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4042306402012年11月8日 印度行第九天晚上 師父說法開示

2012118日 印度行第九天晚上 師父說法開示

時間:2012118

地點:印度  菩提伽耶 

紀錄組恭敬整理

(剛開始大家聊了一下「淨化人心,化解災難」祝福晚會的一些事情,然後談到Rajar(隨車小弟)祈請 師父到他家)

師父上人:時間夠嗎?他家在機場附近,可是他家巴士到不了,小石說可能時間會來不及。

阿雲師姐:他們可能很羨慕小石。

師父上人:Rajar說他可以騎機車載我,可是只能載一個(眾人笑,同參說我們在後面跟著跑),他們家巴士進不去,只能騎機車或腳踏車才到得了,重點這不是問題,是時間來不來得及?

阿雲師姐:其實 師父如果有想去,行程都還可以安排。

師父上人:我沒有「想」,是看你們,所以我剛剛在那邊也是說看你們,看大家。Rajar是一直想祈請我們去,(師父問珞晴師姐)他怎麼跟妳講?

珞晴師姐:他說他想要祈請 師父到他家裡,然後他會準備摩托車,路程大概是十五分鐘,但是小石那時候有跟他說我們的行程安排,時間上可能比較沒有辦法。

阿雲師姐:行程是可以改的。

珞晴師姐:剛剛那個Laday(司機)說去機場的路上會經過他家,然後他家跟Rajar的家很近。

小妍師姐:我有聽到說,我們可以幫他們集資,一起來台灣,小石、LadayRajar和小石他兒子,如果他們想來的話。

淑玲師姐:小石的太太。

小妍師姐:他說他太太不會跟來,而且懷孕了。我有問他說:「你喜歡男生還是女生」,他說:「我喜歡女生」,很可愛。

阿雲師姐:女生懷孕很可憐吶!

小妍師姐:可能小孩子出生後就不會了吧。

阿雲師姐:上廁所很不方便。(眾人笑)

師父上人:她們的穿著比較不會影響,她們的穿著從古時候設計就是這樣,就一張布而已,大家都這樣你就不會覺得不方便,這也是意識形態。例如你們在台灣敢大剌剌站在路邊上小號嗎?怪怪的嘛,在這裡好像很正常,因為大家都這樣,你就融入,反而你避避掩掩的會覺得很奇怪。

小妍師姐:他們在向 師父頂禮的時候,親 師父的腳,好虔誠喔!

師父上人:對啊,真的ㄟ,他們三個趴在那邊的時候。(指 師父在「淨化人心,化解災難」祝福晚會,為小石、LadayRajar三人祈福,三人趴跪在 師父旁邊)

看今天大家還有沒有什麼感受。

嘉財師兄:弟子今天在靈鷲山的感受也很深,其實昨天在玄奘紀念堂就滿感動的,在玄奘紀念堂 師父元和妙音的時候,我就感受到玄奘大師當年從中國到印度取經的艱辛,那一種宏願,讓我在當下非常的感動,生起了效法的心。今天在靈鷲山,師父一開始的元和妙音中,讓我感受到要提起信願、要努力。在第二段的音聲中,弟子淚流滿面,感受到就是我們應該要如實的去奉行佛法,這樣才不會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教誨,可以感受到那種教誨是不疲不倦的,心中也感到非常的懺悔。那時候看到整個天空有好多的光點,跟平常的感覺不同,不曉得是什麼原因?

師父上人:好像在靈鷲山那邊很多人都有跟平常不太一樣的感受,好像也不是一上去就這樣,和阿雲當年來的感覺應該不一樣,宜靜那時候不是說當年一到靈鷲山就覺得有不同的感受,就看到風景就覺的感受不一樣,妳們那時候(指阿雲師姐和宜靜師姐十四年前來印度的時候)是這樣。那嘉財的感受和妳們的感受狀況不一樣,她們那時候是可能大自然環境感覺比較古老,有原始的氣場,妳們那時候是這樣,而不是一種運作上轉化的,靈鷲山的地貌應該是這些景點裡面變化最少的吧,可是好像感受上落差也不小。

阿雲師姐:落差?

師父上人:之前去和現在。

阿雲師姐:之前是人家都準備得好好的,心就比較靜;這一次是弟子要準備一些東西,所以心比較沒辦法靜下來去感受。

師父上人:不是還沒準備前,一上去就:「喔!不一樣喔!」(阿雲師姐笑,眾人笑),沒那麼強烈了。

阿雲師姐笑說:太遲鈍了。

師父上人:靈鷲山就是這樣子,所以那一天我跟他們講,好像有遞請帖來的,你們進去都是VIP,「請帖」你們知道嗎?你們只要去是VIP的場所,之前他們都已經收到(請帖)了。去了不一定每一個點都失望,(師笑)失望比較大的都是沒請帖的。

阿雲師姐:失望最大的是菩提伽耶,其他的沒有,菩提伽耶真的是很難過,我不該講「綁架」,應該講「消費」。

淑玲師姐:但是那也不是佛菩薩的一種慈悲嗎?讓這個地方可以發展。

師父上人:其實佛法為什講「覺」而不講「善」?善惡是輪迴法、世間法嘛,佛法是出世間法,其實佛法的出世間是出世與入世不二。那麼學佛的人是學覺悟,不是學一個怎麼做善事或怎麼有福報而已。所以真正佛菩薩祂不教其他的,世尊在靈鷲山講《法華經》的時候,為什麼導入一乘,就是教你覺悟,而不是教你只有福報。那麼福報是這些眾生的運作,所以現在的這些道場也是一種方便無可奈何,就這裡的眾生不想要覺悟,只好這樣給他。有一個「只好這樣給他」,就是說這不是究竟,本意不是這樣,可是他也只能接受這樣,那你要祂怎麼辦,只好這樣啊。

所以你說是不是佛菩薩的心願?當然不是祂的心願啊!祂也覺得這些眾生很可憐,為什麼他們非得要這樣不可?而葬送了他們求正等正覺的機會。如果能不這樣不是更好,就沒辦法啊!所以祂有沒有意念,也沒有啊!他的「沒辦法」也是因應眾生自己要沒辦法,所以只好這樣。

淑玲師姐:只好這樣運作。

師父上人:只好這樣隨順他們的因緣,是他們這樣運作。所以在竹林精舍才會跟那個人講:「佛陀不需要我們的錢,他需要我們有一顆溫暖的心。」溫暖的心基本上就是清淨、慈悲,所以有溫暖的心你才能夠正覺,清淨、平等、正覺,最後就是回歸正覺,跟錢無關嘛。

我們常說過去的人沒有「錢」這個概念,就我有的東西和你有的東西交換而已,他們也沒有「量」的概念,因為他們心量很大,各取所需,後來才產生貝殼這個「介質」,兩種物件當中的介質。那在以物易物之前,也沒有這個以物易物的概念,大地為食,就像澳洲真人部落這樣,我走到哪裡就吃到哪裡,他們食的供需非常淡薄,所以他們如果想要換什麼東西,就大地為食,這樣就好了,採野果吃。這就是沿路……我們從鄉下進入都市,當然這裡的都市不能和台灣比,沿途上我跟奇霖講的,以前像這樣的人就很好過活,我們說他純樸也好,其實人家也沒有「純樸」這個概念,大家都沒有什麼欲望的需求,也沒有東西讓他有欲望。就像那些馬、羊、牛,你們看那些馬、羊、牛在這邊多幸福,走到哪裡吃到哪裡,不會餓死,每天幸福美滿,那個叫「鼓腹而遊」,吃得飽飽的,每天晃來晃去,也沒什麼事,那是上古時代人民的生活,走到哪裡就吃到哪裡,也不用準備,你看那些牛、羊不就是這樣,有夠幸福的。但是,幸福是從這個角度講,牠們被殺的時候就不太幸福了(眾人笑)。

所以人如果是這樣的生活,同樣是很幸福,他沒有什麼需求。剛剛我進來才在講說那個披紗:「有夠好的,一塊布就解決了」,哪還需要在那邊換衣服,褲子還要穿兩件,要出門還要很多動作。人家他們是披著就出去了,誰會去說你裡面穿什麼,對不對?大家都是這樣子,非常的簡便,那「披著」的意思就是「需要而已」,沒有我們現在人的概念:「我想要」,就披上去而已,因為我需要,不是想要什麼造型或想要什麼……,那這些就是煩惱的根,「想要」就是煩惱的根源,「需要」只是一種業的產生,要去面對它而已。

我們說做人有一種業,叫做「吃東西才活得下去」,所以我們需要吃東西,發展久了,我們就想要了,想要吃我喜歡吃的那種,所以當你只有需要的時候,你沒有「你喜不喜歡」,就可以吃就吃了,所以你看那些畜生,他們幾乎都是需要而已,再來就是生理結構能不能適應而已,不然我們印象中的牛都吃什麼?(同參回答:草)那為什麼那一天你們餵牠香蕉?你明明知道牠吃草,你還餵牠吃香蕉。因為他們看到牠在垃圾堆裡吃東西,嘴巴裡咀嚼的就是那些水果,我們想當然爾(),香蕉也是水果,就餵牠。所以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牠只吃草,「需要」啊!換言之,如果旁邊有一大片草原,我相信牠會去草原吃,但這個時候只有垃圾堆,他就在垃圾堆找東西吃,需要而已,牠沒有想要。

那我們是「想要」一堆,所以有再好的也不夠,這就是痛苦的根源,欲無止盡,心如草原縱馬,易放難收。那我們看到的不只牛是這樣而已,幾乎沿路看到的草食性動物都是在垃圾堆找東西吃,那個就是他們的需求,而不是他們想要。比如我如果我們想要,我們會去垃圾堆找嗎?不會啊!問題是很多乞丐都是在垃圾堆找看看有沒有吃剩的便當,他只是需要啊,他沒有想要的權利。人其實可以回到那一個狀態,就很輕鬆愉快。Monica很難想像厚?(眾人笑)「這樣子怎麼過日子」,這樣的日子是最好過的。

那修行不是叫我們故意去垃圾堆找食物,不是這樣,這是一個比喻,它的意思是修行真的要把這些欲望降到最低,可是你人生的需求本來就會有,源源不絕,「布施是因,福德是果」,本來就會源源不絕,符合你當下需要的。

Monica師姐:師父,有一些我不太明白,我覺得是人有需求才會創造,所以才會有進化的動力,但是如果說都回歸到一個那麼純樸、都無需求的狀態,是不是很多的進化就會停止或者是零?

師父上人:進化如果進到最後是毀滅的話,還是停止比較好,知道意思嗎?

Monica師姐:嗯。

師父上人:對啊,所以如果進化最後的結果是毀滅,那個停止才是真正的進化。所以我們不能著相去想,著相就是說我們現在在講這樣的例子去比喻,你們就著那個相:原來是日子要過得很苦,對不對?上廁所一定要去很髒的地方(眾人笑),不是這樣的意思!是我們並沒有那樣的欲求,可是我們的受用本來就會恰到好處,這就是人家講的:「不求而得,乃謂真得」,那個「乃謂真得」你沒辦法預設立場,比如說有的人出生就生在大富豪人家,在這個時代,我們光提衛浴設備就好了,他出生他的需要就是這樣了,他沒有想要吶!他的業因果報讓他迴受回來的需要就是這樣而已,所以他沒有想要,但他那樣的受用也不會有問題。

所以佛法不是叫人家故意過苦日子,而是叫你要放下,你可以去受用,一般人講的:「你可以去享有、受用它,可是你不能去執著、控制跟想要佔有它」,不能有這個,這個就是欲望,也就是西方講的貪婪,你們說的是「貪婪是社會的動力」,不斷進步的動力,其實不是吶!貪婪是毀滅的動力。不斷進化到最後的結果就是毀滅,不然願力才是真正的動力,不是貪婪。所以東方老祖宗就講了:「以退為進」,為什麼退為進?讓!讓得了天下,你就得到了天下。

這種理路、真理,是只要你沒有去做、去印證,永遠都在思辨上,那個都是假的,因為我們辨完了,還是得不到啊!真的得到的,他也不用辨啊,他告訴你本來就是這樣,因為我有去做,我知道結果就是這麼好。那沒有去做的思辨,無量劫還是得不到,所以他還是繼續思辨下去。這種東西是需要「行」出來的,做出來的,而不是去想出來的。所以你們多數在學法的人,都停留在想,想到一個道理,就開始在想說到底是什麼意思,比如說以前,我最常聽到人家質疑一點:「清淨不好啊,清淨什麼都沒有,好無聊喔!」這個叫他錯解清淨,他不知道原來清淨是多麼豐富,清淨的人他走到哪裡,樂趣都比一般人高,因為他清淨,所以他體會的細緻度比一般人高。

比如說這一次印度行,從台灣出發到現在,清淨的人能夠體會到很廣的層面,所以他的樂趣是不是最多?那不清淨的人呢?他只看到他眼界的地方而已。所以假設不清淨的人以為他看到很豐富了,看到五樣,他的樂趣是五樣;清淨的人至少是五億樣,在整趟行程五億樣,相對不清淨的人,那你覺得這個清淨的人無聊嗎?所以這就是世間人沒有真正去「行、證」的遐想,他還是用著妄想在想那個妄想,那這個妄想又想去探索那個真理,所以了不可得,因為不相應,理路錯了。

所以這個「清淨等於無聊」的理路就像你剛剛講的(欲望是人類進化的動力),當然不是!文明是靈性的昇華,不是科技的發達,你們講的是比較屬於物質的層面的進化,這是隨時代因緣的不同,比如說我們以為現在的科技很發達,不同時空、不同世界,它有不同的科技,有的科技比我們現在更發達,沒有汙染,我們現在的科技怎麼發達都有汙染,很多文明因為他們靈性昇華,所以他顯出來的「依報」沒有汙染,這是高度科技。而那樣的沒汙染不代表你現在看到的叫做「鄉下」,不代表生活很不方便,它可能比我們更方便,可是它沒有汙染,你無法想像。好比說金字塔是怎麼建造起來的?那些古老文明的科技對現在的科學家來說都是謎,那我們認知現在的科技很發達,我們還蓋不出那些東西啊!有這樣的理路。可是當我們看到過去的人時,會覺得他們怎麼那麼落後,都是石頭,對不對?他們的建築都是用石頭堆砌成的,但說不定他們用石頭堆砌的就已經有我們現在高度科技的功能,所以他們的科技可能比我們還高。

小妍師姐:差不多了,明天還要早起。

(眾人感謝 師父上人開示)

2014041823022012年11月7日 印度行第八天晚餐席間 師父上人開示內容

2012117日 印度行第八天晚餐席間 師父上人開示內容

時間:2012117

地點:印度  王舍城

紀錄組恭敬整理 

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基本上「天眼」以上就差不多會有一種感應,所以從天眼以上就不是靠這個眼睛,那是要契入一種理體的那個「眼」,「眼」就是一個開啟、一個照應的意思,它就不是用視網膜。當然天眼還不是很成熟,它還有執著,「著相」。所以要契入慧眼、法眼、佛眼,五眼明通,就不是用這些眼、耳、鼻、舌、身、意在感應這整個世間。

不然瞎子不就不會走路了,瞎子也就是有另外一種「感」,不然有人說瞎子很多耳力比較好,你們有看過一種動物嗎?既是瞎子,也沒有耳朵,什麼都沒有,但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你們看那個洞穴裡、深海裡的動物,牠們也沒有眼睛啊,人家也是可以活得好好的,游來游去都不會去撞到牆壁(眾人笑),那就是一種「感」。當然牠們這種「感」還很粗糙,牠們是透過另外一個感官,比如說觸角啦、頻率振動。

(同參問 師父是否需要吃藥)

師父上人:不用,我會自己好,吃藥只是舒緩。你說有鼻水也流不出來,也沒有鼻水啊,現在降到這邊,這邊慢慢要好了。本來上顎痛(昨天),現在上顎不會痛了。很快,降下來,喉嚨沙啞,你們還好,你們又不用唱(眾人苦笑),我很少一天唱那麼多的吶!我如果沒有人來找我,我基本上是不唱的,我沒有在每天吊嗓子(眾人笑)。當然這不是一個學修者的態度,照理說應該是拳不離手,曲不離口,唱歌的人他應該每天都要吊嗓子,練習的意思,打拳的人不能有一天停下練拳,我們這個算是最錯誤的示範。修行來講也是啊,(師父對領隊思瑜講)比如說他們都有功課,講完了他們可能都不做功課了(眾人笑),「師父,你的功課呢?」我也不知道,我們沒有在念佛啊。

今天在七葉洞窟是配合一下,打坐一下,很不專業,打坐完腳硬硬的,還要按摩一下,對不對?順乎心性,合乎自然,你如果覺得痠,你就要按一下吶!不要硬撐,適合就是好法。為什麼世間法都這麼不好,讓我們痛苦,因為造作嘛、不自然嘛,比如說我明明痠了,我不肯承認痠,硬撐!所以今天那個就是給你們看的,你們有參到什麼嗎?不然問卷一下,今天我們從山下爬到七葉窟再下來,你們參到什麼?就這一趟就好了,我剛剛差一點透露(眾人笑),這樣就沒效果了,所以要考試一下,對不對?「參」啊,參到什麼?就上山、下山這樣就好了。

(同參默然)

其實剛剛也透露了,「順乎心性,合乎自然」,累了就坐下來休息,不要硬撐,如果心裡想:「不行!不行!,做師父這樣,很丟臉」(眾人笑),撐到最後昏倒怎麼辦?(眾人大笑)沒有這種事情。結果,我知道我的狀況是什麼,調理兩次之後,我相信,如果回程是再爬五座山,我一定跑在前面而臉不紅、氣不喘,因為調好了,今天啦,明天不知道,要看今天晚上的狀況。

思瑜師姐:明天要很早起床,四點半。

師父上人:對啊,就這樣啊,所以不要有太多面子問題,面子就是根深柢固的我執,修行就是在修掉我執,修掉執著、分別的啊,幹嘛活得那麼辛苦。你們上去的時候,我不是跟你們講:「我躺一下」,我覺得那時候躺下來很舒服,就躺一下,誰知道有加分的舒服,那個小鳥整群來旁邊唱歌給我們聽,你們還在的時候都沒有,結果留在那邊的有福利,我躺下來,整群小鳥在旁邊唱歌,很好聽。他們說:「師父,要不要過來一點,比較沒太陽」,沒太陽就是沒天空(眾人笑),對不對?搞不好這邊比較漂亮啊!所以不用移,活在當下,感受當下。如果沒有發生今天的狀況,怎麼會有當下的美景和悅耳的樂音可以聽。那休息好了,就再上去。

不然我們人是不是都會硬撐,硬撐就是我們人生最大的障礙,這些在經書上看不到,「一時,佛在半路喘呼呼……」(眾人大笑)。所以這也告訴了你們一件事情,一般來講,生病、感冒什麼的,也不要硬要……有的人有週期性的運動,比如說每天早上要跑二千公尺,如果那一天生病,你就休息一下,不要死板板的,一定要跑那個二千公尺,先恢復體力,你要跑三千也沒關係。

我們剛剛講一半,思瑜可能不知道,我們又沒有在念佛、看經,也沒有在拜佛,也沒有在打坐,就妳盡能想到所有佛家的這些功課,統統沒有。連我們的專業,我們的專業就是元和妙音,對不對?連我們的主修專業也沒有在練,實在是很不守規矩的學生。

剛剛我跟思瑜講你們還會音韻療法,沒有一個動作會不準確的,該到什麼位就到什麼位,不是舒緩而已,甚至還沒點到就有用了。還有很多妳沒看到的,很多、很多,妳以為這一次是神奇之旅嗎?這次的神奇只是滄海之一粟而已。

Monica師姐對思瑜師姐說:妳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嘛?

思瑜師姐:嗯。

師父上人:不會啦,他們有的人也沒有,像淑玲、嘉財他們。

嘉財師兄:對,比較少。

師父上人:這個正常嘛,我們說條條大路通羅馬,每一個人的路徑不一定一樣,所以他一定先看到他那條路的風景,不一定看到別人另外一條路的風景,那如果無限多條路,無限多條減一,他還有這麼多風景沒看到,所以你怎麼知道學法是這麼好玩的一件事情。真的啊!你如果接觸得越深越覺得,不然你們會覺得枯燥乏味嗎?每天「跪~、拜~、一叩首……」(眾人笑),當然不是說這個不對,只是說有時候不夠脫化。

思瑜師姐:來之前很多人問我這一團是什麼教,我問陳姐(阿雲師姐),陳姐說:「妳出去就知道」。

師父上人:妳就知道根本不是什麼教(眾人笑)。

思瑜師姐:對啊,到現在是什麼教我都不知道。

師父上人:就是教育而已啊!什麼教育?「令人生回歸真實、究竟、圓滿的教育」,就是這樣。所以簡言之,就是「佛陀在九法界至善圓滿的教育」,所以真正的佛法在現在的山頭、佛寺看不到了,現在在各山頭看到的這些佛法,絕大多數我們可以定位它叫做「傳統佛法」,前面還有一個叫「原始佛法」,我們這個就叫做原始佛法,原始佛法就是教育的佛法,傳統佛法還加上祭祀科儀,流衍久了可能變成迷信的佛法,可能啦!你沒看到坊間多數不都是比較傾向迷信嗎?什麼叫迷信?不相信自己是佛,一味的在接觸的過程仰賴諸佛菩薩給我幸福美滿,這個叫迷信的佛法。

那麼正信的佛法是什麼?仰賴諸佛菩薩教我,教我和給我是不一樣的,教我如何改變我的人生,這個就叫做原始佛法,如果順乎現在人的用詞──原始佛教。我比較常用「佛法」去講,比較不常用「佛教」這二個字,因為文字被濫用了,文字的定義都變不一樣了,現在只要講到佛教,就等於宗教,其實這是絕對錯的觀念。可是,佛法在世間,不壞世間相,所以來到這個時代,人家已經把這二個字定義成宗教了,我們也不必去跟人家爭論,就「好啦,好啦,就宗教吧」,那你認知的宗教,我再告訴你定義,有機緣的話,沒有緣就放下。

佛教裡面,克克實實而論,真的有「宗教」這二個字,可是不是一般宗教的定義,它這二個字特指「宗門」和「教下」。宗門是指禪宗;教下是指除了禪宗以外這些漸修的,禪宗講頓悟嘛,特指宗門,教下就是一切除了宗門以外的八萬四千法門都叫教下,佛教的宗教是這個意思。換言之,佛教的宗教就是佛法裡面不同科系的代稱詞,有「宗門」這一科系,有「教下」無量科系,這樣子,一個學院裡有這麼多科系,這是佛教宗教的定義。

那麼一般宗教在講宗教的定義是:「唯一的天神,創造了宇宙」,有這個關係,所以自他是二,佛法是自他不二。也就是說,如果在佛法講神的話,他會告訴你,你崇拜的那個神,即便祂創造了宇宙,你也有祂同等的能力,你也可以創造宇宙,這叫佛法。可是宗教是不允許的,「我們唯一的天神最大,我們永遠都是祂的子民」,子民還好聽,其實就是奴才,我們永遠都是祂的奴才,永遠都要祂賜給我們榮耀,永遠都要祂賜給我們飲食、起居,永遠都是這樣,所以變成主從關係。那麼佛法是主伴圓融,他告訴你,你不是我的子民,佛法是教育,所以他只有老師跟學生的關係,學生努力,所以他可以超越老師,宗教是不可以的,你再怎麼努力,都不可以超越我這個萬能的天神,這叫宗教。

老祖宗、中國的定義,宗教這二個字,意義也很好,中國本來也沒有宗教這二個字,它的定義是這樣:「宗」是指首要的、重要的、為一切人民所尊崇的意思;「教」是教育,換句話說,宗教這二個字就是主要的教學、重要的教化、為一切眾生所尊崇的教育,就叫宗教,而不是萬能的天神創造宇宙,不是。所以當我們現在要學習,要透過一個宗教成長的時候,一定先要去證明,先確定這個名詞的意思是什麼,才能夠講下去。如果沒有的話,都雞同鴨講,雞同鴨講就不要講了啊,因為佛不做閒說戲論,「佛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所以他不講閒說戲論,爭論那個沒有必要的,那叫閒說戲論,不需要,所以我們要很清楚。

來這麼一遭,你就慢慢去體會,就是教育啊!那接下來是什麼?不同人看待教育,看到某一條路的風景,那他就有他的經驗法則,用他的經驗法則去定義啊,那也無可厚非。所以有的人說:「你們是天地教的嗎?」有的人問說:「你們是不是道教的?」有的人說:「你們是不是修觀世音菩薩?」……,都有,其實它是教育。當你契入核心的時候,你會發現:「什麼都是,什麼都不是」,因為不一不異,甚至我們的體系裡面也很多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你們知道《無住》是誰出錢的嗎?第一版?

思瑜師姐:有好幾版?

師父上人:內容都是一樣的,它都是一千張、一千張這樣子做,第一個一千張沒有了,再做第二個一千張。《無住》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發心的,他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他說:「那是佛教,我是虔誠的基督徒,我最討厭,要不是你是○○,我就不出了」(眾人笑),就這樣。他就真的,「要不是是你的話,我是虔誠的基督徒,我是最排斥佛教的,而且我認知這是佛教的音樂」,結果他出錢。對啊,我們裡面還有很多基督徒,教育啊!教育沒有宗教的藩籬,我們跟婆羅門教也合得來,只是說還沒有機會透過機緣,他家有什麼狀況,我們還可以跟他們的溼婆神連線,猴子神也可以啊!看看他們有什麼疑惑要請教猴子神,真的啊!可以解碼,告訴他。所以教育就是這麼好,如果是一般的宗教就不行了,如果是一般的宗教就是:「我們只能跟猴子神,你們的上帝我們沒辦法。」

 所以有些是能講的,有些是講不來的,不是不能講,佛曰:「不可說」,不是祂吝嗇,不能講,也不是說佛法有秘密,佛法絕對沒有秘密,他恨不得一切眾生都知道深奧義理,所以佛法有「密」這一個字,可是它不是秘密的意思,它是深密,深密就是這個道理對一般眾生太深奧難懂,無法用言語解釋,所以叫不可說,而不是不能說。那不可說的狀態下,也花了四十九年一直在說嘛,對不對?努力啊!希望透過這樣的比喻也好、引導也好,造橋鋪路,總是希望眾生有一個介質,去超越,去回歸我們的真我體性,最後回歸的時候,介質也不用了。所以舉舟渡岸,猶要棄舟,那有人說:「最後不是要棄舟,我幹嘛還要舟」,「因為你還沒渡岸啊!」所以這一條船很重要,這一條船就是不可說卻說了四十九年的現象,那一條船是幫助的,所以這些文字都是這個義理而已。

所以才講:「諸佛妙理,非關文字」,既非關文字,也非關眼、耳、鼻、舌、身、意,也非關分別、執著、妄想,統統非關啊,你才能感應道交,絕不失時,所以三百六十度在做什麼你統統知道。不過即便你知道,你還是要和光同塵,很多事情假裝不知道,不然你會累死。所以今天上山、下山就這樣子嘛,「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你們不是常常讀過這句話嗎,可是當你們累的時候為什麼都不休息一下呢?為眾生開佛之知見、示佛之知見,那其實只有一條路而已,也不會不見,又不是在山林中,轉個彎就找不到了。

上次去雪山的時候不是更快,上次去雪山我聽她的形容是這樣的:「走走走,本來是一起出發;走走走,抬起頭,怎麼差一百公尺了;又走走走,怎麼二百公尺了」(眾人笑),紋宏他們的形容是:「師父腳的動作也沒有比一般人快啊,都正常啊,可是怎麼移動的距離比一般人長」(眾人笑),我們今天是抱病還放慢。

今天穿這個鞋子又比較難爬,這個鞋子比較滑,雪山那一次是穿布鞋,抓地力比較好,所以工具也是有差。我小時候常走路,我上課也走路,以前我們家住在大遠百那邊,那時候只要我要去哪裡,都是用走路的,比如說有人說要去西子灣玩,我就用走路的去西子灣,有些人對那個距離可能沒概念,獅甲到西子灣。然後去大統百貨,我也是用走的,我讀前鎮高中,幾乎也都是走路去的。我讀壽山國中時,那時候從山上掉下來,我還不是把車子抬上去,牽一台不能騎的腳踏車走回去。

為什麼我上下課走路,因為我很討厭跟人家擠公車,那時候只要上下課時間,有時候公車擠得人被擠在車外,所以我乾脆用走的,那擠公車的同學到沒多久,我也到了。以前偶爾要去台南找我姑姑她們,我也是走路到火車站坐火車,(師父對宜靜師姐說)我從妳家那邊走到火車站大約35~40分鐘,走去大統也不過十來分鐘而已,舊大統,被燒掉的那一個。

佛法不能離開生活,離開生活,那些法都叫學術,學術沒有用處,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吶!你現在搞一大堆學術,以後如果沒有超越、解脫,你下輩子、下下輩子,隔陰之迷,全部忘光了,沒有用。你們過去無量劫何嘗不是有無量無邊學習的長才,來到現在呢?不是都不見了,要再接續還要要遇到那個緣,沒有緣,也等於沒有。

與其這樣,不如直接開發自性無量的瑰寶、寶藏,心地寶藏無量無邊,回歸啟用出來,自然流露。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是我們的本能,眾生與生俱來的本能,但以妄想執著而不可證得,是因為我們的妄想、執著、分別把我們蓋得死死的,所以「修」,簡單化,就是把這個東西想辦法丟掉就好了,想辦法丟掉是方便講,真實第一諦義沒辦法做到,只好想辦法丟掉。要不然本來是佛,道本圓成,不用修正;見聞覺知,本自圓寂;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即時豁然,還得本心。本來就完美無瑕,連你表演、示現的瑕疵都是完美無瑕,所以隨處無不是道、無不是法,信手捻來,皆成文章,左右逢源,頭頭是道,左右逢生命的源泉,頭頭是道──沒有一個方向不是道。

道法自然,重於落實,落實很重要,所以我們知道的理路就要去體會、去做,要不斷做,不斷做、不斷做,才能夠習得那種自然狀態,不然就會很死板,讀書人叫做讀成書呆子,學佛人學成佛呆子,我們不要那麼冤枉,學佛就是學覺悟,還學成呆子,(師笑)背著覺悟的呆子(眾人笑)。

(師父對思瑜師姐說)所以妳不乏有接觸過,但好像都不是這樣子,啊實用啊,學以致用是最務實的,學佛就是要讓你的人生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透明瞭,才來學,通透明瞭你就用得上,現在很多人學的都處處走不通,「我這麼虔誠,為什麼我們家還會這樣?」「我這麼虔誠,為什麼我的事業還不順?」「我這麼虔誠,為什麼我的感情……」,一堆這個,就是不能學以致用,不然你學了就可以改變,所以理論、方法、方向真的要省思。當年的這些行者也都學以致用,他們走到哪裡不都是在表演,示佛之知見,再來開佛之知見。

我們這個肉體真的很糟糕,現在是減劫,現在的平均壽命是七十歲,正常來講。每一百年減一歲,減到剩下十歲,再回頭增加,每一百年增加一歲,增加到八萬四千歲,這樣一增一減叫「一劫」,現在是賢劫的減劫,賢劫會出現一千尊佛,現在才第四尊而已,彌勒菩薩是第五尊,你看那時間有多長,一尊跟一尊距離那麼久,五十六億七千多萬年,下一尊佛才會出現,下一尊佛才是第五尊而已,賢劫有一千尊,所以慢慢的等,希望哪一尊是你們示現再來(眾人笑)。

所以你們不知道你們在唱清淨法身佛時,其中彌勒尊佛是這樣子,當來下生要五十六億七千多萬年,所以要等祂來,不如我們先去,對不對?去極樂世界或兜率天內院都好。那說真的,那個「去哪裡」也都只是一種欲勾牽而已,最後是要入佛智,當下即是。

阿雲師姐:請教師父,要去彌勒世界的條件是什麼?

師父上人:就是你要真修實證啊!一個願力過去就是了。一切法從心想生,我們依報的化境是你的念產生出來的,只是說你那個念力夠不夠。

阿雲師姐:目前好像很少人求願往生彌勒淨土?

師父上人:其實是這樣講,這就叫因緣,你沒發現來到印度很少看到觀世音菩薩,所以因緣不一樣。在中國,家家阿彌陀,戶戶觀世音,因為祂們跟大中華地區有深厚的因緣。可是在印度,觀世音菩薩好像比較少看到,當然千百億化身那個就不講,所以在這邊你有沒有發現,如果是佛教體系,多數都是釋迦牟尼佛,其他的也甚少看到。你說有沒有阿彌陀佛,有聽到他們在念啊,但是是為了香油錢,當然要會唱阿彌陀佛(眾人笑)。他們會去觀察你是從哪裡來的,他就唸什麼,看到你們黃臉孔的,應該是從大乘佛教那個地區來的,那個地方應該是比較多阿彌陀佛,他們就唱阿彌陀佛。那天不是我們第一次去,你們在那裡念……

阿雲師姐:喔!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指到祇樹給孤獨園時,眾人在大目犍連精舍內圍成一個圓圈恭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師父上人:等我們出來時,他們都已經會唱「釋迦牟尼佛」了(眾人笑),本來是阿彌陀佛,改口了,你們這一群是釋迦牟尼佛(眾人笑),這樣才討得到錢。你們看,生意人的頭腦。可是,可取的是「靈活」,所以萬生萬物取其用,天生我才必有所用,哪有一件事情不能學習的。有人說生意人很現實,問題是人家的頭腦比我們靈活,我們怎麼不去跟人家學這個靈活,只是說我們要用在正途,不要用在邪途就好了。

所以因緣不一樣,我們不要說彌勒菩薩,其實十方諸佛無量無邊,每一尊佛都有所謂的淨土,有很多我們連聽都沒聽過,去台東還看到「心化心心佛」,有人送我媽媽一張「彌那唵努悟摩佛」,你們聽過嗎?聽說就是釋迦牟尼佛雪山成道時的代號。還有很多啊,你們以前不是念萬佛,你們還都記得嗎?所以有一天我在車上跟阿雲問:「你們以前是怎樣念佛的」

阿雲師姐:念萬佛啊!

師父上人:現在的人就是寧願跟萬佛結個善緣,也不要自己成佛。雜嘛!專才能成就,專司一藝可成就,是淨念相繼,專才會淨,「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會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我們是憶萬佛、念萬佛,就沒有淨念相繼了,所以當來現前就見不到佛,只是說下輩子跟這些萬佛有結過善緣,所以也許他們萬佛在出現的時候,我都可以跟他有緣碰一次面,這樣子而已,還是再聽到他的名號,可是也不一定能成就。這個就是理論、方法搞錯了,不是那萬佛不好,萬佛尊尊都好,可是我們自己學修的人理論方法搞錯,所有的好擺在我面前都沒有用。我現在插管,我最愛吃滿漢全席,在病房準備一桌滿漢全席,看你怎麼吃?

阿雲師姐笑:看得到,吃不到。

師父上人:又更傷心,對不對?滿漢全席代表他認知的好,整桌啊,但自己是這樣,所以理論、方法很重要。那也不要貪心,吃飽就好,學佛就是這樣,務實很重要。

(思瑜師姐對 師父上人出過唱片又會畫畫感到好奇,師父上人開示)

我從小就學畫,科班的,都是美術班,最後是美術系。後來畢業後去電台做工程,這更難想像,對不對?

思瑜師姐:對啊!美術跟電台工程有什麼關係?

師父上人:電台工程就是去架發設台,要多少頻率你們才能收到什麼聲音啊,是這個,理工的嘛,就人家找我去電台,我就說:「好啊,要做什麼?」「做工程,mix down 這些音聲」,我在工程處最主要的職缺就是成音指導,所謂成音就是說,你們在收音機聽到的聲音,最後的一個匯集點就是我,那個叫成音。比如說有配樂、有主持人講話、有音效……等等,來到我這邊,最後剪輯完後,剪輯是預錄,有一種是on air,就是現場,都要做,最後你們才聽得到,這個工作是我在做。然後又要去架發設台,我不知道,也沒學過,就進去,看一下,「可以了,知道了,好!可以做了」,就開始做。所以學佛多好,我們常講:「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我們比較少講最後這一句,因為怕人家好高鶩遠,最後一句話叫「觸類旁通」。

「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是方法,是「因」;觸類旁通就是「果」,觸類旁通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你本來就會。那為什麼不要常講這一段,是因為會好高鶩遠,會忽略或怠懶散漫,不願意去深入前面的因,你前面越紮實,後面的效果就越彰顯。所以我們沒有學過戲,但我們輔導珞晴的第一齣戲劇入圍台新獎,那個很難吶,那個是全台灣才選十幾個入圍而已。她(指珞晴師姐)找我當他們元和劇子劇團的顧問,如果你不了解戲劇,你怎麼做顧問,他們是專業人士,從小學這個。Sona從小學舞蹈,你問她,我們怎麼樣才能夠說服他們。

思瑜師姐:師父您也懂舞蹈?

Monica:師父還會跳麥可傑克森的……

師父上人:妳要問專業的人,你們讓Sona講我們當初怎麼跟她講跳舞。

Sona師姐:師父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會跳舞,我們辦一場南部屏東的battle(舞蹈比賽),有很多團體參加,算很大場的。我們找南部最強的舞者當評審,師父就是當中的一個評審,其他的評審都是身經百戰,有跳國際的、街舞老師……。

師父上人:只有我在他們的領域沒沒無聞,無名小卒。

思瑜師姐:那您怎麼會受邀做評審?

Sona師姐:而且 師父還穿T恤,還有皮鞋。(眾人笑)

師父上人:我穿T恤、皮鞋跟劣質的西裝褲。

Sona師姐:跳麥可傑克森的地球漫步舞。

思瑜師姐:您有練習過嗎?

師父上人:我沒有啊!

思瑜師姐:那是……?

師父上人:麥克傑克森的舞就看過就會了啊!滿簡單的。(眾人笑)

Monica師姐:我們就是不會。

師父上人:最早不是這一場,最早認識他們的時候,她那時候在當舞蹈老師,在別人的工作室兼課,有很多課程。那時候在美術館外面,我說:「你們跳舞怎麼這樣子」,我的意思是說要有靈魂,那時候以為我們是學術派的,只會出一張嘴。後來從咖啡屋走出來,她就說:「到底怎麼樣,總是要有個樣子看」,我們就在人行道示範給他們看。那時候妳第一次看到側邊的滑步、前面的滑步,後面的不稀奇嘛,還有原地轉圈圈的滑步,就……你們那時候感覺?

Sona師姐:不可思議!看不出來。

師父上人: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我不會什麼。他們在攝影,還要教他們攝影。

思瑜師姐:您攝影也會!

Sona師姐:我前二天不知道在拍什麼,現在拍起來很有感覺。

思瑜師姐:應該要問 師父:「師父,您有什麼不會。」

師父上人:不知道。(眾人笑),你看你什麼講不出來的,就是那一樣不會。

思瑜師姐:師父會打太極嗎?

Sona師姐:很會!

師父上人:有一次我在台北的唱片公司,清晨起來,因為我有一年半的時間晚上都睡公司的錄音室,起來剛好有一個吉他手來錄音,他的太太在我們的院子那邊耍槍,她是學民俗戲曲的,有點像珞晴她們一樣,都要練那些武術。我就出來,空氣不錯,就說:「太極打得不錯喔!」她就說:「對啊!對啊!咦?我沒有在打太極,你怎麼知道我在打太極?」我就跟她說:「太極就是要怎樣……」,教她打太極。她說:「您太極練很久了喔!」,我說:「我今天第一天練。」(眾人笑)他們(指同參)看過我打太極,這就是一種「術」而已。

思瑜師姐:師父,我請教您,您最基本的理論是什麼?

師父上人:沒有理論!

思瑜師姐:您能觸類旁通的那個……

師父上人:清淨心!佛家講的,你要相信!

思瑜師姐:那清淨心如何能做得到?

師父上人:放下執著心、分別心跟妄想,即得清淨。

思瑜師姐:那基本功是什麼?

師父上人:基本功就是放下,放下要看破,看破叫了解。我們學習不能只靠聽一次演講,而是要有按部就班、長時間的薰陶。換言之,他們有很多能力都不是靠一種模式,而是我們常常接觸的時候就在薰陶,當下就在練了,當下你聽到的,該放下的,你就丟掉了,就增長一層了啊,這就叫基本功。

當然,我知道妳問的意思,但不能用妳的邏輯去講,那就落在世間人學修的邏輯性,也就是那個邏輯性障礙住世間人學修不能達到觸類旁通,所以要放下原來的那種邏輯思維。我也常在跟阿財講,不要學者心態,那些文字記載的內涵沒有錯,可是我們心態錯誤,「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我們是為道,為道是你不要的東西越多,你就越成就。「不要的東西越多!」我們現在是不是要的東西越來越多?

思瑜師姐:嗯。

師父上人:連這些法也想要很多,一本書過一本書、一本經過一本經,這就是最大的障礙。假若有基本功,就是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就叫基本功,這就叫「捨」,捨就叫放下。所以你什麼東西不需要,統統丟掉,想要但不需要的也丟掉,「想要」丟不掉嘛,訓練,把想要的東西丟掉,基本功就是這樣,你的人生一切,丟到最後一個你怎麼丟都丟不掉的,就是你的真如本性,你就回來了,那時候你就叫做清淨。清淨,觸類旁通,應到你就會,就這樣,沒有別的竅門。

會的人現在就全部學完了。(師笑)

我們那些只是要印證、證明給人家看,要不然你說破嘴人家也不相信。「你說得很厲害,那你跳給我看」,跳一下,「真的吶!真的吶!」(眾人笑),那他們就乖乖的照做了。攝影的人,教他們如何剪接,「真的吶!真的吶!」(眾人笑)打太極的:「真的吶!真的吶!」(眾人大笑)

所有的雕刻也都會啦,我們從小朋友時期,就會做布袋戲,還會刺繡,小學二年級的功課,做那個傳統香包,回縫針的那種,(師父現場說明了一下),這種縫法不用車邊,我們是很專業的(眾人笑)。

只是說這麼多,也不一定每一樣都要去碰,專司一藝就好,去印證它的理論,最後還不是一個就好了。比如說,你們明明知道很多佛都不錯,就選一尊就好了,我們是要成就的,不是要學會很多東西的,一尊佛讓你成就了,你什麼也都會了。那什麼都會了,平常要不要會?平常也不要會啊!會累死人,應到、需要的時候再會就好,不然你腦袋裝一大堆東西不是……,現在腦神經衰弱的人就是這樣來的,佛法就是這樣。

思瑜師姐:您很小就學佛法了嗎?

師父上人:沒學過,我是學畫畫的。我是會了之後,長大了跟人家互動,透過他們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叫學佛。我們從小也沒在跑寺院、道觀,沒有啊!我們所知的佛法,就是一般電視在播法師說法的那種印象。後來後得智的接觸才知道原來這樣叫做真正的佛法,一般信、解、行、證的次第,我們比較是行、證後回過頭來信、解。你先會泡茶了,再回過頭來分析原來茶是這樣泡出來的。

例如畫圖,本來是先會畫圖,再來分析它的理論,現在很多人學畫畫,都是先看理論再來畫,結果畫得很死板。我們是先會畫,才有人說原來這叫做三角構圖法,在畫的時候不會想這個嘛,畫的時候就是看起來很漂亮、很好看這樣而已,後人就什麼天平構圖法、什麼黃金比例,這是後人分析的嘛,這叫理論。如果從這個管道進去,叫做信解再來行證,我學這個理論後再來畫畫看。那我們不是,我們是先畫完了,再回過頭來,有人講什麼黃金比例,喔!原來我的畫叫黃金比例。

那認識一些佛學老參,我們才知道原來我們叫做佛法喔(眾人笑),啊知道就知道了啊。所以你看,在這個時期你了解後得智的名詞是不是很快,就人家講過你就會了,當然這個還講不到契入靈性的世界,契入靈性的世界就是我剛剛講的,在那邊耍槍,踢那個槍接起來,跟太極有什麼關係?

思瑜師姐:沒關係。

師父上人:那為什麼我脫口而出:「妳太極不錯」,因為透過她這個人的訊息,契入她的靈性,內心深處底層,就知道她會什麼。那這個是非色聲香味觸法,就是心經在講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就是這樣啊,我們讀經就馬上隨文入觀,當你在念心經的時候,你就是觀世音菩薩了,那時候你就等同有觀世音菩薩的三十二應化身,那還是劣應身,應該是千百億化身,應以什麼身得度,現什麼身為之說法,你那個時候就有這個能力,是這樣才對,因為那是入嘛,而不是在文字解。所以有所謂的解悟跟證悟,隨文入觀你要契入證悟,契入證悟就是靈性的世界,所以什麼都會也都是從這邊流露出來的。你契入嘛,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你如果契入法身,請問,整個宇宙哪一樣東西你不會?統統是你變現出來的,你怎麼會不會!所以理路是在這邊。

那妳剛剛講的基本功就不能從這邊講,這是一個理,基本功就是做,怎麼做,就是把不需要的丟掉,你丟不掉就是障礙你這個清淨法身,障礙它,它並沒有不見,可是障礙住了,光就透不出來,上面太多泥巴了。你要把泥巴沖掉,不要泥巴,不要的越多,表面的東西丟到不能丟,就是那個燈泡,就很亮,亮表示光透,哪裡不能照!哪裡不能照就是哪裡不能作用,有什麼不會的那個意思。

有時候我們和他們專業人士在一起不是那麼簡單吶!那一天我跟Sona說:「他們那兩個評審,跳那個house喔」,Sona有點嚇到:「你也知道house!」哪一天在講「同人誌」,(師笑)她(指Monica師姐)也嚇一跳……。

Monica師姐笑說:布袋戲的同人誌。

師父上人:他們一群人在那邊想說那是什麼,結果我就說:「同人誌嘛」,結果紋宏他太太就:「老師,你怎麼這個名詞都講得出來?」紋宏的太太是學校的國語老師,我說:「不是很平常嗎?」「不是啊!我們很平常,你很不平常啊!」「為什麼?」「因為他們有接觸小孩子,這些是年輕人的用語,他們會講,可是老師您從不出門,您怎麼會這個?」是因為有她啊,坐在我旁邊啊,從她調資料就好了。那時候她還嚇一跳,因為我說布袋戲,就像妳剛剛一樣,為什麼我講那一段,不是正好是妳剛剛的疑惑。

思瑜師姐:對啊,因為我們在那邊講,您沒有聽到我們在講話。

師父上人:沒有啊!

思瑜師姐:對啊!

師父上人:所以非色聲香味觸啊!感應道交,絕不失時。

思瑜師姐: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沒有說,這件事情只有我跟偉宏知道。我們在高雄小港機場搭飛機那一天,我提早半個小時到機場,其實我帶團很少提早的,因為我們家距離機場很近,六分鐘就到了,那一天不知為什麼我提早半個小時到。那個時候遇到偉宏,因為我有看過他,所以叫得出他的名字。那時候他站在我旁邊說:「妳這次賺很多喔!」然後有點詭異的笑,那我那時候覺得這個人講話有點怪怪的,當然我也很和顏悅色的跟他說:「我沒有賺什麼東西啊!」他說:「我不是說錢啦」,我就說:「那你要說什麼?」「反正後面妳就知道妳會賺很大」(眾人笑)然後兩個人的對話就像雞同鴨講,就有一句沒一句的聊。

他就說:「妳怎麼會想說帶我們出去?」其實我跟阿雲姐接觸是在三月,那個機緣是在旅展,其實辦旅展我很少去的,那一天是公司臨時調我去。遇到阿雲跟宜靜後,就再也沒有聯絡,就到五月分。那我在廈門遇到一個師姐,剛好我在跟阿雲姐聯絡的時候她有聽到我們要去印度,那她有通靈的體質,她就說:「這個難得的緣分,妳一定要去」,然後我就想說她會通靈,因為人對未知會感到害怕,也很好奇,我就跟她說:「妳會通靈厚,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就講了一個……因為我媽媽十五、六年前就往生了,我就一直很想知道我媽媽的一些事情。她就回答我,講完後她就接續印度行,說這是一個難得的緣分,妳一定要拿著香跟妳的媽媽說要跟著妳去,因為那個摸不到又看不到,我就覺得很害怕。

這一段就切到我到機場的時候,偉宏在問我,本來我也不太想講,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有聊到這一段,這一段你們都不知道。我們到加德滿都第二天晚上共修,師父就有講到,你們可以去聽那一段錄音。結果隔一天,我就問偉宏說你是不是有跟師父講,偉宏說:「我跟你講,我絕對沒有講」,因為那天師父有講到一段有關於往生者,說實在的,那一天 師父講到那一段的時候,我就一直很想哭,一直忍住、一直忍住,一直到那天忍不住的是到哪裡,就真的有點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師父就說妳很 ㄍㄧㄥ,其實在第二天的共修聽到往生者那一段,就覺得奇怪,這件事情只有偉宏知道,在機場……

師父:這個還可以想像,他們常常有時候是……比如說我跟A講,然後A跑去跟B講說你怎麼跟 師父講這些,B就說:「這個連我都不知道,我怎麼跟師父說」,A根本沒跟B講。

思瑜師姐:然後第二次,我白天在那邊想:「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師父晚上就也講到這一句,我就頭很痛你們知道嗎,奇怪,我白天在想的那件事情,為什麼晚上 師父會又提到這件事?(眾人笑)

師父上人笑:讀書要預習、複習。

思瑜師姐: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 師父知道這件事情,因為這個事情只有我自己知道,因為是白天的時候我自己在想。

師父上人笑:這個就沒有偉宏了。(眾人笑)

思瑜師姐:對!沒有他,其實我沒有怪他。有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狀況外,因為來之前阿雲師姐什麼都沒有說,真的什麼都沒有說,很多人問我,我也是跟人家講,但只講一半,人家也覺得怪怪的,大概是這樣,反正是在狀況外就對了,很多事情就是接不起來。晚上在聽上課的時候……有時候說實在的,我去上課我也很害怕,我會覺得好像被人家猜中心事的那種感覺,很害怕(眾人笑)。然後去上共修的課,就會故意跟小石在外面,有點想藉機會離開的那種感覺,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理解我在說什麼?

同參:我們了解。

師父上人:因為他們也都有。

同參:我們都是過來人。

威呈師兄:以前 師父在枋寮藝術村的時候,有一個藝術家住在 師父家附近,他走路經過 師父家時會刻意走離遠一點。(眾人笑)

師父上人:對啊,我的門口啊,假設我的門口就是這條線,這條是馬路,他走、走、走,我們走路都會靠房子旁邊走,但他走到我的房子附近時,會遠離我的房子。(眾人笑)

思瑜師姐:是沒有害怕到那種地步,只是說我今天想的一些事情,晚上共修會不會……

Monica師姐:心事被看穿了。

思瑜師姐:對,就是在講出來的時候,坐在那邊就會……有時候想要看 師父又不敢看,就覺得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

李媽媽:我們台北有個同參也是這樣,他不敢坐老師前面,每次來共修,都是坐在後面,就在觀察老師的一舉一動。

師父上人:先講一下她的背景,她學法律的。

李媽媽:她是台大法律系的。

師父上人:她是「嗅」族的,常常共修時會聞到異香。

李媽媽:檀香,她說很古老的檀香味,台灣買不到了。

師父上人笑:那個台灣買不到。今天下山的時候我不是有講嗎,就是嘉財和小妍,走在我們旁邊,有聞到檀香味,確認那不是這邊的檀香。

嘉財師兄:對!

師父:那我就跟他們說……你們會不會覺得我們說的那句話很奇怪,說:「送到這裡就好了」?

嘉財師兄:不會吶。

師父上人:他們不會了啊,我們說完後繼續走下去,結果沒多久,珞晴和阿鸞就衝下來。(珞晴師姐與阿鸞師姐後續護送 師父到山下)

李媽媽:沒錯,她們用衝的。

師父上人:那就是在說:「不行,不能只送到那邊,要送到最底下」。

Monica師姐:我只看到她們兩個一直往下衝,一直跑、一直跑,我覺得很奇怪,怎麼會跑那麼快。

師父上人:無形的啊,這些天神非常歡喜,那我們不好意思讓祂一直大費周章,其實到那裡是祂們的一個結界,送到那裡就好,就是說祂們再繼續下山,會和山下一些負面的能量攪在一起,難免會心煩。所以乾脆祢們到這邊還是清境,再下去就比較污濁,祢們也不用這樣,到這邊就好。那我們是一定要回去,所以我們下去,祢們到這邊就好了,不用送了,那時候你聽得懂嗎?

嘉財師兄:我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思瑜師姐:你有……

嘉財師兄:我看不到啦!(眾人笑)

師父上人:他聞到了啊,聞到那一陣的檀香,非常香。

李媽媽:珞晴是說她有看到大迦葉尊者,祂有示現給她看,我問她大迦葉尊者長得什麼樣子?她形容了老半天,我也聽不懂她在講什麼。(眾人笑)

師父上人:那應該給威呈看,那他就可以畫下來,

同參:喔!對!寫實派的。

師父上人:不是寫實派啦,是實力派,寫實派是一種形象而已,實力派是……

李媽媽:她說瘦瘦的,我就說瘦瘦的,到底什麼才叫瘦,形容了老半天,後來她說她不會形容。(眾人笑)

師父上人:對啊,整個虛空法界、不同維次空間,本來就重疊在一起,重重無盡也重疊在一起啊,是你要怎麼和它交續而已,所以她才有那句偈嘛,還不知道嘛,玄奘啊。

Monica師姐:我不曉得。

同參:有!有!

師父上人:他們有寫下來,我們在車上的時候,沿路往這個地方來的時候,就有收到邀請卡了,我是開玩笑形容一下:邀請卡。

威呈師兄:吃完飯的時候就有了。

李媽媽:珞晴也有,她說玄奘大師有送她一朵花,她有畫出來,那個訊息我也不知道她在寫什麼,她寫得很草。

思瑜師姐:可是玄奘紀念堂我們是今天臨時提議要去的。

師父上人:你們是臨時提議啊,人家是早就準備好了。

思瑜師姐:小石還一直問我說到底要不要去?我說:「去啊!」

師父上人:所以這些都自然嘛,你看也都沒有刻意安排啊,自自然然,所以不刻意。不然我們有走到哪邊開始燃檀香、請神?(眾人笑)沒有啊!所以我們跟虛空法界含靈蠢動的關係就像我們現在這樣而已啊,就像鄰居一樣,好伙伴。(眾人微笑)。

要去印證佛法啊,佛法告訴我們眾生平等法性,不能跟人家比高下,是真平等,本來就是和合無諍,主非定主、伴非定伴,今天你做主的時候我們做伴嘛,明天換我做主你做伴嘛。也就是說今天來到你家,你是主人,我是客人;明天邀請您到我家,換我是主人,你是客人,我們是平等的嘛。所以你說這個怎麼辦到,清淨!回歸真我體性,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就是這樣啊,所以到那時候非關思想,想不到的,想像是有障礙的,所以它跟想像這件事情風馬牛不相干,所以一定要去思絕想,你才有辦法直接像維摩詰居士講的:「即時豁然,還得本心」。

都丟掉原來這些邏輯概念了,ㄟ~原來就是這樣了,所以走到哪裡我們都沒有預設啊,我們也不能去要求別人啊,比如說:「你算哪根蔥,還要求我們要派使者保護你,我先叫我們的護法神用金剛槌把你敲扁,這麼沒有禮貌」(眾人笑)一定是這樣,就像有時候我們聽到有些人到廟裡面,稍微對神不敬而已,是不是就被處罰了,對啊!怎麼可以這樣開玩笑。你看我們整趟好像都很輕鬆愉快,對啊!(師笑)託你們的福啦!

同參:託 師父上人的福!

 

2014041517012014年1月12日 幸福人生講座 師父上人開示

2014112日 幸福人生講座 師父上人開示

(於陳薏晴老師主講之後開示)

【法的沉思─愚痴應笑我】

時間:1030112

地點:一覺元觀止學修中心(高雄市鼓山區美術南二路35)

紀錄組恭敬整理

聽完了年輕人男的不敢娶,女的急著要嫁(全場哄堂大笑)(像薏晴老師)嫁了人可以被人家服務得這麼好(當然女生們看了就會想嫁人)不會啦好好學佛會倒吃甘蔗倒吃甘蔗聽得懂吧後面越吃越甜學修就是要改變人生往好的方向去提升這個坊間這個世界其實也不是只有我們這個地球其實是整個虛空法界多處是凡聖同處所以,我們在學修的路途上難免都會有這些波折也正因為有這些波折你才能知道那個成就的人的可貴我們當然要期勉自己成為那一個成就的人

莫回首來時路,你說不堪回首其實它也成為我們未來的一個養分所以佛家為什麼常常拿蓮花來做表法你看蓮花的根長在泥巴裡面泥巴我們每個人都會覺得它汙濁它代表一個痛苦的生命狀態(蓮花)它在泥巴裡面吸取了養分鍛鍊出它的智慧慢慢的就長出莖莖從泥巴中長出在所謂的清水裡面清水表法所謂的清淨的意思在這個清淨裡面又不能執著所以它繼續往上生長兩邊不立兩邊都放下它開花在空中,意思就是告訴我們淨染不二那麼我們兩邊皆離中道不存,我們能夠去成就無上佛道。

所以六道輪迴是染業,有正有反有善有惡。學佛本來應該是直接從放下善惡開始可是因為我們對於普世價值太過於習慣了世間人不一定能夠去理解所以難免還是要講一些普世價值的善法可是不能執著善法世間有一句話叫做擇善固執擇善固執加上那個「固執」就是「執著」執著也就是讓我們沒辦法超越輪迴的一個主因

只要在六道輪迴裡面無有一處無有一事是快樂的真正的快樂是得不到的,即便有得到也只是短暫的快樂那也不是真的快樂,只是一般我們講的「苦暫停」稍微沒有痛苦的一種感受而已,相對痛苦來講,就以為是一種快樂,其實是一個幻相。所以惡固然不好,不去理它,善雖然好,但是不要執著它,我們頓時就超越了。

所以尤其是在病上面來講,剛剛聽到,先生的病慢慢慢慢都比較沒事了。這邊我就要再強調一下,每天的功課如果願意落實去做的話,未來都不會有事,而且還會恢復活力,可以活很久。可是要不要做是你的事,不是我做。說食不飽,我吃飯你不會飽。

所以昨天在跟一些人分享功德跟福德之事,我們常聽過,禪法講的:「功德須自性內見,不是布施供養之所求。」意思是說我們現在的人會把法搞錯,就會努力一輩子,卻換來「冤枉」兩個字,很可惜!所以在學修運作、落實、行動之前,一定有一件事情先要弄清楚,就是正確的理論、方法、方向。這個事情一定要先把它搞清楚,多花一點時間在這邊,以後不會吃虧。

這一個事情是甚麼正知正念一切法從心想生這是一個正知正念。它沒有告訴你說:「一切法從心想生等於善或是等於惡」不是這一種二分法而是告訴你一個原則原理我們的總人生是我們心現識變出來的心現識變這一個念不是我們一般人講的那麼粗糙的念比如說我現在肚子餓了想要吃一頓飯這個想要吃一頓飯是一個念,只是這個是非常粗糙的這一句一切法從心想生的這個「心想生」並不是那麼粗糙,它是彌勒菩薩告訴我們的一彈指三十二億百千念念念成形形皆有識的這一個細念一旦這一個細念出來了我們的物質跟訊息世界也就產生了所以在每一個這個細念的產生的同時,就決定了我們必須要面對的命運。

可是它是必須要面對,並不是永遠存在,因為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所以從虛妄的角度它本來就是假的是因為我們自己的執著,把它根深柢固變成了一種攻不可破的現象。這一個現象明白的人它也是一個幻相,因為它是一個幻相,所以才能夠去化解改變所以我們應該要去什麼訓練我們的念頭,從基底的根做起,念頭善你的境界相就善念頭清淨你的境界相就清淨

為什麼要叫人家念佛、念佛念佛為因,成佛為果,這是所謂在大乘菩薩學修裡面的因果。講因果一般在佛家講的因果不是世間輪迴法的這一種因果一般輪迴法的因果是甚麼造善得善,作惡得惡啊,這一種很粗糙的一種可以明白的一個理路。

佛家在講的因果,其實是特指「念佛是因,成佛是果。」為什麼人人可得 因為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他本來基底裡跟一切十方三世諸佛共同一法身,所以本來就可以成就,只是因為我們迷只是說有人迷得淺有的迷得深有的迷的久有的迷得短

剛剛薏晴老師分享說前四十九年是不是啊是迷還是甚麼其實也不是是我們累生累世已經迷到現在了從累生累世的那個時間流裡面四十九年算是短的你知道嗎所以後半人生是可以去創造的,從那裏做起從我們現在所理解的這些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仁義禮智信等等這些剛剛講講到要學佛先要學人,怎麼做人人是所有六道裡面善的最底層可以被堪稱為善良的善的最底層如果我們連這個最基底的這個善得不到的話我們要去往更美好的人生境界不太容易

在病痛來講那一天我講過,用所謂的不思善不思惡兩邊不著,正與麼時,那個是諸位本來面目既回歸本來面目當然這個善惡形成的境界相這個病痛還是所謂的舒暢也頓然就消匿那時候才叫做真正的舒暢所以那時候回歸「人之初,性本善」的那一個善,那一個善不是善惡對立的善,是習性上有善惡,本性上沒有善惡,這是一切學修人的正確的方向。

做為一個學佛的人他的方向就是在明心見性大開圓解大徹大悟這一個境界。這一個境界我們現在人不容易想像,可是它有方法可以依循。照著方法依循的人,不做雜思他想的人,他就是走捷徑。所以佛法上不講捷徑是叫著眾生不要取巧可是佛法上偏偏又有捷徑那個捷徑就是你老實就是捷徑老實放下萬緣。很多人不知道把念頭集中在哪裡,所以念佛是一個非常方便的方式。

很多人問:「如果明心見性的人我們還要不要求生極樂?念佛?明心見性的人就超越了,就不需要甚麼極不極樂了。去極樂世界是為了甚麼?去極樂世界是為了學習怎麼明心見性所以你如果當生明心見性契得了你就沒有這個他方國度必要去當然有需要你去幫忙你也隨時可以到那樣的生命狀態非常的自在如意

講得好像很遠,我們現在的人最眼前的就是什麼?生活生活裡面有我們說的身苦病痛、人際關係。所以剛剛薏晴分享的過去一種錯誤的路徑,沒辦法,這就是古人講的不學法無以立」;有的說人不學,無以立」。那麼學甚麼很重要!現在人這一個關鍵最不容易去釐清,我們現在人對名詞上有偏見,有所謂的貼標籤、所謂的這些意識形態。所以一旦在學修的路途上,你沒把這個名詞理清楚,你就會做錯。

好比說昨天遇到一個同參來,初見面,最後走的時候,他說:「啊!其實我們也沒甚麼好煩惱的,人只要想善良,只要不要太在意就可以了。」可是來的時候問了一大堆,心裡有一大堆疑惑:我那個事情怎麼辦、那個事業怎麼辦、怎麼抉擇,然後他說其實我沒有煩惱,沒煩惱啊!只要放下。所以人常常會把自己流入這一種窘境裡頭,這個就是佛家常講的「習苦為樂」、「得少為足」,非常可怕。

講出來的標題都是正確的,比如說我們不需要有太多想法、欲望啊,只要過得去就好了。那個過得去就有兩個方面,一種是得過且過,過得去;一種是放下了,不計較,過得去就好了。所以一個是從好的講,一個是從不好的講,我們學佛的人、學法的人,佛是覺,就要很清楚明白在這個時候講這一句話的意思。

所以在佛法上才叫著我們末法時期的眾生,在學修的道途上要有依準,這一個依準,佛陀講得很清楚,「四依法」:所謂的「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智不依識」。這四條非常重要,這四條可以幫助我們有一個依循,不容易偏頗,而且也不容易在學修的道途上,依著自我的見解產生錯誤理解。當自我見解錯誤理解的時候,我們的行為模式就會出錯誤。

行為模式有三者:一個叫做我們的意念的行為模式;一個是我們的嘴巴在講的行為模式──語言;一個是我們的身行造作的行為模式,這三個就會錯。那麼這三個顯於外,可以鍛鍊我們內在的心性,所以外在顯於外就拓寬為十大類,也就佛家常常在講的十善業道。

我們的「意念」會貪、瞋、癡,所以就叫著我們不要貪、瞋、癡。在日常生活當中,撿起所有一切事情來做的當下,訓練不要貪、瞋、癡,這是意念上來講。    「口」上來講叫甚麼?兩舌、惡語、綺語、妄語。兩舌、惡語、綺語、妄語這四個是我們嘴巴常常會造成的錯誤行為,所以佛叫著我們離開、遠離這樣的一個模式。嘴巴不是不能講話,而是不要有兩舌、惡語、綺語、妄語這一類的運作。

我們的「身行」造作有所謂的殺、盜、淫,身體遠離這三個,叫做離殺、盜、淫。不殺、盜、淫的時候我們自自然然身心康泰,就可以在這一個人世間,除了身心康泰以外,以身心康泰的基礎,再拓寬這個能量,非常紮實,你的人生的境界相,小境界叫我們的身體,大境界就是你們的生活,你們生活裡面的一切人事物也就會隨之而調化,順暢回來。

所以「識得一,則萬事畢」,會的是從念頭上直接對治掉。念頭是什麼?念頭就是我們剛剛講的那個「意」,身口意那個「意」,想法。所有的言行造作都是我們想法出來的,因而只要你能夠把想法,直接對治掉這個貪、瞋、癡,其他的這些兩舌、惡語、綺語、妄語,這些殺、盜、淫也就不存在了,那時候叫做「識得一,萬事畢」,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好了,其餘的所有一切也就解決了。那時候你就容易去體驗所謂的「華嚴」、「華藏世界」的一種景象,《華嚴經》裡面在講的這個「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一個生命的本然狀態。這樣子才有辦法去感受甚麼叫做「明心見性、大開圓解、大徹大悟」這一類的。所以它不是一種言行上的講而已,它必須透過我們的實證。現在很好,科學家很努力的用科學的方式,驗證了我們生命理路的值得甚麼?值得去學修成長,要不然一般我們不知道學修成長要幹嘛。

剛剛薏晴講到一段說:好一陣子都沒去陪小孩,錯誤了,然後因為把很多時間花在所謂的成長。所以這個語意上可能有一些瑕疵,我會覺得應該花很多時間在墮落而不是成長,如果是真的花在成長的結果就不會是這樣子。只是說我們現在隨順世俗,世俗的到處都叫成長,什麼都叫成長,開個課都叫成長,不管成長甚麼東西,所以成長成「錯誤的」叫墮落;成長成「正確的」我們才把它定位叫成長。現在慢慢有機會去了解真正的成長這一件事情的時候,就會從我們的「家業」開始轉化,會先從我們的「身業」,第一個,開始轉。轉了之後,我們的「家業」就會轉,我們的「家業」轉了,擴大,就我們的「事業」。「事業」不是只有我們的工作叫事業,「事業」是凡離開我們「家業、身業」以外的一切人事的造作都叫做事業。

所以「事業」跟「家業」的基礎建構在「道業」上,如果「道業」不穩固,「家業」必然會有瑕疵,「事業」也必然不順暢,一定是這樣的。因此,我們就要去了解甚麼叫「道業」?道業就是我們所謂的修行--修正錯誤的觀念、思想、行為這一件事情,所以很多人不了解,一遇到問題就會往外去捉摸、往外去求,或者是往外去抱怨,其實這是一個違反生命真常之道的運作法。學修必須要入道,而不是去趕場。所謂有場無道不能行教,有道處處是場」。道在哪裡?直心是道場,直心、真誠心、慈悲心、正覺心、清淨心,你凡關有這一個生命狀態相伴的地方,那個地方就是道場,無關乎外在的這一些形形色色看得到的這些境界相。那個境界相也就是因著你這個內在本質上的道場有沒有建構而相互依附的。

真正內在的這一個道場非常重要,它是一個軟體,它不是一個硬體,這一個軟體我們帶得走,硬體帶不走。硬體是一種業相,業相你還得去轉它,「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如果能夠去轉化這些境界相,你就是如來了,因為它是幻相,所以它勢必能轉,因為它的底片就是我們的起心動念來的。

所以為什麼要長時去薰修、薰陶,因為我們過去生生世世以來帶來的習氣根深柢固,不好去轉化,所以我們才要更花時間在所謂學修這一件事情。換言之,學修這一件事情,如果它只是一種玩票性的,我們還真難解決我們人生的困境,因為我們的習氣底片太多了,而且現在還在不間斷依著習氣底片再延續,所謂創造新的習氣底片,這個底片投影出來就是我們的境界相啊,人生不能改變,不能改善,實屬可惜。對一個學修人來講是這樣子!簡單說到這邊,看諸位今天有甚麼其他的疑惑沒有?

甲學員:師父上人好!首先我感謝沈老師,沈老師帶我們來,引導我們到這裡來。我是因為剛來學法,所以看到一些文章就不曉得它理路是對還是不對?所以我就把它印下來,想說唸給  師父聽,給我指導。

這篇文章是寫說:慈濟的證嚴法師說如果當父母的常常煩惱他的孩子,這樣他的孩子會沒福氣,因為福氣都被父母煩惱掉了。我第一次看到這些話的時候嚇一跳,所以我趕快把這篇文章找出來,這個師父又說如果父母希望孩子有福氣,就要常常祝福他的孩子,不是擔心他的孩子。

有一個年輕人聽到這些話就很高興,回到家,馬上把慈濟證嚴法師說的話跟她媽媽講。從此以後,他媽媽就很少對他碎碎念、嘮叨了,他看到他媽媽也不會再這樣東躲西躲,因為他媽媽很嘮叨、很會煩惱,所以他有壓力,每次看到他媽媽就覺得壓力很大。反而現在,從此以後,他下班之後,甚至都會找她媽媽聊天,所以他覺得現在他跟媽媽像朋友一般自在。其實媽媽常常是一個家的靈魂人物,她掌握了一個家的家庭氣氛,我相信說如果沒一個快樂的媽媽,就很難有一個快樂的家庭。

不過多數的媽媽都過分地擔憂子女。我曾聽過有一個九十歲的媽媽還在煩惱他七十歲的兒子吃飯了沒?所以她就很理所當然地認為煩惱是很正常的,這是大家都會煩惱的,這個媽媽就煩惱得很起勁,認為說這才是做人,哪有說對孩子都無煩無惱的。所以大部分的媽媽都沒有一件事情不煩惱的,舉凡孩子的功課、工作、婚姻、健康……幾乎無所不煩惱。你想如果這樣的話,這位媽媽有可能會快樂嗎?應該是很難快樂才是。所以一件事情如果我們用很大的「念力」去相信它,我們所相信的就有可能會實現。所以媽媽若常常這樣煩惱的話,父母如果常常相信孩子有能力去面對他自己生活的難題,如此這個相信就是一個祝福;如果父母總是認為他們的孩子不夠懂事,不會照顧自己,一定會吃虧,還是說會被騙,如此這個煩惱很有可能就會變成詛咒。我看到這邊的時候覺得很可怕,煩惱怎麼會變成詛咒呢?以後呢,你這個孩子果然就會像你之前所擔心的這樣,總是會出狀況讓你擔心,佛家講「願力,念力!」你的願有多大,你的力量就有多大。所以自今天開始我們要很注意來檢查每一個念頭,我們對孩子是煩惱比較多呢?還是祝福比較多?其實我們對我們所關心的人,不管是先生、太太,家人、朋友,還是老師、恩人、同學、同事,應該要全然的祝福。

這篇文章的內容大致如此,我想請教 師父關於這篇文章的理路與說法,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師父上人:基本上它的所謂的這個主標題是沒有錯的啦,主標題!可是要去付諸。所有的一切的法句裡面都有很背後深入的意涵在裡面。譬如說我們不要煩惱,是對的。不是都無所謂、不是很消極的都不去理會。世間人它選擇兩邊,不要煩惱那就不去理會了,所以把煩惱改成關心就對了,所以關心是積極的,煩惱是積極的破壞,是積極的破壞喔。那都不理睬是消極,所以要用積極的建設,叫做關心。所以關心這件事情和煩惱這件事情,我們現在人的就會夾雜在一起,分不清,這就是我們剛才在講的那個理路,我們對名詞有意識形態,有偏見,所以我們會用我們自己理解的,所以就是這一截要去學修。

從世俗法來說互為依正,這個佛法上來講依正莊嚴。我是你的依報,你是我的依報;我是我自己的正報,你是你的正報。所以在這個常態性,講到最根底來講,真理是什麼?「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如果我自己的定性、定功非常的強,我媽媽煩惱我,傷害不到我,你知道嗎?因為我的能量大過她,所以她怎麼煩惱我,傷害不到我,這個煩惱的負面的力量影響不了我。

這一段文章對世俗的人來講很好用,因為世俗的人都沒定功,你懂嗎?彼此都沒有學修,孩子也不學修,大人也不學修,大人在擔心煩惱,煩惱孩子;而孩子在排斥大人,所以兩方攪和在一起叫做甚麼?冤親債主。

所以在要煩惱或是不要煩惱的選擇之前要去明理,你要先明白,這整個宇宙的真相是什麼,我們說的宇宙人生的真相。我說,剛剛講的,對世俗很好用,因為世俗人它不太想花時間去了解,如果這個人老實的話,你叫她不要煩惱,她也真的不煩惱了,至少不煩惱,她的心比較清淨一點,比較清淨不一定完全清淨,那麼她就有比較清淨的能量,顯出來就是比較好的氣場,至少階段性會比較好。並不一定說我不煩惱兒子,兒子自己就變好了,他還有他的命運造化要去提升,只是說我少了一點負面力量給他,這個要很清楚。所以佛家常勸人家不但不要煩惱之餘,還要做一些真正積極有建設性的事情,所以才有一個迴向。你煩惱他、你為他擔心煩惱、操煩憂慮,你就是在給他回向負面能量。

昨天我跟同參講到說加持,因為你加持而讓他變不好,這時候你是魔,魔會加持我們你知道嗎?一般人聽到加持還以為是佛菩薩,佛菩薩和魔都會,加持就是給你加碼,所以誰可以被佛菩薩加持到,心清淨的人、心喜悅的人、心慈悲的人、心覺悟的人、心清淨的人這一類。這一類心感恩的人、這一類心不壞的人、這一類的想法的人,他一直在散發訓練這一個態度的時候,他會被佛菩薩加持。所以你一分慈悲,祂就會加持你到十分;你有十分慈悲,祂會透過這十分,有辦法加持到變一百分。反過來呢?一個人如果處處想到自己,說穿了只有想到自己的人才會煩惱,這個很多家長不懂,我煩惱他是為了甚麼?要滿足我的心,你知道嗎?這就是自私自利的態度,可是這一個普世價值觀的人不容易去理解這一個道理,因為他不知道真正清淨無我,你一切都解決了。他不知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所有相皆是因我們的起心動念而生,所以我的孩子、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都是我心現識變出來的。

我剛剛不是講嗎?前面,我這個底片如果是煩惱的、操煩的,我現出來,我這些兒女晚輩,相對對我來說,他就會比較差,對我來說。不過對他自己來說,不一定會比較差,因為他若是有在修持,對他自己不錯。所以你剛剛說到一個例子很正確,九十歲母親在擔心七十歲兒子,有可能七十歲的開悟了,九十歲的還沒有開悟,九十歲的還是凡夫俗子,他還在那邊操煩那個開悟的人,你知道嗎?開悟的人早就解決了,已解決他的生命體,他的父母還在為他操煩:不知道有沒有吃飯?人家開悟了,人家有可能還證果了!人家根本就不用吃了。

所以世間人就會有這種矛盾啦,因此「自利即是利他」,可是這個「自利」不是自私自利,「自利」就是把自己調節好。我們知道操煩不好,現在和兒女晚輩無關係,是我自己操煩,我就不好。我若不好,我走到任何地方,不是我們的兒女晚輩而已,是大家被我遇到的,都會跟著我不好,都跟著我變差,不是對我不好,是跟著我變不好了。那樣我就變成社會的毒瘤了,不是嗎?所以這整個社會就是這樣,互相影響產生一種共業,共業體。

所以家是一個共業,我們為什麼會來做兄弟、姊妹、親子,就是我們過去生有這些共業,所以我們投胎來做一家人。有共業,有這個業,所以有障礙,彼此就很多事情看不過去,很多事情就會要求過頭,要求過頭叫做操煩,如果要求得剛剛好那就不是操煩了,那個叫無過無不及,要能夠恰到好處就是你自己要沒自己,你才有本事調節得恰恰好。所以你要對對方要求得恰恰好,你就要回過頭來把自己成就,把自己成就這件事情就是什麼?就是自利。所以禪宗講甚麼?「唯言自利」,有的人說「直言自利,不說利他」,那個不是自私自利,他是告訴你說:我們看待一件事情要會找重點,重點只要抓到,其他的都解決了,世俗話說甚麼?事半功倍,就解決了。所以你要讓你的兒女晚輩變好,你要知道重點,重點就是把自己調節得好,他就變好了,他不一定會馬上變好,因為他有他自己的業障,不一定會變好,至少他不會變更差,他不會因為我變更差,我若為他操煩,他會變更差。

所以若要給世間人比較有心的強度、督促力,跟他說是詛咒應該也沒甚麼問題。我們人會因為怕而不敢去做,這個部分就是世間法跟出世法怎麼運作的問題,這也就是佛家講的法非定法,看你用在甚麼人、用在甚麼族群、用在甚麼時空當下,而不是說一個標題它都對或都不對,不是這樣。所以,這個文章很多人如果看到,從好的那一面撿起來用那也不錯。

就譬如說我們講教育,現在是不是愛的教育不能打罵,(學員:念都不能了),對啊,更何況打。我剛才聽到薏晴老師說:她女兒一生只被她打過一次,我聽了真不知有多羨慕,我媽媽從小打我,問題是我越打越乖,又沒有變壞;有可能我如果沒有被打一打,可能變敗類,你知道嗎?所以我在講這一段不是說那個動作或是一個道理本身對或錯,是你看甚麼人拿去用,用在甚麼人,用在甚麼時空下。

比如說我們就講高層次一點,也是跟打有關,你們說有修過禪的,你們知道禪坐的時候,打禪七等等,或者是幾個禪七都好,是不是有一個打板師?拿著棍子,就在那邊巡視,大家都坐好好的,看到打瞌睡的就一棒打下去了。那是以前,現在看到打瞌睡的要勸誡:「年輕人,起來了!起來了!」不然他會起瞋恨,你給他打下去他會恨你。所以你看,以前為什麼打下去他會開悟,現在打下去他恨你?如果你打下去他恨你,你千萬不能打,因為你造業,你害他恨你,恨是造業,你害他也是造業,兩個湊在一起,一起造業,越來越慘,現在就是這樣子。以前這個打板師他開悟,他有觀機契機的能力,他這樣走著走著,嗯,這個散發出將悟未悟的訊息了,接近開悟但還沒開悟的那個臨界點,他當下就趕快給他打下去,他若沒打下去,那個打板師有罪,你知道嗎?他讓一個人失去開悟的機會,所以他當然要二話不說趕快打下去。被打的人馬上說:「啊!我悟到了!」像這樣你要趕快打他,知道嗎?所以,佛法的妙,妙在這邊。好!這些都在外在的形象上講,它的根在哪裡?怎麼做到?就是這個人有智慧跟沒智慧的差別而已,關鍵就在智慧。

所以為什麼叫學佛而不是學善,不是學個善、學個愛心,因為有智慧的人一定有正確的愛心,前面加個正確,有正確的愛心叫做關心,沒有正確的愛心叫做操煩!只要你沒智慧,你操煩,會讓整個境界變壞,而這時候就是一個警示,我遇到會操煩的事情,我就要想到那是一面鏡子在警示我!不行這樣,必須要調節我自己,這個境界相在提醒我,我要調節自己,因為我裡面有操煩的種子。我只要有操煩的種子,我去到何處都會有操煩的事情顯現出來給我看,我為了以後都不要有操煩,所以我先要把我裡面操煩的種子去除掉。現在有我感覺會操煩的,這時候,我們說的要有敏銳觀照力,就要提醒自己了:「不行!不行!」,如此一次來一次去、一次來一次去,久了,你就不會操煩了。功夫訓練得力,再來功夫成片,一層一層下去,有人說功夫成片到理一心不亂、事一心不亂,那時候就是做佛做祖去了,成佛了。

所以成佛的能量最大,所有一切人世間跟你有緣的,只要跟你有緣的,家人是最有緣的,你通通可以度,可以幫助他,解決他的問題。好!你若是有能力幫助他解決他的困擾,你的操煩跑去那裡了?本來就沒操煩。操煩從何而來?因為我們沒辦法解決問題,才會操煩。所以,學習要知道學什麼,就是那個智慧非常重要。好,那你說:「啊!這樣我知道了,要有智慧。」但是智慧從哪裡來?智慧從清淨的心來,不是讀很多書得來的,讀很多書沒用,你看那些讀很多書的人越讀越操煩,讀不完也急,急是不是操煩?現在這個讀完了,看到別人讀兩部了,又跟不上,我又急了。看到別人比我們好,我們嫉妒,又操煩。所以這種種叫做煩惱憂慮牽掛,這三個名詞就是你們在說的操煩二字,只是操煩的對象不一樣而已,所以操煩當然是不好,對大家都不好。

就像現在大家坐在這裡,你們如果全部一起操煩,我很衰呢,這邊都是操煩的能量,我在這裡被你們這樣礙一下、礙一下,你們有看過電影嗎?電影裡面不是有那種妖魔鬼怪飛過去就:「喔!頭殼疼」,不要來玩這一招。所以前幾天我才跟很多同參講說:你們既然有緣來到這邊,在你們家裡怎麼樣我不知道,各個的生活場不知道,能不能把持不知道,可是至少你們來這邊踏進來,就要把這邊做一個學修成長的示範點。示範就是我們要表現出來,你們學修,你們知道甚麼事情是對的,就像沒有操煩是對的,那即便你在外面很操煩,進來這裡你也假裝一下,假裝一下比較沒有操煩,你假裝久了就變成真的了,你知道嗎?因為你在假裝沒有操煩的時候,你在想沒有操煩這件……這個狀態。所以頓時,我們的腦子很有趣,你在想甚麼的時候,你其他的就消失了。我們會說:「沒有啊,我的頭腦很亂呀,什麼都在想。」因為你一個想過一個,你每一個一個的時候,其他的都塞不進來,所以你就要撿那個好的一直想,然後你的氣場就會比較歡喜。

所以每個人在這邊來來去去,如果都表現你們所學修到的基本的待人處事的應對進退的這個氣氛,這邊就變成一個示範點,你們的朋友進來的時候,他會覺得:「咦!怎麼不一樣?」本來從家裡來到這邊的路程很操煩,一踏進來,怎麼就沒操煩了?因為你們都創造了沒有操煩的氣場,所以他的操煩能量低於你們,輸給你們,所以他的操煩就不見了,但是他踏出去會怎樣我們不知道,至少他來這邊會像你們說的叫做「充電」,充那個沒有操煩的電,他如果充電充得很飽,他回去就可以維持得比較久,這樣就在利益眾生了。

我剛說了,你們如果來這邊都一起操煩,我會先搬走,沒事情約一群人來操煩,這不是愚痴是什麼!我們就是生生世世迷,眾生迷啊,迷就叫做愚痴。迷惑、造業、受苦,迷惑就叫愚痴的意思,愚痴是根,你因為愚痴所以你才會貪,貪不到才會瞋,所以操煩是一種瞋。為什麼操煩?我得不到我要的,所以我很煩。我要的東西、對象不同而已,有的人他要名,有的要兒女晚輩滿我的意,有的會說:「不是,我是為了他的健康所以我操煩」,「他的健康」也是滿我的意,我想要他健康,我想要他健康,這個「想要」就是欲望,你知道嗎?所以如果是這樣的人,他會走不開,往生的時候不能往生,他一定會被拖下去。

所以「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定要知道,所以來來去去做親人是一種因緣,過去生的緣,緣深緣淺。比如說剛剛薏晴老師她也為你們做示現,夫妻是緣,兒女是債,無債不來;夫妻是緣,然後怎麼樣?有一句比較恐怖的啦,冤冤相報,知道嗎?所以,人就是這樣,所以才要學法,學法就是學正確的,正確才有辦法把討債、還債、報恩、報怨這四個緣化解成法緣。當你是法緣,你自己有能力化解法緣的時候,你面對到任何人事物,即便再跟你再親密的人,你都不會煩惱、操煩。你會用一個很有積極、有效率的態度去面對,這個叫做法緣。

只要你還停留在討債、還債、報恩、報怨這四個層面裡面的,你遇到你周邊的人事物,一定都會有煩惱,叫做操煩。所以你要先了解操煩是什麼,才能夠去看那篇文章。為什麼很多文章我們比較不去做所謂的是非評斷,為什麼?「圓人說法,無法不圓」,你知道嗎?若不是圓人,再好的經典也會讓他覺得邪惡,所以是「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是這樣的意思。因此,你剛剛唸了一大段,我覺得對我們現在的普世價值,應該還是有蠻大的幫助,當然不能停留在那邊而已。

甲學員:好,謝謝 師父。

師父上人:其他還有嗎?

乙學員:還可以問嗎?

師父上人:沒關係!

乙學員:師父,我今天很感謝薏晴師姐的示現,還有○○師兄剛剛提的這個問題,也剛好問到我的內心,因為我承認我很不清淨。我有兩個問題想問,就是這一陣子我的學生他們都大力的要拉我到一個精舍去,然後他們有這樣子的一個說法:只要依教奉行,師父會承擔我們所有的業障,我就會家庭變好,身體變好,我也沒有煩惱,我的一切就大順。

學生這樣子說之後,我真的去過一次兩次,他們依教奉行就是要每個禮拜去一次聽佛理,然後去一次……帶新來的朋友就是接引,一定要這樣子。然後第三個動作就是每天一定要禪定至少三十分鐘,而且要禪定的時候要去觀師父上人的法像。

這樣子的事情讓我有恐懼心,就是說跟我的認知上有差異,所以產生害怕,我說就這麼便宜,可以得到這麼多的好處嗎?我第一個問題就是我是不是太不知好歹了?這麼大的一個方便門我居然不敢要。

師父上人笑說:我也想去報名,這麼好。(全場哄堂大笑)

乙學員:所以,那孩子一直說:媽咪,這麼好,你為什麼不去試試看呢?那我就自己一個障礙就是這麼便宜,這樣子的一個方便的好處,是真的有嗎?我會不會太貪心了?那我第二個問題是說,我非常的……薏晴師姊說她愚痴,我一點都不覺得,因為以她現在看,她真的是我的偶像了,我很愚痴,我甚麼都不會,那我就在想:師父剛剛有提到一個要學修,除了每個月我來一次,然後聽  師父開示之外,我能做甚麼?然後開始我的學修之途?這是我第二個想問的。然後我要站著還是坐下?

師父上人:請坐。第一個問題,它很廣泛,而且有些深度的問題,不是字面上的意義而已,表面上好像沒錯,可是那個承擔業力要去解釋。你只要聽師父的話,依教奉行,你就可以得度了!如果「你就可以得度」換成說「你還會有人生的錯誤結果現前,師父要負責。」這樣講就對了。這樣是不是師父承當所有的業力,不是,你做錯你還是有自己的業力,你懂嗎?師父講錯他還是有他的業力,所以業力各不同,可是都有業力要承當。這裡就有一句話非常重要,叫「依教奉行」,依什麼「教」來奉行?這就很重要了,不是師父講的算,而是要依法不依人,師父只是代真理去闡述而已。

比如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說,祂也跟你說我所說亦如古佛所說;孔子畢生述而不作,我並沒有創作,所以你是聽我孔子講呢?還是等同在聽古聖先賢講呢?當然是古聖先賢。意思就是說你現在在聽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祂講的道理叫做「教」,你依靠著它去深入落實叫「依教奉行」。而祂講的也是古佛所說,所以其實是一種稱性而說。如果這個師父告訴你的你照做,你做錯了,這一個道理是錯的,而你做了,照做,他要負責,你懂嗎?他要負責。如果他講的是錯的,你照著錯的做,你的人生當然不會更好,所以你的不能更好,他有責任,所以他要去承當的意思,可是不代表你會過得好,你懂嗎?若是這樣,釋迦牟尼佛幹嘛留我們現在還在這邊,很不慈悲,你懂嗎?釋迦牟尼佛比這些師父、比我們都還厲害多了,他就幫我們擔一擔就好了,我們現在每個都成佛了。所以一定要去了解真理是什麼,自己一定要先相信自己,而且你要相信一件事情:「是自己辦到的,不是任何人給我們的」,否則真理是被打破的。

我們有四個緣,一個叫做親因緣、一個叫所緣緣、一個叫無間緣,這三個是我們自己。另外第四個叫做增上緣,諸佛菩薩、老師、師父就是這個增上緣,他能夠幫助我們提升。親因緣是我本身具足的這些本能一定要有,每個人無庸置疑都有親因緣。所緣緣就是你遇到哪一種法門,他從哪一個門徑幫你開啟,你照著哪一個法門去學,就是路徑啦。假設你們要來這裡,有的從北部來、從南部來,走的路不一樣,可是都可以到這邊,所以他緣的那一條路不一樣,緣就是機會條件的意思,他所擁有的機會條件會不一樣。什麼叫無間緣?不間斷,就是你們講的精進,我要精進,別人精進,我沒有用。親因緣、所緣緣、無間緣,這三個都是我們自己,都跟別人無關。我們有這三個緣,但我們不明白事理,不明白就不知道怎麼做,這三個緣起不了作用,所以外在的善知識就是增上緣,他來幫助我們了解,告訴我們正確的道理、這些諸佛妙理。用現在的淺釋、演繹讓我們明白它,明白了之後,我們照著做,前面的三個緣俱足,我們就成就了。

你成就了,你的業力是自己消除的,誰要來幫你擔?你自己就可以成就。如果這三個你不運作,請問有誰能幫你擔而你變好?所以一定要了解,自己靠著自己的正確的方向、理論、方法運作而能成就的,這個才叫做真法,才叫做真實法。這樣子來講是不是眾生都平等了,每一個人都有辦法自己辦到。如果靠自己沒辦法,一定要靠別人才有辦法,就會有危險性了,懂嗎?這是第一個問題。

再來就是每天要坐禪幾個鐘頭,那個禪定?(學員:至少三十分鐘到一小時,然後要觀師父的法像。)好啊!接下來就要了解名詞了,甚麼叫「禪定」?「內不動心,外不著相」叫做「禪定」。「不取於相,如如不動,謂之禪定」。換言之,講白一點叫做「心清淨到極度」叫做「禪定」。所以不是你盤腿坐在那邊三十分鐘等於禪定,等於坐禪,你知道嗎?坐禪跟坐著無關。「坐」叫「如如不動」的意思,中國人取那個……這個「坐如鐘」,這個姿勢看起來感覺最穩定,然後取這個穩定的感受來做個表法,所以叫做「坐」。

「禪」叫「外不著相」,「不著相」叫甚麼意思?不執著。那麼我請問你:你坐在那邊會不會打妄想?三十分鐘會不會想東想西?你說:我不知道有沒有想?你不知道叫無明,叫昏沉,所以那三十分鐘都在創造昏沉跟掉舉,這哪有禪定,這沒有禪定。所以這樣的坐法,會越坐人生越慘,懂嗎?所以坐禪你就知道不是坐在那邊甚麼都不想的意思。無念:不起心、不動念,不是叫你甚麼都不知道,甚麼都不知道叫白癡啊,你懂嗎?如果這樣就拿一個杯子打我的頭,叩!昏倒了,因為我昏倒了,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比你會坐禪,也許我暈倒暈一整天你才三十分鐘,你懂嗎?所以這要從義理去了解,當下如果你了解這些理論,你就是在學了,隨時隨處在學。

所以我們就明白了,你真正的坐禪在哪裡修,你知道嗎?你生活當中遇到的人事物,遇到這個以前我會討厭的,我現在不能討厭。你訓練到你不討厭以前會討厭的人,你禪定一分了,你深入一分了,要不要坐在那邊?不用,如果要坐著才叫坐禪的時候,老祖宗的話就被推翻了。行、住、坐、臥皆是禪,只講到一個坐,行、住、臥就不是啊。真正會的是甚麼?二六時中,無有一處、無有一時不是禪定之處,所以都在禪定裡面。

所以只要你的心不隨著外在起伏、貪著,不被人家隨意擾動你就起伏,你就在禪定裡了,懂嗎?你這時候叫清淨,所以你隨時隨處都有智慧,就不需要來一個在那邊打坐。我現在多數觀察,他們講的那種三十分鐘的禪定,多數事後都要再花錢去推拿,坐到腳會痠,沒經過訓練會這樣。如果你坐、坐到(心裡想):喔!腳好痠!你就不是禪定了,因為你起心動念了,你會被痠影響,影響到受不了。假設你坐很習慣,很久了,坐、坐、坐,還在擔心東擔心西的,這個通通不叫禪定。因此那三十分鐘還得要有正確的理路和配套措施,也就是說你心要著力在一點。

在這個時代,多數的人沒辦法透過打坐而得禪定。我們沒有否定打坐是一個善巧方便能夠幫助契入定,我沒有否定喔,可是這個要看根性的。我做個比喻,打坐入禪定好比研究所的科目,我們現在都是小學生,有辦法去學那一科嗎?沒辦法。因為你沒有條件,不是研究所不好,而是我們沒有條件。因為我們只要坐,不是掉舉就是昏沉,所以沒辦法,所以還要再配套。古師大德在坐禪定的時候一定都會有所謂的那個「維那」,一個開悟的引導師,他會隨時觀察你,要不然你很容易走火入魔。

談到「觀想」,你也要觀想佛菩薩,我不知道師父叫著你觀想師父,他能幫你甚麼?所以通常師父不會叫著我們觀想師父,一般正確是這樣,當然有一些密法上來講四皈依,其中有所謂的「皈依上師」,那個另當別論。可是那種東西都要根基很高,你說我不知道我根基高不高啊?有一個基本的評斷,你日常生活當中煩惱跟不煩惱的比分佔多少,你如果煩惱超過百分之零點二,你就叫做根基低的人。(乙學員:我根器很低。)不是你而已,現在七十幾億人口幾乎都這樣。就是說你隨便問你左鄰右舍好了:「你有沒有煩惱?」剛剛那篇文章寫的,「你有沒有煩惱?」有的人說:「做人哪可能沒煩惱。」這樣就不行了,如果是這樣的根基就不行啦!上上根基是甚麼,至少要上士以上,你知道嗎?上士以上就是你叫他要操煩,他也要想半天:我到底哪一件事情會煩?我現在問你,你們有沒有煩惱的事?你要想半天啊,想十天啊,然後說:「師父,我想不到我哪個會煩的。」那這樣可以了,這個人可以了,懂嗎?所以這個叫根基。

觀想,想甚麼就變甚麼,除非他師父是佛了,你就多想一下,你能不能確定?是一個問號。所以,所謂修行有觀想、觀像、持咒、念佛通通有,所以觀想,一般以前在修淨土的人,有的也會用觀想念佛,所謂實相念佛、觀想念佛跟觀像跟持名,這四大類。實相一般人做不到,實相念佛就是我現在就是佛,這叫實相念佛,我的言行舉止就是佛,我稱性而說,這個叫做佛,這叫實相念佛了,契入那個本質了。

觀想是什麼?觀想就是你們講的想像,想像比較好懂,想一個佛的樣子,然後每天都在想祂,然後想到你睜開眼睛都有佛的像在,這叫觀成功了。我們是不是常常閉著想像有,睜開沒有了。然後閉著想像是模模糊糊的,睜開也不知道是什麼,那個就不是,你知道嗎?是你閉著想像很清楚,一尊佛在那邊,你睜開眼睛還是一尊佛在那邊了,一直到你往生,這尊佛帶你往生了,極樂世界去了,有這麼一個方法。可是這個不容易,你觀想成了,還有一道手續,最後,你又要把這個像給忘掉。觀容易,忘難啦。你只要忘不了,你這個像就叫做妄想。所以修行要知道正確的方向,修行是修掉甚麼東西要清楚,執著、分別、妄想心這三個,就是不要這個。我想得出來忘不掉,是不是我在建構妄想?所以這個也需要很高根基的人才能做到。

接下來,觀像,觀像就是有的人在供佛,有佛像,比如說,選一尊你喜歡的,每天都在那邊看著祂,這叫做觀像念佛。觀像,就一尊,然後你到往生的時候,因為你的腦海裡都是祂,所以你往生的時候,你這時候叫觀像念佛,佛菩薩,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佛會來,會現這一尊相,本尊來接你;如果別尊,你不能跟祂去,那是魔來變現的,就這麼一回事。為什麼要現本尊你才能跟祂去?因為護法神不允許魔示現本尊,要不然護法神會去給魔打屁股,會把魔趕走,你懂嗎?魔就有罪。所以這叫觀像,那也不容易。比如說假設臨終體力比較差,喔!還要想一下佛桌上那一尊長怎樣,不容易。所以最後持名念佛好像變成最普遍的,它不是唯一的方法,可是變成最普遍,為什麼?因為容易辦到。你只要心裡面每天在想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念佛就是一種持名念佛,你心裡就有佛了。

所以如果你喜歡極樂世界你就這樣子做,你也可以成就,去極樂世界再去進修,極樂世界是資優班,我們現在這邊是放牛班,不是這間教室,是整個娑婆世界都是,當然也包含我們,是放牛班。放牛班就有很多的善巧方便,你要知道,你們裡面很多當過老師的,在學校體制,資優班資優生比較好教還是放牛班?你放牛班要讓他考上……高雄的第一志願是什麼?(學員:雄中,高雄女中。)雄中,好啊,你要讓這個放牛班的考上雄中比較容易,還是資優班的?(學員:資優班的。)對啊!因為資優班就不用你教了,他自己就很會讀書了。所以去極樂世界就是那個資優班,都篩選過了,從我們現在的放牛班篩選,放牛班裡面有被引導,很願意自動自發學習那種人,又有拿到那個入學證、上課證的那一種人就去極樂世界了。所以篩一篩剩我們,我們還要在放牛班,在這裡〔度〕(台語)。

所以這些法門的學修你必須要先去了解,理論是甚麼?不是說它那些動作本身對不對,你一樣打坐,他也教我打坐,我要信誰?你若只跟我說打坐就會得禪定,這個叫做一本書的標題,不會錯啊,標題本身沒對錯,可是要怎麼打才會得禪定,如果講不出來,這個就不能學。如果另外一個他也教我打坐,可是他把理論方法、用心態度解釋得鉅細靡遺,這樣我就可以自己選擇,因為有時候我聽到原來要配套這麼多,我做不到,我也不能去坐。可是至少後者的這個方式比較保險,因為他讓我明白,如果糊里糊塗就不行,尤其你們不是下愚之人,你懂嗎?如果你們是下愚之人,可以!下愚之人就是老實人,他不會想東想西。「你就念佛」,「念佛,好!」,他就每天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三年他就往生了。我們好像不容易做到,舉例說,我現在叫你:「你就回家念佛就對了,甚麼都不要做」,你心裡會不會有疑惑?如果會,你就不行這樣子教,你懂嗎?你就要把你其他的疑惑解釋清楚,明白到底,你才能用念佛。

比如說鍋漏匠那一種,諦閑老法師曾經有一個學生叫鍋漏匠,跟他是兒時玩伴,他在補鍋子的、補破鍋,到了四、五十歲的時候覺得不行,我人生不能一直這樣過。所以他去找他的兒時玩伴,就是諦閑老法師,那時他擔任寺廟裡的住持,去請他說:「收我為徒啊,我想要修行。」諦閑老法師說:「你又不識字,理解力又差,年紀又一大把了,還是不要吧。」「為什麼不要?」「因為你來寺院跟不上人家腳步,人家要讀經,你甚麼都不懂,你又文盲,又都不會,這樣會衝突,你也會失去信心,你會覺得很丟臉啊。」那怎麼辦?但他又很堅持:「我就是要出家,我現在不想過以前的日子,窮酸的日子,不想。」「好吧,要不然你要不要聽我」,他說:「你講的我都照辦,只要你願意收我為徒。」他就說:「好!我在山下幫你找一間破廟,我會找兩個老阿婆去當你的護法,你在廟裡甚麼都不要做,就一句佛號念到底,南無阿彌陀佛念到底。怎麼唸呢?念累了就休息,除了吃、喝、拉、撒、睡、休息以外的時間,全部都念,這樣子就對了。休息好了又念,念、念累了就休息,睡覺就睡覺,睡起來又念,吃飯的時候放下,吃完飯又念,這樣,一整天在一間寺廟裏面,半步都不能踏出去,你懂嗎?」

結果他三年就成就了,站著往生,站著往生然後等諦閑老法師來幫他辦後事,等三天。因為那個老婆婆看到他往生不知道怎麼辦,要去找諦閑老法師,走路,以前走路,從他那邊走到諦閑老法師那邊要一天半,再從那邊走回來又一天半,所以他站著三天,請他幫他做這個後事,往生。他叫下愚之人,老實人,他不會有遐想。你告訴我甚麼,我就照做就對了,這種很容易成就。所以佛家講唯上智與下愚不疑,不疑有兩個,一個不懷疑,一個不移動,心不移動,很堅定。所以,是這個不懷疑跟很堅定成就了他一生,在一生裡面成就佛道。

所以坐三十分鐘,你就去試試看你的心會安住在哪裡,現在如果有人喜歡打坐的,我們就會跟他配套措施,你既然這麼喜歡打坐,你也放不下,你就打坐的時候念佛吧,或者是數息,把念頭關注在你的一吸一呼、一吸一呼裡面,非常專注。為什麼要有一個點?因為你確保你不被妄想控制,如果你沒有一個點,你在妄想你是不知道的。那個「不知道我在妄想」更可怕,而你在數息或念佛的時候你會發現我妄想怎麼那麼多,那你還有一個點,你妄想出去了,你再拉回來、再拉回來,這樣拉來拉去,拉久了,習慣了,這叫訓練。習慣,你就會妄想越來越少,這樣的方式打坐,還可能有一點作用。如果叫你打坐甚麼都不要想,很容易就下三惡道了。這個要去弄明白。這是第一個問題,這樣你可以明白嗎?

後面那個問題重點在哪裡?(學員:如何學修?)學修要把握住態度,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這是態度跟方法,世出世間法得成就的方法,就這兩句話。它的果報叫做觸類旁通,你甚麼都會,結果論是什麼都會。其實四弘誓願已經告訴我們了,第一個方向要正確,方向也就是說你們一般講的發願,我為什麼要學習成長?為什麼很重要,一般是不是我為了我的闔家平安大賺錢,這樣子叫做錯誤的方向。真正的學修、真正的方向在四弘誓願的第一句:眾生無邊誓願度。這叫正確的方向。我要成就起來,因為有太多苦難蒼生,需要成就這樣的生命體才能夠去幫助他們。這是第一個─「方向」。

再來就是理論方法跟步驟,步驟不能顛倒,第一個步驟叫做煩惱無盡誓願斷,找一個方法訓練掉你平日的煩惱;煩惱沒有的時候,你可以第二步法門無量誓願學,廣學多聞了,這兩個步驟如果對調,生生世世不能成就,沒有用,他頂多就是佛學專家而已,成不了佛,這個叫做理論方法。

法門無量誓願學就是成就後得智,煩惱無盡誓願斷是成就我們的根本智,根本智般若無知,起用無所不知,我們的本能本來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第一個步驟就是成就這一個能力,這一個能力有方法,煩惱無盡誓願斷,煩惱斷了是不是完全清淨了?這時候就叫禪定了,你懂嗎?所以八萬四千法門,每一條、每一法都是禪定的法門,只是他透過不同方法得到禪定,不是透過坐而已。

所以比如說有人念佛,念佛三昧就是念佛得到禪定;有人讀《華嚴經》,讀到心定了,沒有煩惱,他叫做華嚴三昧;有人讀《金剛經》,讀到心開意解,沒有煩惱了,這個叫做金剛三昧,《金剛經》。所以你依什麼而得到禪定,後面就加個三昧,三昧就是一般你們容易懂的清淨心、禪定的意思。所以每一法都是禪定的方法,禪定了,你的根本智就得到了,煩惱就沒有了,你這時候有資格去廣學多聞了,甚麼經你都可以碰,甚麼世間法你也都可以碰,如果還沒有的時候,不能。

最後就是結果,叫佛道無上誓願成。所以四弘誓願已經把我們學修的理論、方法、方向、步驟、次第通通講完了,只是我們有沒有辦法去理解它的深度。我們剛剛講,四弘誓願多數學佛的人都會背,可是他不知道它就是圓滿的理論方法通通在裡面。會的,它連教理行果同時都講完了,果報它也講完了,佛道無上誓願成,所以這時候就是細說、深說、淺說、廣說、狹說的問題了。這個細、淺、深、廣、狹是因應不同的眾生,他的根器不同,而有不同的講法,它就沒有一定了。

要了解這件事情,套一句六祖惠能講的:「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只緣心迷不能自悟,需假大善知識示導見性。」寶誌公禪師說的:「不逢出世明師,枉服大乘法藥。」所以照理說這一個時代,包括《阿難問事佛吉凶經》,他也是問這一個問題:我們要從哪裡開始學?學法應該從哪裡開始?有稍微涉獵過的應該就知道他的大意是從甚麼?第一件事情,善知識,如果你生命中沒有一個善知識,你就不用學了,古時候的善知識的標準是明心見性,明心見性的人你必須去遇,找不到,遇啦,也許遇得到,找不到,因為找不到是我們有起心動念,那個有所求,不容易,所以明師。

善知識會降低,慢慢降低標準,來到這時代也有一種低標,我們先不講這時代,講大概一千多年以前的時代的標準,甚麼叫善知識?善知識並不一定說他持戒持得很深嚴等於善知識,不是。一個持戒持得很深嚴但知見錯誤的人,不能叫做善知識。一個戒律還不一定完全持得很好的人,可是他的知見正確,這叫善知識。所以古時候才有一句話講,「能說不能行,國之師也;能說又能行,國之寶也」。這個行就是做到與不做到的意思。可是「能說不能行」這句話要去了解,不了解以為說他都胡亂做,只出一張嘴,不是。能說不能行,是他講的知見都是正確的,可是他還沒做到位,可是他方向是沒錯的,他是往這個正確的理路在做,只是還沒做到位而已,還有習氣還沒到位,而不是背道而馳那一種。不會胡亂做一套,卻跟你說一套,不是這一種。這種已經堪稱國師了,那麼這種人因為他還沒做到位,所以不能堪稱為國寶。所以這兩種人,國師跟國寶就叫做善知識。

能說不能行的這一種是知道的理路正確,可是他也許還沒到位;能說又能行的這一種通常就是明心見性了。他說的這些古聖先賢、諸佛菩薩的義理,他統統做到,他當然就是明心見性了啊,所以這兩種人可以做善知識。(師父上人接著感慨的說)那麼來到這個時代,就是善知識在古人裡面,古籍啊,你把你因應你的程度能理解明白的古聖先賢的教誨,從你能明白的那一些道理,知道一條去做一條,從那邊做起,可能會比較保險。至於善知識就看你的因緣了!

乙學員:啊!謝謝 師父!

師父上人:可以聽得懂嗎?

乙學員:嗯,一成。

師父上人:聽不懂的,就是有待你的悟性啦。

乙學員:好!

師父上人:為什麼不把它講得太白話、講滿,講滿怕堵住你的悟性,所以順道附帶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情,學修重在悟處,開悟的悟,悟處,而不是解釋得哩哩渣渣一大堆,不是把這些名詞弄懂而已,你要有悟性的。所以,如果一成,那就好啊,那就有十成有待你去成長,多好。

乙學員:好!

師父上人:那一成知道的,我比喻,拿現在當下,你知道一成的就揀去做,就對了。九成模模糊糊、懵懵懂懂,不要去理它,你也不要去想,你一成做到位了,那九成的第二成你就知道了,自自然然,因為我們的根本智,是智慧,自己就知道。知道第二成,你第二成又努力做到,那剩下的八成的第一成又可以去理解,這叫互相為用。所以解行並濟,知道一條做一條,這樣子就夠我們做的了。你會發現做這個得到禪定比坐三十分鐘還有用,不是說坐三十分鐘不對,是要有根器。也許人家那個法門個個都是上上根人也不一定,我們要去尊重人家,尊重人家,禮敬諸佛,不能自讚毀它。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教宗華嚴 行在彌陀

禪修密法 觀止慧行 

一覺元  一切皆圓

智慧的化身 理想的實踐者

覺性的教育 沒有宗教的籓籬族群的界線

超越古今 恆通十方

所謂方便有多門 歸元無二路

養身為始 證道為歸

靈性的第一品牌 多元文化身心靈的教育

多姿多采 美不勝收

古喻今詮 因應時代的因緣

幫助我們恢復身心健康回歸靈性的至極 

確實運用能量 圓滿信息物質

既存在而又超越 學以致用 自在主宰

最新活動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連結
下載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