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807200948「如何契入觀音的圓通境界?」

 

 

如何契入觀音的圓通境界?

放下萬緣,一切即通達。

How to accomplish Guanshiyin Bodhisattva’s supreme realm of teaching?

Let go everything, and everything is accessible

                                               

                                 --- 弘聖靈覺 禪師 法語

 

 

 

 

201807190938感謝 弘聖師父上人

感謝 弘聖師父上人

Deep Gratitude towards Mastet Hong Sheng

 

(右:正雄師兄身心漸安,因為聽 師父上人的話、照做,病情不可思議快速好轉)

 

我是李正雄,在103年的63日突然因頸椎456節的椎間盤破裂,導致我的左腳、左手無力癱瘓,症狀像極中風。剛入院診察時醫生也認為是急性中風。但我從未有過高血壓的病史,所以我是很存疑的。一直到各項檢查都做過一輪後,也沒發現任何有關中風的病灶。因為一直無法找出病灶,但身體是非常不舒服的,尤其是我的左手,一會兒像是被人用力拉扯,快從身體分離,一會兒又像是被人用長釘在鑿我的上臂骨頭一般,真是痛不欲生。左腳也沒好到那去,一下蹦緊到不行,一下又放鬆,如此反覆收縮真是難受。

 

家人知道我送急診,紛紛來電關心,尤其是姊姊知道我的狀況後,立即就向 師父上人報告請示,請 師父上人為我祈福,並且告訴我說 師父上人要我不要緊張擔心,覺得無助的時候就念佛號,還有就是之前的功課──恭讀《了凡四訓》,一定要做,即便是在目前的這種狀況,還是要設法繼續。姊姊也請母親帶著 師父上人的「無住」音聲在病房裡二十四小時播放。並且在床頭上安放  師父上人畫的佛像卡片,頓時就覺得心神安定不少,雖然身體的病痛是那麼難受,但想到有那麼多人關心我為我祈福,我自己怎麼可以放棄呢?一直等到晚上終於排到我照頭部斷層掃描,檢查時間大約20分鐘,躺在狹小的托盤上進入儀器內掃描,當下是非常難受的,醫生要我不要亂動不然無法檢查,可是真的很難受。此時想起 師父上人交待的功課,覺得不安的時候就念佛號,說也奇怪當心中開始默念佛號後,我的注意力就轉移到念佛號這件事上,身體上的不舒服就好像減輕了不少。檢查結束後回到病房,我還是持續聆聽  師父的音聲、默念佛號、禮拜佛像,並祈請佛祖保佑,趕快找出我生病的病灶,不然這樣無止盡的檢查,我快要承受不了了。神奇的事發生了,佛祖像是聽到我的祈求,住院醫生看完檢查報告後認為我的頭部掃描沒有任何問題,但她發現照片下方的頸椎好像有問題,但因為之前是做頭部掃描,所以沒有拍到完整的頸部,因此當下又緊急聯絡檢查部門,讓我馬上再去做了一次頸部掃描,這才確診我的病因是頸椎456節椎間盤破裂,導致頸椎滑脫壓迫到我的根神經,才會造成我類似中風癱瘓的症狀。

 

現在回想起當天晚上的場景,如果那位住院醫生只是看完我的頭部檢查報告沒有問題就了事,而沒有發現照片下方只拍到一點點的頸椎有問題。那我不知還要承受多少無謂的檢查,並忍受身體上痛楚,卻無法找出病灶好對症下藥。真是要感謝 師父上人為我祈福,讓佛祖願意給我這個罪人再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另一件讓我非常感動的事,就是 師父上人在我要開刀的前一天晚上,透過電話現場唱音聲為我祈福,當下我是感激的痛哭流涕。因為我想到我會生這個病就是因為之前 師父上人要我做的功課,我沒有認真做只是隨便敷衍了事,才導致這個劫難無法避免。像我這樣不聽勸的人,有什麼資格要 師父上人為我祈福,有什麼資格要別人關心我、照顧我。尤其是還要麻煩我的老母親照顧我,真是不孝。

 

隔日進開刀房時,其實我一點也不害怕,因為我知道只要我可以照著 師父上人的功課重新做人,佛祖菩薩都會保佑我的。很神奇也很幸運的當天手術的過程一切都非常順利,我有全醫院最厲害的麻醉科主任為我進行麻醉,主治醫生是我服務學校學生的家長,也是這類頸椎疾病方面的專家。在麻醉前我心中一直都不斷默念著佛號,一直到我手術結束甦醒之後,神奇的事又發生了!手術後我的傷口一點都不會痛,真的一點都不會痛,連我自己都不敢置信!護士怕我麻醉退了會痛一直問我需要打止痛藥嗎﹖當我告訴她們不痛不需要時,她們一時都無法置信。而且從住院到開刀這段期間,醫院一直為我注射類固酵,為此,護士經常來問我,有沒有暈眩嘔吐、食慾不振的現象?還說這樣的狀況會越來越嚴重。而我不但沒有那些症狀,食慾還好到吃得太撐了,讓醫生護士們都覺得難以置信。

 

而開刀隔日我就能下床柱杖行走了,三天之後,我就能走著出院返家了,醫護人員也覺得神奇。三日後我就能出院返家了。醫護人員也覺得神奇,因為開刀前,醫生就說手術後,需要租用輪椅一段時間。在家休養復健並照著 師父上人的指示,反覆研讀「了凡四訓」及收看淨空老和尚的華藏衛視節目,有空就抄寫佛經。了解世間一切有因果,命由自己造,福由自己積。平日多行善積德他日就能避禍遠難,對父母要能盡孝,對兄弟姐妹要能互相敬重,對家人要以身做則,對朋友要能有信。

 

9月我就返回學校上班了,這學期剛好有同仁離職,學校主管問我可以接行政職務嗎﹖我也答應了,雖然行政工作繁重但能成為一個有用的人也是一種幸福。寒假期間也帶家人去韓國旅遊,還到滑雪場滑雪。朋友對我復原的快速都覺得很神奇,其實我自己也覺得不可置信,復健科的醫生也覺得神奇,直說我手術非常成功。雖然現在左腳還是有點緊繃萎縮,但我相信只要照著 師父上人的指示把自己的人生功課做好,一定可以回到以前健康的狀況。感謝 師父上人與我的家人為我做的一切,更感謝佛菩薩對我的庇佑~南無阿彌陀佛。

 

 

弘聖師父上人法義註記

 

  師父說過: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讓不好的事情不要發生,首先一定要先【理明】,做什麼,想什麼,都要能清楚,這個清楚是學菩薩的清楚,清楚自己這個原因會產生後面什麼結果。佛法是知難行易,知道這個階段確實比較難,第一、遇不見能讓我們理明的人。第二、遇見!卻不認為這是事實與對自己的重要性。第三、無法落實,無法落實就是不知道。

 

  對於第三點,師父上人舉例過,在沙漠行走,口非常非常的渴,這個時候有兩杯水,有人告訴我們一杯水確定是毒藥,另外一杯水確定是安全的,我們會喝哪一杯。

 

  所以喝水這個動作不難,難的是遇見可以分辨毒藥與清水的高人,如果遇見了,喝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師兄當時若深入 師父指引的「了凡四訓」,就能補充更多好的能量來抵擋將要發生的負能量。

 

  所幸,發生不幸還能省思自身錯誤,也再感得 師父慈悲指歸,也大事化小,小事漸消……但此事的省思能保持多久,能讓生命提升到多高?還是掉了瘡疤而忘了痛~

 

  所以菩薩落實可以恆常。眾生無法恆常。

 

  菩薩可以幸福安樂,無憂無惱,無病無痛

 

  眾生往往短暫歡樂,多愁多惱,多苦多病

 

  就這麼一句話全解釋完了~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生命的境界完全是自己的選擇。

 

 

 

 

2018071808452017年11月12日人生講座(台北)弘聖上師開示內容 【總在遇緣不同】於波芽老師主講後開示

20171112日 人生講座(台北)

弘聖上師開示內容

【總在遇緣不同】於波芽老師主講後開示

Master Hong Sheng's Instruction after Life Series Lecture

- It Matters Who We Meet ( Speak by Teacher Po Ya )

in Taipei, Taiwan on November 12, 2017

 

 

時間:1061112日,14001600

地點:一覺元太極藝術教室(台北市士林區福華路1202樓)

 

                                        紀錄組恭敬整理

 

來到人世間,任何事物都變得比較麻煩了,當中都免不了有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問題。我這次到內地去處理事情時有講到一段關於「病理」的問題,講到一半,波芽老師問我:「為什麼要講這個?」「咦?什麼意思?」「怎麼講這麼低層次的呢?還有那些冤業、業力、能量的問題,要講一點這個嘛!」為什麼呢?這也是你們在台灣甚少聽我在講的「物理性的問題」,沒辦法,這個世代的生命體交葛之後,你就發現大家不愛,不愛什麼呢?大家不愛自己成佛,(師父笑說)只愛「這個身體可以多活幾年」、「身體的病能不能不見」、「瘤能不能消失」,所以只好再講講這些所謂「物理性」的問題。

那當然我也懂波芽老師的意思,她說:「能量其實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為什麼要這麼麻煩?」我講過,因為那個「愛」,對不對?「愛」就是我們眾生的情執。那我們不要把「情執」狹隘化,聽到「情」就以為是男女感情,我們對所有的方方面面、事事物物都有情執,你們「情識作用根深柢固」,這麼一長串的用詞簡單講就是「情執」兩個字。那麼「情」裡面又有所謂的「情緒」,說是「情緒的執著」這樣也可以,反正解釋得通都可以。為什麼講「解釋得通都可以」呢?就是要破我們的「執」(執著),一旦你的「執」沒有了,你的「情」也沒有了,因為你的情無從執著起。

所以,前一陣子我在內地就常常講到「物理性」的問題,那麼一個人會生病也總是不離因果關係,你們在學法也常聽到「瞋恨是因,生病是果;起心動念不好是因,生病是果」,對不對?反過來說呢?「無畏布施是因,健康長壽是果」!事實上,這樣已經講完了啊!講完了,你看我們現在有幾個人已經不生病?(師父笑說)好像找不到半個。那原來生病的有幾個已經好了?好像也找不到幾個,當然,不是完全沒有,那麼是這個理路不對或是我們不努力呢?可想而知,如果你相信的話,那當然是我們不努力嘛!我們既不努力又常常給自己很多的空間:「不是我不要努力,是我做不來!」就因為這種種參數,迫使我們不得不去講物理性層面的因果。

那麼今天可能也要再向各位重複一下「物理性上的因果」,因為今天講座的主題是「總在遇緣不同」,我們也多給你們一些緣嘛,博士班沒人要(師父笑),小學、幼稚班乃至安親班也不能放棄,是不是?所以我們就從……(師父停頓了一會兒咦?我突然忘記安親班底下最低的年級是什麼學員回應:幼幼班),還有幼幼班,(師父笑說)好,我們就從幼幼班講起好了。幼幼班也不離因果,然而為了時間故,我講極致的,因為我看在座、乃至於不在座的也多數還是身體欠安,還在被困擾當中,甚且有的又惡化、有的在延續他的不安、有的正在創造不安於不自知……都有。

那「創造不安於不自知」這一段你們就自己看能不能理解了,我最後講,就像波芽老師剛才分享的最後一個例子,當時的狀態就是非死即慘!那一天有一場講座,我們搭車上來,後來我大嫂說有人約她回去時可以搭高鐵,那她就很興奮地告訴我:「等一下我們跟某某某、誰誰誰要去搭高鐵,人家都幫我們處理好了」……等等,她很高興。我說:「不!等一下要搭啟森(魏啟森師兄)的車。」她說:「蛤!要搭啟森的車?上台北時才發生……」我說:「對啊!今天如果不搭他的車,以後我們就失去兩個同參了。」我大嫂就同意:「好啦!」於是我們一起搭啟森的車。那今年你們從命理學上去驗證這件事,驗證當時(2016年)我講的預言,整個過程很精彩!(師父笑說)我們要以「精彩」來看待,不要以「很驚險」來看待,凡事都要導向好的。

我們換回來正題,講大家所關心的病理上的因,其實病的因果非常非常簡單,也就是說所有的一切病相統統殺不了你們!那病相是什麼呢?就是你們這些生病的症狀,好比說肝癌、胃癌、肺腺癌、紅斑性狼瘡、甲狀腺亢進、糖尿病、高血壓……等等,還有什麼?世間的病我比較不熟,你們所有列得出來、能講出名字的病叫做「相」,所有的病相都殺不了你們,你們大可放心!可是,為什麼這個世代有這些病相的人好像會越來越嚴重,甚至最後進去醫院插管死掉?其實都不是病相造成的,這所有的病相都是一個警示。

那你說這個病相會越來越嚴重,比如說一顆瘤假設長在脖子,本來在裡面,隔了N日後變成摸得到,又隔一個月長出來了,然後變成一個球,最後死掉,是不是?它有這個過程,那你們就會誤以為是這一顆瘤致使死亡的。其實不是!這一顆瘤是現象,它是來告訴你:「你的身體越來越有問題了」,是因為你的身體有問題才產生「長一顆瘤」這個相,那這顆瘤之所以會變大,是因為你身體這個問題越來越嚴重了,越來越嚴重致使這一顆瘤越來越大。

我是舉例一個「瘤」,希望你們能舉一反三,比如癌細胞增生……等等這些狀況亦復如是,理路都一樣。那麼這一顆瘤就像屋子裡的警報器,當你們的屋子失火,警報器會不會馬上響?不一定,對不對?你要看火源在哪裡。總之,如果以燃火的速度蔓延了它,依你們的概念就一定會響,只是差別在於響一顆、響兩顆或響三顆……,是不是這樣?那麼這一個瘤的大小就是響一顆、響兩顆、響幾顆的問題,響一顆是不是比較小聲?響兩顆變大聲一點,有可能你在睡覺,一顆響了還聽不到,兩顆響會有一點反應,三顆響就驚醒:「哇!警報器在響」,你發現到了,這就像你們身體的病相,它會因為不等程度而讓這個當事人發現得到,所謂「不等程度」就是響一顆、響兩顆或者響三十顆不等。

然而你去試想一件事情,這間房子最後垮掉是因為響了一百顆警報器或是這屋子裡的火蔓延到燒掉整間?所以這就好比你們的病,你們處理的角度都錯了,你們沒有去處理「警報器為什麼會響?」的那一個「為什麼」,而是直接處理警報器。響了一顆,有的人是「我機警,一顆我就知道了。」拿起榔頭「啪」敲下去,沒聲音了,病好了是吧?(學員笑)我們現在的西醫體系就是這種處理方式。當然,有很多的中醫是依西醫的模式,這個模式叫做什麼?方法,你們學佛不是也常常提到「方向、理論、方法」嗎?雖然是中醫的理論,可是用西醫的方法去學習、去探索,最後還是西醫的模式。為什麼講到這邊?這個跟波芽老師剛剛對你們分享的「學佛」那個意思一樣,我們現在是用「讀書人的態度」這種方法去修行,所有的修行來到我身上都不是修行,都是知見。那「知見立知為無明本」,我們從這一個點開始,鑄造了我們悲哀的人生,就這麼一回事。

好,再拉回來從幼幼班講起(師父笑),剛剛講的那個「病」亦復如是,你們所有的「野火蔓延」這一件事情就是你們身體裡面有問題,若依真正的中醫理路,它告訴你們就是兩件事情而已,一個叫「傷」、一個叫「寒」。什麼是「傷」?比如說「瘤」,並不是瘤長出來化膿就是受傷了,不是這件事情,瘤是警報器,所以勢必是你的這些經絡、筋骨受傷了。為什麼會受傷?一個可能是受外力使然,假設是外力,我受到的外力程度跟你一樣,為什麼你受傷而我不受傷?這就是我們兩個人的體質不同。講到重點了哦!這個體質就是「因」!

所以其實本來很簡單,就是「傷」跟「寒」致使你們一個人死亡。死亡是傷跟寒決定的,而不是那顆瘤或者哪個細胞變多、變少了。那麼一旦你引用化學的東西,就會使得病況加劇,比如說在座有人有得過癌症的經驗,乃至化療過,為什麼化療過程會這麼痛苦?就是因為那些藥品極寒。本來你的警報器已經在響了,你不知道箇中原由,在敲掉警報器的同時又加柴火,所以你就在化療的過程感受到極度的痛苦。那麼化療過後為什麼還能夠呼吸?你看,很多病患化療過後就埋進土裡了,對不對?很多人是這樣,為什麼你還在?就是因為你屋子的火尚未太大,你這一棟屋子(身體)還堪受,就這個比例。

講到極處,就是你體質的寒跟筋傷造成你的病相,所以病相是為了讓你回過頭來調理你的體質,比方寒性體質分為極寒、大寒、中寒、小寒,你從「極寒」這個層面往「小寒」的方向一直去調理,一旦你的體質調理好,你所有慢性病的病相就都不用講了,即便未來還有很多病相名詞會創造出來,但全部都會好,就是這麼一件事情,講到因果就這麼極致。

那麼其實這是「物理性的因果」,在座有很多人身體欠安,知道怎麼治療了嗎?想辦法把你們體性的寒往溫性去調理。怎麼調呢?寒性的不要吃!曾經有人問我:「師父,那醫生不就沒工作了?」(師父笑說)醫生最好是不要工作比較好,對不對?沒有工作,表示我們人健健康康的嘛,我相信有德性的醫生也期待有這麼一天早日到來。就像我一直期待「底下一個人都沒有」的那一天早日到來(師父笑),那我就可以瀟灑地:「好,離開!!」你懂嗎?這就表示你們都幸福了、你們不用再來了!

所以,「病」是這麼一件事情,也坦白告訴你們,西藥全部清一色都是寒的!如果你得了慢性病還不斷去涉獵接觸這一些涼性、寒性或者是化學性的,那麼只是在等死而已,西醫救不了你,不正確的中醫也救不了你!話說回來,那正確地中醫的藥救不救得了你?也救不了你,天底下沒有一個藥能救命。這部分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理解?天底下沒有任何一個藥可以救得了命!那誰救得了你?就是你自己!好,講到「救命」,你們理解救不了命,那能不能治病?向你們保證,也治不了病!那誰治好你的病?是你自己的免疫力治好你的病。那免疫力憑何而能治療你?只要它能正常地運作。一個人為什麼生病?因為免疫力降低,我們免疫力睡著了,要把它叫醒,這個「叫醒」就是剛剛講的「從寒性體質往溫性這個角度走」,往溫性的角度走,免疫力就在甦醒了,那個叫做「熱能」!

你看,死人都是怎麼樣?冷的,對不對?因為他沒有熱能了。那我們活人是溫的,溫度越低是不是越多問題?對啊!是這一件事情。所以,「病」今天都知道了吧!那把病理放在你們學佛上,誰救得了你們的法身慧命?不是那個「佛」救得了你,是你自己要信佛理,而不是信那一個「佛」而已。那什麼是佛理?智慧覺醒的理路叫做「佛理」,一旦你往這一個方向去涉獵,你一定取得了改善靈性體質的藥。

佛法告訴我們:「法是藥,眾生是病,應病與藥,隨方解縛。」事實上,那一個「法」能夠治療你的法身慧命嗎?也不行!因為你沒有去運用它,把它放在一邊,或者是你用錯了。克實而論,你的法身慧命最後從哪裡圓滿成就?就是你放下一切法!當你放下一切法的時候,你這一個生命體性乾乾淨淨地完美無瑕,那正是諸位的本來面目。一旦你們能夠修行佛法,透過佛法的知見,放下你生命存在的一切法,那個時候你就是真正地「明心見性,見性成佛」!

所以這是博士班,博士班本來就是那麼簡單,就是真的如世尊所告訴我們的──不可說、不可說!(師父、學員笑)這不是繞口令,也不是用來調侃人家的,只是我們無法理解什麼是「不可說」,因為我們老愛說、老愛聽。所以一定要明白,「法」不是越多越好,不是讀越多書越好,只要對症了,你的體質會變好。就像剛剛講的「藥」,無論你的體質寒或涼,並不是中藥行裡所有的藥都要拿來吃嘛,你只需要能夠改善你的體質就好。一旦你的體質改善好,還要不要繼續吃藥?當然不要啊!因為那會over掉,over掉又變成另外一種體質了。所以寒、熱都不是中庸之道,當你回到所謂「中性體質」時,也就百病皆除了。

意思是說你屋子裡在響的那一個警報器自然就關機,你不要把它敲掉啊!我們假設有癌症,癌細胞就是那一個警報器,那你硬要把癌細胞切除掉,等於你家的警報器全部敲光。萬一再遇到失火呢?沒人警告你了,是這一件事情哦!所以我們要好好地去保持一個「同體觀」,這時候不是叫做「共生」。有一天跟佩玲(張簡佩玲師姐)談到,她說:「我們要共生!」我說:「不是!哪有共生?它本來就是你自己,你還要跟誰共?」整個盡虛空遍法界本然是一體,是我們眾生想不開,我們要太多法了,我們有太多情、執、情識作用,一旦你把這一個方向丟掉,你本然就回歸,回歸回來「盡虛空遍法界是一體」。既然盡虛空遍法界跟你們生命的概念所認知的「一切眾生」本來是一體,那你跟你內在的細胞怎麼會是共同生活,對不對?你還要求和解?其實它本來就是你,就是一個「一」!

所以,你這個概念一旦明白,那誰也障礙不了你,這時候不是障礙不了你的身體而已,比如說「生病」,而是你行遍無量無邊的宇宙都毫無阻礙,那時候就叫做「自由自在」,而且行化於自在主宰當中,那是一個非常美妙的生命狀態!學佛為何?就是回歸這樣的生命狀態而已,這樣的生命狀態不是特別的事情、特殊的事情,也不是神蹟,這樣的生命狀態就叫做「平常」――平等恆常的狀態!由此可知,我們多數的眾生都不平常,我們都太特別了,以致於我們無法回歸正常的生命狀態。你失去正常,你就是特殊、特別、特異,那樣子就會出問題。

所以我們從哪裡開始?弟子規!「弟子規」是在教你們什麼?就是格物,格物才能致良知,而後才能誠意、正心,接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個意思就是由內而外,然而要你直接誠意,你辦不到!所以剛剛波芽老師提到小克(張棋研師兄)的那一段是什麼?小克說:「難道不能德修就可以嗎?」我當時回答他:「當然可以,可是你辦不到!」我後面那一句的用詞是「你辦不到!」不是「不行」,是「辦不到」。當然,他那時候也很有氣魄,學佛的人本來也應該要有氣魄,可是不能太超過(師父、學員笑),要剛剛好就好。那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忘記了,換句話說,我如果辦得到,我就不用去尋找任何人來幫忙,不是嗎?「助緣」你不能忽略它!

這也就是說我們是一個學佛的人,「四依法」――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智不依識,本來有沒有這個「依」?也沒有!那我們現在為什麼要有這個「依」?因為我們自己辦不到!為什麼辦不到?因為我們有根深柢固的執著!從這一個角度,我們階段性還得靠佛菩薩的加持力循循善誘,讓我們慢慢地一階一階往上爬,一旦爬到了不執著的生命狀態,屬於符合回真常的生命狀態,那時候你自己可以辦得到,你才談得上「我德修就可以了」。當你體會到這邊,你也就無法去做比較,無論誰怎麼樣,那個誰永遠是「迷失」的那一個狀態的個體,前提是「迷失」的那個狀態,如果抽掉「迷失」,我們所有的個體都是一體。為什麼呢?「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乃至「一心一智慧,力無畏亦然」,統統一如了。

然而那是「博士畢業班」的功課,不是「博士班」,是博士畢業了。我不知道現代博士畢業還有什麼班,有沒有博士畢業之後的功課,但是看看大家,多數人還是比較期待從幼幼班開始,所以我們也要講一點幼幼班,(師父笑說)剛剛講的幼幼班到底有沒有拿到了?或者是要再往下講胎教班,是吧?(學員笑)應該不用到胎教班(師父笑),幼幼班是已經生出來了,胎教班是還在肚子裡面,對不對?當然,懷孕的人還是要胎教一下,從那時期就穩了嘛!

所以,在華嚴的修持本來沒有這麼麻煩、這麼囉嗦,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識得一則萬事畢!可是無奈乎「一切所見法,但以心作主,隨解取眾相,顛倒不如實」是我們眾生的特色,是迷失的生命狀態的特色。佛法本來就不是一個定值、一個定數,可是它的原則原理是一如,你不能違背原則原理而去說它不是一個定數,你也不能執著在一個原則原理,而把所有的非定數都執著成一個樣子的定數,要在當中拿捏「兩邊不立,中道不存,是謂中道」。只要把我們的生命狀態恢復真正的中道而行,我們不僅是生理上不會有問題,心理上也不會有問題,還有一個最終極的──我們的靈性上也不會有問題,那時候就會歸了。

只要你靈性會歸、沒問題,你的身、心不管在任何世界的應化也都不會障礙你而產生問題。這些話頭一定要聽清楚哦!我不是說在任何境界裡面的身心不會有問題,而是它那個問題不會障礙你、對你成為問題。就好像諸佛菩薩已經成佛、成祖、成菩薩了,祂再來到這一個世界,會不會有時候生個病?會啊!那時候是不是祂的身體有問題,可是祂不會因為這個身體的問題而障礙祂、讓祂有問題,因為「身體」不是祂。所以從這裡要更加地明白,在座的你們任何一個人的身體也不是你,那你說:「心理呢?」心理也不是你!你說:「靈魂?」靈魂也不是你!「那我到底是什麼?」那一個「覺悟」~完美無瑕才是你!所以切莫被這一些身體、心理、精神、靈魂給騙了。

畢其功於一役,修行的捷徑就是直取上上道,你抓一個就好,全部都解決了。下到幼幼班、胎教班來講,你們的身體也直取什麼?上醫!什麼是「直取上醫」?體質恢復溫性、中性,你就解決一切疾病,就這麼簡單。至於恢復的方法,你們有保養過身體的應該都知道,可是過程也切莫雜,一旦雜了,很多本來可以讓你按部就班恢復的路徑跟周律也同時被打亂,這時候就又打回票、又冤枉了。生理的部分是如此,靈性亦復如是,希望大家能夠在生活當中把眼前放不下的先解決,慢慢地才能環環相扣將你的力道承接上去,那時候才能放下你原來關心不到卻也該放下的部分,這樣可能對你們比較務實一點。

畢竟「養身為始,證道為歸」,即便我們書讀很多,我們的知見也都特別強調「證道」,然而一旦遇到養身的問題,我們仍然兵敗如山倒,還是沒辦法觸及什麼是「證道」(師父笑),「那是阿彌陀佛的事,已經不干我的事了,要證就阿彌陀佛去證」。所以,即便「心法」重要,事相一如,大家聽東、聽西、聽前、聽後,就是希望你們聽出一個「以不執著為起始」而已,對啊!「不執著」是剛開始而已,如果「起始」都辦不到,後面怎麼辦呢?(師父笑說)所以從起始先努力吧!

顏伯伯(素慧師姐的父親):師父,請示 師父一下。(顏伯伯測試麥克風是否有聲音)

師父笑:沒關係!你的中氣十足,我們大家都聽得到。

顏伯伯笑:謝謝。是這樣子,三年前,因為身體有骨刺的問題,我女兒帶我到高雄協談,當時 師父有教我要做兩件事情,第一件是一定要拜佛;第二件是找整骨師幫我調理一下。師父說我做了這兩件事情後,骨刺不用開刀就會好。那時候我骨刺的問題很嚴重,因為已經快十年了,怎麼醫治都沒有辦法好,又不敢開刀,連外科醫生也勸我:「你歲數那麼大了,不要開刀。」

師父:這算是你的幸運!

顏伯伯:對啊!感謝。(學員笑)

師父:假設你本來體性是寒的十分,一刀下去就變成寒一百分。不是寒二十分而已,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那是乘數效應的,光是這件事也是不可思議。(師父笑)

顏伯伯:是。醫生說:「你如果開刀,一麻醉下去,就怕可能醒不過來。」

師父:麻醉再加一百分,那一刀下去又一百分,你看!

顏伯伯:後來,我每天拜佛大概是拜十五分鐘,我也沒有很努力,直到最近,我發現這個骨刺漸漸地減輕了,師父當初叫我拜佛,從那個動作,我這才悟出來。什麼動作呢?我做給大家看一下,好不好?

師父:好!

顏伯伯:(顏伯伯示範拜佛的動作)我就是要這樣子把手舉高起來,然後慢慢垂下來,再彎下腰,接著跪在拜墊,念「觀世音菩薩」,不要念其他的,就是說「觀世音菩薩」或是「地藏王菩薩」選一個來念,就這樣子繼續一直做。所以大概這幾個月以來,我悟到一點,骨刺一定要把它拉開,不拉開就永遠沒有辦法好。

師父:對啊!

顏伯伯:我悟到這一點以後,止痛藥也沒有吃了,因為吃止痛藥吃到胃腸已經出血,所以停掉了。我是想請教 師父,是不是我拜佛的動作就是醫治這個骨刺?最近我拜佛的時間更長,加一倍了!師父,我這一點是不是做得很對?是這樣子做吧?

師父笑:是。(此時法堂上揚起一片掌聲以及笑聲)好!好!請坐。

顏伯伯笑:謝謝 師父!

師父笑:做得對啊!老人家請坐。所以你看,這個叫做「冥合」,為什麼?以前也很不喜歡,光是這一個拜佛的動作……當然,它可以講述到「博士畢業班」那個程度的理路,它也可以講到幼幼班層次的理路,我們不要說胎教班,我先講幼幼班的層次跟拜佛的關係。幼幼班是不是有兩個層面:一個「寒」、一個「傷」,「傷」主要也在於筋傷,不是做生意的「經商」(師父、學員笑),是筋受傷了。那麼你看拜佛的動作,在這一個緩、慢的運動當中,它同時在舒緩跟拉筋,它會把你的筋傷給拉開。那你如果不是靠自己,你就得一直找推拿師幫你,那總不是辦法,因為你不可能天天去請他幫你推拿兩小時,那樣你可能也受不了,而你卻可以自己拜佛拜兩小時,是這樣。

從這一個角度,它冥合於治療筋傷,再加上運動,現在的人清一色幾乎都是寒的體性,只差別在大寒或中寒,小寒的很少,溫的更沒有了,熱的呢?找不到!所以你們現在也不必說長痘痘是因為體性太熱,得要喝個綠豆湯什麼的,你會越吃越慘!為什麼?現在表象的熱都是一種虛,因為你體性是寒的。我在大概二十年前常常舉一個例子,冰塊是不是極寒,對不對?一滴很滾燙的熱水滴上去會怎麼樣?會衝氣,那個蒸氣「嗤」出來,你就會以為這蒸氣是熱的,其實它還是寒的,你懂嗎?好,滾燙的熱水它會怎麼樣?(學員回答:冒煙)冒煙是不是也是蒸氣?所以你會誤解,只要是蒸氣,你都當作是熱的。這個和眾生看待佛法一如,「一切所見法,但以心作主,隨解取眾相……」隨著你的經驗法則,你去定義它,「顛倒不如實」!

所以現在你要找到一個溫性體質以上的人幾乎找不到了,清一色幾乎都是寒性。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現在人的作息跟古時候大不相同,假設你們要來上課,古時候是怎麼來?走路啊!從高雄也是走來。我是沒試過用走的,試著騎過機車,要花十二個鐘頭(學員回應:哇!十二個鐘頭)。因為以前我們比較沒錢,在台北讀書,要回家過年只好搭巴士,搭巴士又人擠人、又塞車,有時候買票、等車還大排長龍,大概要二到三小時,然後在高速公路上又塞車十小時,你們沒有過這種經驗?我那時候搭車就是這樣,算一算還是騎車好了(學員笑),我騎機車到高雄就十二個鐘頭到。那走路呢?不知道,你們誰去驗證、去走一下(師父笑)。

你看,這代表什麼?光是走路就運動多多,當你運動,你的熱能會燃起,所以以前寒性體質的人也不多。你去觀察古人寒性體質多數是誰?皇朝,那些末代昏君,因為他不用去打仗,只在後宮享樂,都不運動。再者,一些有錢人家,所以有錢人家特別要保養。以前的農民誰跟你寒性體質,對不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什麼?綠豆湯喝下去,因為他們溫熱,溫熱的狀態在勞動的過程會飆升,一飆升就會變成燥熱,而綠豆湯是寒涼,喝下去剛好綜合一下。

這一個醫理如果你不懂的話,你以為你讀了中醫書,遇到燥熱就是熬一個綠豆湯來喝就能解決。小時候,我媽媽就常常熬綠豆湯讓我喝,難怪我感覺各方面體力都不太足(師父、學員笑),對啊!後來我媽媽也知道了,「哎呀!怎麼會這樣?應該改紅豆湯才對!」(師父、學員笑)我們不能怪人家啦,為什麼講這一段?你知道為什麼我們不能怪人家嗎?因為那是我們自己的業!人家只是觸緣,你不要把原因搞錯了。媽媽一直煮綠豆湯叫你喝,喝到你體虛,這時候該怪她還是怪你自己?怪你自己,你要感激她!因為這是你的業,這個「緣」現前讓你知道,就是這樣,你要化解。你看,走到哪裡都沒有冤結。盡量要講媽媽的好話啦(師父、學員笑),綠豆湯是這樣。

那現在假設我讀中醫,我沒有這一個整體概念、沒有這個智慧,我就會用西醫的方式,西醫看的是表面參數,它看不到裡頭。即便我也認真的讀中醫,也認真的看症狀:「嗯~是這樣!」可是我不知道症狀的本質,遇到你這個病患來了,「綠豆湯每天熬個三大盆,一直喝,喝個一年。」一年你還真是就掛掉了!因為你體寒到極處。你是體寒到極處死掉的,而不是你的症狀,為什麼呢?因為沒考慮到現在的人運動量少。好,就算古人也不運動好了,古人還是比較溫一點,現在的人還是寒,你說為什麼?都不運動啊!怎麼會有這種差別性?因為我們隨時都在冷氣裡,對不對?好比現在這邊也有冷氣。所以有時候我在裡面都沒有開冷氣的原因是這樣,保養一下身體,那他們一進去就說:「咦?師父不熱啊?」我說:「不熱!不熱!」「你都流汗了,不熱啊?」你看,業力又來了(師父、學員大笑),對不對?「好好好!開開開!」就是這樣。

所以我們現在的人幾乎找不到溫性體質的原因在這邊,甚至有的公子哥在家裡連拿個杯子都懶,「我好渴哦!」有沒有?你告訴他:「喝水啊!」「有夠口渴的。」「喝水啊!」「沒力氣啊!」(師父、學員笑)家人嘴上說:「哎呀!你怎麼……」緊接著就幫忙遞過來了。然後你以為遞過去他就會接?不是!(師父模仿直接用嘴巴喝水的動作)(學員大笑)連杯子都懶得拿起來,你看看,很多,我遇過這種。

這次我去大陸,你們不是又聽到一個例子嗎?整個人也沒怎麼樣,就懶到都躺著,躺著就是讓人家餵。然後「妙音」在旁邊,比如說床頭大概離他就這個距離(師父示意桌上的杯子與自己的距離),他躺著,聽一聽覺得不錯,然後電池沒電、停了,隔一天人家發現:「咦?怎麼沒有聲音?」「停了啊!」(師父、學員大笑)用個手作意也不要,你看,真有這種事!這個就叫做習氣,你千萬不要第一步就踩錯惡習氣,因為它會帶領你。你本來以為:「就一次而已,那麼吝嗇,也不端來給我喝。」你會計較,當人家給你一次,你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到已經三萬次,你還真的兩隻手舉不起來了。

我們現在的人學佛為什麼學不成?因為不願意長時薰修在正確的一門深入上,所以沒辦法!比如說叫你回去拜佛拜個三小時,你要不要?在座有很多人就不要了哦!少數還是會,因為少數體會到那個好,「哇!好好喔!」現在顏伯伯拜佛的時間多一倍了,對不對?

顏伯伯:對!

師父:那請你再多一點五倍,你願意嗎?

顏伯伯:可以。

師父:你看看,他嚐到好處了啊!你懂意思嗎?(學員再次揚起掌聲)嚐到好處就可以。所以這個理路真的是冥合於你們幼幼班的身體健康,那高級班的也要講一下,要不然不公平,高級班就是你那一個「至誠之心」一拜下去――「禮佛一拜,罪滅河沙」,多高級的方法!「罪滅河沙」是什麼呢?關鍵在於「至誠」這兩個字,假設你們的業力像恆河的沙這麼多,一拜就好了,只要至誠一拜就統統散盡。因此,你的常年宿疾在那一拜叩下去就頓時痊癒,你看,這個好吧!對不對?所以心要到位,但是既然辦不到,我們也要冥合於拉拉筋,顏伯伯剛才有表演了,它會讓身體暖。這時候要再輔助飲食,我們在啟動我們的熱能時,如果在生活上還是放不下冰涼食物、寒性食物,效果就會抵消,那就看我們拜得多或是吃得多了,是這樣。一旦杜絶了惡緣、創造善因,你就會是一個曲線不斷地往上去改善,所以冥合於兩個層面――療筋傷又改善體寒,這時候你不健康才奇怪!

顏伯伯:謝謝 師父!

師父:那麼除了「病」,還有一種叫做「老」,老跟病不一樣,譬如我們頭髮變白了,這是老、不是病,病有所謂的症狀,「症」跟「狀」不同,「症」是比較在感受上,「狀」是看得到。什麼是「症」?比方頭暈暈的、手麻麻的,「暈暈、麻麻」你看得到嗎?這個叫做「症」。「狀」是什麼?化膿、潰爛,這是看得到的,它叫「狀」。所以只要你有體傷、體寒,寒、傷兩件事情就會造成病相的症狀跟老化的現象,然而老化是正常的,因為它不會有症,它不會讓你不舒服,所以是正常的。

那麼這在物理學上、醫理學上是不可逆之事,聽得懂「不可逆」嗎?沒辦法逆轉的事情,所以它是自然的事情。比如說有的人會長肌瘤,脖子上長一些肌瘤,既不會痛也不會癢,隨著年紀大就長了,那個根本不用理它,因為它是老化的現象,它不會影響你。可是剛剛講了,前提是「醫理上」跟「物理上」它是不可逆的,然而在「修行上」它可逆轉,可逆轉的狀態底下,你有沒有必要花那麼多功夫去逆轉?那就看你自己有沒有時間,看你把時間用去哪裡,這是個人的取決,老化現象不礙事。

最後就是什麼?死!同一條線上,「死」的另一邊叫做「生」,對不對?並沒有「死」這件事情。那個「死」是什麼?命數!也就是說你過去生生命運作的總積分來到這一輩子會在那個歲數死去。那這一件事情能不能逆轉?如果不能逆轉的話,你們就不用上《了凡四訓》課了,袁了凡先生不是逆轉了嗎?所以最終極如果你不爬到碩士班、博士班的修佛,這些你統統改不了,統統無可逆轉。處於無可逆轉的狀態,不管有喜、有樂、有悲、有傷,你們的人生就換來兩個字叫做「無奈」,要死了也不能怎麼樣。

那麼《了凡四訓》雖然不是在碩士班、博士班,但至少可以幫你們承接往大學部走。大學也不錯了,比我年長的那個時代,人家多嚮往考上大學啊!讀大學叫做自由的時候嘛,對不對?像我們就是為了逃家,所以要考上大學,志願填得越遠越好(學員笑),家在高雄就填台北,一南一北,填台北還不能遜色,就要台北最高的那個地方,叫做「文化大學」(師父、學員笑),那更遠。

所以,修行是很開心的,你只要知道理路,從理路去著手,行事就不會像剛剛波芽老師所舉例的,在通訊軟體裡面一句來、一句去,你看傷不傷腦筋?(師父笑說)沒必要,對不對?大家都好啦!那你說人家在國外這樣對不對?也對嘛,因為個人業力個人承當,都對,只是說你要當自己的主人,你要不要走上「我不喜歡的對」?我們要的是「我喜歡的對」啊!所以早日成就佛道才是究竟,這樣可以明白了嗎?

生活當中能多不少,這是我給你們的原則原理,我剛剛說拜佛增加一點五倍是比喻,如果顏伯伯有體力,你說:「哼!師父太瞧不起我了,才一點五而已嗎?我是這樣的生命級數而已嗎?我可以三倍!」(師父、學員笑)那就恭喜你了!下次顏伯伯來就是一尾活龍,你知道嗎?你們有誰爬不上來,他就幫你抱上來。(學員大笑)

顏伯伯笑:感恩!感恩!

師父笑:對啊!這樣可以嗎?今天就到這邊了,感謝!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教宗華嚴 行在彌陀

禪修密法 觀止慧行 

一覺元  一切皆圓

智慧的化身 理想的實踐者

覺性的教育 沒有宗教的籓籬 族群的界線

超越古今 恆通十方

所謂方便有多門 歸元無二路

養身為始 證道為歸

靈性的第一品牌 多元文化身心靈的教育

多姿多采 美不勝收

古喻今詮 因應時代的因緣

幫助我們恢復身心健康回歸靈性的至極 

確實運用能量 圓滿信息物質

既存在而又超越 學以致用 自在主宰

最新訊息
課程資訊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下載專區
一覺元 法寶流通處
【台灣】

=南部地區=
一覺元本部
高雄市鼓山區
河西一路1299號1樓
電話: +8869 6673 3800

嵐館街舞工作室
屏東市中正路401巷23弄1號
電話:+8868 7364 913

=中部地區=
台中流通處
台中市北屯區經貿二路
貿易巷7弄12號
電話: +8869 6110 1626

=北部地區=
台北流通處
台北市北投區知行路316巷18弄8號3樓
電話: +8862 8585 872
手機: +8869 2112 6154

桃園流通處
桃園市中壢區月眉里十鄰青山一路588號
電話: +8863 4981 929
手機: +8869 8855 1107

【馬來西亞】

=西馬地區=
馬六甲
No.5-1,Jalan Kristal Merah 2,
Taman Limbongan Jaya 75200 Melaka
電話: +6016 830 7119

=東馬地區=
斗湖
TB279, Lot5, Blok29,
Fajar Complex, Town Extn II,
91000 Tawau
電話:+6016 832 7119

山打根
74, Blok 6, GF, Prima Square, Mile 4, 90000 Sandakan Sabah
電話:+6016 832 7119

=北馬地區=
檳城 玄母殿
52 A, Reclamation Area,
Weld Quay, 10300 Penang
電話:+6012 490 6126

Line QR Code









WeChat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