大日如來,

作為供奉本尊與最上根本佛。佛教將毘盧遮那佛作為清淨法身佛,

盧舍那佛為圓滿報身佛,釋迦牟尼佛為應化身佛

 

 

地點 淨慈寺-大雄寶殿

時間 : 2015522

 

--- 收錄於《圓通慈航》

 

如何理解法身、報身、應化身?

眾生完美無瑕的本能叫「法身」;智慧是「報身」;

而「應化身」則是我們的行為和作用

(大雄寶殿前,師父上人解釋何謂法身佛)

師父上人:

在密宗就叫做「大日如來」,在顯宗叫「毘盧遮那佛」,然後白話文叫做「遍一切處,遍一切時」。

晏菱師姐:

那祂跟毘盧觀音是?

師父上人:

祂是清淨法身佛,觀音菩薩的本尊也是祂。祂是法身佛,觀世音菩薩是應化身。應身跟化身有什麼不同呢?化身就是祂從哪裡出來、是誰你不知道,就突然蹦出來出現在你生活當中。然後幫助你完了,又從哪裡消失不知道,又消失了,那叫化身,會變現。

應身就是祂會有示現,比如說釋迦牟尼佛。祂從小,還要胎獄、然後出胎、然後八相成道,祂是應身佛。那麼如果祂在所謂的華藏世界,那時候處於所謂的佛自己的淨土就叫做報身佛−− 盧舍那;法身佛就是清淨法身毘盧遮那佛。

沈毅師兄:

祂是有應身佛、法身佛嗎?

師父上人:

法身、報身、應化身。「應化身」通常講在一起,那應、化身有兩個不一樣的意思:化身就是會變現出來。就像當年宋朝北宋的時候,彌勒菩薩,大肚和尚啊!當時村莊沒有人知道這個人從哪裡來,最後祂要走的時候,跟大家說:「我是彌勒菩薩再來。」一斷氣,就走了,就化現了。「這是從哪裡來?」突然會不見,有一些神通、道力的運作的,這個叫「化身佛」。

而「應身佛」則是會現同類身。譬如說當年釋迦牟尼佛,祂來到這個地球,這次是第八千次來。第八千次了!祂來還得跟著我們人類的週率一樣:要出胎、成長、生老病死,然後要示現八相成道。怎麼學?祂顯現這樣的過程來教育我們。然後最後示現跟平均人類的歲數一樣。當時的平均歲數是一百歲,原本祂應當活到一百歲,為什麼八十歲就滅度?因為天魔波旬看不慣祂,「你傳授正法迫害我的魔法,所以我很討厭你!」來跟祂說:「請你走!」那麼這就等於有人啟請祂走啊!祂也隨順眾生,捨下二十年的壽命。這留給我們什麼你知道嗎?

留給所有現在前面加個「釋」字的眾生:釋證嚴、釋星雲、釋印光、釋什麼…… 等等,前面姓釋的就是出家人嘛。末法時期,祂的法運一萬兩千年,現在剩下九千年。一萬兩千年期間這些所有出家人的福報,都是釋迦牟尼佛那二十年給他們的。你看二十年換那麼多!那你想想看,昨天不是在講那個普陀山的南海觀音,光一個法師就捐多少了?

沈老師:

對啊!五百萬人民幣。

師父上人:

所有整個地球的法師集結起來,你看那個福報多不可思議!就釋迦牟尼佛遺留二十年給他們的,才光是餅乾屑屑給他們而已,就這麼多了!

釋迦牟尼佛這樣子的應化過程就是叫做「應身」。感應道交啊!祂是隨著我們地球眾生的感而來應的,這叫做應身。那麼很多人疑惑說為什麼當年出現在印度,而不是在中國?要瞭解,佛法是因緣法,因緣生因緣滅,所以嚴格來講,現在印度沒什麼佛法。現在的佛法在大中華地區,所謂的中土這邊。

那麼為什麼當年出現在印度?因為當年的印度,學習風氣很盛,修行的風氣非常盛。那邊九十六個學術單位都有修禪定,祂們修禪定修到了所謂的四禪八定了,也就是六道輪迴的頂層−− 非想非非想處天了,可是卻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什麼意思呢?

他們在禪定當中最高可以看到非想非非想處天,最低可以看到地獄。他們知道有這些世界與維次空間的存在,可是卻不知道到底是怎麼產生的,所以這有一種……剛剛不是講敲鐘的時候,有一種冥感。冥感出來就感得釋迦牟尼佛降生到印度這塊土地,再回來教育他們,讓他們又知其所以然,幫助他們提升。

那麼在祂住世的時候,是正法時期的那一千年,那邊的佛法力道非常深厚,當時度了那邊的所有人。那度了該度的人之後就沒因緣了嘛,他八十年示現滅度。走了還留了正法時期「戒律成就」的這一個脈絡。所以當時,他滅度之後也出了很多法身大士。所謂法身大士,不但超越六道輪迴也超越十法界,像馬鳴菩薩、龍樹菩薩……等等這些大德,包括達摩祖師這些。

那這些人都成就了之後,那邊的因緣就沒了,所以一千年之後「禪定成就」。

釋迦牟尼佛法運的第兩千年是「禪定成就」,那時候剛好大中華地區的因緣成熟,那段醞釀期大中華地區有老莊跟孔孟的基礎銜接。當這個基礎慢慢成熟了之後,因為想更上一層樓,他就感得了佛法過來。大概在東晉、唐朝那個時候,當時這些印度的高僧大德就被引流過來。

所以你看,放眼全世界,禪宗幾乎是中國最豐盛。那麼在那一千年引流過來之後,佛法就持續在大中華地區承傳了,所謂的「大乘佛法」。這個叫做應身,「應身佛」。

假設你們過去跟諸佛菩薩有因緣的話,在你們有福分的時候,又有一種對生命提升的嚮往,祂有時就會到你夢裡跟你講幾句話。我們突然醒過來就,「哇!心開意解!」那個也叫做化身。有時候你在生活當中,會出現一個你認為的高人,突然出現跟你提點幾句話,讓你豁然開朗,結果一回頭,祂就不見了,那一種就叫做化身。

化身就不一定會化現同類身喔,有可能祂化現一隻狗!然後你看到這隻狗的行為對你有一些啟示,就好像雞足山那一隻雞。那一隻雞的行儀你不覺得根本不像雞嗎?那個幾乎都是化身的,懂嗎?也可能你們這一群人一離開,福報走了,牠就「咻」−− 坐化了,這樣。

所以,法身、報身、應化身。我們了解三身佛不能只停留在這個階段,如果只停留在這個階段,我們學習者會迷失。一定要回到根本的問題去瞭解,這些都只是一個往外的表法。

比如說造個毘盧遮那佛的造像,那毘盧遮那你要瞭解:遍一切處,遍一切時。所以,法身就是我們的自性,叫做法身。所以用白話文講叫做:一切眾生的本能,完美無瑕的那個本能就叫做「法身」;那麼什麼叫「報身」?報身就是我們的智慧,你有智慧嘛;那什麼叫做「應化身」?就是我們的行為跟作用。

所以「清淨法身,汝之性也;圓滿報身,汝之智也;千百億化身,汝之行也、汝之用也」。那回到這樣你才有辦法去成就你的「自性本佛」啊,「心外求法,了不可得,他心覓法,無有是處」。如果一切都是外在的諸佛菩薩,那我們也不用學了。所以,當我們看到外在的諸佛菩薩,也就是一種警示跟提醒,祂們當年也曾經在人道,也曾經在六道輪迴苦無出期。就好像阿彌陀佛,當年遇到大自在王如來的時候,你知道大自在王如來祂的教化時間多久嗎?四十二劫!你看釋迦牟尼佛在地球教幾年?第八千次,這一次,四十九年。

四十九年跟四十二劫差別在哪裡你知道嗎?年你們有概念,無庸置疑 。一劫,祂們講的是大劫。而一小劫,用人道平均壽命,人類不是只有地球人喔!外星人也叫人道,壽命最高可以達到八萬四千歲。那麼八萬四千歲每一百年減一歲,一直減到平均壽命十歲,人道的壽命最低平均十歲,一直遞減叫減劫。然後再從十歲,每一百年加一歲、每一百年加一歲,加到八萬四千歲,這樣子叫增劫。這麼一下來,一上去,這樣叫一小劫。

一個中劫有二十個小劫,一個大劫有四個中劫,所以這麼一增一減,乘以二十,再乘以四,就是佛家在講的一劫。大自在王如來在世間應化四十二劫。所以你看,高維度空間的生命體看我們人類就像是蜉蝣啊。牠的壽命一天而已,朝生夕死,對不對?牠永遠就只有在那個平面空間,其他的世界牠也不知道是什麼!所以越高度空間的人,越高度維次的人他的視野越廣,心量就越大,壽命可以達到無量的!

那麼現在是屬於賢劫,第四尊佛住世,就是釋迦文佛,釋迦牟尼佛。本來第四尊佛應該是目前在天王殿暫代兜率天主的彌勒菩薩,但是因為釋迦牟尼佛修忍辱的功夫大過祂!當年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體,成就了祂極度的忍辱,所以祂超越了彌勒菩薩,變成第四尊。

那麼末法時期結束,釋迦牟尼佛法運滅度之後,滅法時期再經過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彌勒菩薩就會降生,是這個意思!要不然他們兩個是對調的。

沈毅師兄:

原來五十六億七千萬年是這麼來的啊。

 

忍辱很重要!沒有忍辱的功夫,所行的佛事將統統唐捐,火燒功德林!

師父上人:

是。所以你就知道這一個故事在表什麼法了,很重要!不是只有我們聽故事說:「哎呀!彌勒菩薩我知道,本來在前面,現在換調到後面,後面就會出來了。」那這樣對我們是沒有意義的。這一個理路就是:祂們兩個演一齣戲!彌勒菩薩跟釋迦牟尼佛演一齣戲來教我們一件事情−− 忍辱是非常重要的!六度萬行裡面的忍辱、耐心、好脾氣、包容力,這個叫「忍辱」。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第三個忍辱,是非常重要的!也就說如果你沒有忍辱的功夫,你行佛事的所有這些功果統統唐捐了,統統不算數了,因為你留不住。所以人家說,火燒功德林嘛,對不對?那什麼樣的情況會火燒?就是你脾氣起來了嘛,你看不慣東看不慣西,這個叫火燒,瞋恨心起來了。

所以有瞋恨心的人絕對沒有忍辱,忍辱度是對治瞋恨的;那麼布施度是對治貪欲的;持戒度是對治惡習氣的;布施、持戒、忍辱,後面還有一個精進度,精進度是對治我們會懈怠的;禪定度是對治我們會散亂的;那麼智慧度當然對治愚癡啊。所以當這六度萬行成就之後,你得到的是具足圓滿,連具足圓滿的概念都放下,你就回歸毘盧遮那真身佛了。

那時候祂住的是華藏世界,祂的本然是所謂我們一般講的大光明藏−− 常寂光。祂們那一個世界完全沒有任何的瑕疵,美到不行!所以極樂即是華藏,華藏即是極樂。所以,毘盧遮那如來是華藏世界的教主,一般好瞭解,極樂世界常聽,阿彌陀佛是那邊的教主,所以祂左右有兩個助理,也叫助教,一尊叫觀世音菩薩,一尊叫做大勢至菩薩。

那麼毘盧遮那佛,在華藏世界的地方也有兩個助理,大菩薩,一尊叫做文殊菩薩,一尊叫做普賢菩薩。這四大菩薩,合起來就是一尊佛。佛示現「不動」,那菩薩示現「動」嘛,就是剛剛我們在鐘樓那邊講的最後兩句話:「佛,止則一念不生;菩薩,觀則萬善相隨」。所以你看,佛菩薩都是善的,對不對?有動作的。所以佛經有一句話叫做:「菩薩為眾生做不請之友」。祂會動,可是祂沒有一句話叫做「佛為眾生做不請之友」。所以你必須要去敲它,那個鐘代表著佛,一叩了之後,那個聲音代表著菩薩。(此時後方正巧傳來鐘聲)嗯,代表著菩薩。

佛菩薩,「三身元我體,四智本心明」,所以「汝若欲了之,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由心造」嘛,回歸我們自性本體就是了。因此來到佛寺,看到這些阿羅漢、菩薩,要好好跟祂們學習:「啊!祂在提醒。」是這麼一回事。這樣修佛就快了,你的生命,一般你們講命運要改造就太快了。你看毘盧遮那佛!

 

何謂坐禪?如如不動,是謂坐;不取於相,是謂禪

剛剛我跟小沈說,走過來的時候就是修什麼?毘盧遮那如來。就是你們的自性佛!所以為什麼說「自性本自清淨」啊!禪法,它一定是修到至極嘛,叫禪。那很多人誤解了修禪就是打坐、坐禪、面壁……不是只在那邊派功課給身體做,心都不做功課!我們現在人是不是都這樣,然後心都不做功課,在那邊打坐不是打盹就是妄想紛飛,這不叫坐禪。

所以坐禪是依著那個我們「坐如鐘」,坐著的樣子最穩定來代表著什麼?內不動心、不動搖。那麼禪者,外不著相。所以,如如不動,是謂「坐」;不取於相,是謂「禪」。所以坐禪、坐禪,如果你不瞭解這一個義理,你就沒辦法去契入所謂的行住坐臥皆是禪,你只會礙於所謂有為質礙形式的這一個方法,坐在那邊以為就是坐禪,結果根本不是坐禪。所以禪法叫「會與不會」。

有的人一生沒有打過坐,他也入禪,你懂嗎?所以這些都是形式。那為什麼有時候我們常常要打坐?因為,這也是一個「方法、門徑」,也是八萬四千法其中一法!它是一種介質,它不是本身,所以修行人切勿把路標當作目的。常常走一走……「西湖,箭頭,到了!」其實西湖還很遠,懂嗎?所以「以手指月,莫觀於手,當觀於月」啊!那用月亮代表:圓滿的月亮,十五月圓,就是毘盧遮那佛;那麼月牙從初一、初二、初三一直上去,就是華藏世界的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所謂這個「位」,不是一個一個人的意思,這個位是位次、位階、境界、品級,是這個意思,所以它不是只有一個。

在華藏的修行,毘盧遮那如來的法脈裡面,從十信、十住、十迴向、十地到等覺,所修持的這些理路統統沒有離開文殊十波羅蜜、普賢十大願王。祂的初級班,是修這兩個科目,到最高級班,還是修這兩個科目。「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那麼有什麼不同呢?「深度」不同。你看我們小學生學數學,跟大學生學數學都叫數學,可是它的深度就是不一樣。所以,十波羅蜜成就「圓滿智慧」;十大願王,成就「圓滿德性」。也就是說普賢能入一切所謂的虛空法界,一毛孔一微塵的佛世界祂都能入,這一個就是所謂的「大行」。

那麼前面的地藏菩薩,就是那個「大願」的基石;有了之後,普陀山觀音菩薩,這一個「大悲」;這兩個基礎有了之後,你得要成就「大智慧」跟所謂的「大行」, 要有這一個願力、行為。那這四尊菩薩表以修德。修德就是有所作為。四修德的圓滿即是性德的圓顯。為什麼叫「圓顯」?因為性德本無所作為,它本然如是,所以它只是像鐘一樣,有眾生來叩,叩得大聲,祂就響大聲給他,祂自己是沒有作為的,在那邊如如不動。

這個眾生涵量比較小,叩小聲,祂不能大聲給他吶!祂要小小聲給他,才適當。那如果沒人叩呢?假設我們剛剛爬上去鐘樓都沒人叩,突然:「咚!」我們趕快逃了!你知道嗎?會嚇死人!這個叫做不相應。所以佛法恰到好處,無過無不及,只要我們能夠會得箇中三昧。三昧是什麼意思這時候又要講了,三昧就是禪定的意思啦。

那有所謂甚深三昧、粗淺三昧嘛。所以,諸佛妙理,當然非關文字,可是,不透過文字又難以去什麼?引導。所以你有沒有發現,很多經典裡面,雖然禪宗不立文字,可是聽好!它是「不立文字」,不是「不要文字、否定文字」喔!這個不立的意思是不執著,不執著文字。那你執著一個「不要文字」你也叫執著,那也不對。

所以你有沒有發現,典籍翻開,常常都是禪宗的這些語偈最優美,最有意境。

張姍女士:

我想問個問題,我的脾氣挺暴的,也挺沒有耐性的,怎麼樣才能改變?有什麼比較好的辦法?

師父上人:

「理明則性真」啊,意思是說我們在理上未明,所以要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常常瞭解為什麼不要脾氣壞、不能脾氣壞。先用對法來講,譬如說,我脾氣不好,控制不住嘛,那我就要常常去瞭解,脾氣不好的副作用是什麼。那因為我不喜歡副作用,不喜歡不好的結果,我就會克制。之後再去瞭解脾氣好的境界有多好,那這樣我就會去嚮往好脾氣。那麼脾氣壞,如果從六道輪迴來講……妳有概念嗎,六道輪迴?

張姍女士:

有。

師父上人:

妳有沒有聽過一個地方叫地獄?

張姍女士:

聽過了。

師父上人:

我們講貪瞋癡對不對?脾氣壞叫做瞋!瞋毒,就是讓我們下地獄的主因。所以在這一輩子脾氣壞的人,下輩子都下地獄,這是學分。那妳想不想去地獄?

張姍女士:

不想!

師父上人:

所以每次脾氣壞我就想:「啊,地獄在面前!」所以就克制一下。這樣伏久、訓練久了,自自然然就比較不會脾氣壞。比較不會脾氣壞,還是會壞對不對?會壞,就要再看到,「地獄來了!」就再訓練,訓練久了,就不會脾氣壞了。這個過程是要訓練的,就好比我們寫書法一樣,一個字要寫好得要不斷重複寫。

張姍女士:

有一次吧,打個比方,就是非常生氣的時候,就好像有人在我耳邊然後說:「不要吵架!」我都聽到了,但是就是把這個聲音忽略掉了。

師父上人:

那不能忽略啊!所以剛剛我們講化身,搞不好佛菩薩化身來告訴妳不能這樣了。

張姍女士:

對對對!結果我吵了之後,就出現了很多要過好幾年才能平復的事情。

師父上人:

是啊!妳看多冤枉!近的來講,發脾氣就是讓現在的人產生一些奇奇怪怪病的主因。生病就痛苦了對不對?痛苦就好像已經下地獄了吶!地獄更痛苦。

師父上人:

他們是不是要做晚課? ( 按:當時大殿在準備做課)

張姍女士: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覺得出了社會之後,很多問題都不能理解,因為以前上學的時候脾氣沒有這麼暴,工作以後,脾氣卻越來越暴、越來越暴。

師父上人:

其實是這樣的,不是我們本來沒那麼暴,而是我們遇到了,有機會突顯原來我們這麼暴。妳懂意思嗎?就好像一塊土地裡面本來就有種子,可是長年都沒有澆水,所以這時候是不是不會長出植物。沒長出植物我們以為這土地都沒東西嘛,可是妳不小心一桶水下去就冒芽了。

妳看,種子是不是本來就存在?不是妳澆水的時候它才有植物!所以我們過去累生累世的這一些惡根種子跟善根種子都一樣多,只是來到這一輩子看我們遇到什麼緣。所以,為什麼要修?修正自己錯誤觀念、思想、行為叫修。這跟外在無關,外在就像一面鏡子,這一面鏡子讓我脾氣壞。我比喻,妳遇到的這個人讓妳脾氣壞了,妳不能恨他,妳要感恩他吶!因為他是一面鏡子來告訴妳,「妳有脾氣壞」這件事情。那妳要趕快擦,就好像看到臉黑了,然後去照鏡子,妳會不會因為看到鏡子裡的妳臉黑,就很生氣,氣死了、氣死了,然後把鏡子砸壞?我們人不會這樣嘛,對不對?

所以這一個境界就是一面鏡子來告訴我,我有這個壞脾氣。感恩它來讓我知道, 回家我得趕快修,因為我不想下地獄。懂嗎?所以我要告訴自己:「不行!」那不行很不容易做到,所以你要常常去樂善好施。一個忍辱做不到的人,一定是他缺乏前面兩個基礎。

張姍女士:

什麼基礎呀?

師父上人:

布施跟持戒。

張姍女士:

布施跟持戒......

師父上人:

布施、持戒、忍辱,後後深於前前。他們要做課,沒關係,我們到外面去。

(一行人移至殿外)

師父上人:

「演法堂」。

晏菱師姐:

他突然看你一眼,你要走,還要用力的看你一下。那是濟公嗎?

師父上人:

濟公。

師父上人:

如果想瞭解就到「演法堂」告訴妳吧。

張姍女士:

嗯!

師父上人:

等一下有個地方坐著,這樣乘涼,氣氛很好。上課的地方,叫做「演法堂」。

(眾人在「演法堂」前的台階坐下,師父上人繼續開示)

師父上人:

所以,忍辱很重要。那麼忍辱我剛講,對治瞋恨嘛,就是壞脾氣。那一時做不到我們就要先去瞭解為什麼做不到,那是因為我們生生世世有累積這個習氣,你們講的習慣,「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一件事情一旦養成習慣,當然不容易改啊,對不對?這很合理。那這時候要怎麼辦?去培養另外一個好習慣。

張姍女士:

培養另外一個好習慣?

 

常常為別人服務,樂善好施,就能對治「瞋恨」這個不好的習慣

師父上人:

對!好像翹翹板一樣,對不對?妳本來累積的習慣,不好的習慣:瞋恨。說壞脾氣好了,你們比較聽得懂。壞脾氣累積得像一顆大石頭這麼重了,妳一個人推不掉對不對?妳就去培養歡喜的習慣,培養久了,這個小石頭一直丟丟丟,總和超過它就跳過來了,自然就改善了。

那什麼叫做「歡喜的習慣」?就是我前面剛講的:布施。布施就是樂善好施的意思。為別人服務,處處站在別人的立場去著想,這個就叫做布施。當妳常常在做這一件事情,自自然然妳的脾氣就會變好。

張姍女士:

我以前,他們都說我是濫好人。後來上班之後,只要說「要為別人好」,人家就覺得你傻。時間久了,為了不讓別人說自己傻,社會人的這些習性也學起來了,會覺得是不是我以前的想法錯了……

師父上人:

不是這樣講,這時候是我們缺乏智慧。當然不能當濫好人啊!前面有個「濫」字就不好啦。濫好人再怎麼好,人都是濫,妳懂嗎?所以,真正的好人還有標準。意思是說,你們講的好人跟我們講的好人標準不一定一樣,跟佛菩薩講的也不一樣。所以,這時候就要花一點時間去學習佛法裡面講的標準,依它的標準我照做就叫做修了。

張姍女士:

那要從哪方面的書籍或哪裡去找到這個標準?

師父上人:

對你們來講有深淺的問題。基礎上如果妳可以從我剛才講的那些做起,它也就是一種標準。所謂的布施啊!那布施它還有分深度,要去落實才有辦法體會,它不是知識常識。要改變命運這件事情,不是我知道了什麼道理就叫做到了,而是我要去落實它。那書很多啊,佛經很多,可是有些妳看不懂啊!

張姍女士:

對!我家裡有供菩薩,每次燒香拜佛時候,就會看到那句:「常讀佛經,日久自明兮」。

師父上人:

是啊!可是要會讀啊!如果你們不會讀,讀一輩子也沒用,最後會變成佛呆子、書呆子,對不對?所以讀佛經要有方法,比如說妳挑最短的,要讀經不如念佛。妳家供奉誰?

張姍女士:

我家供奉的好像是觀音菩薩。

師父上人:

那妳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然後一句念到底,這一個方法也可以伏住脾氣。可是方法態度要懂得,要專注,不能邊念邊想別的事情,不能念得斷斷續續,一句接著一句要綿綿密密,清清楚楚。每一個字要清清楚楚,慢一點沒關係,照著妳的速度,好專注就好。所以,妳就一直念:「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或者是妳習慣「南無觀世音菩薩」都好,就是給自己每天一段時間都做這件事情就好。這樣久了,自然心情就會比較緩和,遇到境界也就比較不容易起伏。

張姍女士:

我現在就是感覺每天都很浮躁,這種感覺讓人家很不舒服,自己也不舒服,旁人也不舒服。每次吵完架就覺得,哎呀!我怎麼會吵架呢?但是就是控制不住!

 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jpg - 弘聖上師 說法講記 相關相片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

 

元和妙音是〈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的一種音流,能幫助我們回歸清淨

師父上人:

要不然妳就常常去聽法音啊!好比說……

(師父上人元和妙音淨化並釋義)

師父上人:

( 天語)……這樣會寧靜許多。「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這是〈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的一種音流。如果妳自力還沒辦法的時候,就常常聽觀世音菩薩的聲音就容易清淨回來。加上自心念佛,念菩薩聖號。

張姍女士:

這個哪裡能下載呀?

師父上人:

你們有沒有給她?

(學員拿了一張《無住》專輯與張姍女士結緣)

張姍女士:

謝謝!剛才聽的時候,我最喜歡就是「嗡−−」那種聲音,前兩天我哥哥上普陀山去還願,我本來是想過去拜菩薩,然後求東西的,就是求心願的。但是走在路上的這個過程,就感覺好像是要去懺悔的,內心有一種……

師父上人:

是啊!

張姍女士:

懺悔的感覺。剛才您唱歌的時候我覺得……好像有種懺悔的感覺。

師父上人:

懺悔才會改變人生,求保佑是求不到的。懂嗎?

 

「佛氏門中,有求必應」的求必需如理如法,依照自然法則而求!

師父上人:

「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可是偏偏「佛氏門中,又有求必應」, 只是要瞭解這個「求」跟世間人的「求」是不一樣的。這個「求」是懂得它自然法則的求。所以求什麼呢?「求原因比求結果重要」。你們去廟裡都在求結果,那就不對!要求原因啊,求原因就是學習。

比如說,妳不是跟菩薩求說:「給我幸福美滿!」而是求祂教我怎麼幸福美滿才對嘛,對不對?那教,我們就要去學,所以祂告訴我們,你要身體健康,你就要常常無畏布施。所以你的心情不好,就是一種不健康。人有心理健康跟身體健康兩類,對不對?那這時候,常常去做三布施的「無畏布施」很有用!所謂無畏布施就是:無有恐怖的服務奉獻。布施兩個字白話文叫做服務奉獻的意思。

比如說,我們透過自身生命去服務眾生哪一類事情?「讓他得到身心健康」這一類的布施都叫無畏布施。這樣的果報,自自然然就是你的身體會健康長壽,心裡平靜。它不是從吃藥來的,或是從運動、燉補、健康食品,不是!妳就常常去做無畏布施,有苦難的人妳去服務他,譬如說一些放生、吃素等等都屬於無畏布施。無畏布施做不完,小動物不要傷害牠,蚊子叮也不要殺牠等等這些,統統是無畏布施。妳常常有這個關懷心,妳在生活當中,待人處世就不太會發脾氣了。這是一顆藥,佛陀告訴我們的藥。常常這樣也是在履踐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啊,所以說,如果在那邊跟在這邊有這種懺悔的心,那就恭喜妳了!因為進步了。

張姍女士:

我剛才上地藏王菩薩那邊,還有那個菩薩那邊,我說我可能犯了錯誤了,但是我不知道是怎麼犯錯的,想請菩薩給我指點,就是由高人幫我指點,沒想到就您到來了!真的很靈耶!

師父上人:

是。「佛氏門中,有求必應」。那我們就是一心向佛,可是不是迷失的向佛,不是迷信的,而是要透過我們自己去落實履踐。階段性,妳就僅知道的這些去做就夠了。

張姍女士:

我剛才好像……難過之後好像有一顆東西往下沉,那種沉的可能是……可能就是清淨,因為我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那種清淨的感覺了。

師父上人:

是。那剛剛有,回家繼續保持吧!保持很重要,不能三分鐘熱度啊。

張姍女士:

對!我就怕我三分鐘熱度!

師父上人:

所以妳看,今天又有法寶可以拿回家,毘盧遮那佛、觀世音菩薩對妳多好。妳要常常想,這人世間有多少好人好事,我們也要做個好人好事,所以不要怕吃虧,妳懂嗎?

張姍女士:

我還有一個疑問。就是比如說,我全力去幫助這個人,但是好像那個人並不是很領情……

師父上人:

那沒關係,那是他的事啊,妳發意圓成,圓滿功德了。如果妳求他回饋、求他領情的話,妳的善事就不圓滿。

張姍女士:

不是,不是求他回饋,是他的說法反而給我造成了困擾。

師父上人:

不會!那是幫妳消業,妳要這樣想,而且是真的幫妳消業。因果通三世嘛,來到這個人世間,人跟人的關係,不管妳跟誰都一樣,都是「討債、還債、報恩、報怨」四個關係,這四個關係會夾雜。

張姍女士:

哪四個?

師父上人:

討債、還債、報怨、報恩。就這四種。如果妳不知道面對的人是哪一種,妳就「凡事作還債想」就對了。

張姍女士:

還債?

師父上人:

對。還債就是什麼都沒關係、都沒關係,人家都對我不好也沒關係!就是「逆來順受,順來看透」,這樣子的人生就會很好過。

張姍女士:

那我老公對我做得挺好的。

師父上人:

是啊!那妳要跟他學習啊,妳身邊有一位大菩薩,妳都不把握。

沈毅師兄:

小姐,妳是湖南人嗎?

張姍女士:

不是,我是山東人。

沈毅師兄:

山東?

張姍女士:

對!

師父上人:

所以要跟身邊的人學習。然後,妳就要用這樣的胸懷去待人處世,就解決了嘛。那剛剛我講的,不能三分鐘熱度!

張姍女士:

對!我就怕我三分鐘熱度,我挺害怕的!

師父上人:

所以這個回去每天看,妳就可以保持。

張姍女士:

有時候,我特別想可以讓人找個小繩把我拴了,一到了我又三分鐘熱度的時候,就兩巴掌下去。

師父上人:

不行!有時候妳控制不住還會起瞋恨心,妳會害人,所以要靠自己!對著電視妳不會發脾氣沒關係,裡面有一個人會跟妳講話,妳就每天聽,當作每天在做功課,這樣就可以了。

張姍女士:

謝謝老師!

師父上人:

不會!

張姍女士:

叫菩薩可能有點太遠,叫大師,好像也……,還是叫老師比較好。

師父上人:

名號方便就好了。

張姍女士:

(學員們說可以用 師父來尊稱)叫 師父?喔!

師父上人:

方便就好,妳跟老公相處也很有趣。

張姍女士:

對!他說了嘛,我們是十六輩子的緣份,他說欠了我十六輩子的債,來還債的。

師父上人:

對。除了這樣,妳還知道一件事嗎?妳還是他掌上明珠吶!妳知道嗎?

張姍女士:

對!他常常把我當小孩子養。

(眾人鼓掌)

師父上人:

是啊!所以,我偷偷告訴妳,「要」不要「要過頭」,知道嗎?

張姍女士:

什麼?

師父上人:

要債不要要過頭了。

張姍女士:

喔!

師父上人:

他對妳好不要要過頭,知道嗎?

張姍女士:

現在開始慢慢學習了。

師父上人:

是是是!妳要回饋。

張姍女士:

但是對於他就是會忍不住,對別人還能忍得住。

師父上人:

是啊!所以妳看,冤親債主就是這樣,妳們是彼此要對修的啦,對修,要共修。

張姍女士:

他會不會覺得對我好,是不好的?

師父上人:

不會!那你們回家一起看,就解決了。這件事情未來就不會有了,他就會更歡喜,這樣妳才可以看到他更好的部分。現在妳還被自己矇住,其實他有比妳想像更好的部分,只是妳還沒看到。

張姍女士:

其實我和他有一個典故,當時我怎麼看他怎麼討厭!中間分了一次,分了一次之後……

師父上人:

妳老公姓什麼?

張姍女士:

他姓孫。

師父上人:

孫先生,您是不是希望我來幫你申訴!

張姍女士:

然後分手一個多月後我上青島的寺廟求菩薩:「菩薩,請您告訴我,我老公以後長什麼樣。」誰知道當天晚上就夢到他了!當天晚上他還給我發了個微信還是短信。這麼怪?一個多月都沒動靜,剛給菩薩求完,菩薩就讓他給我發了個短信,晚上作夢就夢見他了。後來又和好了,慢慢的就喜歡上了,好像真的就是緣份!

師父上人:

所以緣有這四種緣嘛,可是不保險。這是為什麼我們彼此都要一起成長的原因,尤其是夫妻。夫妻是緣嘛,緣是什麼妳知道嗎?報恩、報怨嘛,妳懂嗎?

張姍女士:

明白。

師父上人:

那有緣好啊,可是妳要把緣,不管是善緣、逆緣都變成什麼?好的緣。再往上提升變成法緣。那一旦你們都互相成長,提升為法緣,就永遠都穩穩當當的。

張姍女士:

對對對!因為他以前的時候說:「我們要生生世世,這一世好,下一世還要好。」然後這兩天他居然跟我提出了什麼要求呢,說:「咱們就好這一世吧……」

( 眾人大笑)

師父上人:

那妳要趕快學習讓他改觀啊!對不對?又回到他原來的初發心了。

張姍女士:

然後我就告訴他:「你變了。」他回答說:「我哪會變!」我就說:「你以前說的是生生世世,下一世我們還要好,之後就變成……哎呀!我就和妳這一世就行了,我覺得和妳這一世之後我就成佛了。」

( 眾人大笑)

師父上人:

妳在修他的忍辱。我剛才講的那些都是你們的事情啦,妳撿去用就對了,有兩句話妳守住:「若能去除心頭火,定能地中出泉水」。

張姍女士:

您等一下,(轉頭催她先生)你趕快記一下!老師您再說一遍。

師父上人:

「若能去除心頭火」……她是不是心火很旺?(問先生)「定能地中出泉水」,水代表智慧、清淨不染的意思。如果我們能夠把心中的火去除掉,本來就很清澈的,妳懂嗎?

張姍女士:

(對著先生說)你要是想報恩的話,你得讓我去除心頭火呀!

師父上人:

她每次要燒起來,你就講這兩句就對了。這樣就能改善了!重點在改善,改善了就沒事啦!所以人生是後面真的可以越來越好的吶!不能「宿命觀」,一定要有「造命」,創造命運的觀念!佛法不是叫我們永遠在求安慰的,不是。佛法是當你深入學習,你著著實實可以把你的命運改變得越來越好。

張姍女士:

對,是!

師父上人:

是啊!所以要去努力。如果她那個「三分鐘」到了,你那兩句話就再冒出來,這樣就對了!三分鐘到了再冒出來,因為三分鐘熱度。

張姍女士:

(對先生)你記下來了沒有?先生未反應過來 你還是給我手機我自己記,起來吧!趕快去一邊!

(張姍女士一字一字仔細地記下 師父上人的法偈)

張姍女士:

我今天還跟他說我一定要上斷橋,說不定我還能遇見許仙呢!然後您就是個法海。他說要是許仙遇見我,今世他也能成佛。若…能…去…除…心…頭…火,定…能…地…中…出…泉…水…。

師父上人:

他們晚課未免也太快了吧!(一下就結束了。)

(張姍女士認真地讀誦法偈)

張姍女士:

我應該能背下來。

師父上人:

最好背起來,把它當作妳的座右銘。然後每天給自己……我不知道妳的時間掌控怎麼樣,至少半小時一直念觀世音菩薩。

張姍女士:

半個小時喔?

師父上人:

能多不少。不是叫他念喔!妳要念喔!如果妳叫他,只能叫他督促妳念,這樣才有用,不是叫他念完迴向給妳喔是妳要念完迴向給他,就會越來越好,妳的狀態就會越好,而且妳的頭腦也會越清明,也會比較好睡覺。

張姍女士:

對!我有時候雜念太多了,其實就像那個千絲萬縷,然後裡面理不出頭緒。

師父上人:

是,腦神經衰弱!

張姍女士:

對對對!

師父上人:

然後個性就會急促,就會這樣子。

張姍女士:

特別是出了社會之後,我覺得社會的法則和學校的法則是不一樣的。

師父上人:

其實應該這樣講,妳到哪裡會一樣?

張姍女士:

那我應該怎麼做呀?

師父上人:

改變自己啊,什麼都一樣了。剛剛已經派功課給妳啦!回去看那個DVD,聽那個CD,念觀世音菩薩,自然妳就明白。

張姍女士:

謝謝老師……師父!

師父上人:

都行、都行。(師兄與張姍女士確認連絡方式,方便未來寄送法寶結緣)

張姍女士:

(對著先生說)你過來趴著!我要寫字!

晏菱師姐:

我要是這樣講,會被揍!

芳美老師:

我溫柔多了!

師父上人:

我是她老公的救世主。

晏菱師姐:

應該最感恩的是他先生吧!

芳美老師:

我三從四德多了!

師父上人:

所以人天法、小乘對一般人還是有它的必要性,那個叫做「方便法」。那麼要直接契入「一乘」,畢竟不太容易。「萬緣具捨,止息妄念,一念不生」,這不太容易。所以為眾生還是要去鋪陳,「菩薩為眾生做不請之友」。那麼「無我」,不必為自己的任何事情……因為本來就沒「我」,也沒有一個「我的想法」,那其實一切只是隨順而已,感應道交絕不失時。

那麼我剛才講的那一段叫什麼?「隨眾生心,應所知量」,眾生的涵量不一樣,你只能應到剛剛好。再多,不堪受;少,對不起他,剛剛好就好。那我們為什麼能夠去剛剛好?就是你要有觀機契機的能力。所謂是契機又契理,佛說也;契機不契理,魔說也;契理不契機,閒說也。多講的浪費掉、沒用,所以要契機又契理。

那這一個契機的關鍵在哪裡?在眾生。如果你修得了清淨心,你顯應出去就是契機的,哪有一定的說法,沒有。那「法是藥,眾生是病」啊,「隨方解縛」這個問題而已,所以不必去被很多東西預設立場,顯應而已。把你自己親證的體會,在一個當下,去流露出來而已。法就是這麼自然吶!所以,這些自然的狀態記錄下來,屬於言的就叫做「教」,屬於身行的就叫做「戒」,屬於心的就叫做「禪」。佛言、佛行、佛心,就是這些理路。

張姍女士:

那 師父,我們能不能先走了呀?

師父上人:

好啊!妳要趕快回家做喔!知道嗎?功課是自己做的,不是老公做的!他也要做,他做了就更知道怎麼督促妳了,這樣妳才會成就,知道嗎?

張姍女士與先生:

謝謝 師父!麻煩您了!

張姍女士與先生:

(詢問現場學員)幫我們拍個照可以嗎?

師父上人:

今天我是你的救世主。

啟森師兄:

師父,我們可以拍個照嗎?

師父上人:

好啊、好啊,站在哪裡你幫我們。

張姍女士:

那我不能站在您旁邊,我得站在下邊。

師父上人:

可以,沒關係,我身上沒長刺。

啟森師兄:

可以,圍在 師父旁邊都可以。

(夫妻倆與 師父上人合影留念)

學員們:

謝謝!

張姍女士:

謝謝 師父!

師父上人:

加油啊!

張姍女士:

嗯,謝謝,再見!

 

一席開示,煩惱轉菩提,笑顏逐開

 

 

201808080905弘聖上師 說法開示 2015年5月22日淨慈寺-鐘樓

弘聖上師 說法開示

2015522淨慈寺-鐘樓

Instruction by Master Hong Sheng in Jingci Temple-Bell Tower in China

on May 22, 2015



三叩鐘!鐘代表著佛

 

地點 淨慈寺-鐘樓

時間 : 2015522

--- 收錄於《圓通慈航》

 

佛菩薩與眾生的關係像鐘:

大叩大鳴,小叩小鳴,不叩則不鳴

( 師父上人元和妙音淨化並釋義)

師父上人:

暮鼓晨鐘。法跟眾生的關係就像鐘一樣,你大叩之則大鳴之,小叩之則小鳴之。那不叩呢?就不鳴啊!所以佛為什麼本無意?祂就像鐘一樣,所以鐘代表著所謂的佛,如果你不去叩祂、你不去請教祂、你沒有疑惑去問祂,祂也就不會主動來告訴你個什麼。

那當然,這個叫做「感應道交,絕不失時」。那麼「感」有所謂的「顯感、冥感」;「應」也有所謂的「顯應、冥應」。所以有時候你會不會發現,咦?我們並沒有要問個什麼問題,可是佛菩薩也會給我們一些訊息,來回答我們。因為祂知道你裡面有一些問題,而不一定你自知。

一般我們有問題自己不一定會知道嘛,對不對?可是,佛菩薩祂高維次,祂智慧比我們高,祂可以感受得到。祂可以比我們早發現我們的問題,所以祂會搶先機來告訴我們個什麼,這叫做「藥」。那法跟眾生的關係就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從這一個角度學習佛法,最重要的是誰?「自己」。我們自己要去叩鐘,鐘就響給我們聽。所以我們自己要去學法,那麼法才會應給我們。我們自己要去跟佛菩薩做一種「感」,也就是說一種訊息的所求,祂才有辦法應回來。如果沒有我們這一邊,祂就如如不動,所謂「止則一念不生,觀則萬善相隨」。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教宗華嚴 行在彌陀

禪修密法 觀止慧行 

一覺元  一切皆圓

智慧的化身 理想的實踐者

覺性的教育 沒有宗教的籓籬 族群的界線

超越古今 恆通十方

所謂方便有多門 歸元無二路

養身為始 證道為歸

靈性的第一品牌 多元文化身心靈的教育

多姿多采 美不勝收

古喻今詮 因應時代的因緣

幫助我們恢復身心健康回歸靈性的至極 

確實運用能量 圓滿信息物質

既存在而又超越 學以致用 自在主宰

最新訊息
課程資訊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下載專區
一覺元 法寶流通處
【台灣】

=南部地區=
一覺元本部
高雄市鼓山區
河西一路1299號1樓
電話: +8869 6673 3800

嵐館街舞工作室
屏東市中正路401巷23弄1號
電話:+8868 7364 913

=中部地區=
台中流通處
台中市北屯區經貿二路
貿易巷7弄12號
電話: +8869 6110 1626

=北部地區=
台北流通處
台北市北投區知行路316巷18弄8號3樓
電話: +8862 8585 872
手機: +8869 2112 6154

桃園流通處
桃園市中壢區月眉里十鄰青山一路588號
電話: +8863 4981 929
手機: +8869 8855 1107

【馬來西亞】

=西馬地區=
馬六甲
No.5-1,Jalan Kristal Merah 2,
Taman Limbongan Jaya 75200 Melaka
電話: +6016 830 7119

=東馬地區=
斗湖
TB279, Lot5, Blok29,
Fajar Complex, Town Extn II,
91000 Tawau
電話:+6016 832 7119

山打根
74, Blok 6, GF, Prima Square, Mile 4, 90000 Sandakan Sabah
電話:+6016 832 7119

=北馬地區=
檳城 玄母殿
52 A, Reclamation Area,
Weld Quay, 10300 Penang
電話:+6012 490 6126

Line QR Code









WeChat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