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92005大賣場裡的第五隻手(嘔氣版)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大賣場裡悄悄出現了一種新的階級,腰插大型對講機,露出那種把所有人都當成是小偷的銳利刻薄眼光,到處走來走去,好像在尋找罪犯似的。

          他們那種表情,很像是社區附近自卑、自大、自以為是的低收入男女,藉著矮化別人來墊高自己。

          這類人志大才疏,心比天高,只可惜生活情況往往不如人意,心中常存抑鬱不平之氣,一生勞心費力,終無所成,理想與現實間常形成強烈的對比,心態長期失衡。人生幾經躊躇,最後不得不屈身於這類可以狗眼看人低的職位,收入雖少,但可滿足勢利的心態,只需巴結老闆一人,其餘皆不放在心上,算是適格的行業。

          她們多半是屬於三、四十歲階層的精悍型女人,有點生活歷練,其在企業組織內部究竟是什麼層級,坦白講我也不是很清楚,有點像是公務機關中靠親朋關係介紹進去的機要人員,沒任用資格,承上級管理階層之命,暗中監視其他員工、商家和顧客,位「卑」而權「重」,無以名之,姑且稱之為巡場員。

   那些巡場員什麼都管,小至商品歸位之類的瑣碎事,只要她們認為不對勁的地方就主動出手干涉或暗中聯繫長官當個親信鄝北阿

          最為人所詬病的是常亂翻顧客已經結帳的商品那類行為是違法的,只是她們自己不自知而已,或是明明知道,卻故意要那樣做,反正事後總會有人出面幫忙撐腰圓謊,有恃無恐,自認為是執法者。

          前幾天到嘉義市博愛路一家大賣場購買日常生活用品,講明了就是家樂福。閒逛中,突然想起家中的運動鞋前頭已經開口笑,不堪使用了,隨手買了一雙輕便的廉價品,結帳後放在推車裡,繼續購買其它用品,直至堆滿了一整車為止。

          到出口處結帳的時候,我主動告知櫃檯已經先結帳的物品有哪些,經櫃台確認後,陸續刷了其它未結帳的商品。

          正當這時候,旁邊忽然閃出了一位身手矯健的女巡場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熟練動作亂翻我已經結帳的球鞋,侵犯了我的物權。我一時氣憤,忍不住大聲吆喝,眾人眼光同時都射向她,她老姊卻仍然氣定神閒地繼續未完成的犯罪動作,像是在執行上級交代的神聖任務一樣,並不認為她那樣做有什麼不妥。

          聽到我的斥喝聲,賣場負責人「適時」出現,在眾目睽睽之下小心賠不是,並將他們員工的行為簡化為:「不懂規矩,需要再教育」等等。

          可是我當時明明感覺那位女巡場員像是個身經百戰的高手,是個「懂規矩」的人,何須「再教育」?想必這就是他們內部的潛規則了。

   個人認為在商場內部已經結帳的商品雖然物權已經易主,但怕挾帶其它東西出去,在出口處再檢查一次並無不可但應統一委由櫃台溝通後執行不是由巡場員伸出第五隻手以偷襲的方式臨檢,讓人感覺像是身處在沒有法治的野蠻國度裏

          這種事如果是發生在中國內地也就算了,阿六仔沒水準嘛,偏偏發生在喜歡叫人家大媽的台灣社會而且還發生在號稱是民主聖地的縣市裡,命窮心窮的歐巴嗓自以為是戒嚴時期的執法警察,一點人權法治觀念也沒有,這應該不是民進黨的選民吧,其心態比大媽還要更為大媽些。

          他們檢查的重點是,發票用膠帶黏貼處有無撕裂痕跡等等,這更是個陷阱,若是內部櫃台商家事先動了手腳,放了其它東西或毒品在裡面,豈非有理說不清?更糟糕的是,若是趁亂摸走東西,我豈非吃了暗虧?

          事後果然發現少了一盒藥莊贈送的益生菌,沒證沒據地,只好自認倒楣。

          自從發生這個事件後,我發誓以後除了不得不買的常備藥物外,絕不在內部櫃台結帳。如果連藥品櫃台都懂得用透明塑膠袋包裝,免得增加困擾,難道其它商家沒想到過這種事嗎?或者故意製造出模糊地帶,讓巡場員有「偷雞摸狗」的表現機會,這樣才不會失業,而且「不無小補」。

          這件事我第一時間就報警處理,年輕的警察淡淡地說,對方既然已經低聲下氣道歉,還是算了吧。他似乎沒有弄清楚事情重點之所在。

          那些巡場員和她們背後的指使者,始終遊走在法律邊緣,並不認為她們那樣做有什麼不對。也許誠如那位商場負責人所說的:「讓你購物心情不愉快不好意思。」

          拜託,我重視的並不是心情愉不愉快,而是物品已經易主了,要檢查應先徵求我的同意,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非盜即竊」,應以相關法條處理,否則他們以後還是會繼續這樣做,不認為有什麼不對,永遠不會有長進。

          也許他()們也不想長進,只想用他們擅長的招式謀生,混一輩子,其實那正是他們收入低的主要原因所在。

          這件事使我聯想起媒體上經常報導的,某國中、小教師非法體罰學生,誣蔑學生做壞事,佔女學生的便宜,又非法檢查學生的書包,把沒收的東西拿去變賣,甚或拿回家自己使用或送人等等,衍生出後續的種種事端。

          那些老師有的不懂法律,有的雖然懂,但誤以為老師有特殊權力,可以這樣做,或竟是個性使然,狗改不了吃屎,這樣的人也可以當老師,堪稱是基層教育的恥辱。

          建議縣市政府把這些教育界的敗類揪出來淘汰掉,然後推薦他們去大賣場當巡場員,彼此心意相通,應該會很快適應那個工作環境才對,進而成為他們之中的模範員工,定期接受表揚。

          當我們這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基礎被一群無中生有的狗男女給破壞殆盡之後,大家只好退而求其次自求多福,活到老防到老,除此之外別無它法。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我居住的社區若是找得到本俸比我高的公教人員的話,我公開切腹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