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454論宗部經 九十六

論宗部經 九十六

◎華嚴七字經題法界觀三十門頌卷下

空即一切總莫動著 動著頭角生。落在第
二念。今不動著。妙解前生
阿誰無作用 便是死了底漢。猶棺槨中瞠
眼。此頌人人分上活潑潑地皆有作用。是顯解也
作用復由誰 看他家事忙。且道承誰力。此
頌人人無不承恩力。指前顯理也。今推解不離理也
當處和根拔 移花兼蝶至。買石得雲饒。此
頌即理而生解。理為解本。今顯即理。故曰和根拔得也
渠儂由未知 君子若似我。一切法無差。此
頌渠[仁-二+爾]也。儂我也。南方時語也。今嘆理智不
相離。人人總不知。目前空即色。遍界野雲飛
虛空雲片片曠野草離離 野花開似錦。澗
水湛如藍。此頌真空即幻色而物物明矣。法
燈云。今古應無墜。分明在目前。片雲生晚谷。
孤鶴下遙天。是此義也
早諳燈是火飯熟已多時 早知今日事。悔
不慎當初。此頌前會色歸空。是影揀斷實之
情。唯言顯理未云顯解也。今此正揀情執遍
計。影揀依他境空。悟此解心不離前理大似。
不知燈元是火。空忍飢腸耳
三空色無礙觀 大海從魚躍。長空任鳥飛。
義曰。空是真空。不礙幻色。色是幻色。不礙真
空。故曰無礙。此則約能觀之智有無雙照。約
所觀之境真俗雙融。不二而二。以顯色空。二
而不二。明其無礙。以此為門。出生觀智成立趣行之解
東涌西沒元無二法 繁興大用。起必全真。
賢首品云。或於東方入正定。而於西方從定
出。乃至如是入出遍十方。是名菩薩三昧力。
清涼云。菩薩寂用無涯三昧門。於器世界業
用自在也。既曰三昧。豈有二法也
去住都無我。縱橫豈有他 入浪穿雲都無
罣礙。此頌去住者。三際出入無礙也。縱橫者。
十方往來自在也。由前八門我法二執都遣。
到此空色同如。豈有他法於其間哉。由是豎
窮三際橫遍十方。為一味之圓通。顯二法之
無我。非情識之所測。唯同道乃方知。下云
寒山子撫掌拾德笑呵呵 因何二老呵呵
笑。不是同風人不知。此頌斯二散聖。不住那
邊混跡今時。或笑或歌左右逢源。別有深意
嶺上木人叫溪邊石女歌 故國消息斷。石
虎叫連宵。此頌前八門情盡見除。似木人石
女。到此趣行解興如能叫能歌。豈有情解於其間哉
色空同一味笑殺杜禪和 當局者迷。傍觀
者哂。此頌空色無礙蹤跡未亡。無寄人前堪
悲堪笑。達士可耳。只如杜撰禪和笑箇甚麼。
乃云。我衲僧門下。佛魔並掃光影齊亡。纔有
少分相應。況更說色說空說一說異。是好笑也
四泯絕無寄觀 混然寂照寒宵永。明暗圓
融未兆前。義曰。泯謂遮泯。泯前八門情執。絕
謂止絕。絕九門趣行之解也。然則前門有空
可色有色可空。今此門中二俱不立情執兩
亡。令心絕待都無所寄。以此為門出生觀智
矣。然初句當般若心經中色即是空。二句當
空即是色。三句當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此句
當是諸法空相至無智亦無得。顯法體離一
切相。與此真空理同。齊大乘始教
心若死灰口宜掛壁 欲言言不及。林下好
商量。心者無寄觀心也。到此聖凡情盡境智
俱冥。如死灰遇煩惱薪而不能然。豈可言思
而能到也。觀中拂跡文云。非言所及。非解所
到。令解心如灰。不可以心思也。非言所及。使
辨口似壁。不可以口議也
境空智亦寂 不居明暗室。懶坐正偏床。此
頌妙絕能所對待。正顯無寄也
照體露堂堂 照體獨立。物我冥一。此訟觀
智孤朗般若獨存。既曰獨存。心外無法。法法皆心。下云
熱即普天熱涼時匝地涼 靈光獨露處。純
一更無雜。此頌心境重重本覺性一。可謂一
香一花稱性而遍周沙界。一瞻一禮離相而
恒對佛前。所以僧問洞山。寒暑到來如何迴
避。山云。何不向無寒暑處去。僧云。如何是無
寒暑處。山云。寒時寒殺闍梨。熱時熱殺闍梨。
雪竇云。垂手還同萬仞崖。正偏何必要安排。
既不安排信手拈來。都明此意也
無心未徹在有意轉乖張 無心尚隔一重
關。有意固應難趣向。此頌不可。亦不可展轉。
拂跡之語也。此語亦不受。於觀心上都無纖
毫。心念猶隔玄津。況乃將前解心欲專此境
耶。唯妙契者即物神會。且道有無不可及底
句。合作麼生會
要會終南旨春來日漸長 將謂別有奇特。
元來天陰地潤。此頌泯絕玄趣言象莫測。於
無言象中立絕言象之妙。是以終日言而未嘗言者也
理事無礙觀第二 山高不礙雲舒卷。天靜
何妨鶴往來。義曰。理者是前真空不變。理事
者此門隨緣成底事也。然前門但是揀情顯
理。如金出礦未為器用。今明真理隨緣成其
事耳。無礙者理事相望體用互收。若不變即
隨緣理不礙事也。成事即體空事不礙理也。
觀者權實雙融無礙智也。只為此門隨緣。所
以落在第二。此門行理量雙融之行。運權實
互融之智。超理事大小之情。離體用一異之
見。證理事無礙雙融之中道。此門法義已當
大乘。同教之極致也。但理事鎔融存(九十)亡(七八)
逆(五六)順(三四)通有十門。同一緣起矣。然成五對。
一相遍。二相成。三相害。四相即。五相非。且初第一對者
一理遍於事門 功盡忘依處。轉身覺路玄。
義曰。一者數之始也。謂一真不變之理。妙能
隨緣遍於千差事法。觀云。一一事中理皆全
遍。非是分遍。何以故。彼真理不可分故。以此
為門出生觀智。行人於此當了法身自性有
隨緣妙用。正明理不礙事也
獨曜無私對揚有準 應物現形。如水中月
寂爾本非多隨緣處處和 密移一步六門
曉。無限風光大地春。此頌玄寂不變體一妙
絕群數。故曰非多也。靈鑒隨緣用廣數而應
之。故曰處處和也。正明理遍於事者也
鎔金金作器動水水為波 截瓊枝寸寸是
寶。析栴檀片片皆香。此頌真理隨緣成事顯事。事全真矣
染淨元無自聖凡豈有他 應觀法界性。一
切唯心造。此頌一一依正俱無自性盡。是真
隨理緣而成。豈有他法而別有體也。故經曰。
真如淨境界。一泯未常存。能隨染淨緣。遂分十法界也
東西南北看那畔不彌陀 佛身充滿於法
界。普現一切群生前。此頌觀智精明法眼通
徹。見一一塵皆淨土。一一心盡彌陀。大經解
脫長者云。我欲要見安樂世界阿彌陀佛及
十方佛。隨意即見
二事遍於理門 影現建化門頭。身遊實際
理地。義曰。以千差事法各各全遍一真之理。
觀云。以有分之事於無分之理全同非分同。
何以故。此事無別體還如理故。此全遍門。超
情離見非世喻能。況如全一大海在一波中。
而海非小。如一小波匝於大海。而波非大。此
相遍二門。文雖前後法乃同時。此二為總。下
八為別。別不離總。為生發義。本正明事不礙理
由同作異異乃全同 翻手覆手。只是這手
只由金作器所以器皆金 一點水墨。兩處
分明。此頌理遍事而金作器。事遍理而器皆
金。二門喻顯也
況事唯心現塵塵盡是心 隨緣成底事。物
物盡全真。此頌三界唯心更無別法
性空人易信法住聖難任 體空全遍人皆委。
法別有體聖難容。此頌緣生事法性空人易
信矣。法別有體實住聖難任持。何則聖人證
一切法空而成果海。豈別有一法不空者。故
古德云。若有一法毘盧墮在凡夫矣。有作性
難任者。恐非智者。詳之
緣徹無緣處緣緣實甚深 法眼通明。方能
徹證。此頌能徹觀智所徹性空。緣性既空即
不變理。故曰甚深也。肇論云緣覺覺緣離以即真矣
三依理成事門 隨緣成妙有。大用獨全彰。
義曰。事無別體依真理而成。如波因水方得
成立。此門唯隨緣義也
明明底事處處施張 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
澄湛絕纖塵能為染淨因 絕點純清水。能
隨風起波。此頌是一心之妙體杳。絕纖塵十。
法界之親因。隨緣成矣
聖凡無異路迷悟有疏親 染淨體一。愚智
妄分。此頌四聖六凡所依性一。迷者從識而
似疏。悟者就智而全親。迷悟在於人矣。何關法性者哉
不變時時隔 無為無事人。猶遭金鎖難。此
頌隔者。塞而不通也。時時者。長遠也。若真
如無隨緣之用。則真妄長塞而不通也。有僧
問法眼云。情生智隔。情未生時如何。師云。
隔。是此意也
隨緣日日新 草木精神換。江山氣象新。此
頌正顯此門義也。謂真如能隨緣。新新不住
成。諸事法若法。有住不名妙用也。且道是何人分上
披毛戴角者方是箇中人 斫倒那邊無影
樹。卻來火裏又抽枝。此頌隨緣人也。謂自古
賢聖了證真理。由悲故迴入塵勞。由智故方
便利物。宗門中喚作異類中人也。丹霞云。戴
角披毛異類身。是此意也
四事能顯理門 乾坤盡是黃金骨。萬有全
彰淨妙身。義曰。事法體空為能顯也。真理為
所顯也。觀云。以事虛故全事中之理挺然露
現。猶如波相虛令水體露現。此門唯體空義也
青嶂白雲誰人分上 然宗門中以青山為
體。白雲為用。即此體用阿誰分上。要會麼。萬
里江山無異路。一天風月盡吾家
從緣緣本虛虛則道方孤 若了依他起。無
別有圓成。此頌緣無自性事法體空。唯願一
道真空。孤標而獨立也
空谷無音響實由外叫呼 驀地喚一聲。猶
如鏡中現。此頌空谷者。事法體空因也。外叫
者。疏助緣也。顯喻因緣無性。是事家用也
見聞性自離知覺寂然逋 見聞覺知非一
一。山河不在鏡中觀。此頌離者。捨去也。逋
者。懸遠也。謂所顯真理離一切相。不可以見
聞覺知。六情所測也。若以見聞覺知趣求者。
捨去此理懸遠久矣。維摩經云。法離見聞覺
知。若行見聞覺知。則是見聞覺知。非不法也。
直須放下情塵迴光可耳
暫爾迴頭看衣穿露寶珠 水穿瘦骨露。屋
破看星眠。此頌衣穿者。事法體空也。寶珠者。
理實也。如瞥然放下見聞情念知覺妄心。以
觀智慧眼覷破。一一事中理皆全露。又如貧
子還家。遇長者指示衣珠忽自迴頭。見破衣
內果有明珠。隨其心而驟富也
五以理奪事門 實際理地不受一塵。義曰。
理為能奪。事為所奪。以一真不變之理。奪盡
千差事法也。觀云。以離真理外無片事可得。
如以水奪波波無不盡。此則水存以壞波令
盡。由四門所顯之理。到此便為能奪。此門唯不變義也
摩竭掩室毘耶杜口 摩竭者。唐翻無毒害。
以彼國汝無形戮故。佛於茲成道。三七日內
不說法也。表名言路絕。狀若掩室也毘耶離。
唐翻廣嚴。以城中平廣嚴麗故。淨名居士示
疾。於此會諸菩薩各說不二法門竟。時文殊
問言。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淨名默然無
言。名為杜口也。且如二聖人。豈可無辨才也。
蓋辨所不能言也。要會麼。欲明空劫未生前。
從來佛祖豈能宣
物際獨巍巍 從來卓爾獨存。不與萬法為
侶。此頌不變理體獨露堂堂。奪盡物之邊涯際畔也
冥真息萬機 萬機休罷處。一曲韻無私。此
頌奪盡千差念慮也
境閑情淡淡心止思微微 境智冥寂。情忘
慮息。此頌所觀境既空閑。能緣情慮則淡薄。微細隱也
差路終迂曲一源絕是非 直截根源佛所
印。摘葉尋枝我不能。此頌隨相行多岐委曲
長劫行之離相行。一路直截是非俱泯。泯無
能泯。奪無所奪。一道靈光有何間斷也
纖毫情不掛何處不光輝 皮膚脫落盡。獨
露一真實。此頌奪盡心境千差顯一純真之
智鑒無方而不顯現也
六事能隱理門 佛事門中不捨一法。義曰。
事為能隱。理為所隱。由第三成事即理隱也。
觀云。真理隨緣成諸事法。遂令事顯理不顯
也。如水成波動顯靜隱也。法身流轉五道。名
曰眾生。眾生現時法身不現。此門唯顯成事義也
浩浩波瀾當處澄湛 數峰青翠處。孰委是
雲根。波瀾者。千差事法也。澄湛者。純清一理
也。唯顯成事之波。不顯湛然理矣
物物既緣成緣成翳本明 只為隨他法。喪
卻本來真。此頌因隨緣而成事。唯顯成事而隱理也
但觀波浪起不見水澄清 貪觀白浪。失卻
手篙。此頌約境則唯顯俗諦而隱真諦。約人
則迷於理而滯於事
遠境危峰小平湖野艇橫 莫隨境轉落今
時。恐失本來光彩去。此頌要見即俗之真。信
取境唯心耳。野人云。看
皎然直下事不動卻須行 欲窮千里目。更
上一層樓。此頌雖達俗諦更須明即俗之真。
物物目際皎然明白。不應滯事而迷理。全無
變動之見。故曰卻須行也
七真理即事門 隨流雖得妙。入海水波潛。
義曰。真理者。是五門不變理也。即事者。是三
門隨緣事也。故成此門不變即隨緣義也。則
廢己同他泯其理也。即真該妄末雖空而非
斷也。觀云。是故此理舉體皆事。方為真理。如
水即波無動而非濕。故即水是波也
口中喫飯鼻裏出氣 眼在眉毛下。鼻子大
頭垂。明日用平常也
明明百草頭歷歷復何求 明明開正眼。物
物盡圓成。此頌既真理即在事中。更有何物而不具足耶
求得外邊事絕求道自周 有求皆錯。無意
自親。此頌心外求法與道懸遠。心不求心法法心耳。下云
花開小砌畔雲起遠峰頭 竹徑通幽處。禪
房花木深。此頌真理即事物物圓成。但能信
手拈來。自然縱橫得妙
好箇安身處他人未肯休 含元殿裏坐。休
更覓長安。此頌好箇隨緣放曠即事。明真安
身立命之處。奈何不肯承當。故未休也
八事法即理門 元從恁麼來。卻須恁麼去。
義曰。事法者。是六門成事體也。理者。是四門
體空用也。故成此門成事即體空義。顯廢己
同他泯其事也。即妄徹真源。雖有而非常也。
觀云。故說眾生即如。不待滅也。如波動相舉
體即水。無異相也
差即無差波波皆濕 萬像紛然。參而無雜
物物到空處全空物自閑事空方徹理。物
體兩閑閑。此頌全空者。真理也。閑者。無用
也。物物到此體空而全理。是廢是體用也
絲毫情不盡如隔萬重山 差之毫釐。失之
千里。此頌萬像雖然即真。不可情識會。若帶
微細情解而會。豈止萬重山矣。如將螢火燒
須彌山。終不能著也
但了波中濕何煩鏡裏顏 但得本莫愁末。
此頌波中濕者。事法體空而即理也。鏡裏顏
者。體空也。既以觀智了物即真理。何更煩
勞推問體空之義也
曠然平坦路不在白雲間 目前無異路。迷
者自東西。此頌事法虛曠一際齊平。觸目皆
真。何勞遠求於雲外哉
九真理非事門 水底金烏天上日。眼中童
子面前人。義曰。於非異處辨非一也。隨緣非
有之法身。恒不異事而全理。顯示自他俱存
理事雙全矣。觀云。所依非能依。故如即波
之水非波。以動濕異故。此門隨緣即不變義也
物物全真一道清淨 純一無雜。非干事也
露柱木頭做時人未敢當 只因分明極。翻
令所得遲。此頌露柱者。簷下柱也。隨緣義。木
頭者。不變義也。雖隨緣而成露柱。恒非事也。
此理難明。未敢承當。故約人嘆深也。或可多
是無味之談塞斷人口。真理既非其事。誰敢
道著。不敢承當也
寂然非有地[門@貝]爾杳無方 祖父田園無寸
土。東西南北絕邊方。此頌不變自體一塵不
立寂靜純真。那有方所者哉
事絕神何慮理全境不彰 心境俱亡。復是
何物。此頌雙遮心境。顯真理而非事
釣魚船上客元是謝三郎 出身猶可易。脫
體道應難。此頌由事絕情亡唯一全理。於非
異處辨非一也。要須玄會。不可事跡而求。故
出此有句中無句。妙在體前之義也。謝三郎
者。福州玄沙備禪師。少而敏黠。家以捕魚為
業。常隨其父泛小舟於江濱。一日因見月影
有省。乃遺舟罷釣。出家入道矣。師法嗣雪峰
存禪師。為法門之昆季耳。師一日示眾云。我
與釋迦同參。時有僧便問。承聞和尚有言曰。
我與釋迦同參。未審參見何人。師云。釣魚船
上謝三郎。此是出情見離窩窟。傍通密旨妙
會玄宗底句矣。後人亦呼師為謝三郎
十事法非理門 月篩松影高低樹。日照池
心上下天。義曰。舉體全理。即事相宛然。此則
寂滅非有之眾生。恒不異理而全事。明非孤
單。故曰全矣。如全水之波非水。以動義非濕
故。此上十義約理望事。則有成(三也)有壞(五也)有
即(七也)有離(九也)事望於理。有顯(四也)有隱(六也)有一(八也)
有異(十也)逆(五六九十)順(三四七八)自在無障無礙同一緣起
矣。此上四門存泯無礙也。七八於解常自一。
由此二門相即故。得解心現前。觀之以成雙
遮中道矣。九十於諦常自二。由此二門性相
異故。即真俗雙存。以成雙照中道矣。此門體
空。即成事義
全真物物萬行沸騰 大用全彰。非其理也
理全事亦全何處不方圓 人人皆具足。物
物盡圓成。此頌理事俱全真俗雙照。以明中
道處處方圓。下云
縱目極天際榰頤小檻邊蔽空雲靉靉匝地草
芊芊 籬頭落底千千藥。不是神農人不知。
此頌物物全真信手拈來。縱橫得妙苟不仙
陀。如何領會。下云
更欲論玄妙金剛拏起拳 赤心片片。重重
相為。此頌上四句中不明玄旨。又問。夷門意
趣如何。師云。金剛拏起拳。是同坑無異土。若
又不領。假使普慧雲興二百問。普賢瓶瀉二
千答。不遇知音也。是徒勞話會。然則忽遇箇
中人。如何別通一線。要會麼。不解金剛拏起
拳。領取泥牛耕水月
周遍含容觀第三 幢網珠光無向背。自他
光影一時周。義曰。一一事法如理融通。包遍
自在。約差別事法論其體用而顯玄也。豎無
不窮曰周。橫無不極曰遍。外無不包曰含。內
無不攝曰容。觀者混融無障礙智也。第三者
前已標矣。要知次第無階級。前三三是後三
三。此門行無盡之行。運混融之智。超定一定
多之情。離先後同時之見。證事事無礙法界
出生觀智。號晉融無障礙智矣。此門法義迥
異諸詮。是毘盧性海之圓宗。實一乘別教之
玄旨。事如理融遍攝無礙。交參自在各辨十
門。一為法義體用之本也。二是周遍義也。三
是含容義也。此三備矣。四釋二也。五釋三也。
六七皆收四五也。八九融攝六七也。十收八九也
一理如事門 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義
曰。此因前九十二門全理全事。到此遂令一
味純真全同差別法也。此是總句。為法義體用生發之本
一切唯心兵隨印轉 魚母憶而魚子長。蜂王起而蜂眾隨
並安千種器千月落其中 千江有水千江
月。萬里孤舟萬里身。此頌所如千差事法
一道澄江淨唯餘一月通 一念心清淨。一
佛出世間。此頌所如一法
同為異復異 放去彌綸沙界。森羅萬象齊
彰。此頌分同作異異乃全別。顯上四句法合
一多之法。全同為全異也
異作同還同 收來蹤跡全無。誰是能同之
者。此頌攝異為同。同無同相。強稱為同也。同
者玄寂體也。異者靈鑒用也。肇論云。是以般
若之與真諦。言用即同而異。言寂即異而同。
同故無心於彼此。異故不失於照功
誰得圓通妙終南箇老翁 箭穿江月影。須
是射鵰人。此頌理雖如事而異明異而全同。
是雙照而雙遮。故號圓通。夷門推此玄道。唯
我帝心禪師無得而得之者也
二事如理門 法依圓成。還同圓遍。義曰。謂
諸事法與理非異。故能隨理而圓遍也。與前
門為相如一對矣。此門周遍義。三門是含容
義。與後門為周遍含容一對。結歸觀題也
君既無涯我亦隨爾 恩來義往。今古如然
理遍一多法一多同理然 水起千波異。千
波一濕同。此頌相如二門一多法義
意無往來相誰後復誰先 不動而變。二際
俱亡。此頌一多之法同時相如。各不離本位
互相如遍終無往來先後之相。則知十方三
世湛然常住矣
舉措皆儒首縱橫盡普賢 頭頭妙行。物物
無虧。此頌儒首者。是般若會上儒首菩薩。達
俗即真不遺細行也。普賢者。曲濟無遺曰普。
鄰極亞聖曰賢。此二菩薩。運同體之悲智。化
異見之眾生。真即俗而事相存。俗雖存而不異真
日中迷路者掘地覓青天 將南作北情猶
恕。掘地尋天更可悲。此頌著相凡夫不達相
即無相。廣設相而相外求真何異迷人將南
作北迷情難遣。又如掘地尋天何日相應。遠
之遠矣。故佛言。迷中倍人誠可憐愍耳
三事合理事門 網珠千影相。盡在一珠中。
義曰。前所遍之一事到此便為能含。由上一
事體空能含中。餘一切事皆體空不離法界。
是故俱在一塵中現不壞相而廣容也。然上
三門法義備矣。下之七門自此而生也
一毛稱性攝法無遺 雖分理事異。一法普
包容。法者理事法也。遺者失也。一毛正報與
法性相具非一非異。故能攝而無失也
塵中無數剎剎有佛難思 十方依正一塵
中。無限遮那轉法輪。此頌依中現依正也然
依正二報一一如理在一事中分明顯現。非
因依人情識所解也
眼耳絕聞見身心何覺知 栴檀林裏坐。鼻
孔不知香。此頌上二句依正融通。是大菩薩
遮那智境。聲聞尚杜視聽於嘉會。況凡夫迷
妄身心。何能覺知矣。佛果云。現定見聞覺知
是法。此法離見聞覺知。若著見聞覺知。即是
見聞覺知。大凡達法之士。超出見聞覺知不
住見聞覺知。卻來受用見聞覺知。然則且道
受用底一句。作麼生道
閑堂行道夜靜室坐禪時 經行坐臥中。受
用法王法。此頌達法之士。四威儀中閑堂靜
室之內。或行道坐禪之時。受用融通包容理事之法樂也
日用自家底何煩尋路跂 閑堂行道全由我。
靜室安禪更在誰。此頌一身之事變融理事
在自己。日用之中何必煩勞別尋玄道哉
四通局無礙門 法界華嚴大道場。纖毫不
動一齊彰。義曰。通者事法體空也。局者不壞
成事相也。一一事法互不相妨。故曰無礙。由
前二門與理非異。故唯通也。今加非一義顯
成事體。故兼局也。故經云。隨緣赴感靡不周。
是通義也。而恒處此菩提座。是局義也。不動
一位而遍在一切位中也。釋第二門周遍義也
無在不在十方目前 遍住一致。遠近齊彰。
無在者。體空而遍十方遠也。不在者。無所不
在也。不壞相而住在目前近也。李長者云。無
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
離於當念矣。又維摩經云。天女問舍利弗言。
女身色相今何所在。舍利弗言。無在無不在。
天女曰。一切亦復如是。夫無在無不在者。佛所說也
不動步而遍縱橫孰是渠 一月在天。影分
眾水。此頌上句局不礙通。下句通不礙局也。
故十方自在。無非達士之妙用也
塵塵非一異剎剎豈親疏 當堂不正坐。誰
赴兩頭機。此頌事非一則成事。義非異則體
空義也。理非異則不變義非一則隨緣義也。
約悟者轉物同己則似親矣。迷者心隨物轉
則疏遠矣。今則通局無礙泯一異絕親疏。物物明矣
柳帳長橋掛花裀小砌鋪 頭頭盡露真消
息。物物全彰古佛心。此頌目前實際性相圓
融。信手拈來不勞心力
若明法爾力何用費功夫 本自圓成。不勞
心力。此頌真如不守自性。從來法爾隨緣。成
柳帳而作花裀。全彰妙有。現天文而明地
理。盡顯真空。何勞妙辨以宣揚。豈假神通而
顯示。達者可爾。不用功夫。若乃情關固閉識
鎖難開。未明法爾全真。須假終南觀智而冥會矣
五廣狹無礙門 華藏世界所有塵。一一塵
中見法界。義曰。由非異故一塵體空。悉能廣
容無邊剎海。故名廣也。由非一故不壞一塵。
微細小相成事之體。故名狹也。廣狹互融。故
曰無礙。三門唯廣。此兼狹義釋。第三含容也
不動一毛包容無盡 芥納須彌。上狹下廣
毛端容剎海。剎海入毛端 正容依依入正。
此頌上狹不礙廣。下廣不礙狹
剎海元非小。毛端本不寬各住自位。都無
往來。此頌一多事法不壞相而更互容攝。唯
智照可明。非識情所造
迴眸覓即易。進步討還難 肯來兩手相分
付。擬去千尋不可攀。此頌忘情反照卻易相
應以識十度進求誠難會矣。且如玄會終南
觀旨一句。作麼生道
要會終南旨牛頭尾上安 空手把鋤頭。步
行騎水牛。此頌帝心禪師廣狹相參之妙句。
下無私應須玄會耳
六遍容無礙門 唯一堅密身。一切塵中見。
義曰。二四唯遍義。五唯容義。今合之同時具
此二義也。一法望多時。雖普遍而即廣容也。
多法望一法時。攝一法在多法中。雖廣容而
即普遍也。遍即容容即遍。故曰無礙
一法望多同時遍攝 遍攝雖同時。說時多在後
一鏡入多鏡多身入一身 一身普現一切水。
一切水月一月攝。此頌上句一法望多法。以
喻顯法也。下句多法望一法。即後門法。義在同時
時窮唯一念處極但纖塵 一念入多劫。一
塵遍十方。此頌約時一念豎窮三際。約處一
塵橫遍十方。一法望多同時之義。在斯爾
見月休觀指歸家罷問津 得兔忘[竺-二+帝]。得魚
忘筌。此頌一念既悟見一一塵中同時遍攝
互無障礙。如見月而不觀指端。似到家而罷問關津矣
李陵居北塞元是漢朝臣 英雄不服蠻夷
死。更築高臺望故鄉。此頌李陵者。李廣之
子。名陵字少卿。前漢武帝時。將五千兵卒北
征單于。因力不及遂陷番不迴。特築高臺而
望故鄉。取一法望多法。不可以情所到也
七攝入無礙門 十方所有佛。盡入一毛孔。
義曰。多法望一名攝入者。謂無多可遍無多
可容。故曰攝入矣。正攝即入正入即攝。故曰
無礙也。多法者是前所遍所容一切事法也。
到此卻為能攝能入矣。一法者是前能遍能
容一事也。到此卻為所攝所入也。言有前後法在同時耳
多法望一更無前後 攝入無前後。立義一在先
此能即彼所今所是前能 改頭換面只是舊
人。此頌一多互望無定能定所。雖能所而非
能所。法在同時耳
遍攝無前後為門立異名 歸源性無二。方
便有多門。此頌體絕對待圓融無前後。用隨
得彰行布有異名也
鏡多有準則燈一無虧盈 一燈光互照。千
鏡影相承。此頌多鏡喻多法。一燈喻觀智也。
若然一燈在十鏡中心見燈燈互照鏡鏡相
容。準則成事分齊虧盈智無增減。可謂正互
容而不礙互遍。正互攝而不礙互入矣
斫額乘槎望黃河徹底清 天眼龍睛徹底覷
破。此頌引博物志云。天河與海通。海濱年年
八月有靈槎木來往不失期信。有博望侯張
騫。邃積糧乘槎而去。匆匆不覺晝夜。忽至一
處所見室中多有織女唯有一夫牽牛臨渚不
飲。驚而問曰。公何由至此。騫乃問曰。此是何
處。夫曰。君可往蜀問嚴君平。騫乃如其言。君
平曰。某年月日有客星犯於斗牛。正是至今
也。既犯斗牛必奇人也。分取觀智法精明方
能徹矣。故出無味之談。不可以識情妄測
八交涉無礙門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還
共如來合。義曰。交謂交互。涉謂關涉。以六中
一望多關涉七中多望一也。七中多望一交
互六中一望多也。交互關涉無有罣礙。成一
多兩重主法
遍容攝入有主無伴 主者自在義。交涉又何妨
羅紋結角中孰辨主人公 有客須遵主。無
賓獨等尊。此頌羅紋結角四義。意取天涯海
角。四方八面。一多之主法既不立伴。其誰是
辨別識主之者
道異何曾異 文有一多異。主無彼此殊。此
頌行步一多稱異。圓融妙體無殊。今顯主法
圓融拂其異跡。故曰何曾異也
言同甚處同 說同因異立。無異同何同。此
頌同因異立異因同彰。今此門中異伴不立
獨顯主法。拂其對異之同。故曰甚處同也
三門對佛殿露柱掛燈籠 臂長衫袖短。腳
瘦草鞋寬。此頌牒上同異俱遣。唯主獨存物
物純真。信手拈來縱橫得妙。夷門曲為諸仁
不免重宣此義
涼觸林鍾夜北來一陣風 捲箔秋光冷。開
窗暑氣清。此頌林鍾者。六月律令。故取北風
為涼也。此與三門佛殿露柱燈籠一狀領過
矣。既論主中之主。誰敢道著名字。須是迴互
密旨不犯當頭。洞山云。但能不觸當今諱也。
勝前朝斷舌才
九相在無礙門 一聲遍入諸人耳。諸人耳
在一聲中。義曰。前八門中雖已收六七二門。
能遍能容能攝能入。一多兩重主法也。今此
門中收所遍所容所攝所入。兩重伴法也。兼
攝餘法入他法中。故得凡聖混融因果交徹。
全主為伴。互各相在矣
所攝所入有伴無主 伴者客寄義。萍跡混他鄉
圓明處處真孰辨主中賓 九宮不肯戀。獨
自入方衢。此頌圓明者。揀異凡夫無明。二乘
似明。菩薩分明。佛號圓明。表全為主全伴。謂
彼聖智證真之後。功成不宰。迴入塵勞混同
凡跡處處圓明而不昧也。既無賓外之主。誰
是辨別全主為賓之者。意顯獨立。故曰誰辨也
昔作堂中主今為門下人 不顧家園風景
好。卻隨柳絮路頭忙。此頌前全為主法。今為
門外階下之人。顯全為伴法也
故新新復故 舊佛新成。新成舊佛。此頌去
新曰故。明主法也。去故曰新。明伴法也。新復
故者。是全賓為主也。牒前八門一多之主法也
新故故還新 隨緣即不變。不變卻隨緣。此
頌故還新者。是全主為伴。正顯此門一多之
伴法也。如豐千萬回寒山拾得散聖人等。了
卻那邊實際理地。卻來建化門頭示現形儀。
接物利生弘揚聖道。隨緣日新全為其伴。故曰還新也
風起長安道波斯入大秦 境勝多英傑。性
海風波起。此頌華嚴教風起於長安。漢高祖
所都。謂群僚曰。願朕子孫長安於此。故號長
安。大秦者。始皇國號。先居長安。曰大秦也。
因呼川曰秦川。後唐改為華嚴川也。譯講之
人播揚宣述不知其數。且如佛陀跋陀羅實
叉難陀三藏等。盡是異國聖僧。特將大教詣
譯場中。弘宣翻譯祖述經義。如彼波斯入大
秦之長安也。又杜順和尚雲華嚴尊者賢首
國師清涼圭峰等。制造章疏開演流通。亦如波斯善能別寶
十溥融無礙門 混然無內外。和融上下平。
義曰。溥也廣也。大也。廣收前九門一多差別
之法。義并大包三乘權實頓漸之性相也。融
者和也。謂融前二門一多重重。主伴同時無
有罣礙。然一是義本。為生發後門之初基。十
是總門。是收攝前法庫藏。又十是圓數。攝事
事而皆圓。故曰溥融。大經幽趣罄竭斯門。照
法界無盡之重關。容純真差別之群像
主伴同時請高著眼 不因師指。幾乎蹉過
主伴兩無差聖凡共一家 落霞與孤鶩齊
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此頌主伴難分凡聖體
一。唯顯混融無礙玄寂獨存
虛空用有際 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此
頌事法體空用也。普賢云。虛空可量風可繫
纖芥體無涯 一塵稱理。豈有邊涯。此頌芥
納須彌體無邊畔。經云。毛孔容受彼諸剎。諸
剎不能遍毛孔。清涼云。觀佛境於塵毛。此正
結顯溥融無礙。是佛不可思議無盡功德矣
窮得根源妙隨流任算沙隨流方得妙。住
岸卻迷人。此頌窮究觀門。精妙解達理事圓
通。似枝枝而得本。如派派而逢源。何妨演教
度生。豈礙分別名相。或逢上士。直指圓融之
心。遇中下流。曲示行布之教。隨流得妙。從他
入海算沙。徹法深根。就彼尋枝摘葉。運三觀
無礙之智。盡罩群機。與同體一極之悲。皆歸溥融之玄道
深明杜順旨何必趙州茶 通明妙觀玄網。
何必參禪問道。此頌帝心禪師集斯觀旨。撮
華嚴之玄要。束為三重。設法界之妙門。通為
一觀。諸經詮量不到。禪宗提唱莫及。雖言諗
老直截。難比溥融無礙也。噫嘗聞有語云。若
人會得法界觀。參禪了一半。宗湛以此評之。
應云。深明杜順旨。好喫趙州茶。何則昔有僧
到趙州。州云。曾到此間麼。僧云。曾到。州云。
喫茶去。後又有僧到。亦云。曾到此間麼。僧
云。不曾到。州云。喫茶去。院主問州云。曾到
底也教喫茶去。不曾到也教喫茶去。尊意何
如。州喚院主。院主應喏。州云。喫茶去。諸仁
者看他趙州古佛雖是用此一機慣得其便。
不妨於一碗茶上普接三根。遂使諸方點頭。
相許唯有夷門。為甚麼道。何必趙州茶。若也
點檢得出。便見掃除玄妙塵埃吐盡佛法氣
味。苟或未究玄宗。應須仔細淘汰參教。宗說
俱通。方是溥融無礙智矣
釋夷門絕筆讚曰
法爾不爾 教恁麼不恁麼
不爾法爾 不恁麼卻恁麼
普賢慚惶 道非行得一場麼[怡-台+羅]
文殊失利 體絕群像能知智亡
釋古德頌曰
 法界華嚴大道場  兼身在內讚歎不及
 纖毫不動一齊彰  依正同現水月道場
 古今殊異無來往  三世不遷目前可驗
 延促何曾有短長  一念萬年體絕增減
 主伴互參猶帝網  一多交涉卷舒自在
 聖凡交徹類燈光  染淨融通殊無障礙
 毘盧本絕多端相  光照無弘玄寂體一
 青即青兮黃即黃  隨緣成德應物現形
謬釋慶終戲筆書偈
 露滴天地冷  夷門水月清    終南幽隱處  石虎嘯風生
註法界觀門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一個喜歡寂寞的老人

寫一些那過去的往事

記錄一些生活的經驗

過着平淡寧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