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0953深秋之戀

將你的影子藏在心底,寂寞書桌,牽不住遙遠的視線。執筆、鋪展,拂去紙上微塵,無奈泉已枯竭,才已殆盡,欲訴,還難,恐怕再也找不到合適的語言。山再高,亦有頂端,水再長,亦可溯源,我們心有靈犀,又始於哪一世?哪一年?哪一天?書已泛黃,風吹過,雜亂不堪。凝眉若川,想所有的過往,念那綠水藍天的牽絆。你呼喚聲聲,宛如杜鵑啼血,相思之痛化作潺潺清泉;我拈字成蘭,想復原所有的記憶,看不見傳信的鴻雁,問多少相思已情漫山澗?擁有不懂珍惜,錯過才知感慨,人生苦短,有幾個春秋,讓我們盡情欣賞波光瀲灩?忘卻的,未必都是美麗的紀念;留下的,又豈非都是沉重的思念?或許,一縷裊裊炊煙,也會在心頭勾勒成淒美的畫卷。易水寒,心涼,再難繾綣,不等阡陌花開,明月再圓,背上行囊,你去遠行;飛雪做被,我將冬眠。交叉的軌道,憂傷的眸子,不等相逢,已漸行漸遠。塵重,如何洗得心清?我不懂玄學,卻深信冥冥之中,該來的、該去的終歸兌現,無法改變。瓦楞、枯草,在秋風裡訴說天寒,長滿青苔的街面,冷清清恍若秋水,難再驚起波瀾。環街小河,過濾多少春花秋月,沉澱多少人間悲歡,一如莫測高深的智者,靜觀人間冷暖,不賜半言。不知,童年的紫雲英,會在今夜的夢裡燦爛麼?那絢麗的色彩,一如你文字裡柔情的呼喚。喜歡夜晚,只因夢裡,可翻閱你深情的容顏。而每一個白天,只有秋殘如刀,割裂我們僅存的那一點點思念。倘若,心中眷戀依舊,又何苦目光躲閃?要知道塵上開不了相思的春花,別讓今生又成來世的遺憾。大雁結隊,重複著遷徙,生命無有回頭,不分此岸、彼岸。一隻倦鳥落在窗前,它不再飛躍滄海,因為,海的那端,或許早忘記了曾經的諾言。不喜歡沙漠、山川,只因習慣了江南的小橋流水,深深庭院。晚風,將記憶繪製成水墨丹青,我知道,真正的愛情並不如煙。無論你走得多遠,今夜,寂寞的夢裡,我們重回江南小院……文章來源:睜一隻眼 閉一隻眼

(繼續閱讀)

201206151101造房子

撿顆小石子,在地上畫個方格子,畫好了格子造房子,畫個大方格子造個大房子,畫個小方格子造個小房子,樓上的房子分給鴿子,樓下的房子分給小兔子。 文章來源:情系藍天隨我飛翔 - 徐小斌的BLOG - 吳越的BLOG - Chuck Darrows Phillies Blog - Cosmo Macero Jr. -

(繼續閱讀)

201205032020新手潛水如何入門

想學潛水,首先多方咨詢找一個好的俱樂部,這個俱樂部要有好的教練員,這是非常關鍵的,其次才是學費和取證費。然後根據對潛水員的要求進行體檢,身體不能有不適合潛水的疾病,像中耳炎、鼻竇炎、癲癇、心臟病、肺病等等,這是很重要的。  請向你的潛水訓練班或教練咨詢以下事項以助你選擇:潛水的分類,潛水的國際組織和各自的側重點是什麼;休閒潛水的樂趣是什麼,限制有哪些;該中心的潛水活動簡介以及收費標準;初級潛水員的培訓內容、時間安排、課程規範及要求標準;休閒潛水需要的裝備及器材的功能、種類、特點、保養及品牌介紹;休閒潛水的基本常識等。  想學潛水,首先多方咨詢找一個好的俱樂部,這個俱樂部要有好的教練員,這是非常關鍵的,其次才是學費和取證費。然後根據對潛水員的要求進行體檢,身體不能有不適合潛水的疾病,像中耳炎、鼻竇炎、癲癇、心臟病、肺病等等,這是很重要的。因為高壓下這些疾病可能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再就是準備好自己的器材,一般初學者要自己準備面鏡、呼吸管、腳蹼,因為這樣會比較衛生。當然也可以租用,一般俱樂部都提供這些服務。如果不知道那些器材適合自己和不知道那裡可以買到,可以向你的教練員咨詢,你會得到很好的和專業的幫助,剩下的就是準備一些時間和好心情就可以了。

(繼續閱讀)

201204291301手術台上,老公放棄了我

從來沒有想過,人生會是這樣的不可捉摸。短短幾分鐘,一句話、一個真相,便會把我自以為是的幸福化為泡沫。至今無法忘記那天,9月7日,弟弟來我家借錢。這已是今年的第三次,他投資了一個小工廠,孤注一擲地投進了所有積蓄,工廠的效益卻不像他預期的好。老公一直不看好這項投資,不止一次勸他維持現狀,伺機轉手。這一次,老公還是老生常談。沒想到弟弟著了急,紅著臉甩出一句:“不借就說不借,你用不著假心假意!”這話一出,最先生氣的是我:“你都30歲了,怎麼這麼不知好歹!你姐夫是為了你好,不然誰會跟你說這些話。”老公有些尷尬,在中間打著圓場,這讓我越發地生弟弟的氣,逼著他道歉,說話更是有些口不擇言。弟弟退到門邊,把我的胳膊一甩:“你才是不知好歹!當初你難產,醫生問保大人還是保孩子,要不是我搶了把刀逼著他,他爹媽讓他簽字保孩子他就簽,你以為他對你多好!就你傻!”說完這些話的弟弟氣呼呼地摔門走了,傻掉的是站在客廳裡的我,那麼響的關門聲也沒能讓我醒過神來。同老公戀愛4年,結婚7年,在我的心裡,這個男人忠厚、有責任心,任何時候都可以讓我無條件的信任。3歲的兒子,剛開始上幼兒園,對爸爸更是無比的崇拜和依賴,在他小小的心裡,他爸是戰無不勝的英雄。公婆對我也不錯,“雙面膠”對我來說似乎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一直以來,我是個簡單的女人,我以為,這樣的丈夫、這樣的家庭,是很多女人渴求的幸福。客廳裡很安靜,時間像是靜止了,全然不顧我心裡翻天覆地地亂。坐在沙發裡的老公很久沒有說話,讓我心裡越發的涼。我問他這一切是不是真的,問的時候,心裡還存了一絲希望:不是這樣的,怎麼可能是這樣呢?這是我要過一輩子的男人,說過不離不棄、白頭到老的男人,他怎麼會在那個時候丟下我?可是,眼前的男人支支吾吾,我的心一點點地碎。最終,他幾近囁嚅地說:“當初是嚇傻了,爸媽說的時候,我沒反應過來。”一晚上,我追著他問一個真相。天將明的時候,真相將我逼進了冰窟。老公家三代單傳,懷孕的時候,公婆便很忐忑孩子的性別,瞞著我找了在醫院工作的朋友,在我孕檢的時候順便查清了是個男孩,公婆那叫一個歡喜,我懷孕期間更是無微不至地照顧。羊水破得早,孩子的到來比預產期提前了一個月,送往醫院的路上便出現了危險。到了醫院,大夫問他們,是保大人還

(繼續閱讀)

201204271357陽光,我還活著

星期五中午,手機停機兩天,我看看門縫的亮光,又是一個上午,眨了眨該是呆滯的眼睛,歎了口氣,起床。桶裡已經沒水了,水壺裡也是,懶得看四周灰色的牆壁,必須去院裡接水,低頭,透過灰藍的門簾,蔭影裡的阿姨坐在朝南門口的凳子上,慢慢地搓著手,沒有表情。我等了一會兒,阿姨沒有什麼動作,無奈的走出門口,多餘的一句:“姨,有水嗎?”,“有啊,去接水啊?”,“恩”,緊接著,慌忙的轉頭向前,不敢再看姨的眼睛,那是什麼樣的一種滋味,看不清,覺得,上輩人眼神都有著一些東西,我只是知道我害怕接觸,一些我不想面對的東西,那裡,藏著什麼故事。粼粼的水不斷的讓接它的東西發出聲音,我突然發現今天的陽光真好,三天大霧,終於不見了,連空氣都是暖的,我抬頭看天,有點雲的天空讓眼睛很舒服,不自覺的探了探胸口,保暖內衣的材質倒很像毛衣,只是這是挺柔軟的,我突然抓了起來,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我碰到了自己的身體,好像我從來都沒有過,現在突然出現了一樣,我慌忙的張望著我能看到的身體的地方,我還是一個人!是存在的!不能忽視的實體,這感覺強烈的告訴我這世界上有我的存在!我驚慌失措地意識到我從來都沒有過自己的意識,從來都是附和著別人的意識,沒有感覺到過自己的存在;或許我只有意識,那麼我從前都只是一隻行屍走肉,懂得行走,意識卻從來沒有待在我的軀殼上,也沒有意識過,我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我也是獨立於他人之外的一個世界!以前的我好不現實,被那不現實的意識控制了好久好久。溢出的水又打斷了我的復甦一時的專屬於我自己的意識,我倒掉一些,回身,這一下,彷彿又被扯回到了社會裡,這院子第一次相見,是駐拐的房東叔叔領我進的,那時的叔叔腿上還纏著繃帶,我進了這裡最後的一間房,想想也已經半年了吧,每天耗一大半的時間在裡面,也成了我曠課的收容所,往往一張開眼就是中午了,沒有熱情,也已被學校忘記。走過阿姨的時候,我意識到,雖然內心抵抗,但是我存在於這個社會,就只能無奈的面對這個被責任的世界。婆娑一世界 半掩兩扇門 |冬芹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56母親的院子

回老家過中秋。隨著母親走進院子,一下子驚呆了:整個院子被高低不齊的綠色灌滿了,只有一條小路,蜿蜒著通向屋裡,很有一種走進菜園子,或者進了莊稼地的感覺,就連那條小路都有偶爾爬過來的南瓜秧。深綠色的倭瓜,白色的南瓜,玲瓏剔透的小柿子,稀稀拉拉的老玉米,甚至還有別的作物,把一個院子裝得滿滿的,爬滿了地,爬上了樹,爬得屋簷都是瓜秧子,院子裡從上到下全是果實,到處都飄散著一股莊稼的氣息。撩開玉米葉子,小心著南瓜秧,揣了一肚子驚喜走進屋裡,堂屋地上堆了一堆老大個兒的南瓜,我抱起一個,老沉。我問母親,說怎麼想起種這麼多東西,母親告訴我說和人家要了點兒瓜苗,一樣種了幾棵,既沒有施用化肥,也沒有打農藥,好吃。我讚歎到結的真多,母親說弟弟妹妹他們還拿走了好多呢,言語中都是自豪。在屋子中和母親寒暄了一會兒,我情不自禁又走到院子中,好傢伙,秧苗的深處倭瓜成了堆,大大小小的擠壓在一起,白色的南瓜也有好多,我甚至都數不過來。原來,在稀稀拉拉的玉米底下,還種有韭菜和苦菜,靠邊兒上有一架黃瓜。苦菜已經長到很高,顯然是很長時間沒人拔著吃了,只有少量嫩的,被我揪了下來;那一小片韭菜很嫩,母親說已經被老三割走了不少,剩得這一小片是專門給我留的,知道我愛吃韭菜;那架黃瓜已經爬到了樹梢上,高高的吊著幾個嫩黃瓜,只有那片香椿苗子老了,葉子泛了黃,想吃的話只有等明年了。我翻開玉米的包皮看了看,還有嫩的,索性掰下來準備燒著吃。走在母親耕種的院子裡,有一種尋寶的感覺,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找到一個什麼寶貝,或者是一個老大的南瓜,或者是一個紅紅的西紅柿,或者是幾根沒有摘剩下的豆角,腳下有,頭上也有,一個驚喜連著一個驚喜。母親看我喜歡,自己也高興的合不攏嘴,把一個一個南瓜的位置指給我看。原來,哪裡有果實,一共有多少,母親是一清二楚。於是,我想到,母親每天不知道要看這些果實多少遍,她計算著,兒女們誰喜歡南瓜,誰喜歡老玉米,誰喜歡苦菜,誰喜歡倭瓜,她下種的時候可能早就計算好了,這些果實就是給我們的,為的就是看我們高高興興拿著走。看著滿院子的瓜果,我心潮起伏:母親,心裡裝得永遠是兒女。包括我在內,我們四個兒女都沒有空手回城,收穫了母親種下的綠色蔬菜,輕而易舉的就吃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但是,母親在春天的時候下種,夏天的時候澆灌,有多少個日夜盼望著它們開花結果呢?母親期盼的絕對不僅僅是我們吃的高興,她老人家最盼望的是我們一個個都

(繼續閱讀)

201204092205一盞心燈

小尼姑去見師父:「師父!我看破紅塵,遁入空門已經多年,每天在這青山白雲之間, 茹素禮佛,暮鼓晨鐘,經讀得愈多,心中的個念不但不減,反而增加,怎麼辦?」 「點一盞燈,使它非但能照亮你,而且不會留下你的身影,就可以通悟了!」 數十年過去…… 有一所尼姑庵遠近馳名,大家都稱之為萬燈庵;因為其中點滿了燈,成千上萬的燈,使 人走入其間,彷彿步人一片 燈海,燦爛輝煌。 這所萬燈庵的主持,就是當年的小尼姑,雖然如今年事已高,並擁有上百的徒弟,但是她仍然不快樂,因為儘管她 做一樁功德,都點一盞燈,卻無論把燈放在腳邊,懸在頂上,乃 至以一片燈海將自己團團圍住,還是總會見到自己的影子, 甚至可以說,燈愈亮,影子愈顯;燈愈多,影子也愈多。她困惑了,卻已經沒有師父可以問,因為師父早已死去,自己也將 不久人世。 她圓寂了,據說就在死前終於通悟。 她沒有在萬燈之間找到一生尋求的東西,卻在黑暗的撣房裡悟道,她發覺身外的成就再高,燈再亮,卻只能造成身後 的影子。唯有一個方法,能使自己皎然澄澈,心無掛礙。 她點了一盞心燈!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