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544論宗部經 二百一十一

論宗部經 二百一十一

四教義
    天台山修禪寺智顗禪師撰

◎四教義卷第一
夫眾生機緣不一。是以教門種種不同。經云。
自從得道夜乃至泥洹夜。所說之法皆實不
虛。仰尋斯旨。彌有攸致。所以言之。夫道
絕二途。畢竟者常樂。法唯一味。寂滅者歸真。
然鹿野鶴林之文。七處八會之教。豈非無
頓漸之異。不定祕密之殊。是以近代諸師各
為理釋。今所立義意異前規。故略撰四教門
用通。大師漸頓不定祕密之蹤。若能達斯
旨者。則如來權實信矣。無方至人本跡淵哉
難究。況復此漸頓不定祕密之跡。皆無滯
也。今明此義略開七重
第一釋四教名。第二辨所詮。第三明四門入
理。第四明判位不同。第五明權實。第六約觀
心。第七通諸經論也。第一釋四教名。四教
者。一三藏教。二通教。三別教。四圓教。此四
通言教者。教以詮理化物為義。大聖於四
不可說用四悉檀。赴緣而有四說。說能詮理
化轉物心。故言教也。化轉有三義。一轉惡為
善。二轉迷成悟。三轉凡為聖。故教以詮理
化物為義也。略為五意。一正釋四教名。二覈
定四教。三引證。四料簡。五明經論用教多
少不同。第一正釋四教名。即為四。一釋三藏
教名。二釋通教名。三釋別教名。四釋圓教名。
第一釋三藏教名者。此教明因緣生滅四聖
諦理。正教小乘傍化菩薩。所言三藏教者。一
修多羅藏。二毘尼藏。三阿毘曇藏。一修多
羅藏者。修多羅。此或言有翻。或言無翻言
有翻。亦有多家不同。然多用法本。出世善法
言教之本。故云法本。即是四阿含經也。二
毘尼藏者。毘尼此翻為滅。佛說作無作戒。能
滅身口之惡。是故云滅。則是八十誦律也。
三阿毘曇藏者。阿毘曇。此翻云無比法。聖人
智慧分別法義世所無比。故云無比法。若佛
自分別法義。若佛弟子分別法義。皆名阿毘
曇也。然此三法通名藏者。藏以含藏為義。
但解者不同。有言。文能含理故名為藏。又言。
理能含文故名為藏。今言三法之名各是一
句。三名各含一切文理。故名藏也。阿含即是
定藏。四阿含多明修行法也。毘尼即是戒藏。
正明因事制戒防止身口之惡法也。阿毘曇
即是慧藏。分別無漏慧法不可比也。此之三
藏教的屬小乘。故法華經云。貪著小乘三
藏學者。問曰。如此對當義理可然。而何名
乖詮次耶。答曰。說時非行時。教起之次四
阿含為先。修行之初木叉為首。又如八正道。
正見正思惟為先。次復正語等六法皆名為
正。如人行法。眼前瞻路然後發足。故大智
度論云。目足備故入清涼池。問曰。佛於三
藏。初開三乘大乘最勝。何不以大乘為正小
乘為傍耶。答曰。鹿苑初說四諦法輪。俱鄰
等五人見諦成道。八萬諸天得法眼淨。但有
小乘得道未有大乘之益。故以小乘為正也。
大智度論云。佛於阿含中。雖別為彌勒授
記。亦不說種種菩薩行。故大乘為傍也。問曰。
外人亦說戒定慧此有何異耶。答曰。外人所
說戒定慧。即是舊醫。如彼蠱道舊醫。戒有
二。一邪二正。一邪者。即是雞狗等戒也。二
正者。即是十善道也。舊定有二。一邪二正。一
邪定者。即是九十六種外道經所說鬼神
邪定之法。或能知世吉凶現神變相也。二正
定者。即是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及發
五神通也。舊慧有二。一邪二正。一邪者。即是
因身邊二見心。發諸邪智撥無因果。食糞
裸形等也。二正者。即是因身邊二見心。發
諸世智。說有因果修諸善法也。今佛說三藏
教。所明客醫戒定慧即是。新醫從遠方來曉
八種術。初說四枯正術。即是三藏教門所
明戒定慧也。一戒者。即是十種得戒。發一切
律儀無作。如是五部毘尼所明。身口諸善法
也。二定者。即是依八背捨。入九次第定。師
子奮迅超越三昧願智頂禪六通四辨等也。
三慧者。即是生滅四諦。破身邊二見六十二
見。發真無漏。成十一智三無漏根也。此戒定
慧。外人尚不聞其名。況有少分。譬如驢乳牛
乳。乳之色雖同若停驢乳則成臭糞。若停牛
乳便成酪蘇醍醐也。二釋通教名者。通者
同也。三乘同稟故名為通。此教明因緣即空
無生四真諦理。是摩訶衍之初門也。正為菩
薩傍通二乘。故大品經云。欲學聲聞乘者當
學般若。欲學緣覺乘者當學般若。欲學菩薩
乘者當學般若。三乘同稟此教見第一義。故
云通教也。所言通教者。義乃多途略出八
義。一教通。二理通。三智通。四斷通。五行通。
六位通。七因通。八果通也。教通者。三乘通
同稟因緣即空之教。理通者。同見偏真之
理。智通者。同得巧度一切智。斷通者。界內
惑斷同也。行通者。見思無漏行同也。位通者。
從乾慧地乃至辟支佛地位皆同也。因通者九
無礙因同也。果通者。九解脫有餘無餘二
種涅槃之果同也。通義有八而但名通教者。
若不因通教。即不知通理。乃至得成通果
也。故諸大乘方等。及諸般若。有二乘得道者。
為同稟此教也。問曰何故不名共教。答曰
共名但得二乘近邊不得遠邊。若立通名近
遠俱便。言遠便者通別通圓也。三釋別教名
者。別者不共之名也。此教不共二乘人說。故
名別教。此教正明因緣假名。無量四聖諦理。
的化菩薩不涉二乘。故聲聞在座如聾如啞。
法華經明。迦葉領解自述。往昔聞方等大品。
淨佛國土成就眾生。心不喜樂。即其義也。所
言別者。義乃多途略明有八。一教別。二理別。
三智別。四斷別。五行別。六位別。七因別。八
果別也。故名別教也。教別者。佛說恒沙佛
法。別為菩薩不通二乘。理別者。藏識有恒沙
俗諦之理別也。智別者。道種智也。斷別者。
塵沙無知界外見思無明斷也。行別者。歷塵
沙劫修。行諸波羅蜜自行化他之行別也。
位別者。三十心伏無明是賢位。十地發真斷
無明。是聖位之別也。因別者。無礙金剛之
因也。果別者。解脫涅槃四德異二乘也。別義
有八。種但名別教者。若不因別教。則不知
別理乃至得成別果也。問曰何故不說為不
共教。而作別教之名。答曰智論明不共般若。
即是不共二乘人說之。如不思議經。今明
別教如說方等大品。二乘共聞而別教菩薩。
故用別名也。兼欲簡非圓教。亦別雖異通猶
是未圓之名也。四釋圓教名者。圓以不偏為
義。此教明不思議因緣。二諦中道事理具足
不偏不別。但化最上利根之人。故名圓教也。
華嚴經云。顯現自在力為說圓滿經。無量諸
眾生悉授菩提記。此經云。一切眾生即大
涅槃。不可復滅也。大品經具足品云。諸法雖
空一心具足萬行。法華經云。合掌以敬心欲
聞具足道。涅槃經云。金剛寶藏無所減缺。
故名圓教也。所言圓者。義乃多途。略說有
八。一教圓。二理圓。三智圓。四斷圓。五行圓。
六位圓。七因圓。八果圓。教圓者。正說中道
故言不偏也。理圓者。中道即一切法理不
偏也。智圓者。一切種智圓也。斷圓者。不斷而
斷無明惑也。行圓者。一行一切行也。大乘
圓因涅槃圓果。即因果而具足無缺。是為一
行一切行。位圓者。從初一地具足諸地功德
也。因圓者。雙照二諦自然流入也。果圓者。
妙覺不思議。三德之果不縱不橫也。圓義有
八。但名圓教者。若不因圓教。則不知圓理乃
至得成圓果也。問曰教理若圓。何得更有行
位因果之殊。答曰只依教理圓。故便有智斷
行位因果殊。如世間法書極能之本。修學
之者得有階差。雖復初修劣於後修。本未
曾異也。第二覈定者。明此四教通而為語。於
一教中各有四教。雖有四教覈定其實三義
不成。故各從一義以受其教名也。即為四
意。一覈定三藏教。二覈定通教。三覈定別教。
四覈定圓教。一覈定三藏教者。問曰。如三藏
教說無常。三乘同稟入道。即是通教。別為菩
薩說弘誓六度。此即別教。若為說一切種智
令求佛果。豈非圓教。答曰今覈定此教三
義。若言說無常通教三乘是通教者。二乘聞
無常發真斷結。一世便入涅槃。可是稟教見
無常理。菩薩雖稟無常之教。三阿僧祇劫。不
發真斷結。豈見無常之理。故知無常理通教
之義不成。雖說願行化物別教義不成者。本
論別教詮別理斷別惑。初三藏教所明願行。
猶約生滅四諦而起。見生滅四諦不及二乘。
豈是別教。雖說一切種智勸菩薩慕果。行因
不名為圓者。菩薩因中不得即具一切種智。
豈得論圓。又此種智只照二諦不照中道。豈
得圓也。是則雖有三教覈義不成。但名三藏
教也。二覈定通教者。問曰通教說戒定智慧。
豈非三藏教說道種智。豈非別教說一切種
智。豈非圓教耶。答曰雖有此三教覈義不成。
所以然者。通教說無生戒定智慧一相無相。
不同三藏戒定慧別異相也。復次一得不
失從勝受名。故不設三藏之名。受通教名
也。雖說道種智只是照界內俗諦。非是說
如來藏恒沙佛法之道種智。故別教義不成。
雖復說一切種智。止是照界內二諦。明一切
種智。非照中道不思議二諦之一切種智。故
圓教義不成。是則三教義不成但名通教也。
三覈定別教者。問曰別教亦說戒定智慧。何
故不名三藏教。亦說無生空理。何故不名通
教。亦說中道一切種智。何故不名圓教也。
答曰別教說恒沙佛法。無量戒定智慧。異前
生滅戒定智慧。故非三藏也。雖說空理是不
可得空。非是但空。不與二乘同見。故非通
教也。雖說中道一切種智。非初住發心即
具一切種智。故非圓也。是則三義不成。但名
別教也。四覈定圓教者。問曰圓教亦有戒
定智慧。何故不名三藏。亦有真空之理。何故
非通。亦有歷別階級法門。何故非別。答曰圓
教所說戒定智慧。皆約真如實相佛性涅槃
而辨。豈同三藏偏淺戒定慧乎。佛性真空
平等之理。聲聞辟支佛所不能知。何況得入
故非通也。種種法門位行階級。無不與實相
相應。攝一切法。從初一地無不具足一切諸
地。是故非別。三義不成但名圓教也。是則
四教四名。雖復互通而研其理實。當教立名
不可混濫。若圓教攝三。即是又多僕從而侍
衛之也第三引證者。夫欲申通佛法事。須經
論明文。但佛教浩漫玄旨難尋。若不立名辨
義。何以得知旨趣也。今明此義略為三意。
一明無文立名作義以通經教。二別引經論
證。三總引經論證。一無文立名作義以通
經教者。問曰立四教名義。若無經論明文。豈
可承用。答曰古來諸師講說。何必盡有經
論明文。如開善光宅五時明義。莊嚴四時判
教。地論四宗五宗六宗。攝山單複中假。興皇
四假並無明文。皆是隨情所立助揚佛化。其
有緣者莫不承習。信解弘宣。問曰何意不依
半滿五味幸出經論文。答曰佛教具有漸頓
不定半滿五味。各據一邊。豈得通釋此諸教
也。但使義符經論。無文何足致疑。大智度
論云。法施者。依附經法廣作義理。為立名字
皆名法施。今一家解釋佛法。處處約名作義。
隨義立名。或有文證或無文證。若有文證故
不應疑。無文證者亦須得意。譬如神農編
鵲華他皆古之聖醫。所造藥對治世撰集
諸經方。當時所治無往不差。今人依用未
必皆愈。而即末代凡醫。雖約古方出意增
損。隨病授藥少有不差。若深解此喻通經
說法。睹時事所宜作義。立名亦有何失。今釋
此經一部前後作義立名。此非一條。若不體
此意者。何但四教之名而生疑也。經論正是
趣前人機緣。末代學問。執見千端行道障起
非一。寧可守株待[少/兔]。必貽斯責。且佛教無窮
恒沙非譬。東流之者萬不一。達智人君子希
更詳焉。二別引經論證四教者。前釋名中以
已具引經文。今更略出。如戒心云。應學修
多羅毘尼阿毘曇。佛在世時豈無三藏之教
故成實論云。我今正欲論三藏中實義。次
證通教者。此經淨名為迦旃延解說五義。二
百比丘心得解脫。大品經三慧品。明薩婆若
智三乘同得。中論云。諸法實相三人共入。次
證別教者。此經明以無所受而受諸受。未具
佛法。亦不應滅心受而取證也。無量義經
云。摩訶般若華嚴海空。宣說菩薩歷劫修行。
即是別教文。涅槃經明五行。正是別教意
也。大智論云。結使有二種。一者共二乘斷。二
者不共斷。不共斷者。不共般若斷於別惑。
次證圓教者。華嚴經云。為說圓滿修多羅。此
經云。諸佛解脫。當於眾生心行之中求。大
品經云。欲以一切種智知一切法。當學般
若。法華經明多寶如來歎言。善哉釋迦牟尼
佛。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薩法為大眾說。如
所說者皆是真實。涅槃經云。復有一行是如
來行。所謂大乘大般涅槃。智度論云。三智
其實一心中得。如是尋討大乘經論。四教義
文處處有之也。三總引經論證者。今影傍大
乘經論立四教名義者。如大涅槃經。明四不
可說。有因緣故亦可得說。四種之說以此
化前緣。即是四教意。又涅槃經云四種轉
四諦法輪。即是四教意。又法華經明三草
二木稟澤不同。譬方便說即三教也。一地所
生一雨所潤。譬說最實事即圓教也。中論破
諸異執既訖復說因緣四句通佛四說。即是
四教之意。如此等四說法隨機化物即四教
義。四說即是四教之異名也。第四料簡者。問
曰法華經云。佛平等說如一味雨。何曾有四
說之殊。答曰上來處處引四不可說。有因
緣故亦可得說者。尚未曾定有一說。何曾定
有四教耶故。此經云。佛以一音演說法。眾
生隨類各得解。隨類異解者。即是四教不同
之相也。且諸經明義不同。自有說異解異說。
一解一說。異解一說。一解異說無說無解
故。此經云。其說法者無說無示。其聽法者無
聞無得。若達此意四教點定立義。何所疑哉。
問曰四教從何而起。答曰今明四教。還從前
所明三觀而起。為成三觀。初從假入空觀。具
有折體拙巧二種入空不同。從折假入空故
有藏教起。從體假入空故有通教起。若約
第二從空入假之中。即有別教起。約第三一
心中道正觀。即有圓教起。問曰三觀復因何
而起。答曰三觀還因四教而起。問曰觀教
復因何而起。答曰觀教皆從因緣所生四句
而起。問曰因緣所生四句因何而起。答曰因
緣所生四句即是心。心即是諸佛不思議解
脫。諸佛不思議解脫畢竟無所有。即是不
可說。故淨名杜口默然無說也。有因緣故
亦可得說者。即是用四悉檀。說心因緣所生
之四句。赴四種根性十二因緣法所成眾生
而說也。四種根性者。一者下根。二者中根。
三者上根。四者上上根。赴此四種根性故
因此教觀無礙而起。普利益眾生得成信法
兩行之益。此即若聖說法。若聖默然之義也。
問曰。大涅槃經云。根有三種。一者下根二
者中根三者上根。為中根人於波羅奈三
轉小法輪。為上根人於拘尸那城轉大法
輪。若為下根人如來終不為轉法輪。今何得
言有四種根性。為下根人說三藏教耶。答曰
諸佛教門隨緣不定。或說一根。或說二根。或
說三根。或說四根。或言為下根者說。或言不
為下根者說。言為下根者說者。如法華經三
草。二木稟澤皆得增長。言不為下根者。說
即如引涅槃經文也。問曰提謂經。說五戒明
人天善。何意不開為五教義耶。答曰人天教
舊醫所說。世之常道不離生死。法王出世欲
化眾生令出火宅。是以鹿苑三轉法輪。人天
得道以此為實。故有三藏教。此經大品法華
涅槃諸大乘經。皆云於波羅奈轉四諦法輪。
又大智度論。明結集法藏。亦從鹿苑而起。不
取提謂經為初也。問曰若不開人天善。何得
法華經明三草二木稟澤也。答曰三藏教明
世間布施持戒禪定。即是人天之教。並是正
因緣所生善法。此已為三藏教所攝。故不須
為五也。問曰四教義。與地論人四宗義同不。
答曰若人問言。四諦即是四大不此為非問。
今不依四宗立四教者。意乃多途略出三妨。
一四宗明義言方似滯。二細尋研覈。立名作
義似如不便。三四宗雖言富博一家往望。攝
佛法意猶有所闕。一四宗明義言方似滯者。
彼不約四不可說。用四悉檀趣緣。而說即
成滯也。二細尋研覈立名作義似如不便者。
彼之四宗毘曇見有得道。可許因緣為宗。三
假品是世諦何得為宗。成論見空得道何不
以空為宗。且智度論明三藏教。有三門入
道。一是有門。二是空門。三是假名門也。又
智度論彈方廣義云。取十喻直說一切法不
生不滅。失般若意。豈得用夢幻為不真宗也。
今諮曰。不真宗即是通教。真宗即是通宗者。
宗則通真不真。不真何意沒宗而用教。真
宗何意無教而立宗。宗若無教何得知真。真
宗若沒宗。有教則同名通教。若俱沒教留宗
則同名通宗。若俱安教則同名通宗教。若留
真不真則名通不。真宗教通真宗教通不真
宗。可為三乘通修通真宗亦應三乘通修也。
若言此通是融通之通者。通教亦是通真之
通也。此則兩名混同。義無別也。答曰楞伽經
云。說通教童朦宗通教菩薩。故以真宗為
通宗也。又諮曰。若爾是則前因緣假名不真。
宗皆是教童朦。不應悉立宗名也。覈卻並
決意邪謂立四宗名義不甚便也。今言四
教者。佛從初得道至大涅槃。顯示一切法門。
無非言教也。三設巧救四宗名義得立。若比
古今雖為富博。一家往望攝佛法意猶大有
所闕。今採諸經論立四教義。一教各有四門。
合十六門。彼因緣假名兩宗。似與此所明三
藏教。有空二門相參。猶闕昆勒門及非有非
空兩門也。彼不真宗明諸法如幻如化。似與
此通教有門相參。餘三門彼所不明。彼真宗
似與此別教有門相參。餘三門彼所不明。此
則四宗明義。但得與此三教四門相參。此圓
教四門彼所不明。四教猶有十二門明義。彼
四宗之所不明也。又護身法師用五宗明
義。彼四宗如前長立法界宗。似與此圓教
有門相參四教猶有十一門。彼所不明也。耆
闍法師用六宗明義。三宗似與此三門相參。
如上分別。彼真宗似與此通教空門相參。彼
常宗似與此別教有門相參。彼圓宗似與此
圓教有門相參。四教猶有十門。彼六宗之所
不明也。故知四宗五宗六宗。雖言古今以
來明義富博。今一家往望攝佛法意。猶大
有所闕也。所以前明四悉檀義者。正是述一
家通經說法。與古今所說通用不同也。故
前明三觀豎破諸法。略為數十番。其尋覽者
則知。與諸禪師及三論師所說意有殊也。今
明四教一教各有四門。四教即有十六門。又
開三藏教四門。如五百阿羅漢各說身因。即
是五百門也。故經說泥洹真法寶。眾生從種
種門入。道但三藏教四門尚開無量門入
道。何況通教別教圓教。各有四門而不得各
明開無量門也。故華嚴經明善財童子見四
十二善知識。各言我唯知此一法門。如是見
一百二十善知識。乃至無量善知識。皆各云
我唯能知此一法門。是則大乘法門無量無
邊也。此經三十二菩薩。各說入不二法門。乃
至八千菩薩。皆說入不二法門。故法華經云。
以種種法門宣示於佛道。如此法藏於不可
說。用四悉檀而起教門。令一切眾生。以佛教
門出三界苦。若留此意。比決四宗五宗六
宗。自知殊別也。第五明經論用四教多少不
同。若華嚴頓教用別圓兩教。若漸教之初。小
乘經但用三藏教。若大乘方等則具有四教。
若摩訶般若用通別圓三教。妙法蓮華經但
用圓教。大涅槃名諸佛法界。四教皆入佛
性涅槃。諸論隨經用教多少義類可解。問曰
四教遍通眾經。何故偏於此經文前廣辯。答
曰一切漸頓諸經未必皆明四教。唯方等大
集及此經。典具有四教之文。故約此經意
略明四教義也。但每嗟末代弘經之人。採
眾經義用通一論。遂致使後生皆謂論富經
貧輕經重論。今採眾經論立四教義。以通諸
大小乘經者。意望後賢敬重佛言棄其枝
末。若能專心大乘方等。聽說受持讀誦書
寫如說修行。非但功不唐捐。亦能契理之要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一個喜歡寂寞的老人

寫一些那過去的往事

記錄一些生活的經驗

過着平淡寧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