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1806張大春「致中閔書」導讀

   名作家張大春那篇詰屈聱牙的《致中閔書》,從被管爺在《臉書》上揭露日開始算起,至今已經超過10天了,看得懂的人早就看懂了,看不懂的人依然看不懂。身為大春文章的長期讀者以及管爺名士風範的仰慕者,覺得有必要將書中的含意以及兩人的反應講清楚,免得別人不知我葉某人識人的眼光以及解讀「古文」的功力。

   要想看懂這封信,先要具備有能將詰屈聱牙的文言文翻譯成通順白話文的能耐,我試著翻譯如下,譯文不以典雅為考量,但求老嫗能解。

【原文】中閔足下:蘇子由上樞密韓太尉書有云:文者氣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此言洽於君而得於我矣。

【白話】中閔吾兄如唔:宋朝蘇轍寫給朝中當紅太尉韓琦的信中曾提到:「一個人寫的文章是由心中的氣質向外表現所形成的,雖然文章要想寫得好,不是光靠學習就可以達成目標的,還要有點天賦,但心中的氣度是可以經由涵養而變得更為優質的。」這句話所包含的意涵我已經深刻體會到提供你做為參考。

【原文】君不學文,而能以文會我;素養豪氣,而能率氣抗暴。致萬姓于趙高、秦檜之墀前,一睹權姦懦主之跡,猶引刀而成一快,豈讓豫、專、聶、荊諸輩哉?

【白話】你大學讀的並不是文學科系,卻能夠成為我的文友,完全是因為你善養豪邁之氣,有能力秉性率氣抵抗威權,帶領民眾百姓來到趙高、秦檜等奸臣的歷史墳前廣場,透過你的身教言教讓大家看清權臣姦詐、皇帝怯懦的歷史陳跡你的這種言行與我內心的想法可說是不謀而合,以你我當年在桃園結義之豪氣,隨時都可以為正義之事犧牲生命,怎麼可以讓:豫讓、專諸、聶政、荊軻等人的悲壯事蹟專美於前

【原文】近月暴人阻任事極微、亦至大。其微者,在去就所擇,不過一殘其聲譽、毀其榮蹟之上庠;序教泯滅,學術漫漶,烏可從頭收拾?而君亦無從收拾也!

【白話】近一個月來殘暴的政客阻止你擔任台大校長的事,可以看得很微小,也可以看得很重大。所以看得很微小,是因為這類事就只涉及到你個人要不要當校長的問題而已,台大現階段不過是一間聲譽日差、榮蹟日減的大學而已,循序漸進、誨人不倦的教育精神已經消失不見了,學術研究的崇高理想也已經逐漸模糊不清了,不可能再從頭理出一個頭緒來,就算你有心淌這渾水,也會力不從心的。

【原文】其大者,則在教育部袞袞群公,上秉執政之狡情,下迎奴民之竊喜,以君一人之出處,為彼一黨之利害。此佞人禍國之大端,而士君子與眾公民習焉不察、安之若素者矣!

【白話】這類事所以也可以看得很重大,主要是針對教育部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員所做所為而言。他們一方面因為承接了民進黨中央執政的狡猾偽善而顯得理直氣壯,另方面又因為逢迎了綠民的民粹心態而感到沾沾自喜,以你當選台大校長的事,作為他們執政成敗之檢驗標準,全力卡管杯葛,這些行為其實都是屬於庸官壞蛋禍國殃民的重大事件。讓人納悶的是,不知為何,台灣學術教育界的教授及學生,乃至於一般民眾,竟然不認為他們這樣做有什麼不對,反而認為是正常的。

【原文】昔韓文公有爭臣之論,以儆陽城大夫;蘇子由不赴商州,以刺王安石之隱慝。蓋不識書,豈其得知今之行險僥倖之人,非絕天地而獨立者,亦趙高、秦檜之流亞而已。君之文、君之氣,視彀所及而發之,懸彼汙軀於青穹,君固已就此亂世之任矣!大春頓首。

【白話】從前在唐朝的時候,韓愈寫了一篇《爭臣論》,用來提醒陽城大夫要忠於職責,不可尸位素餐;宋朝蘇轍以侍奉父親起居為由,婉拒到商州當官,以實際作為諷刺王安石不為人知的過錯。人若不懂書中的典故情由,哪裡能夠看清楚當今社會行險僥倖的卡管人士,其實就是歷史上那些不以天地至理為正道的污吏獨夫,也就是趙高、秦檜之類的奸臣。你的文章,你的氣魄,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影響力,這次若能斷然辭職將他們汙穢的軀體懸掛在蔚藍的天空中,下不了台這就是你在亂世中應盡的責任啊!張大春鞠躬。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吧

          張大春以詰屈聱牙的文言文勸管中閔辭職將教育部一軍,讓民進黨下不了台。這原是私人文書往返,不管yesno,私事私了,不料被管中閔拒絕又被他公開刊登在臉書又被偏藍媒體胡亂解讀一番,兩人更加尷尬,不知說什麼才好,難道日後真的能「再度飲酒唱和」嗎?這就要看雙方的氣度了。

          難怪在陌生不為人知的某個部落格裡面,某人當晚就回說:「林北袂爽」。若是我,決不會去寫這種信給「功成名就」的國中學長,免得自討沒趣。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我居住的社區若是找得到本俸比我高的公教人員的話,我公開切腹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