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627律部 三十八

律部 三十八

◎五分律卷第二十(彌沙塞)

 ◎第三分之五衣法上
佛在王舍城。爾時耆域乳母洗浴耆域。諦觀
其身而有恨色。耆域覺之即問。何故恨顏視
我。乳母言。恨汝身相殊特而意未親佛法眾
僧。耆域聞已讚言。善哉善哉乃能教我如此
之事。便著新衣往至佛所。遙見世尊容儀挺
特有三十二大人之相圓光一尋猶若金山。
即生信敬前禮佛足卻坐一面。佛為說種種
妙法示教利喜。所謂施論戒論生天之論。在
家染累出家無著。示現如是助道之法。次為
說諸佛常所說法苦集滅道。即於座上遠塵
離垢得法眼淨。見法得果已。歸依佛法僧。次
受五戒。耆域善別音聲本末之相。佛將至塚
間示五人髑髏。耆域遍叩。白佛言。第一叩者
生地獄。第二叩者生畜生。第三叩者生餓鬼。
第四叩者生人道。第五叩者生天上。佛言。善
哉皆如汝說。復示一髑髏。耆域三叩不知所
之。白佛言。我不知此人所生之處。佛言汝
應不知。何以故。此是羅漢髑髏無有生處
爾時世尊身小有患。語阿難言。我病應服吐
下藥。阿難白佛。當語耆域。即往語之。耆域
言。我不可以常藥令如來服。當合轉輪聖王
所應服者。便以藥薰三優缽羅華。持至佛所
白佛言。願嗅此華。嗅一華應十行下。三華
三十。病乃都差。世尊即嗅二華。得二十行下。
餘一華得九行下。耆域須臾來至佛所白言。
藥得下不。下為多少。佛言。藥雖得行下猶少
一。耆域白佛。應服煖水。即便服之。更得一行
病即除差。耆域復白。應須補養。我當隨時供
養所應。佛默然受。耆域便作栴檀糝羹以奉
世尊。世尊服已。復白佛言。我為國王臣民
治病。或得百千兩金七寶無數。或得聚落或
得一邑。唯願世尊與我微願。佛言。諸佛如
來已過諸願。復白佛言。願佛與我可得之
願。佛言。若是可得不違汝意。於是耆域即以
一貴價衣價直半國奉上於佛。白佛言。此
衣於諸衣中最為第一。願哀愍受。又願聽諸
比丘受家衣施。佛即受之。亦聽諸比丘受家
衣施。為說種種妙法遣還所住。佛以是事
集比丘僧。告諸比丘。耆域治我病差。持一
上衣施我。又願聽諸比丘受家衣施。我為受
之。亦聽諸比丘受家衣施。從今諸比丘欲著
家衣聽受。然少欲知足著糞掃衣我所讚歎。
爾時王舍城諸居士。聞佛聽諸比丘受家衣
施。共持青黃赤黑純色劫貝三千張施諸比
丘。諸比丘以色為疑。以是白佛。佛言。聽受。應
浣壞好色更染而著。有諸比丘往塚間觀死
屍。從足至頭作不淨觀。起屍鬼入死屍中張
眼吐舌踏諸比丘。諸比丘恐怖。非人得便。
奪其精氣。有命過者。復有一比丘。至塚間
從足至頭觀新死女人。生欲心便行不淨。以
是白佛。佛言。不應先從足觀
復有比丘於傍觀死人。起屍鬼復入屍中。張
眼吐舌以手打之。以是白佛。佛言。莫於傍觀
應在頭前觀
復有諸比丘。為衣故掘出新死人。諸居士見
譏訶言。此釋子沙門臭穢不淨。云何以此入
我家中。諸長老比丘聞。以是白佛。佛言。不應
掘出死人。犯者突吉羅
復有諸比丘。持死人骨著僧坊中。有持死人
髑髏著經行處若床下。諸居士見譏訶言。諸
比丘不淨可惡。云何持死人骨著僧坊內。猶
如塚間畜死人髑髏猶如畜缽。諸比丘以是
白佛。佛言不應爾。亦不應以手捉死人骨。犯
者突吉羅
有諸比丘患眼。醫言。以人額骨磨著眼中。諸
比丘言。佛不聽我等捉死人骨。更說餘方。醫
言更無餘治。諸比丘作是念。若世尊聽病時
捉死人骨者病可得差。以是白佛。佛言。聽
屏處取骨如二指大磨著眼中
有諸比丘。食麻蜜魚肉。往塚間求糞掃衣。鬼
神不喜。以是白佛。佛言。不應食此諸物往至塚間
有諸比丘。於佛僧中及白衣家食麻蜜魚肉。
行路經由塚間而輒避去。由此失伴。以是白
佛。佛言。若不畏者聽從邊過
有諸比丘常住塚間乞得魚肉食不敢復還。
以是白佛。佛言。若不畏者聽還。有諸比丘。月
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往來塚間求糞掃衣。諸
鬼神此日亦集。語諸比丘言。今是我等集日
汝何為來。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應以
此日往塚間。常住塚間及行路比丘此日皆
不敢往。以是白佛。佛言。若不畏者聽
有諸比丘大小便塚間。諸鬼神譏訶言。云何
於我住處大小便。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有
塚間曠遠諸比丘經過不敢起止。由此致病。
以是白佛。佛言。應先彈指然後便利。若鬼神
欲聞經典讚唄說法。應為作之。時迦夷王
以欽婆羅寶衣與耆域。耆域即持至僧坊施
僧。諸比丘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應受
用莊嚴塔
有諸比丘得長短毛及無毛雜色氀氀不敢
受。以是白佛。佛言聽受。雜色者聽浣壞色乃
著。若不能令純色壞者。聽在僧坊內著
有諸比丘。得已成氈及未成者不敢受作。以
是白佛。佛言聽受作
有諸比丘欲於街巷中拾糞掃衣。以是白佛。
佛言聽拾。時有白衣。於街巷中脫衣大小便。
諸比丘謂是糞掃衣便取。彼言大德。莫取我
衣。比丘答言。我謂是糞掃衣是以取耳。白衣
復言汝不顧視而便取之。是為偷衣。諸比丘
以是白佛。佛言。應諦看之若塵坌日曝有久
故相顧視問人然後取之。諸比丘拾糞掃衣
未浣著房中臭穢不淨。以是白佛。佛言。不應
未浣持入房。有諸比丘拾糞掃衣不即浣生
虫。以是白佛。佛言應即淨浣
有諸比丘於淨池中及上流浣糞掃衣。以是
白佛。佛言不應爾
有諸比丘以淨器浣糞掃衣。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
佛從王舍城。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遊
行人間。諸比丘擔糞掃衣。佛見已作是念。
我當為諸比丘作齊限受家衣施。時瓶沙王
聞。佛與千二百五十人遊行人間。作是念。
我今寧可將四種兵侍衛世尊遊我境內。念
已敕嚴四種兵侍從佛後。佛展轉到恒水欲
渡到跋耆國。目連念言。若用舡渡恐王久
留或有所廢。我今當以神力令此水淺。念已
即令水淺。佛與比丘一時涉渡。佛度彼岸而說偈言
 精進為舟筏  能濟深廣河    孰有睹若斯  不發信敬心
於是瓶沙王作是念。佛已出我界便應迴還。
即合掌遙禮而歸。佛到屈茶聚落告諸比丘。
有四法我及汝未得時。於生死中輪轉無際。
何謂為四。所謂聖戒聖定聖慧聖解脫。今既
得之。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即為諸
比丘而說偈言
 戒定慧解脫  我今如是覺    已盡諸苦源  故為汝等說
時佛將五百比丘遊行跋耆國欲到毘舍離
城彼有婬女名阿范和利。聞佛世尊有大名
德號如來應供等正覺。所可說法初中後善
具足清白梵行之相。遊行諸國將到此城。歎
言善哉我願欲見。即嚴四馬車從五百妓女
出迎世尊。佛遙見之告諸比丘。汝等各當繫
念在前自防護心。是諸佛教。何謂繫念。謂行
四念處觀內身循身觀除無明世間苦觀。外
身內外身及痛心法亦如是。何謂在前。所謂
若行若立若坐若臥若睡若覺若去若來若前
後視瞻若屈伸俯仰若著衣持缽若食飲便利
若語若默常一其心。此是我教。阿范和利遙
見世尊容顏殊特諸根寂定有三十二大人
相圓光一尋猶若金山。便生信樂前至佛所
頭面禮足卻住一面。佛為說種種妙法示教
利喜已。白佛言。世尊。願佛及僧於我園宿受
明日請。佛默然受之。阿范和利知佛受已禮
遶而退。時五百離車聞佛與比丘僧遊行國
界來向此城。共要迎佛。若不出者罰金錢五
百。要已皆出。或乘青馬青車。一切眷屬衣服
皆青。黃黑赤白皆亦如是。阿范和利中道相
逢不避其路。諸離車言。何以不避使車馬相
突。阿范和利言。我請佛及僧於園宿明日設
食不暇相避。諸離車言。我等亦欲請佛。汝聽
我先。答言。已受我請不得相讓。諸離車言。與
汝五百千兩金。聽我在先。答亦如上。諸離車
復言。與汝半國財物可乎。答言。正使舉國亦
不可得。若能保我三事無失。爾乃相許。諸離
車言。何謂二事。答言。一者保我身命必無
夭奪。二者保我財物必無損失。三者保佛常
住必無餘行。諸離車言。若財物損失我能相
與。若佛餘行我能請留。汝命危脆誰能保者。
便瞋恚而去。佛遙見諸離車來。告諸比丘。欲
知忉利諸天出入與此無異。諸離車見佛容
顏殊特乃至猶若金山。下車步進前至佛所
頭面禮足卻坐一面。時彼眾中有一摩納名
賓祇耶。從坐起偏袒右肩胡跪合掌白佛言。
我欲以偈讚歎世尊。佛言隨意。即便說之
 瓶沙得善利  鴦伽持珠鎧    佛昔出其國  聲若雷霆震
 亦如花新開  其香甚芬馥    觀佛身光耀  如日麗於天
 又如月盛滿  昇空無雲翳    世尊光明身  灼灼復踰此
 佛慧無不鑒  消滅陰謀情    能施世間眼  決斷諸疑惑
諸離車聞偈歡喜。即與五百領衣。摩納言。我
不須衣。願先請佛。佛語離車。可聽先請。即便
聽之。與衣如故摩納得衣即以上佛。佛為受
之。告諸離車。世有五寶甚為難遇。一者諸佛
世尊二者善說佛所說法三者聞法善解四者
如聞能行五者不忘小恩。諸離車聞法歡喜
共作是議。佛不久住人人別供不得周遍。今
當歛物隨日供設。非我種族不聽豫之。阿范
和利竟夜作種種美食。旦持至園敷坐具畢
白時已到。佛告諸比丘。汝等繫念共受彼食
即皆就坐。奈女手自斟酌歡喜無亂。食畢行
水卻住一面。白佛言。毘舍離諸園觀中此園
第一。我修此園本欲為福。今奉世尊。願垂
納受。佛言。可以施僧得大果報。奈女重以
上佛。佛言。但以施僧我在僧數。奈女受教
即以施僧。便取小床於佛前坐。佛為說隨喜
偈。如為毘蘭若所說。復更為說種種妙法示
教利喜。即於坐上得法眼淨。次受三歸五戒
從坐起禮佛而去。諸離車於後如議供養。佛
從毘舍離漸漸遊行到缽遮羅塔。時冬大寒
著一衣露地而宿。初夜過已覺寒復著一衣。
中夜過已覺寒復著一衣。不復苦寒。作是念。
未來諸比丘若不耐寒。著此三衣足以御之。
我今寧可為諸比丘制畜三衣。明旦以是集
比丘僧。告諸比丘。我先於王舍城遊行。見
諸比丘擔重擔衣。爾時欲為制家施衣齊限。
昨夜極寒吾先著一衣。中夜初覺寒復著一
衣。後夜初覺寒復著一衣。便不復苦寒。即
作是念。未來諸比丘有不耐寒者。著此三衣
足以御之。我今寧可為諸比丘制畜三衣。今
以十利故。為諸比丘制畜三衣。不聽有長。若
衣弊壞。聽補治以復綖卻刺亦聽直縫。時
諸比丘畜拘修羅衣。諸居士見譏訶言。比丘
著拘修羅。何異我等著貫頭衣。以是白佛。
佛言。不聽著拘修羅衣。犯者突吉羅。有一
比丘安陀會壞。權縫合作拘修羅著之後生
疑悔。以是白佛。佛言。聽暫作著。有諸比丘畜
貫頭及有袖衣拘攝披上。以是白佛。佛言。
不聽畜貫頭及有袖衣。犯者突吉羅。若得聽
受壞作餘衣。有一外道。以雜色綖縫著衣上
作條幅處。後於佛法中出家猶著此衣。諸居
士見譏訶言。沙門釋子著外道衣不可分別。
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聽著外道衣。犯
者偷羅遮。若不知是外道衣而非佛所聽皆
應壞之。若知是外道衣應擿綖布地令人蹈
上速使壞盡
有諸比丘在樹下坐禪。眾鳥作聲亂其禪思
屎污身體。以是白佛。佛言聽驅鳥若作禪屋
有諸比丘欲往塚間取死人衣。以是白佛。佛
言聽取。即便取之。後有比丘亦往取衣。見前
比丘語言。與我共分。比丘不與。以是白佛。佛
言應共分。有諸比丘。先在塚間得衣。與後
來比丘共分。分時復有比丘來索分。諸比丘
不與。以是白佛。佛言亦應共分。分衣已各
欲還。復有比丘來索分。諸比丘不與。以是
白佛。佛言亦應共分。分已各還垂出塚界。復
有比丘來索分。諸比丘不與。以是白佛。佛言。
亦應共分。分已各還已出塚界。復有比丘來
索分。諸比丘不與。以是白佛。佛言不應共分
有一比丘著衣持缽入村乞食作是念。我今
乞食猶早。便往塚間多得諸衣。得已復作是
念。若持入村擔重可恥。若先持歸。時或復過。
便束藏之。然後乞食。復有一比丘。食後前至
塚間求衣。見前比丘所得衣便持歸。前比丘
後往取衣。不知所在還到僧坊。見一比丘浣
之。語言莫浣我衣。彼比丘言非是汝物。前
比丘具以事語。彼比丘言。塚間無主物如何
占護。以是白佛。佛言。應屬前比丘。從今若
先得衣。置塚間者應作幟有。比丘以死人骨
作。幟後諸比丘謂是鳥銜著上即便取之以
是白佛。佛言不應以死人骨為幟。又有比丘
以絳汁作幟。諸比丘謂是血污。即便取之。
以是白佛。佛言不應以絳汁作幟。應用青
黑木蘭。若以袈裟衣片帖上
有諸比丘共要半入村乞食。半塚間求衣
還共分之。要已而去。往塚間者大得諸衣。悔
言。我得衣屬我。彼得食屬彼。不能復共。乞食
比丘還以食與之。得衣比丘不受如上語之。
乞食比丘言。先共明要。如何中悔。以是白佛。
佛言應共分。取衣比丘得衣時共要。若能擔
此衣還所住者。當與二分。既擔還復悔不與。
以是白佛。佛言應與浣亦如是
有一比丘往塚間見一新死人欲取其衣。起
屍鬼入身中起語言。大德莫取我衣。答言。汝
已死非是汝衣便強奪取。死人大喚逐到僧
坊。諸善鬼神不聽入。便住門外見出入比丘
語言。有一比丘奪我衣來。可令見還。諸比丘
入問。外有一人云。有比丘奪其衣來。誰持來
者。得衣比丘言。此是死屍非生人也。諸比
丘以是白佛。佛言。若新死身未有壞處。起
屍鬼猶著。不應取其衣。可以還之。若取未傷
壞死人衣突吉羅。彼比丘即以衣還之。死屍
得衣便倒地。彼比丘以是白佛。佛言可持著
塚間。比丘即持衣行。死屍彼起逐後。既到
塚間以衣著地。屍復還倒。有一比丘往塚間。
見一人著新欽婆羅臥塚蔭中。謂是死人作
是念。佛不聽我取未傷壞死人衣。便打其頭
破。彼即驚起言。大德有何相犯打我頭破。答
言。謂汝是死人。彼言汝豈不知有喘息耶。如
何為衣欲斷我命。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
不應自打若使人打死屍令傷壞。犯者突吉羅
時諸比丘得劫貝衣不截頭鬚而著。諸居士
見譏訶言。沙門釋子亦著此衣。與我何異。
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應著。犯者突吉羅
爾時世尊。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遊
行南方人間。從山上下見有水田善作畦畔。
作是念。我諸比丘應作如此衣。即問阿難。
汝見此田不。答言已見。又告阿難。諸比丘宜
著如此衣。汝能作不。答言能。即受教自作。亦
教諸比丘作。或一長一短。或兩長一短。或三
長一短。左條葉左靡。右條葉右靡。中條葉兩
向靡。作竟著之極是所宜。佛見已告諸比丘。
阿難有大智慧。聞我略說作便如法。此名為
割截不共之衣。與外道別異。怨家盜賊所不
復取。從今聽諸比丘割截作三衣。若破應補。
佛在毘舍離城。有一住處。地極卑濕多諸蚊
虻。諸比丘不得住。皆往舍衛城.瞻婆城.迦
維羅衛城.王舍城安居。所住處空。諸居士言。
大德可住此安居。我等當供給飲食。諸比丘
言。此間多有蚊虻不能得住。諸居士復言。大
德但住當送蚊幮。諸比丘不知得受不。以是
白佛。佛言聽受。諸比丘不知大小作。以是
白佛。佛言應隨床大小作
諸比丘常著一衣入聚落及還僧坊。初不易
脫垢穢不淨。諸居士見譏訶言。沙門釋子
不淨可惡。常著一衣出入聚落。諸比丘以
是白佛。佛言。於僧坊內應著襯身衣。不應
著入聚落衣。諸比丘無房舍住欲作新房。以
是白佛。佛言。聽於僧坊內為僧作。餘比丘
不助。以是白佛。佛言應助。諸比丘便長助。妨
坐禪行道。以是白佛。佛言不應長助。若力
少不足然後助之。諸比丘作時壞污其衣。數
數補浣妨坐禪行道。以是白佛。佛言。僧應作
作時衣作時令著。諸比丘慚愧不敢襯身著。
以是白佛。佛言。為僧作時聽自恣著。諸比丘
著僧衣小污便浣由是速壞。以是白佛。佛
言。不應數數浣。作都竟然後浣舉
諸比丘欲作新經行處。以是白佛。佛言聽作。
諸比丘便曲作。以是白佛。佛言應直作。諸比
丘欲高作經行道。以是白佛。佛言聽高作。
兩兩經行道數數壞。以是白佛。佛言。聽白
墡渥亦聽用衣及婆婆草布上
大會時人多房少諸比丘無住處。以是白佛。
佛言。房內有容膝處聽衣布地坐留中央。諸
比丘既同房住便相鬧亂。以是白佛。佛言。應
以衣隔之亦聽作窟。諸比丘倚壁坐。諸居士
見譏訶言。此沙門釋子為是老出家為是無
威儀。云何倚壁而坐。以是白佛。佛言不應
倚壁坐。有諸老病比丘。不能自持取草束倚
坐污穢房中。以是白佛。佛言。不應倚草束聽
作隱机禪帶。諸比丘廣作禪帶。以是白
佛。佛言。不應過人八指。諸比丘復狹作
禪帶。以是白佛。佛言不應減五指。諸比丘
復作雜色禪帶。以是白佛。佛言應一種色
作。若雜種色應浣壞色然後聽畜。時長老柯
休得一衣。欲作安陀會太長。欲作僧伽梨優
多羅僧皆少。數數牽挽。佛行房見之問言。汝
作何等。具以事答。佛言。若不足應三長一短。
若復不足聽兩長一短。若復不足聽一長一
短。若復不足聽帖作葉。長老柯休復得一
衣。少不足作割截三衣。以是白佛。佛言聽
作割截僧伽梨優多羅僧漫安陀會。有大眾
會時諸白衣以衣布施。以是白佛。佛言聽受。
諸白衣欲得咒願。以是白佛。佛言。應為咒願。
諸比丘不知咒願。以是白佛。佛言。應使維那
咒願。不知持著何處。以是白佛。佛言。應如前
白二羯磨當中央房著中。不知誰應守護。以
是白佛。佛言應如前白二羯磨一比丘令守
護。諸比丘便羯磨。無知比丘不別衣好惡。以
是白佛。佛言。成就五法不應差守衣。隨愛恚
癡畏不知衣好惡。諸比丘於鬧處分失衣。守
衣比丘得惡名聲。以是白佛。佛言。應靜處分。
分衣時有客比丘來。舊比丘問。汝某日在何
處。答在某處。諸比丘言。我等得衣日此比丘
在我界內今不成分衣。以是白佛。佛言。得衣
日有比丘有比丘想不成分衣得突吉羅罪。
有比丘疑亦如是。無比丘有比丘想成分衣
得突吉羅罪。無比丘疑亦如是。無比丘無比
丘想成分衣無犯
時諸比丘不襯體臥僧臥具垢污不淨。復
有一比丘不襯體臥僧臥具申腳蹋破。以
是白佛。佛言。為護身護衣護僧臥具聽畜單
敷敷僧臥具上。時六群比丘以佛不聽襯身
臥僧臥具便以廣數寸物敷僧臥具上。以是
白佛。佛言。廣長應如臥具。諸比丘不繫念眠
失不淨污於單敷。以是白佛。佛言應以坐具
敷單敷上。有諸比丘為壁虱所惱。以是白佛。
佛言。聽別作廣長單敷敷著敷下垂床四邊
各一尺。時優波離問佛。世尊。幾種衣應受持。
佛言。三衣應受持。襯身衣被衣雨浴衣覆瘡
衣蚊幮敷經行處衣障壁虱衣單敷衣坐具
護髀衣護[跳-兆+尃]衣護頭衣拭體巾拭手面巾針
綖囊缽囊革屣囊漉水囊。如此諸衣若似衣
皆應受持。有一比丘白佛言。世尊。常為我
等讚歎少欲知足我甚樂之。願聽我等裸形。
佛言。愚癡人欲作外道儀法。犯者偷羅遮
有諸比丘白佛。或欲作人髮衣鹿皮衣羊皮
衣鳥毛衣馬鬣衣犛牛尾衣草樹皮葉衣。佛
言。愚癡人欲作外道儀法。一切外道儀法皆
不得作。作者偷羅遮
有一比丘白佛。願聽我等內著貫頭衣跋那
衣披上。佛言。愚癡人欲作白衣儀法。犯者突吉羅
有諸比丘。欲內著貫頭衣外披劫貝衣。或
欲作蘇摩衣斑劫貝衣。或欲著指鐶畫眉眼
著雜色革屣。以是白佛。佛言。愚癡人此是白
衣儀法。一切白衣儀法皆不得作。犯者突吉羅
有一比丘白佛。願聽我等著純青黃赤白黑
色衣。佛言。純黑色衣產母所著。犯者波逸提。
餘四色突吉羅。時諸比丘患頭冷病。以是白
佛。佛言。聽以衣覆亦聽作帽煖則止。有諸比
丘不著僧祇支入聚落露現胸臆諸女人見笑
弄。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入聚落
應著僧祇支。犯者突吉羅
有諸比丘著僧祇支風吹落地。以是白佛。佛言應著帶
有諸比丘在高上作諸女人在下見其形體
笑弄。諸比丘羞恥。以是白佛。佛言。聽作時取
衣後從岐間過攝著前。時跋難陀知未分安
居施物處。輒往語言。何不速分。若不分或有
虫嚙水火等難。若分可得自用。若與弟子及
作福事。諸比丘即便分之。跋難陀言。汝等
不別貴賤。諸比丘言。汝若善別為我等分。亦
自取分即為分之。得分持去。復往餘處如是
非一。得重擔衣。還歸所住。諸比丘見讚言。汝
大福德得如此衣。答言。非福所致。諸安居處
巧說得耳。諸比丘種種訶責。云何一處安居
諸處受施分。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
問跋難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
訶責言。我常說少欲知足。汝今云何多受無
厭。訶已告諸比丘。不應一處安居諸處受安
居施分。犯者突吉羅
時諸比丘但著上下衣入聚落。以是白佛。佛
言。不應爾。犯者突吉羅
有比丘反著衣入聚落。諸比丘見語言。反著
衣與著不割截衣有何異。以是白佛。佛言。不
應爾。犯者突吉羅
有諸比丘未入村及出村草木鉤衣破裂塵土
入葉中欲反著不敢。以是白佛。佛言。為護衣
故未入村及出村聽反著
有諸比丘染漫衣作條又有縫葉著衣或攝
作衣葉或半上向半下向作葉。以是白佛。佛
言。不應爾。犯者皆突吉羅
有諸比丘著雜色衣。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
犯者突吉羅
有諸比丘雨時倒著衣水入葉中爛壞。以是
白佛。佛言。雨時不應倒著若不雨隨意
爾時諸比丘有衣缽餘物欲以施僧白佛。佛
言。九種得施皆聽施僧。一者界得施二者要
得施三者限得施四者僧得施五者現前僧得
施六者安居僧得施七者二部僧得施八者教
得施九者人得施。界得施者。施主言。施此
界內僧。是名界得施。要得施者。安居時異
界住僧共要若一處得施盡共分。是名要得
施。限得施者。施主言。施如是如是人。是名限
得施。僧得施者施主施僧僧應知所施物隨
宣處分。是名僧得施。現前僧得施者。施主
對面施僧。是名現前僧得施。安居僧得施者。
施主言。施此安居僧。是名安居僧得施。二部
僧得施者。施主施二部僧。若比丘多比丘尼
少。若比丘尼多比丘少。皆應中分。若有比
丘無比丘尼。比丘應盡分。若有比丘尼無比
丘。比丘尼應盡分。是名二部僧得施。教得施
者。施主教僧作如是如是用若共分。是名教
得施。人得施者。施主言。我施某甲。是名人得
施。復有五種得施。施佛及僧施佛及比丘尼
僧施佛及二部僧為人施僧長請施
有一沙彌命過。諸比丘不知云何處分其物。
以是白佛。佛言。若生時已與人應與之。若生
時不已與人現前僧應分。有一少知識比丘
命過。有上下衣及非衣。諸比丘不知云何。以
是白佛。佛言。若生時不已與人現前僧應分。
若生時已與人而未持去者。僧應白二羯磨
與之。一比丘唱言。大德僧聽。某甲比丘於
此命過。生存時所有若衣若非衣。現在僧
應分今與某甲。若僧時到僧忍聽。白如是。
大德僧聽。某甲比丘於此命過。生存時所有
若衣若非衣。現在僧應分今與某甲。誰諸長
老忍默然若不忍者說。僧已與某甲衣竟。僧
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有一多知識比丘。為
國王大臣眾人所供養命過其物甚多。諸比
丘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若生時先已與
人。應白二羯磨與。若生時不已與人。有可
分不可分者。若婆那衣蘇摩衣劫貝衣拘攝
毛長五指。若僧伽梨優多羅僧安陀會若下
衣若舍勒若單敷若襯身衣若被若坐具若
針綖囊漉水囊缽囊革屣囊若大小缽戶
鉤。如是等物是可分者。現在僧盡應分。若
錦若綺若毛[旁*毛]若氈若拘攝毛過五指。若
雨浴衣若覆瘡衣若蚊幮若經行敷若遮壁虱
單敷若坐臥床及踞床。除大小瓦缽瓦澡灌。
餘一切瓦器。除大小鐵缽戶鉤截甲刀針。餘
一切鐵器。除銅揵鎡銅多羅盛眼藥物。餘一
切銅器若傘蓋錫杖。如是等物是不可分者
應屬僧用
有諸比丘得安居施未分。或有命過者反俗
者作外道者遠行者作沙彌者更受大戒者變
成二根者根滅者。諸比丘不知云何。以是白
佛。佛言。安居得施未分。若命過者生時已與
人。應白二羯磨與之。若生時不已與人。現
前僧應分。反俗作外道遠行變成二根根滅
亦如是。作沙彌者應與沙彌分。更受大戒
者應與大比丘分。有諸比丘於安居中未得
安居施。或命過乃至根變。後得施亦如是。比
丘尼亦如是。時調達得安居施未分破僧。諸
比丘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若僧未破
得物應等分。若破後得物應隨所施分
有諸比丘同界僧破。後欲作諸羯磨與人受
具足戒。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若僧已破
雖同界聽作羯磨行僧事不犯別眾
有一住處一比丘住。非安居時得施僧衣。作
是念。佛說四人已上名僧。我今一人不知云
何。以是白佛。佛言。應受持若淨施若施人。若
不爾餘比丘來應共分
若有比丘住處。非安居時得施僧物。若無比
丘。比丘尼應分
若有比丘尼住處。非安居時得施比丘尼僧
衣。若無比丘尼比丘應分
若有比丘住處。非安居時比丘命過。無比丘
比丘尼應分。若有比丘尼住處。非安居時比
丘尼命過。無比丘尼比丘應分。安居時得施
皆亦如是
有一外道弟子於佛法律中出家。其諸親族
咸作是言。云何捨我阿羅漢道。於沙門釋子
中出家。當還取之。復作是言。彼若聞者或能
逃避沙門釋子不破安居。爾時往取必得無
疑。彼比丘聞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聽
破安居去。彼比丘便從一住處至一住處。不
知應於何處受安居施分。以是白佛。佛言。若
住日多處應於彼受分。有二比丘共在道行。
一比丘病。一比丘看之。彼遂命過。看病比丘
持其衣缽來至佛所。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
比丘僧。告諸比丘。看病甚難。今聽以三衣
缽白二羯磨與之。一比丘唱言。大德僧聽。某
甲比丘命過。三衣缽現在僧應分今以與看
病人。若僧時到僧忍聽。白如是。大德僧聽。某
甲比丘命過。三衣缽現在僧應分今以與看
病人。誰諸長老忍默然若不忍者說。僧已
與某甲比丘衣缽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有一比丘嬾惰初不佐助眾事。亦不給侍和
尚阿闍梨。得病無人看視屎尿污身不淨臭
穢。佛按行房見自為洗浴浣濯其衣除去不
淨扶臥床上在邊安慰。汝莫恐怖汝今終不
以此命過。彼比丘聞已歡喜。佛復為說種種
妙法。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佛以是
事集比丘僧問阿難。某房比丘何以無人看。
阿難具以事答。佛語阿難。汝等所作非法。比
丘無有父母。自不相看誰看。汝等今聽諸比
丘看病人。諸比丘不知誰應看病。以是白佛。
佛言。弟子應看和尚。和尚應看弟子。阿闍
梨同和尚阿闍梨亦如是。有客來比丘病。無
和尚阿闍梨亦無同師無有看者。諸比丘不
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應先勸一人看之。若
無此人應日日次第差一人。若不肯如法治。
時諸比丘競往看視惱亂病者。以是白佛。佛
言不應爾。應兩三人往為料理病所宜事。時
看病人求藥艱難。而病人不肯服妨廢行道。
以是白佛。佛言。病人有五事難看。不能節量
食。不肯服病所宜藥。不肯向看病人說病狀
貌。不從看病人教。不能恒觀無常。有五事
不能看病。不知病所宜藥。不能得隨病食。不
能為病人說法示教利喜。惡厭病人屎尿涕
唾。為利故看不以慈心。有諸看病人。或為病
人或為私。行去後病人命過。餘人得其衣缽。
以是白佛。佛言。不應趣與人應與究竟看病
者。有一比丘病看病人多。諸比丘不知幾人
應得衣。以是白佛。佛言。若比丘命過。應與二
人衣。比丘沙彌。雖父母兄弟亦不應與。若比
丘尼命過。應與三人衣。比丘尼式叉摩那沙
彌尼。有諸比丘分看病沙彌物與沙彌三分
之一。以是白佛。佛言應等分與。有命過比
丘。先以衣淨施諸比丘。諸比丘不肯還。以
是白佛。佛言。若彼本非親里善意施皆應還
時舍利弗目連自恣竟於左右遊行。同安居
及近住處諸比丘多有隨從。諸白衣見。人人
各念。當為舍利弗目連施僧安居衣。即便施
之。大有所得。彼得施處諸比丘。語舍利弗目
連言。共分此衣。答言我等不同安居。正可得
食無此衣分。以是白佛。佛言應盡共分
時乙師達多跋陀羅自恣竟亦與眾多比丘
於左右遊行。諸白衣見作是言。若比丘於我
住處安居者。我施此衣所得亦多。彼諸客比
丘索共分之。答言。施我界內安居比丘不得
與汝。以是白佛。佛言不應共分
時有估客。齎欽婆羅從波利國來到拘舍羅。
聞佛出世有大威神諸弟子亦復如是。便大
持欽婆羅衣施僧。諸比丘言。佛未聽我等受
欽婆羅衣。以是白佛。佛言聽受。復別與上
座。亦不敢受言。佛未聽我等別受欽婆羅衣。
以是白佛。佛言亦聽別受
時毘舍佉母作是言。若住我所作房者。應著
用我三衣襯身衣被衣雨浴衣覆瘡衣單敷
衣遮壁虱衣蚊幮。不得著用餘人衣。諸比丘
謂此屬四方僧。不敢襯身著之。以是白佛。
佛言。若施主現在聽襯身著
有諸比丘尼以衣缽餘物施諸比丘。諸比丘
不敢受。諸比丘尼言。我當於何處更求福田。
以是白佛。佛言聽隨意受。時諸比丘得劫貝
經欽婆羅緯衣不敢受。以是白佛。佛言聽受。
時舍衛城治欽婆羅人。見諸比丘著欽婆羅
衣。語言。大德所著若浣若蹋。使毛出者極好
鮮文。諸比丘不敢。以是白佛。佛言聽浣蹋。
若不知聽雇人。有諸比丘於露地浣蹋欽婆
羅。諸白衣見譏訶。此比丘正似蹋欽婆羅師。
以是白佛。佛言應在屏處蹋。欲截欽婆羅頭。
不知以何截。以是白佛。佛言應作剪刀
諸比丘著斑色綖織衣。諸白衣見譏訶言。沙
門釋子與世人何異。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
不應著斑色綖織衣。犯者突吉羅
有一女人生兒輒死。後生一男將至諸比丘
所。索袈裟衣與著。諸比丘不敢與。以是白
佛。佛言聽與。有一少知識比丘無衣。諸女
人乞不得與。彼言我自出物與我染之。諸比
丘不敢為染。以是白佛。佛言聽為染。時畢
陵伽婆蹉父母貧窮。欲以衣供養而不敢。以
是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告諸比丘。若人
百年之中。右肩擔父左肩擔母。於上大小便
利。極世珍奇衣食供養。猶不能報須臾之恩。
從今聽諸比丘盡心盡壽供養父母。若不供養得重罪
五分律卷第二十

回應

一個喜歡寂寞的老人

寫一些那過去的往事

記錄一些生活的經驗

過着平淡寧靜的生活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