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908482008年農曆六月初二 明覺法堂(屏東) 弘聖上師說法講紀

2008年農曆六月初二 明覺法堂(屏東)

弘聖上師說法講紀

Dharma Teachings by Master Hong Sheng in Pingtung, Taiwan

on July 4, 2008 ( June 2 on Lunar Calendar )

 

 

時間:977420002200

地點:屏東枋寮藝術村

紀錄組恭敬整理

 

目前大部分的人對於「布施」仍然比較停留在施予恩惠層級,是有目的性的譬如我要跟大家打成一片,所以才要透過布施的手段達成與大家的互動,來達成一個「種因得果的狀態。然而「六度裡的布施並非如此,要再提升——「布施是斷內心慳貪不是因為要取得別人的好感。同樣是「布施」,深入度要一級一級提升上去,所以佛法其實說也簡單說也難,簡單在於只要掌握一個原理原則就可以達到難就難在有沒有深入,沒有深入,同樣一個名詞有無數種解釋。

玉鑫師姐:所以四攝法還算是在六度的前面?

師父:不是所謂的後,前下是我們眾生的分別見產生的,只能說四攝法還沒有到達很深入的層面四攝法——布施、利行、愛語、同事,這是為什麼?應對在世間很好用啊!如果想要事業做好一點,這四條去做就解決了;如果要家庭和樂,這四條做解決;但是這些還在人間法。然而六度的布施可以讓你出世法出離六道輪迴,因為它是對內的層面,已經不是外面。你去設想、去分析體會,四攝法裡為什麼要「利行」對對方有好處的?因為對方會對你有好感;「愛語」說好聽的話說關心對方的話,因為讓你們之間不會產生衝突,就是中國人講的「以退為進。可是在這個層級裡面都還有一個對方」的存在既然有一個對方,就很難做到「三輪體空」,三輪體空的布施是已經忘懷「我、所之物、所施之對象」,那一種布施的狀態是本分而已既是本分就不會為了一個目的去做。

那麼四攝法末後「同事」就是跟大家打成一片,這在當今是比較的方式,若以密宗而言……我們指的是真正契入修密、認真做的那一種修行人,而不是接觸到密宗就是修密,「同事」對於修密的人就好比和光同塵,可以和大家打成一片又不會被影響。一般通常都是和人家打成一片就被影響等影響到有所察時候,我們因為願意被影響又起煩惱,這些都是負面的狀態。所以四攝法裡面的「同事」可能候著,「候著」就是不要急躁地去這一件事情,先做前面布施、利行、愛語。「同事」舉例來說,有一個人吸毒,我也要吸毒和他打成一片,他覺得我們同一類,可以和我很麻吉,後我再把他引導出來他戒毒。但通常是我陪著吸毒就被毒進去了,連自己都來,危險這邊,修密的好比如此。

修密就只有兩條路,一條唯一上天堂,另一條唯一下地獄,中間地帶都沒有,它的修持方式屬於「淨門」清淨的門。淨土宗也屬於「淨門」,淨土宗比較保險就是說即便沒有往生極樂世界,至少也能做天神,未來世福報還會不錯,而宗沒有中間這一段。當今這種流行的修密方式通常往提升的人比較(師父笑)大可試想,它既然不是上去就是下去,那麼「上去的比較少」相對表示往地獄的比較多,那很恐怖

(師父對友人林先生說)我們這裡的學習方式比較自由,原則上我們比較屬於座談。最近有沒有什麼心得?

林先生這樣好啊我想了解欲界有幾層天?你知道什麼經典裡面有介紹嗎?應該是《華嚴

師父:《華嚴裡面有介紹,《楞嚴經》也有,可是細說的程度不一樣。基本上,佛家是以二十八層天來做為一個數據,道家是以三十六層天其實是一樣的,只是切分的層級而已。

我們現今所知道華嚴經》其實是大綱而已,就是說 釋迦牟尼佛講的華嚴或是你們知道的八十華嚴、四十華嚴,這只是整個虛空法界《華嚴經》的大綱目錄而已。話說是目錄,好像已經是分量最大的一部經(師父笑),當年龍樹菩薩到龍宮時,看到嚇一跳,本來自心還滿貢高我慢,因為他是天才,才花數個的時間看遍所有的經典,不是瀏覽過而已,是「消化完又都做得到」的那一種程度。結果去到龍宮看到就傻掉:「什麼!《華嚴》的目錄就比我看過的經典多N億倍。」那是一輩子都看不完於是變得謙虛。

當今知道的所有經典基本上都是《華嚴》的某一句話抽出來拓寬而已,比如說《金剛經》只是《華嚴》的一句話、四個字抽出來展的;另一句抽出來變成一本《法華經》;另一句抽出來變成《地藏經》……等等所以這些經典還只是在「文字華嚴」的層面。簡言之,「實相華嚴」就是整個宇宙,整個宇宙有多大,華嚴就有多麼多,所以活到老、學到老還是學不了,生生世世仍然繼續在學(師父笑)。所以華嚴會上的當機者〜普賢菩薩,「當機者」以現在的世間話類似報告學習心得的那個人,祂也是契入那裡了再示現在那裡學習,都已經到達佛果再倒駕慈航,仍舊示現「學習

父(關心學員甲):最近天氣好,苦瓜有沒有收得比較多?

學員甲:這陣子休息。

師父笑都休息哦?太熱嗎?太熱,苦瓜就不想成長了。

學員甲:對啊!太熱,照顧不起來。

師父:沒有改種別的?

學員甲:天氣太熱,種別的也一樣長不出來施肥不吸收。

師父:像威呈今天這樣,來吃東西,他說:「今天太熱了,吃不下(學員大)太熱,苦瓜的根也會沒有胃口。

林先生:天氣會越來越熱,因為南北極冰塊都在融化。比如說這個小女孩以後長大,我們自然環境可能會更差嗎?

師父會,大自然環境會更差。

林先生笑:當家長的就要辛苦了!(學員笑)

師父:事相上推論是這樣,當然理上是可以不必這樣,因為「理上」我們可以改變大自然。那「事上」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不學聖賢教育,都不改個性改心量,而且大部分的人越來越少機會知道這道理,所以大部分人的心念都隨著時代的潮流走,依報跟著正報轉環境就跟著這些人的心念走,所以現在的小孩到那時候所遇到的干擾就比較多。(師父笑說)不過,也還好正是因為依報隨著正報轉,在「共業」裡頭猶有「別業」,小孩子如果有能力自己去學,他們就拉出別業,就不會受到災難

這兩個禮拜來了不少都談到相似的問題,可是這些人比較講求科學,實在很難說「依報著正報轉」的理路,除非你拿出結果給他看,幸好我們剛好有一可以呈現,他才勉強可以接受一下,不見得相信,只是不會再與你爭辯了。那天雅聰的朋友來也如此,講到最後,他也覺很納悶好在那天還有證人。這是聽義孝和威呈說的,我講的不算數,他們住在這裡比較久,就說我搬來枋寮之,枋寮只要一遇颱風或者是雨季都很慘,可是這兩年我住進來後,颱風好像不影響遇到雨季,這裡也不淹水,都淹在外

回想二○○五年到二○○六年底之前住在東港,聽說東港在我去之前,每年一遇下雨安泰醫院那整條路都淹水淹到膝蓋林邊當然不用說,照樣淹水。那一年我去住卻只淹一次,本來都沒事,我上台北,途經台南時,一位很關心我的朋友來電說:「下大雨了,你那邊有淹水嗎?我們這裡已經開始淹水,你要當心!」我說正在去台北的路上,周遭沒淹水。東港淹水淹了五天,當我辦完台北的事情回去,水已經退完了,晴空萬里!(師父、學員笑)

林先生笑:所以我在想,台灣最近做好事的人應該滿多的,之前有一個颱風在菲律賓釀成嚴重災禍,要灣時卻閃過去。

師父一天的隔日,剛好少陵帶同事來,他們請我吃飯,吃飯時,告訴們:颱風不會進來!你們走後,就被你們推掉了。」果真從那時候到今日都沒事情!可是氣象報告說颱風會進來台灣。

林先生:對,氣象報告一直說會進來。

師父笑:我那天告訴不會進來,因為南部剛好閒人有福報啊!就把颱風擋住了(學員)。

林先生最近關於四川大地震的問題

師父:四川大地震現在最急需的並不是那些救難人才,其實最迫切需要的是心理諮商人才,因為那會有後續效應。當然,我們只能講到心理諮商,因為心靈層面現在的人聽不懂事實上還要一層心靈的人才因為這些問題不是只有心理創傷而已,有很多靈性已經不穩定了,這些靈性本身的不穩定和外在靈性不穩定糾葛著所產生的後續效應至少可以影響十幾年以上。所以,最缺乏的不是搬屍體、搬石頭的人,而是倖存那些該如何對待。

昨天,有一位來自大陸的朋友剛離開,他是無神論者,問我有沒有捐錢我說:「我沒有捐。」他就說我沒有慈悲心(師父笑),一直唸唸唸,個性又很躁,我只能回答「是、是、是」而已,因為他聽不懂啊!一個例子,有一次和義孝在泡茶,我開玩笑地問義孝:「有一老師父,講經說法;不募款做善事做公益招呼遊客、香客都沒有!他每天就只在後殿在躺椅上搖、晃沒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你說這種人有沒有功德?」義孝有一點猶豫:「嗯?對啊!這種人到底有沒有功德?」我說:「他如果有本事每天而讓方圓百里內不會發生災難,你說他功德大不大?」所以,清淨心的作用不可思議,那個「清淨心」是最大的功德。

我們常說:「功德須自性內見非是布施供養之所求也。」布施和供養沒有功德,否則梁武帝做的布施都比我們多,卻被達摩祖師說:「實無功德」,好說達摩祖師也是開悟證果之高僧,為什麼說梁武帝實無功德?因為梁武帝的心不清淨言之,心清淨了,做布施供養才有功德所以功德是論心而非論事。那有的人會說:「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布施供養?」訓練啊!第一階段的布施是為了施予恩惠、向人家示再提升上去,第二階段就是斷除自心的慳貪透過不斷地供養、布施行為上的付出,無形中就會越來越捨掉慳貪慳吝貪圖的觀念。「是對內、「貪」是對外,慢慢透過布施供養,久了之後就會訓練得越來越淡薄,也就有能力回到功德,所以功德一定要講清楚。

前陣子,我和這間房子的主人〜蔡老師去參加一間佛寺住持的生日宴,蔡老師有一位同事是和這間佛寺長期合作規劃生命成長課程的教授,剛好分配到一桌貴賓席,蔡老師就邀我一起去。我其實真的不想去,因為沒有那麼多時間,吃一頓飯還要大老遠從枋寮去到高雄,可是盛情難卻,就只好答應了。宴席將結束,壽星上臺致詞,我覺得他講得還不錯也滿認同的,可是末後要收場時卻說到一段話,他說:「你們這些大德的供養金,我們除了每年辦宴席和供養常住的師父以外,其他的我們都想拿去建造寺廟,這件事我們要如是、如理如法,……」就是說你供養一筆財來,我要用在何處得需要你的同意,除非你說用在什麼地方都沒關係。假設你這一筆財是希望用在做袈裟的,我把它拿去買菜就是犯法,我就犯了偷盜罪,這是要背業的,那他們也很了解這個理路,所以說「要如是」。

這間佛寺在旗山的山區也有一處正在建蓋,需要很多經費,住持就說:「都替你們拿去建造寺廟,幫你們做功德,好不好啊?」然後大家就很熱烈地鼓掌、很高興:「好啊!好啊!」他接著說:「我們要如是,現在說第一遍而已,無三不成禮,如果再問兩遍你們都答應,我就能用這些錢幫你們做功德。」總共說了三次。聽到這部分,蔡老師的那位同事坐在我旁邊,我只能搖頭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他就轉過頭來告訴我:「因為這裡是淨土道場,所以比較繁複。」我心想:「不對啊!這裡若是淨土道場,怎麼連一尊阿彌陀佛都沒看到?」那裡是地藏道場。(師父笑)你看,真糟糕!堂堂一位大教授在佛寺辦生命成長教育的課程,居然連什麼道場都不知道,何況還是辦佛學的生命教育,難怪坊間的佛法會越來越衰敗!

後來正巧看到上方有一面匾額〜「華藏世界」,我告訴蔡老師:「華藏世界就是所謂的一真法界」。一真是結果,有果必有因,那它的「因」是什麼?「因」就是「一心」。我們如果保持一心一念、沒有雜心我們的結果就是一真法界,但是很難做到,所以去一真法界的人很少就是這個原因即便想要去「極樂世界」,也得念佛念到入而且要有「諸上善人」的條件,十善業道一定要做到,有這個條件,透過念佛念到功夫成片、一心不亂……等等,才有能力往生極樂世界,更何況是華藏世界?

很多修佛的人不知道「華藏世界」跟「極樂世界」極樂世界是在華藏世界二十層的第十三層的某一間小教室而已不過,那裡確實成佛保證班,去到那裡就不會再退轉有這一個好處,所以一般也鼓勵大家有機會去的話也很好不過,極樂世界是「四土」——凡聖同居土、方便有餘土、實報莊嚴土、常寂光淨土,「四土三輩九品你往生到哪一就不一定了,得要看功夫。念佛若能念到「自彌陀,此即淨土」肯定是往生「實報莊嚴土那個層級很高,是上品中生以上。

之後又看到另一面匾額〜「一乘寺」,一般常到的是小乘、大乘,包學佛的人都很少到「一乘,「一乘」就是華藏,一乘一心是因,它的結果是一真!其實佛唯說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四十九年講經說法的內容都是方便而已真正有祂二七日中在菩提樹下示現證果,在定中兩三個禮拜的時間把《華嚴經》講完,那就是一佛乘。在佛法的領域裡,無上甚深微妙法就是一乘圓教「開經偈」其實在一乘圓教唯一有資格用的經典就只有《華嚴經》而已,我們說《法華》、《梵網》也算一乘經,然而《華嚴經》是最頂層。事實上,「最頂層也是方便,因為有一個最高最下的比較就不是佛法,應該說只有「一乘圓教」才叫做佛法,其他的都是方便引導。

我們曾說過:「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比如要讓小孩子在這裡,不讓他吃東西可能就坐不住,那就讓他盡量吃沒有關係,無形中他就在「一歷耳根,永為道種」了「一歷耳根,永為道種」是後半部,沒有先讓他吃東西、讓他喜歡坐在這裡,又要如何讓他一歷耳根?所以先以欲勾牽,運用適合他習性的那個欲望把他勾牽過來,他願意在這個環境,你再給正知正念把他引導回來,久而久之他的習氣就會淡薄。

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講的都是俗諦,只有在定中講的《華嚴經》是唯一真諦,可是連現在佛寺裡面的高僧、住持都聽不懂,所以武則天才會寫:「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你們從這段話、這個理去對照,你會發覺原來錯解、曲解、誤解如來真實義的幾乎了七十幾億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百分之九十八還是保守估計,可能達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所以,當年淨空老法師也感嘆,全球七十幾億人口有「教」人大概只有百分之一,但只是聽過,好比我們聽過回教、基督教,可是我們不盡然理解,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回事。那在這百分之一裡面有「接觸到佛教」……已經接觸到,可是「接觸到」還分為好多種形式,教育的、迷信的、怪力亂神的、追逐時尚的……等等,全部加起來又百分之一。而這百分之一有接觸到淨土宗的又百分之一,當中有機會接觸到淨土宗裡的「教育」又只有百分之一,因為念佛有迷信的也有教育的,真的了解念佛」的意涵而心很踏實的就百分之一而已,那念佛往生大概一萬個人當中難得有三、四個,是這樣的比例那麼這些數量的人有機會遇到「一佛乘」又只有萬分之一而已,僅是遇到,還不要說接觸跟聽到一佛乘的教育

所以當年實叉難陀翻譯《華嚴經》,武則天看了之後,由衷地有感而發寫那首開經偈」,直到現在還無人能出其右,寫得很漂亮啊!「無上甚深微妙法」就是一佛乘為什麼稱為「無上」?就是「無上正等正覺」的意思所有大乘佛法都是六度菩薩道,菩薩道沒有資格稱為「無上」,連觀菩薩都稱大士而已基本上就是唯一圓滿佛果才堪稱「無上」也就是諸位所知道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個位階才有資格

「百千萬劫難遭遇」!如此大法是經歷百千萬個劫都很難遇到的。那麼一劫是四次中劫,一中劫是二十次小劫,一小劫方便說是四次的地球從生成到毀滅,所以地球生成到毀滅乘以四再乘以二十再乘以四再乘以一百、一千、一億,經過這麼久的時間都很難遇到。所以不是一世兩世而已,中國人說三十年是一世,範圍大一點,假設人的壽命以一百年為一輩子,就算十輩子加起來也不到半劫,對不對?

「我今見聞得受持」又更難了!我今天遇到看到、聽到,「得受持」真心感受到且做到了,「持」是做到的意思,我還要做到這個大法才有能力「願解如來真實義」!然而我們現在聽都不了解了,更遑論「願解如來真實義」!所以那天在佛寺看到那兩面匾額〜「華藏世界」、「一乘寺」,豈知住持末後卻把大家引導成:「替你們做功德,好不好啊?」(師父笑說)哪裡有功德?我替你做功德,你好高興就沒有功德了!不過,他若換一個言詞就又對,「我把你們這些剩下來的供養金拿去種些福田,好不好啊?」大家說:「好啊!」就有福田了。福田是福德,福德只要施就有功德加上心是清淨的,根本不覺得在施,也就是佛家所謂的「三輪體空」,這有本事功德,譬如我端一杯水給你,當中哪有我、哪有水、哪有你可是動作照做

所以《金剛經》云:「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那個狀態才是功德,它的關鍵在「無所住」!那麼阿羅漢是無所住不行布施,每天坐空,所以 釋迦牟尼佛其為「焦芽敗種」,這句話很難聽焦掉的芽腐爛的種子能出什麼?阿羅漢已經超越輪迴,尚且還被 釋迦牟尼佛罵這樣,若以這種標準看我們……(師父大笑)。所以,佛法的入學班是「阿羅漢」,六道輪迴的眾生都沒有資格談佛法。那真正入室是「法身大士」,初住菩薩以上,這種層級已經「無功用道」功夫。「聲聞、緣覺、菩薩、佛」是十法界四聖法界,基本上開始有資格學佛而已,而這層級的「佛」是什麼?還沒有契及到一乘圓教

一乘圓教確實是稀有難逢一般來說,你們甚少聽我談及「極樂世界我從來沒有否定極樂世界,所以你們自己去參!為什麼?好的……(師父說)就是這樣而已。但不可否定極樂世界的四土,那是會與不會的問題。有一天,在一間中醫診所遇到一位阿姨,她和那位醫師滿熟的,醫師介紹我們認識,我就和她聊了一下。她說:「我是真正的佛教徒,不是基督徒!」因為那是基督徒,她看我認識於是也把我定位是基督徒。我說:「佛教徒好啊修什麼?」我是修淨土宗的。」「淨土好啊!」我就開始她講一些與「淨土」相關的她說你不要跟我講那麼多,我只相信淨土。

善導大師好說阿彌陀佛來,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大教授祂說:「總在遇緣不同」,往生四土三輩九品總在遇緣不同。咱們她補足、讓她,她告訴我:「你不要跟我講些,我相信淨土。」我原來坊間是多麼扭曲淨土這件事。她說:「我只相信阿彌陀佛一句佛號!」這也對也錯是純淨純善,相信那佛號,你念了就往生。原本我對於外界如何解說淨土感到模糊,認識這位阿姨我確定真的都只十八願而已,只要念佛就絕對往生,告訴你還要具備「諸上善人」的標準。所以很多人念佛,繼續雞仔腸鳥仔肚](台語:形容心量狹小)對不對?之後再回來念佛,這樣有可能會往生天下有這種事情

所以「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具足其他四十七願,一句佛號念到底是會不會的問題。如果念依舊跟人家吵架、鬥嘴、取巧,仍然殺、盜、淫、妄、酒……等等非但沒有行持十善具足十染,這樣就不是諸上善人,去不了極樂世界,因為那裡的條件就是諸上善人至於念「阿彌陀佛」想往生極樂世界的那個「願」是最後的通行證,比如我在火車站買票要上台北一方面我得先有錢才能票,而「阿彌陀佛這句佛號就好比車票蓋上「台」,這樣才能北。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北?可以啊!我買票蓋上「枋寮」難道不行嗎?我有能力選擇了,去到東方琉璃世界與藥師琉璃佛交流一下難道不行嗎?哪一定要去極樂世界?所以坊間通常都斷章取義:「沒有錢沒關係,只要車票上面蓋上『台就可以到台。」問題是我沒有錢買票啊!這個層面他們不知道,所以相當恐怖

我很少講淨土極樂世界的原因不是否定它,而是你們只要有實力,想去隨時都可以,但若沒有實力,只是嚮往極樂世界多好,那有什麼用?所以平常培養實力是最重要的那個實力是已完全具足條件,所以就不見得要鎖定在一個極樂世界,去,最後臨終一念「阿彌陀佛」啪一下就去了。也期望不是阿彌陀佛來接引諸位往生,而是「自彌陀,此即淨土」,你自己就要阿彌陀佛了你如果阿彌陀佛,你往生的是什麼?自現境「此即淨土」!不來不去。然而我們眾生就是有一個依賴心來來去去都是事,始終舞弄不完所以中峰禪師才說:「自彌陀,唯心淨土」。

「生則決定生,去則實不去」!「我們的生命靈數決定是可以提升的。佛法所有的理論不離「八不中觀」,違背八不中觀所有的法都不存在都是假的。不一不異不生不滅斷、不來不去,這個叫做「八不中觀」,事實上,八不中觀只是取其綱領,總原則「不一不異」。你說有往生?沒有啊!那這裡是不是極樂世界?是啊!不一不異。為什麼?佛法到末後是「自現境」,否則「依報隨著正報轉」要如何成立因為自己(正報)做到彌陀心願了,所以你現出來的自現境就是彌陀淨土

舉例來說,娑婆世界哪有八功德水?極樂世界又為何處處是八功德水?因為那的人心善、行善,而水是那裡的生命體的依報正報心善、行善,依報當然純淨純善。我們這裡哪有真正的八功德水?我們捫心自問:「心有沒有純淨純善?」如果有,這裡的水變成八功德水。要是沒有呢?說蒸餾水很純淨,到這裡,細菌馬上進來,立刻變成不乾淨的水。

所以,到最末後還是導歸自性那尊佛,那就是「一佛乘」、「一乘圓教」。意思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無論示現娑婆世界也好或示現佛國度,第一本經講的全部都是《華嚴經》,不是只有 釋迦牟尼佛講而已,為什麼?因為它是唯一真諦,然後再降下來。我以 釋迦牟尼佛為例,祂在定中說的可是當機者是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是超越十法界的生命體,這是第一種。那第二種是「大心凡夫」〜心量很大的那種凡夫,心量大,可以接受,雖然不一定能了解,但能夠接受,接受就有機會去了解。當機者就是這兩種,其他的都法契入、無法相應。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講?因為是唯一真諦,講完之後發現大家都聽不懂,於是降下來從幼稚班講起,開始阿含方等二十年,再緊接著講高中班般若二十二年,再上去,法華涅槃八年,四十九年導歸華嚴。所以如果有博士班,《華嚴》一聽就知道了,就去行、去做直接契入「一真」,「阿含」到「涅槃」這四十九年都不用聽了,因為已經做到

所以,佛說一切法為除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不用一切法。八萬四千法是因眾生有八萬四千塵勞煩惱而有,若眾生無一煩惱可言,則無一法可立,所以「法本無法,法法亦法,今付法時,法何曾法」,本身是沒有的,是「應病藥,隨方解」,我們生病要找藥,並先發明一個藥等著大家生病(師父笑),是這種次序。然而我們現在眾生是把這個次序倒過來,一昧地追逐藥,而不先看自己的病是什麼所以「是法平等,無有高下」的原因是這樣哪有在比藥好不好的沒有啊!是要看得什麼病,對不對?這種藥治癌症、那種藥治感冒,結果感冒的人卻吃治癌症的因為聽說癌症的比較貴比較好,既然能治比較嚴重的病,所以感冒吃下去一定有效!那可不一定,因為不適合。

「法」好比藥,眾生是病,眾生之病有無限多種,藥當然也是無限多種。我們現在三千年前 釋迦牟尼佛當時因應那時代的眾生法,來到現代,時空因緣有所轉變,所以要把握原理原則。因為現在眾生的病細項上所產生的現象可能不一樣,可是總原理都相同,凡是六道輪迴,苦!那麼這是從阿羅漢果位去作比較,若是從法身大士來說,十法界苦!只要不圓滿都苦

有一次農曆十六在東港上課時莉玲她媽媽一位朋友有參加,他也在學佛,我話說得很快,直接講說:「事實上我們的入學班是法身大士。」他聽到後嚇一跳:「什麼?法身大士!」是啊,那他們怎麼學?所以不是怎麼學的問題,是要把我們的心量拓寬華嚴當機那兩種生命體――「法身大士」我們沒有機會,可是「大心凡夫」我們有機會(師父笑)

至於一乘圓教有別於所謂頓教行布的差別在裡?頓教、行布就是指宗門教下,宗門是「頓教」有圓融,可是沒有行布;教下是「行布」,漸修,但沒有圓融。白話一點來說,頓教是叫你開悟開悟後就知道怎麼做,所以先覺再做。那一般的教下我們以淨土比喻,我讀我做做到我開悟,所以最後兩個都有。而「一乘圓教」是每做一件事情同時要悟、要做到,所以「行布不礙圓融,圓融不礙行布」。這就是所謂「即身成佛」的意涵,我們在人世間把各自本分的工作正確的心態做好,你就佛了。可是現在的人很難做到,在做這個的時候卻在想那個,這樣就沒有了,之所以是凡夫的原因如此(師父笑)。佛是「制心一處,無事不辦」,做一件事情是圓融、行布同時都做好所以的能量就濃縮在這一點,然後再散發出來。

所以你們唱頌元和妙音時亦復如是,透過音聲,同時自利又利他自利是透過音訓練自己的清淨心,你的清淨心同時又可以攝受對方如果你只是默念佛號,對方有可能比較不容易被攝受到。那麼如果岔開,那就心念佛做輔助,念到平靜的時候就自然有一個軸線,唱頌元和妙音的原理是這樣。就是說降到最低分析有為告訴你是這樣,當然無為本來是不可說,但是我們不能去說那不可說,不可說,不可說」,諸位坐在這裡做什麼?對不對?是不可說,可吃嗎?大家就一直吃這些點心(學員

看到你們,想到上個月的颱風天,我就有一個心得。回想到以前某位長輩學道、學習生命成長的時候,他們是每個月的初一、十五半夜三點開始上課到五點,結束後再各自回去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沒有一次缺席過。光是麼說還不算特殊,是那些人喜歡法,哪有什麼?他們是在鳳山學習學員大部分來自台南、旗山地區,那年代的人經濟不好,騎著機從旗山、台南趕到鳳山,五點下課,趕快吃個早餐就再趕回去上班,不曾缺席過哦!有一年剛好遇到賽洛颱風,高雄人就知道那個颱風威力強大,當天是農曆十五,正是颱風最強大的時仍然無人缺席,騎車從南、從旗山山來,三點上課到五點結束再騎回去,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家的!這是他們的過程,結果呢?大家在道術方面都有成就

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那個誠敬不是對於對象的誠敬,是自心的誠敬。有一誠敬心一長養出來,他能克服萬難。我想到我自己,時來枋寮只有一部五十CC的機車而已……

林先生:剎車不好的那一部?

師父笑:對啊!每個月的初一、十五去高雄也不曾缺席即便遇到颱風、下大雨都一樣。騎一個半小時到那邊,結束後都差不多晚上十一、二,再騎一個半小時回。另有一次農曆十六在東港,經過林邊時遇到一段路淹水說我要不要去?學生在東港,我要不要去?(師父笑說)還是繞去南州再從烏龍兜回來東港,回程一樣繞一大段路回到枋寮,我也沒有缺席(師父笑)

要分享的重點是其實你們若真的相信佛法,大自然跟人的關係就是「依正莊嚴」!上個月初二,我整天接不完的電話:師父,今天有沒有取消?」我說:「我不知道,取消是你們決定,不是我決定。」你們就算一個人都沒有來,我仍然坐在這裡兩個小時,為什麼?不變隨緣、隨緣不變、不變不隨緣、隨緣跟著變」四個層級,不變隨緣;菩薩隨緣學習不變;阿羅漢不變不隨緣,只在自己的世界;凡夫眾生是隨緣就跟著變。我學佛,即便作不到佛也要學,(師父笑說)所以不變隨緣啊!

真的,我接了一整天的電話,結果來了幾而已,從台北來南來、高雄來的。結果呢?重點在哪裡?「人有善願,天必從之」!他們才到這裡雨就開始停了,(師父問當天來的學員)回家的整段路上也都沒有下雨,對不對?所以「人有善願,天必從之」是先看我們有沒有善願,不是看老天有沒有照顧我

所以佛法就是用在我們人生的,如果不能讓你用在生活上的話就不佛法,那也沒必要學佛了,為什麼?我們哪有那麼多時間浪費生命佛法可以幫助我們提生命品質、生命狀態,換言之,就是可以讓我們的命運變好!倘若不是也不用學了。再者,佛法是「感應道交,絕不失時」的狀態,我們要先有善願,才會應我們。我以生病來比喻,我每天想「病」、想「痛」、想「藥」、想「醫」,若是不生個病、身體不這裡痛一下那裡痛一下,我如果不看醫生,那誰要看醫生啊?《金剛經》有一句話:「一切法從心想生」,就這樣而已。

所以,佛法可以說到很簡單,事實上,佛法也真的是再簡單不過了,我們的心想到哪裡,我們的生命狀態就到哪裡依正莊嚴!那麼人生哪還需要擔心?想要財富,有誰的福比佛還大?都可以作佛了,會沒有財富嗎?「福慧雙足尊」叫做「,佛是覺悟者,覺悟者具足圓滿無瑕的福和智慧,你若是成,人世間什麼東西沒有?有的人可能會很懷疑:「人家告訴我佛是福慧雙足尊的生命體,可是我看到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怎麼做乞士?並沒有福慧雙足啊!還日中一食、樹下一宿,一天只吃一餐,還要向人家化緣乞食,都是騙人的!」(師父笑說)但真的是這樣嗎?

釋迦牟尼佛本來這一次的示現是陽壽一百歲,因為那類的平均年齡大約一百歲,佛住世在一個時代,都會示現當時的平均年齡。好比六祖惠能、弘忍大師那個時代都示現七十幾歲,是因為賢劫走到那邊是一個減劫,人的平均年齡每一百年就遞減一歲,減到那時候大約是那個歲數。所以祂當時本來是要活到一百歲,結果天魔波旬向祂祈請,說難聽一點是看祂礙眼,祂離開人間,所以世尊慈悲就恆順眾生「好吧!示現涅槃,走!」當時八十歲。

八十歲到一百歲這二十年個人福報還僅是娑婆世界球的福報而已,換得祂法運一萬千年期間所有出家眾的福報,你看祂的福報有多大!就不要說一萬兩千年,世尊涅槃至過了三千年而已這當中所有出家眾吃的、穿的、用的……等等加起來多不多?光是以我們台灣四大山頭的法師,你們哪一位比得上?甚且那是連一萬兩千年的一根毛都還沒碰到。世尊二十年陽壽換一萬兩千年法運,如果不以這種對法來告訴你們,很多人也是認為:「過著乞丐的生活,哪裡有福?」祂是有而不享,為什麼?因為祂的生命狀態已然如此美好,祂不需要福,但並非沒有。中國人一句話不為也非不能也」,所以要衡量價值觀,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需要的時候自然就來了。

近代也有淨空法師的例子,他有一位護持的居士是很有錢的富人,有一天就要帶他去看一些東西淨空法師就走進一家銀行。通過層層關卡後,居士打開保險櫃就說:「!這是我的珠寶我的寶物。」淨空法師看了就說:「什麼?才這些喔!」居士愣了一下,因為淨空法師的反應跟他所預想的落差很大,他以為法師會說:「哇!怎麼那麼多!價值那麼高!」可是淨空法師說:「如果你只這些而已,來來來,我比你多,我帶你去看。」

那時候在新加坡,淨空老法師就帶著居士走進新加坡最熱鬧的街上的一家精品店然後就對店員說:「我們要看你們店裡最貴的鑽石。」店員一拿出來還先擦拭再交給他們,戴一戴、看一看再還給店員時:「請幫我保管好。」店員擦一擦再收進去,既不用請保全也不用繳保管費所以,如寶物想收藏而已,滿街都是,不用花錢請人保管,還毋須雇用保全,何況他們又不敢戴出門,怕戴出門會被人家剁掉手啊!淨空法師的看待是如此,略勝一籌(師父笑)!而且他也不會開車,以現在的語體比較有趣地來說,連去附近超商買個東西,人家都開車載他去;他也沒有房子,四處都可以住。所以就從這個角度再去看 釋迦牟尼佛二十年的福報。

○○當年離世之前,有一年說他想要一車,結果有一位信徒送他一部,接著來了十七輛賓士,你看他會不會傷透腦筋?他要去哪裡找麼多人照顧這些車?明明是給他負擔,對不對?重點就在此,為什麼淨空法師的例子在前、○○在後?後者想要,淨空法師不是需要就有,從來沒想要從來不想擁有,可以享有。你們試想,人家送的十賓士車不能賣不能換現金,看怎麼辦?(師父笑)所以這件事情的看待是這樣。

古代人講的道理很多都是真的,但是對我們距離太遙遠,因為沒有例,所以現代人要從去學佛很難古代人根基比較高比較單純,你他講道理他就知道了,可是現在沒辦法,現在眾生的根基較低,沒有一些例子就無法那麼貼切。但很多經典找不到範例,比如說學佛的人都知道有一東西叫摩羅果」,經典上,釋迦牟尼佛常以菴摩羅果做比喻,所以迷信佛法的人就會以為摩羅果是一種多崇高多珍貴稀有的果子,要奉為寶物般地崇拜,結果菴摩羅果就是台灣盛產的「芭樂」

釋迦牟尼佛當年說法其實就是那個時代民情風俗最容易取得的東西,也就是最不值錢的東西,因為跟民眾貼切,他才會有感受。所以,「佛法在世間,不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兔角。」你不能離開這個世間說有一個多崇高的佛法,一定要在這個世間去體會,用個原理原則去對否則叫你們都不要吃東西只要學佛法,看你會不會成就(學員笑)!所以佛法講「法輪未轉食輪先」,是教我們可以享有「執有」一執著了,非得要樣不行的時候,又開始種下痛苦的根。

因果其實很微妙,它幾乎是同時,佛法以荷花、蓮花表法,可是我們現在都只注意在蓮花的表相而已,不知道它所表達的意涵是什麼。我姑且出兩個就好,第一個意義是表達「出泥而不染」,我們要在這個滾滾紅塵、五濁惡世裡面學習蓮花,如果沒有這些五濁,我們哪裡能攝取養分?哪裡有機會歷事心?所以我們透過這些煩惱學習轉化菩提,這個就像蓮花蓮花是從五濁惡世出來的,就好比「五濁惡世出世尊,離開了(染有),來了清水層(清淨),再長上去則是空有不二,所以有三段。

我們說汙泥比是「有」,所以它在「有」的世界鍊,長出來之後會契入一個「空」〜清水層,「空」就比較離「有」,不受「有」的苦。可是你執著的時候,就我剛剛講阿羅漢被 釋迦牟尼佛「焦芽敗種」,偏空了,墮在無記空……等等,這樣也不對所以它繼續成長,於是消化兩者,長出水面叫做「有不二」兩邊都離,善惡不立中道亦不存,而不是離開」去選擇一個,停在水裡就等於換一個「空」在執著,佛法我們不要執著,而不是換對象執著,所以最後要再提升上去

第二個意義是告訴我們「因果同時」所以才會有一句話叫「菩薩畏因眾生畏果」,為什麼?因為眾生不了解這個道理,荷花、蓮花已經表達了它在開花的同時已經結果,它盛開的時候,蓮子已經成熟了。通常一般的花是先開花,花再結果,而蓮花是同時,表達什麼?因果同時!如同我們一個念是「因」,「果」其實已經在成形,只是我們還看而已。所以眾生畏果,因為看不到於是膽大妄為什麼都不怕,一直做、一直胡作非為,直到哪一天看到成熟的「果」開始害。這時候要怎麼辦?但是又何奈!無解,只能受只能消業,甘願受業才能消!那麼「菩薩畏因」是什麼?菩薩知道這道理,所以直接從「因」上轉變,不會有不好的念頭。起不好的念頭就馬上打掉,所以永遠有不好的結果,即便有,也是過去生不明白時所產生的業障。

師父上人元和妙音淨化

雅聰師姐師父,我們要如何看待

師父:全部的夢就是你自己,沒有你,怎麼會有夢?所以才以蓮花為例,空有不二,不要執著就好。不能否定個幻的存在,可是如果一直執著它是什麼」、「為什麼」……等等,就落在意識田裡面永遠跳不出來所以很多事情在教我們「假修真」,不是叫我們執著在「假」裡面。就不要說夢,很多人念佛會看到幻對不對?明明看到了如何告訴他沒有?最好的方法是什麼?把它當作陌生人就好。你一路走來遇到那麼多陌生人,如果每一個你都想要了解你的頭哪裝得下,對不對?好比如此,夢過了就放下

「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其實夢的成因是阿賴耶識的種子起現前而已,現前了,如果再執著它,又造下一個因,下次不知道時又要因為這樣再現前一次,沒完沒了。睡覺時做的夢我們稱作「小夢」,永嘉玄覺大師說什麼?「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這是在講「六道輪迴」來來去去,六道輪迴就像夢樣。明明有啊!對不對?時候嚇得要死,還會受傷、還會如何如何,可是當你覺悟的時候,覺後空空無大千,了無!就連大夢都如是了,小夢執著嗎?

當然,從單一角度去講不太公平,所以階段性是要訓練得「清淨,一心」,一旦有了清淨心,假設有夢,它是不是靈感是訊息?就再說啊!比如說你要先有車,要開快車再說,如果沒有車,引擎又使用級數最好的,開了就會撞死所以它是不是訊息、是不是警訊不重要!這樣可以了解嗎?

雅聰師姐:就是不需要去執著

師父:對啊!我比喻來說,你以前不是到處跑、到處命,你幾年?我們保守估計五年就好,這五年從頭到尾你得到什麼改善了什麼?可是如果沒有讓了解另一個層面的話可能下一個五年還這樣加起來就十年了!有可能十年你也是完全沒改變的人生就虛度在那邊。今天個夢明天個夢,都一直顧慮,十年過了還是停留在顧慮那些夢的階段我也曾做過夢,可是我從來不問「夢」是什麼,(師父笑說)曾經幫人家解夢,不曾問過我做的夢是什麼。

我們這樣講好了,退而求其次好夢是嘉惡夢警惕總之,的形式太多了,形成的原因也諸多,若要一樣一樣去探索會捉摸不完。所以說大兩類若覺得是惡夢,檢討自己:「最近的用心、起心動念有沒有比較不好?個夢對你就有幫助。如果惡夢讓你警醒到要修正起心動念」,那你往修正起心動念的方向走了,漸漸就比較不會夢到不好的,那是一種信息,善學的人就是這樣而已。

其實學道也沒有特別的訣竅去觀察,大自然的造化都是教育我們的老師,看到草偃,可能是我們要學草彎謙受益滿招損包括事業那個曲線是往下走的,我們要自我警惕,「往下走」是提醒我們下腰來,而不是怨天尤人,「知命者不怨天,知己者不尤人」!就是我們不知命、不知己,所以會怨天又尤人,否則,這些造化都是我們的自現境,自現境出問題就是醒我們「正報」出問題,只要將正報扭轉、調整好,自現境不管是事業、人際關係……包括夢也是依報,它就會慢慢有一個時間去扭轉、爬那麼有的人就說:「事業爬起來怎麼辦?不要學這個曲線貢高我慢?」(師父笑)這是一體兩面,爬上去要選擇哪一方面?感恩啊!慶幸它往上升了,對不對?

凡事不要求好心切,通常心結的都是加上「心切」才會有的,若只是求好,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就是在做了,在調理你自己了,周邊的看待就會慢慢扭轉。重點是什麼我先說的是外在的層面,重點是你的內在,你要正確看待自己的「行」,如果連對自己都有懷疑,那你期待周邊人事物能有改善?凡事不能鑽象牙塔,所以不要有那個「心切」。

「求好」是積極的人生,「心切」就是你們說的吹毛求疵,吹毛求疵就可能抹煞了那個求好的積極態度,變成適得其反,所謂「欲速則不達」,所以按部就班就好。套一句郭台銘先生講的:「種綠豆,長出豆芽菜也要兩天。」對不對?哪可綠豆丟下去就馬上長出來,所以大自然有它自然的法則,你只管去做。而中國人的高度智慧就是在這裡,他告訴我們「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因為收穫本來就會有,當你問收穫的時候,心就會急切,就會把你的耕耘扭曲了,以致於你的收穫通常就會比較不好所以但問耕耘,毋須問收穫把種子種下去,時間一到,該冒芽自然就冒了、該結果自然就結了。

(師父笑著看向學員乙)你還沒問,我先告訴你,若說得不對,請多多指教。

學員乙笑:謝謝 師父。

師父笑:我說的應該有符合你的問題。現在其他的人感到很納悶:「他又沒有提問,怎麼說符合他的問題?」(學員笑)

現在做佛法教育、說法這種事情艱辛,為什麼?很多話本來不應該去講的,古人云:「曖曖內含光」,要謙虛能講自己的好,所謂「不說己之長,不道人之短」,可是現在的眾生有時候觀察力沒有那麼高,難免要藉人藉事去表達一個理或者是觸發眾生的觀察敏銳度,當敏銳度起時,就會因為這樣的生命狀態而受益,不然就囫圇吞棗,看不到重點聽不到重點,不懂你在對他表達什麼。但有時在講的時候就又難免「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師父笑說)這在古允許,在講自己好的?甚至有時候藉人藉事也會讓人誤解在論人是非,現就是有這些現象

所以,重點就是聽法的人自己要有這理解,知道人家為什麼要講這些事人,重點不在論人是非或是炫耀自己,而是透過這些形式去表達背後那個道理我們需要的是那個背後的理而不是聽這些聽這些你們平常看電視都比這個還多,何必跑來這裡聽!所以,善學者、會學的人一定中性看待人事物,那就是六祖惠能大師講的:「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為什麼不見世間過?因為秉持中道,不會對人家貼標籤,他知道些道理,而不是不知道有人為非歹,可是他沒有貼標籤:「這是壞人,所以他不見世間過,就不會被一般凡夫俗子認定的「不好」影響自己的心,他看到的是事相道理,而不是對人家貼標籤,所以他很厲害!之所以會成就也是因為如此

之前有人問我:「六祖惠能大師達到什麼位階?」我說位階其實不重要,他至少是八地菩薩以上一般對佛法比較了解的人就知道「登地菩薩證得「無生法忍」。「忍」的意思就是「定」、悟無生「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無生。」已經契入諸法無生的境界。再上去佛果是「寂滅忍」不生不滅,那個層級又更高,到末後都是「無功用道」。(師父笑說)有時候也很難講到這層面還是要從根基去穩固為重,「上功不昧下行」的原因就在這裡

所以我們常說一乘圓教理事圓融亦不礙行布,兩者具足,就是說每一個階段都要體會它的理跟事,要相應,「有解無行,增長邪見;有行無解,增長無明。」所以解一條就去行一條最忌諱就是我們知很多條連一條都做不到。當你五條,一條做不到」的,你不會覺得有心理障礙,甚且還會有很多求知欲,當你知道五千條、五萬條,卻連一條也做不到,你心就會慌有時候會乾脆整個都放棄、懶散了,因為知道宇宙浩瀚無窮,已經嚇得都不想做了,對不對?這樣就很冤枉所以「解行相應」是最好的。

上功不昧下行,所以不能小看弟子規、《太上感應篇》、十善業道,因為這些理路都是稱性。很多人以為那是規定,可是一旦做到你就回歸本性,它是自性流露出來的,並不是像現在的法律規定一條什麼叫你不。只因為我們各方面偏頗了,不知道原來真如本性是這樣,那麼如果初步沒有稍微勉強自己去導回來,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真如本性,正如禪宗所言:「不識本心,學法無益」!

弟子規、《太上感應篇》十善業道即便在坊間被稱為基礎,我比較不用「基礎」這兩個字,因為基礎讓人比較,事實上這樣錯了。我比較用「樹根」去比喻,一棵樹長到最後開花結果不能沒有根,開花結果是怎麼來的?是隨著根的壯大而來,所以我才以「深度」去比喻它,而不是「高度」去形容,所以弟子規、《太上感應篇》或者是十善業道的重要性是這樣。事實上,以佛法來說,十善業道做圓滿就成佛了從初發心十善到末後圓滿佛果還是不離十善,所以那是「深度」的問題。

猶如「布施」的概念放在四攝法」與「六度」是一樣的,因為深度不同圓滿佛果有沒有離開布施?若是離開布施,為何要「眾生無邊誓願度」?「眾生無邊誓願度」就是最圓滿的布施,若是尚未成佛已完成布施,成佛了卻不需要做布施,如此一來,你們也不需要向祂祈求、向祂學了,因為祂也不會教你們。「教導」是布施,財施、法施、無畏施啊!三施裡面最勝的是法布施,因為法布施同時開智慧,祂教你智慧,你自己就能解決財和身體健康、心理的問題。所以祂若是做到一個層級就可以不用布施,我們也沒得學佛了,因為沒有「佛」可學,祂不教,我們如何學?

圓滿佛果我們初發心的布施差別於何處做到極致,我們東漏西漏。再降低一點來說,菩薩無所住行於布施」,阿羅漢無所住不行布施」,而眾生是「有所住行於布施或者有所住不行布施」。眾生心執著,覺得可以得到什麼願意布施,無可厚非,可以慢慢訓練提升;但等而次之的眾生是得到」〜有所住,卻布施阿羅漢知道空性,所以無所住,但是偏空,於是也布施,不圓滿!菩薩證得「道種智」,空有不二,無所住行於布施,白話文有句話叫做「心無事有」,事情有、心無,所以有功德,而我們是事情有、心也有,以致於有福德、無功德。至於呢?佛比菩薩更圓融,所以才能叫做「阿耨多羅三藐菩提」,無上正等正覺

阿羅漢證得「一切智」正覺,知見是正確的,可是圓滿度不夠。菩薩證得「道種智」,正等正覺,等於了,所以叫做「等覺菩薩」。再上去是「無上正等正覺」,加上「無上」這兩個字就是。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開經偈亦復如是,也是才有資格,因為是無上正等正覺,等覺菩薩以降都沒有資格那菩薩道是行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前面五條都是為了取得末後高度的般若,這是以事來講。若以理來講,般若要透過這五條才能落實,因為般若太抽象了,沒有落實在布施、持戒、忍辱我們就不知道有沒有那個高度智慧。

那麼這是大乘菩薩道在修一乘菩薩,樣是菩薩,可是修的層面又更深六度再加上「方便、願、力、智」「十波羅」。所以,華嚴不講六度,華嚴自始終都講「十波羅它也不講「恆沙諸佛」,它自始至終都講「世界海微塵數」,遍虛空、盡法界一毛孔一微塵,一微塵一世界,重重無盡,就是現在科學講的量子力學大至太空物理」那種層面,極小重重無盡極大重重無盡,來去自如大乘佛法通常講到恆河沙數而已,它娑婆世界地球恆河的沙比喻佛國度,數都數不完,更何況這些沙怎麼能跟整個宇宙的虛空場相比擬?若不是「大心凡夫」的話,他會不能理解,而且告訴你:「你在說空話。」

諸位有疑問嗎?任何語言、任何形式都可以。玉鑫有想要了解的嗎?(師父笑說)現在有沒有覺得「智慧」很好?通常我們這麼說:「我們要有一個願景!」我比較不我們要有一個理想」去形容,因為現在的眾生一理想就絕對會執著所以要立下一個願景,朝著「人生逐夢,逐夢踏實」那個方向去挪移很多事情不是非得要一個遠大的理想來定位它,而是以願景為目標慢慢地轉化掉我們在人事物上的執著分別,如此做事會比較輕鬆,而且輕鬆並不會懶散眾生就有趣,不是懶散就是太自我束縛都選擇一面,所以立一個願景去逐夢踏實。很多人是人生有夢,不踏實逐夢;很多傻傻地做、很踏實,但沒有一個嚮往和願景,者皆掏空,最後是往下墮。比如說咱們的資質駑鈍,願景定位在「唯一佛果,就慢慢做,一步一腳印,不能太求好心切假若佛果一百層的話,至少咱們已經從地下室走上來了,慢慢,只要走就走得到,人生不能沒有那個目標

林先生:我有一表哥因為販毒而入獄由於家境不好,我也就盡力資助。他最近出獄,會主動聯絡向我要錢我照樣給他。可是末後這一次講話開始出現矛盾,一下子工作時跌倒受傷一下子又說做生意,反正就是我匯的錢不夠。當時覺得不對勁,一直給他錢也不是辦法,於是就對他說:「我給你錢,你如果去做不好的事,我也會,其實也沒有那麼多錢可以借你。」他聽完斷電話後就再也沒有打來,我覺得這件事情沒有處理得很圓滿

師父:論心不論事,比如說很多人市場遇到托缽的和尚,就會懷疑:「到底是真的假的?這種案例給任何答案都會有爭議。我換一個說法,上游放生下游捕魚,放生的歸放生,捕魚的歸捕魚,各人造業各人擔,這樣去想就好。所以,布施的歸布施,我的動機是為了維持你,不是要讓你去做壞事的,我的責任已了,如果你是用來做壞事,我最後也向你表達:「因果自負」,所以這件事情還好。在這個世俗就是這樣,有的人沒有善根,那就只能對他種善根而已。甚至不要說種善根而是只能對他「施捨而已。那麼有的人已經開花,就要讓他結果,每一個人的根性同,所以這種拿捏實際上沒有一個定數,這是說真的,應到了就是因材施教!

美螢師姐元和妙音唱頌

(美螢師姐以天語表達,師父亦以天語回應)

師父:現在是精益求精的時代,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自己要去拿捏身心方面的平衡度這個時代絕對是講求專精所以要撥一些時間給自己去長養自身的能力所謂蓄勢待發如果沒有這個勢機緣來了要如何去發?那就會變成空心的,只能因應目前的狀態,而不能更上一層樓所以要回溯來,有時候要自己去調節,忙碌的生活這些工作去做一個適切的安排。至於人事上的問題,其實說真的,我們的願景放大一點,眾生平等,所以用一種「平等觀」去面對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那是一種鍊,也就藉著一面鏡子來幫助我們自己心裡過不去一定是自己的「行」不到位,如果過得去就感恩它,若是沒有這些造化,怎麼鍛鍊自己?!

(師父問林先生)你會不會覺得很奇怪?你們聽不懂他在表達什麼,咱們還得回答他。所以我們的世界輪迴為什麼?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既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情就不必再去提重點了。

林先生:但有的人不信。

師父:是啊!好比認識一推拿師,他也不講輪迴,他是天主教徒,因為不信輪迴不講。然而我們的世界是只要將能量灌進去自然就知道原來是有累生累世的一些累積,因此我們不需要去強調答案是一樣的,可是兩者當中的本質和原因大相同。所以有的人聽到元和妙音就流眼淚、雞皮疙瘩,甚至的人看到他過去生的相……等等,很多現象以當今的科學方式是無法解釋的,這個叫做「未科學不是不科學不科學是經科學驗證確定是不對的,「未科學」則是當今的科學尚未進步到那個層面所以辦法去驗證。

雅聰師姐師父,我在電視上看到一則消息很多帝王的墳墓都被盜墓,獨武則天的墓每次只要有人想去盜墓就會雷雨交加,讓盜墓者無法再繼續

師父:百般阻撓,讓盜墓者不敢去盜墓。

雅聰師姐:對!這是為什麼?

師父:藉事就好有人在護持,那護持從哪裡來?順道告訴諸位「三皈五戒」,很多人都三皈,可是不知道三皈真正的意涵,聽說三皈就有三十六個護法神為什麼很多人做了還人生?那就沒有做到真正三皈,只是流於形式上,那麼依持五戒就有二十五個護戒神。舉例來說,很多和尚、比丘尼踏入佛門還是難免被一些鬼神附身、入侵,可是礙於他們身分的關係就更難以啟齒,為什麼?都已經出家成為一個師父了,那一定是受過「三皈五戒」,至少應該還有比丘尼戒、沙彌律儀……等等,你們比較了解佛寺形態,他們是不是得如此?既然三皈依就有三十六個護法神,怎麼可能外靈來附身?所以表示什麼?「自皈依覺、正、淨」都沒做到,以致於外面的鬼神有機可乘!那「五戒」就不要說都做到,光是做到一戒就有五個護戒神,請問還有什麼鬼神會入侵?

佛法從理上明白,不能從事相上去聽誰講。所以話說回來,「四依法」很重要,依法不依人,法就是這,既然有護法神、護戒神,若是被附身,要些護法神、護戒神做什麼?所以這是從理上講。對於真正依法行持的,不在有沒有儀式因為是在於有沒有落實到位。覺、正、淨是如何感得?回歸!回歸什麼?戒、定、慧!那感得外在的迷、邪、染必然是助長內心的貪、瞋、癡,如此而已。所以外面是否有三十六個護法神?生命共同體,「八不中觀」不一不異,不要執著一邊,如果沒有在,不存在。所以重點就來了,原來的人生自己可以決定,我把自己做好,這些就解決了。所以武則天的墳如何,重點不在於那個事相,如果聽那些事相,咱們可以介紹眭○○給你認識(師父、學員),講不完的。

雅聰師姐:師父,就是他在電視上討論這件事啊!

林先生笑:改天請眭○○來這裡講給大家聽(師父、學員

師父笑:我知道是他說的,所以說介紹眭○○給你認識,他那天有來找我。學佛的人就是要對整個宇宙「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是知道整個宇宙,而不是只有地球和人間而已。世尊當年來到娑婆世界,第八千次示現成佛為什麼在印度?因為印度婆羅門教當時九十六個外道禪定的功夫都很高,所以他們在定中看到且知道六道輪迴,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於是 釋迦牟尼佛來承接,讓他們更上一層樓。他們如果沒有那些基礎,世尊也無從幫他們,剛好因緣成熟,所以告訴他們六道輪迴的成因是什麼!就好比大家吃到這個鳳梨酥,想要知道它為什麼這麼好吃,那你知道它是怎麼做的,於是就告訴大家要如何做、如何捏、如何形成這個好吃的鳳梨酥,我們通常不知道「如何做得這麼好吃」的部分。

所以,佛法是因緣法,現在印度找不到佛法,很多人迷失,都去到那個原點捉摸。現在真正的佛法在東土大中華地區,印度些外道、小乘,所以我們說名牌、名師這種東西。佛法是因緣生,如果地球眾生的感薄弱了、沒有那個條件,地球也就沒有佛法,它會有一個空窗期,那時候你要去全世界哪一個國家找都找不到啊!所以一定要相信「感應道交,絕不失時」即便做不到,可是內心真的嚮往並往戒定慧、覺正淨的方向走,無形中就隨時隨感得諸佛菩薩來你在是這樣,去全世界各處,諸佛菩薩也會相應,即便那個地區有強大颱風,你也不會有事情。

那麼如果沒有真正的覺正淨戒定慧,到印度要找什麼?有可能天魔波旬說:「真好,又來了一個魔子魔孫,我在這邊等很久了。」(師父、學員天魔波旬很厲害,佛會的他都會,有一項「說法」他不會,因為說法要稱性,沒有覺正淨的人不會說法。切記!講經不等於說法,魔會不會講經?經典會講了,但說法則不行!之所以稱作「魔」,就是迷邪染,說真的,外在天魔不重要,如果內無心魔也無天魔,只要把自己內在的這些五陰魔、死魔、煩惱魔化除掉,外在哪有什麼魔!

為什麼「死」也是一魔?就是說好不容易發圖強開始學習成長,結果壽命到了,壽命終了,功夫未到仍然繼續隨業流轉,下輩子不見得遇到佛法,那是不是一種魔來障礙?「煩惱魔」來自貪、瞋、癡,就是分別、妄想、執著,產生什麼?塵沙煩惱、無明煩惱、見思煩惱。所以煩惱的根要捉出來,去改變那個「因」就了。至於盜墓時刮風下雨,我們說算是武則天留了一個開經偈也很有功德了,對不對?

雅聰師姐:他們是在討論說比起那些開創太平盛世的帝王,武則天好像沒有把國家治理得很好。

師父:她的結果算不錯了。其實這些都是幻化一場而已,骨頭磨一磨就變成粉了,對不對?沒有在意骨頭有什麼用?人就是這樣啊!「電」抽掉即便沒有壞也無法運作啊!就像我們電風扇的插頭拔掉,它沒有故障,但會動嗎?人就好比如此跑去哪裡?到別的電器。你們所謂的投胎,投胎還有一個胎身,有的是不用胎身的,所以叫做「過身」,過一個身體、換一個工具而已,這一台電風扇沒有接上電,換另外一台來接上,接上電就能運作,它沒有死啊!生命就是這樣

所以生命末後真正比的是有沒有本事換一個比較好的工具而已,那就是「萬般皆不去,唯有業隨身」。以現在的語體文來解釋,就是你什麼都帶不走,只有具足的能量帶得走。你的能量如果好,下輩子就可以選擇一個好的工具,如果能量不足,你就沒得選擇,只能分發能量極限的那個工具而已。所以人身體有好、有壞、有健康、有比較欠安,人面貌有美、醜……等等,這都是有原因的,如果有行持「六度」,至少換的色身會是比較好、比較漂亮,那如果把它迴向虛空法界、迴向極樂世界又會更好。基本上到無色界天以上就沒有色身,形像就不重要,末後就不用執著色身,只是說你有能力選擇。好比諸佛菩薩要倒駕慈航來世間,祂也要和光同塵應化與諸位同樣的外貌,不過祂有能力選擇一個比較好、比較漂亮的為什麼?因為祂有那個能量!若以更世俗地來比喻,你有錢,要什麼房子不行?可是你一旦沒什麼錢,就只好租房子。

佛和中國的聖人畢竟還是有些許不同,「舉一不以三反」的學生,孔子就不教了是無量劫都有耐心等,所以佛是無量好話說回來,三十二種相好是「相」「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所以不要執著三十二種相。八十種隨形好是,「若以色見我,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所以身有無量好相有無量好那無量有沒有真正具體的相?沒有所以很有趣,一個人不就是同樣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嗎?然而不同個性的人看到喜歡,那就散發出來的能量。照理說,他長相這樣,應該是某個族群喜歡而已,因為每個人的個性不同、各有喜好,哪有可能人見人愛?所以這就是中國人講的「氣」、佛家講的「光」,現代人的用詞叫做「氣質」,倒不一定是他五官長得如何。

這麼一說,你們可能聽了又覺得矛盾,既然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那我們為何還唱?佛家有一句話叫做「捨識用根」如果沒有這些介質,一般人會覺得太抽象,根本沒依靠可以契入。可是重點就來了,秉持「不取不捨,兩邊不立中道不存」,有沒有聽?有啊!有沒有仔細去聽它的音調Do Re MiFaSo?沒有!我是用我的耳根去聽這個音聲的根性,這樣就有能力開悟了,捨識用根啊!就是聽而已沒有、沒有分析它這樣就對,你如果要想、分析就擋住了,就是「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雅聰師姐:師父,我剛才聽音聲時確實是有分析。

師父:所以要訓練。我是表達一個「音聲」而已看畫何嘗不是這樣?所以,有的人沒學過音樂,反而聽得懂人家音樂在表達什麼,古代就這麼一個故事,國家大臣,最拿手的是琴藝,彈琴是全國最厲害、最高超的,可是皇宮裡的人附庸風雅,雖然都說彈得很好、很棒,沒有真正在聽他彈些什麼,於是他感到很鬱悶就離開皇宮郊外

有一天,怡情悅性彈著,剛好有一位樵夫走過去,很訝異地對他說:「年輕人,你彈得很好喔!」他心裡面就嘀咕:「宮裡有素養的人都聽不懂了,你這個草地人怎麼聽得懂?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自己彈得好。」結果樵夫就娓娓道來琴音裡所表達的意境,他心裡於是有所感觸:「真的只有一個人懂得表達的心又想可能是巧合,就再彈了兩首,樵夫也都一一了解,他這才確定總算遇到知音。

年,過世大臣就把琴摔壞從此不彈琴,因為沒有人聽得懂夫不識字也沒學過音樂,為什麼能了解琴音所以我們人就是學得太多,於是不知道「真」是什麼。佛門的歷史上有一位大師~六祖惠能如此,為什麼他這麼年輕就有本事開悟?捨識用根啊!他有一各位幸運的,就是他不識字。所以,「諸佛妙理,非關文字。」不是在文字上捉摸,你對他講一句話,他直接了解那個意思,而不是那些文字,所以捨識用根!那位樵夫不懂音樂,什麼音韻節奏都不懂,他聽音樂就是直接聽那個感受,聽到的就是彈琴者的心境。

佛法教的就是這個,若能捨識用根就回歸清淨本然,看待任何物都很清楚,好比平靜的湖面照得清楚山河大地,學佛就是要學這個璞歸真」。現在的人學佛很困難的原因就是我們學太多、懂太多,所以佛家有一個障礙叫知障」,另外一個叫「煩惱障」。有所知障的人很多,依我的經驗最難度化的就是專家學者很冤枉啊!都已經是專家學者、博士了。不過,依理上來說,他們並不能稱為「博士應該稱為「專士」,他們哪有博?金字塔塔尖一直走,走到一點,那是「」而不是「博」。

那麼東方老祖宗的思想比較接近博士,他你學習只要「一門深入」,像樹一樣,把根顧好,就有無量無邊的智慧長成,上面的枝花果會長多麼多自己都不知道,那樣是「博士」。所以現在我們遇到的哪有真正的博士?都屬於專士,他們腦子裝太多知識了,無法了解佛法。可是這種人有一個幸運處,如果他可以契入「捨識用根」,他知道的知識同時就變成無量無邊的好工具,但問題是他們要契入捨識用根」會很難很難!因為他要先放下他的執著他的專業,否則如何與虛空法界打交道?

雅聰師姐:放下是不要在專業的領域上面深入嗎?

師父:「放下」不是把事情丟掉,而「心」放下不要執著。再方便降低一點講,這些專家學者也該多少讓出一點空間聽看別人在講什麼,以一個中立的立場,先不要否定,也不必急著贊成,先聽聽看人家在說什麼,聽不懂的也不要否定人家,給自己一個空間先放著,也許是現在我不懂,而不是他講錯。」這樣比較客觀,這樣就比較不執著。不是要把自己的知識都丟掉,是丟掉那個執著的心。

說真的,世出世法真的是「一門深入,長時薰修」而得以成就,可是整個地球的人最難的就是這一點辦不到(師父笑)

玉鑫師姐師父要怎麼跟這種人相處?

師父:心放下啊

玉鑫師姐:如果不斷被刺激呢?

師父:你有「意」才會覺得被刺激,所以就當成是訓練自己的面鏡子。重點是你有必要和對方相處,既然有必要相處就要去訓練自己的心,除非你能力不必再相處,那避開就好,問題是不行啊!既然不行,就是要去調節自己。

玉鑫師姐笑:可是那樣會內傷

師父:內傷就感恩他!為什麼內傷?表示自己的火候還不夠。對方有這樣的狀況,表示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狀況,所以無法要求對方,能要求自己先轉變。為什麼?你要求對方,對方變成幸福美滿的人生,可是你自己並沒得到,而我們學佛是要讓自己變成幸福美滿人生的(師父笑),對不對?

玉鑫師姐:有時候過程變成是一種沉默沒有溝通。

師父:你是從現象那個剎那點來講,如果有這個剎那點,表示在遇到這個剎那點前的火候不夠,所以應該做的是加強自己的火候。「火候」這兩個字是通而言之,也就是你修行的功夫不夠,所以藉由那個剎那點告訴你火候不夠,你就趕快再去壯大自己。我並沒有否定個點的存在,重點是你該怎麼

玉鑫師姐我只能保持沉默

師父:沉默解決不了事情,沉默只是為了拉開空間距離而已,拉開之後,如果沒有成長,那拉開也沒有積極的做法是拉出空間時間的同時趕快長養自己的能力和功夫,否則,若仍是同樣的思維,那也不過是今天遇到這個對象〜沒輒,明天換一個對象依然頭大,後天再換一個對象又更頭大,沒完沒了。一旦你利用這個拉出的空間長養了自己,功夫得力以後,再遇到同樣的情形不會有這些狀況了

玉鑫師姐我覺得好難!那個難是以為自己已經解決了、提升了,可是狀況再出現時又……

師父:所以送你一句話:「一勤天下無難事」!重點是前面「一勤」那兩個字。「天堂有路志為梯,學海無涯勤是岸」立志加上精進勤勞就解決了。

(師父說天語)世出世法得成於忍,忍者仁也,仁者則無敵,所以和合無諍來自「忍」。我們說同一話、同一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共通都可以所以誠於中而形於外,外面的事情顧慮不完,我們要回溯回來調整好自己,不然會氣死。打開電視,光是政治就不完你要指、指不如趕快把自己調節好,他們的共業你就沒有了。那他們如果不要那個共業,就你學習啊!他們也一個一個拉出別業,事情就解決了。

雅聰師姐師父,外國人看不懂中文,是不是比較難成佛?

師父:沒有這回事!不要以外國、中國、印度來分野,四眾平等,出家都不一定成佛了,對不對?所以一定要建立在「平等觀」。容不容成佛是在善根因緣福德有沒有具足,而不是在分別相是什麼,所以一定要隨時長養我們自身的善根因緣福德廣植福田廣結善緣善根就是你自己的精進度

雅聰師姐:是看經書嗎?

師父:「」不是看經書而已。我以比較通透的理來說,階段性,對於「法」契入,「深解義趣」這件事情要精進一點,它包含對「法」的接觸、對「法」的理解的精進,這有助於增長善根。而「廣植福田、廣結善緣」對於因緣、福德都會好。是這三個具不具足的差別,而不是中國人或外國人的差別

女淇師姐:請問 師父,釋迦牟尼佛要涅的時候剩下二十年的陽壽,祂是如何把這個法運一千年的福報留給釋迦子孫?

師父:那是一能量,祂留給他們,何嘗不是釋迦子孫有現出這個感?他們要剃度,對不對?剃度就有某個層級的發願,加上他們接觸的那個環境。但是裡面還有別業的問題,我們說共業裡還有別業,有的出家人也不能成就,因為他自己的業還是要背,可是他有那個福!

女淇師姐:釋迦牟尼佛需要做一個迴向,迴向給這些釋迦子孫嗎?

師父:其實是要讓你們比較明顯知道這個福有多大,一千年的法運何嘗不是保住這個地球沒有爆炸?地球若不是現在還有諸佛菩薩隱藏在裡面早就爆炸了。所以不要執著在出家眾,我是濃縮說世尊的法運、福報給他們,這樣你們才有那個對比。

女淇師姐:所以世尊其實是迴向給一切眾生?

師父:弟子不是只有出家人,有的是學佛的在家居士,就像諸位也是啊!所以不要執著在事相上。我剛講「善學」,什麼是善學?就是去了解理,我們要學的是這個,而不要去考據,考據會讓你考據不完。釋迦牟尼佛的骨頭現在在哪裡?我們是不是要去找?祂的舍利子有沒有八千顆?我們是不是要一顆一顆算?所以我們要了解理,回溯回來自己成長。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啊!對不對?至於有時候講些故事是為了讓你們了解理的強度和事相上對比的落差。比說「積福是什麼、「造福是什麼我們的標準在是這些層面,不要只執著在人天福報這種東西而已,那比不上若再往上,連四聖法界也比不上,再提升到菩薩也比不上。

若要一尊一尊來講,東方琉璃佛的法運祂又要給誰?每個時期都不一樣啊!我們這麼說,中國人講的「祖先庇蔭」,祖先有德,庇蔭到後代子孫,那麼是不是只庇蔭到自己的家族?他的家族一定過去生他有共業,所以他們享受得到,那你不是他們家族的人當然橋歸橋、路歸路。所以其實也不能說是釋迦族,不見得是當年滅族的那個釋迦族,是的人。剃度的人姓「釋」,一定過去佛脈有共業,共到那些善業,所以他們出家,而且受到這些庇蔭,窄化來講是這樣當然,若是拓寬來講,不要說整個地球,整個娑婆世界還可以存在有可能都是祂們的德性、能量在庇護,「能量」是總稱,福只是能量的一小部分。

女淇師姐:所以本身如果沒有,即使是出家人,見得 釋迦牟尼佛的這個福報

師父:出家人之所以會出家,基本上就是有些共業不然為什麼沒有出家,而是坐在這裡(師姐笑?有出家後又還俗,對不對?就是這樣而已

女淇師姐:位六十幾歲的師姐跟我分享,她們家族那一輩的都是高學歷。她說以前人家幫她們蓋房子的時候有問她祖母的需求,她祖母希望子子孫孫出賢人,要出有錢,好像就是因為這樣,後代子孫都還不錯,這也是因為祖先庇蔭嗎?

師父:我剛剛講了,共業啊!「祖先庇蔭」你只看單方,看到這些人過去生共業

女淇師姐:有共業才會來做他們的子孫嗎?

師父:這樣講好了,「台灣的國運衰敗是因為總統的運不好。」這樣講公平嗎?

女淇師姐:應該是我們眾生自己的業。

師父:他是一個因素,在這塊土地上的台灣人民有共業我們都跑不掉,因為我們都在這邊。差別是因為我們清楚命運可以改變,我們要拉出別業的人我們要再跟他們共業。但我們過去生都跟他有共業,即便你沒有投票給他還是有某一種的共業,否則你現在為什麼不是藍眼睛、黃頭髮、住在別的國家,對不對?所以不能執著在單一方面,單一方面有其原因,可是其他方面還有一整串的因素。好比談到 釋迦牟尼佛,那是拉出一個主軸讓你們了解那個對比而已,你如果要單一地去捉摸就捉摸不完。

比如說你現在學佛、接觸到佛,但你現在不是出家眾,沒有享受到那些福,可是你未來世因為這些基礎,再加上有某種因緣,你現在的學佛就是共業,共到這個善業,你下一輩子遇到因緣就有可能出家。因為你的下一輩子還在一萬兩千年以內,那時候就換另外一個人在問了:「女淇是不是因為過去生和世尊有什麼因緣……?」(師父笑)對不對?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教宗華嚴 行在彌陀

禪修密法 觀止慧行 

一覺元  一切皆圓

智慧的化身 理想的實踐者

覺性的教育 沒有宗教的籓籬 族群的界線

超越古今 恆通十方

所謂方便有多門 歸元無二路

養身為始 證道為歸

靈性的第一品牌 多元文化身心靈的教育

多姿多采 美不勝收

古喻今詮 因應時代的因緣

幫助我們恢復身心健康回歸靈性的至極 

確實運用能量 圓滿信息物質

既存在而又超越 學以致用 自在主宰

最新訊息
課程資訊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下載專區
一覺元 法寶流通處
【台灣】

=南部地區=
一覺元本部
高雄市鼓山區
河西一路1299號1樓
電話: +8869 6673 3800

嵐館街舞工作室
屏東市中正路401巷23弄1號
電話:+8868 7364 913

=中部地區=
台中流通處
台中市北屯區經貿二路
貿易巷7弄12號
電話: +8869 6110 1626

=北部地區=
台北流通處
台北市北投區知行路316巷18弄8號3樓
電話: +8862 8585 872
手機: +8869 2112 6154

桃園流通處
桃園市中壢區月眉里十鄰青山一路588號
電話: +8863 4981 929
手機: +8869 8855 1107

【馬來西亞】

=西馬地區=
馬六甲
No.5-1,Jalan Kristal Merah 2,
Taman Limbongan Jaya 75200 Melaka
電話: +6016 830 7119

=東馬地區=
斗湖
TB279, Lot5, Blok29,
Fajar Complex, Town Extn II,
91000 Tawau
電話:+6016 832 7119

山打根
74, Blok 6, GF, Prima Square, Mile 4, 90000 Sandakan Sabah
電話:+6016 832 7119

=北馬地區=
檳城 玄母殿
52 A, Reclamation Area,
Weld Quay, 10300 Penang
電話:+6012 490 6126

Line QR Code









WeChat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