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2008島內某些社區正悄悄在實施戒嚴令

 

   任何人退休生活只要經濟上還過得去,通常看起來都很閒,但其實也都很忙,包括忙於三不五時上精彩的網站一飽眼福在內,一則打發時間,二則淨空心思,反向騷擾那些入侵別人電腦,又自以為自己是社會正義之士的假道學。

 

   請注意,所有的網站內容只要不是在公共場合中播放,純粹私人觀賞,只要年滿十八歲,從來就沒有合法不合法或道德不道德的問題,只有侵犯別人隱私、妨害別人自由的那些人,才是真正屬於犯法且是極端不道德的人,應該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重新接受法律教育才對。弔詭的是,他們雖然霸道無知,卻有辦法讓民眾誤以為他們是站在正義的那一方,除了感情因素外,不得不讓人感嘆法治教育的嚴重挫敗。

 

   所謂「民主法治社會」,其實指的就是一種生活方式,尊重別人受法律保障的所有權利和隱私。

 

   可是台灣某些社區中的某些不入流的人,其思維理路到現在還一直停留在戒嚴時期的狀態。他們總以為自己有權利去侵犯別人的隱私,妨害別人的自由,在當事人背後沾沾自喜進行泛道德性的批判,妄想藉此掩飾自己不道德的行為,貶低別人的形象,神聖化自己的偏見,合理化自己的各種幻聽、幻覺,從而吸引一些知識水準低落、欠缺民主法治素養的愚民們相追隨,好繼續膨脹擴張自己的惡勢力版圖。

 

   殊不知該等行為不但與渠等所標榜的道德正義精神背道而馳,而且已經嚴重觸犯刑法相關條文,包括:「違反電腦使用法」及「妨害秘密」、「妨害自由」等核心部分,並非只是程序問題而已,哪天若是被迫擴大為全國性議題,所有欠缺人權觀念的人,最後終必被多數維護民主自由價值的有識之士所唾棄。

 

   別小看這些無聊的動作,這正是任何一個開放型的社會逐漸走向專制集權恐怖統治的開端,強迫大家退回到一九八四年的寓言小說情境中,繼續受制於那些無知的小人。

 

   台灣最嚴重的問題從來就不在於統獨,甚至也不在於經濟,而是在於尊重別人生活方式和想法的民主法治精神從未真正落實,其核心價值始終未曾深入過人心,不但學生不懂,教師不懂,官員不懂,連地方耆老也不懂,大家都誤以為只要自己惡勢力夠大,人多勢眾,就有權利將錯的說成是對的,將白的說成是黑的,將負面的破壞和誣蔑說成是正面的承擔和建設,把謊言當成是社會上唯一的真理,鬼頭鬼腦到處成群結黨,無中生有指鹿為馬,自以為是。

 

   所有具有自由主義思想的台灣人,若不想繼續被偷窺、監視、詐欺、恐嚇、嫁禍和分化,繼續生活在形同被少數敗類綁架的恐怖情境中的話,就應該要想辦法從群體邪惡的綑綁中逃脫出來,勇敢做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自由人,回過頭去譴責那些沒有民主精神和法治觀念的淺人和賤民。

 

   社會是複雜的,真正有計畫或偶發性的襲擊根本躲不掉,但對於一些虛張聲勢的陰謀詭計,建議大家隨身帶著警報器,必要時可以藉著警鈴大作嚇走賤民宵小之輩,牠們永遠是見不得陽光的一群千面人和鼠輩,一輩子只有跟著別人搖旗吶喊和人云亦云的份,從來就沒有具備獨立自主的論述能力。

 

   職位比別人低,收入比別人少,見識比別人差,還想繼續出風頭,只好訴諸於陰謀詭計和人多勢眾混淆視聽藉以滋補自己受傷的尊嚴,達到遮羞的真正目的。這樣的優勢,只是社會的一個暫時性的面向而已,對於減輕自己自卑,提升自己成就和收入,一點實質的幫助也沒有,不是根本之道。周圍的明眼人看在眼裡,笑在心裡,通常沉默不語。

 

   最近每天上色情網站看春宮圖,眼睛業障雖重,心境卻是少見的空靈,散步時心情顯得特別愉快,回頭再看看命理書,許多極端的現象混雜在一起,特別能讓人清醒,有助於看透人性的虛妄。

 

   台灣社會也許從來就沒有真正解嚴過,建議遊客不要來這邊活受罪。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從前有個貪婪的清潔工,誤以為新搬來的住戶在從事日租行業,想要長期包下打掃工程.被拒絕後懷恨在心,跑去跟那些想要出風頭的沽名釣譽者沆瀣一氣,聯手抹黑那個新住戶暗中在操賤業,果然一砲走紅,成為附近鄉鎮人人景仰的正義之士.不料後來真相大白,英雄變狗熊,日夜累積負面情緒,收入又偏低,難免影響健康,真傷腦筋.

幾乎每個高職等的雙薪公教家庭都知道謙虛的可貴,所以生活常低調到讓人誤以為失業沒工作,相對之下,有些單薪公教基本款在鄉下地方喜歡以名牌自居,隨意搬弄是非貶低別人,自以為高人一等,四處吸引嗜糞的無頭蒼蠅相追隨,到頭來證明畢竟只是個笑話而已,難怪當年了解內幕的司法人員和媒體記者都差點笑破肚皮!!

一小撮人綁架了一個社區,一個社區又綁架了整個南台灣,好大的惡勢力,竟然可以一手遮天,堪稱是無中生有,積非成是,借刀殺人的經典型示範.講一句不客氣的話,我居住的社區若找得到本俸比我高的教育人員的話,我公開切腹自殺!!嘉義縣政府的鄉官也歡迎加進來比較(政務官除外),若本俸真的比我高,我同樣切腹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