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616律部 三十六

律部 三十六

◎五分律卷第十九(彌沙塞)

 ◎第三分之三安居法
佛在舍衛城。爾時諸比丘春夏冬一切時遊
行。蹈殺虫草擔衣物重疲弊道路。諸居士見
譏訶言。此諸外道沙門婆羅門。尚知三時夏
則安居。眾鳥猶作巢窟住止其中。而諸比丘
不知三時應行不行。常說少欲慈愍護念眾
生。而今踐蹈無仁惻心。無沙門行破沙門法。
諸長老比丘聞種種訶責。以是白佛。佛以是
事集比丘僧。問諸比丘。汝等實爾不。答言。實
爾世尊。佛種種訶責已告諸比丘。不應一切
時遊行。犯者突吉羅。從今聽夏結安居。結安
居法。應偏袒右肩脫革屣胡跪合掌向一比
丘言。長老一心念。我某甲比丘。於此住處夏
安居。前三月依某聚落某房舍。若房舍壞當
補治。如是三說。答言我知
諸比丘便日日結安居。或二日乃至五日一
結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應於春末布薩日
分房舍臥具於夏初一日結安居。有比丘欲
依象下或依車輿結安居。復有比丘欲依覆
缽安居。以是白佛。佛言。皆不應爾。犯者突吉
羅。聽在結跏趺坐及衣缽雨漏所不及處依
此安居。有諸比丘在無救護處安居為賊劫
奪。復有諸比丘在塚間安居為非人所惱。復
有諸比丘在空樹中安居為毒虫所困。復有
諸比丘在皮覆屋中安居鼻內生肉。復有諸
比丘露地安居肌皮剝脫。以是白佛。佛言。皆不應爾
時諸白衣。請比丘於無救護處安居。白言。大
德。可於彼安居。我當遙作救護。以是白佛。佛
言。聽受。復有塚間比丘。患人間無房舍臥具。
欲還塚間安居。以是白佛。佛言。若能繫念在
前無所畏者聽。復有諸比丘。欲治護空中樹
於中安居。以是白佛。佛言聽。應先以石擲樹
若以杖打聽有何聲有何物出。若無異聲無
有物出者然後入中。仰塞泥合得使平立。作
土埵泥四邊地。安戶作開閉處
爾時阿耨達龍王。請諸比丘於宮五百金銀
眾寶窟中安居。諸比丘不敢往。以是白佛。佛
言。聽往。諸比丘欲作階道安置坐石及洗腳
石。而皆是金銀。慚愧不敢。以是白佛。佛言。
彼金銀猶此土石。隨意用之
復有諸比丘安居。有賊難王難親里難。以是
白佛。佛言。應避去餘處安居。有二種安居。前
安居後安居。若無事應前安居。有事聽後安
居。後安居比丘至餘處。彼比丘不與房舍臥
具。以是白佛。佛言。應與。既與不住奪他住
房。以是白佛。佛言。應隨所得而住。比丘欲安
居時。應先籌量此處有難無難。無難應住。
有難應去
爾時舍衛城。有長者名憂陀延。信樂佛法。
常供給諸比丘。安居中為僧作房。設入舍食
欲因以房施。請左右住處諸比丘。諸比丘慚
愧不受。長者便嫌訶言。我散財物作此飲食。
而諸比丘不肯受請。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
聽受。若作比丘尼屋及外道房。乃至為壘階
道設食請施皆聽受。若有請若無請須出界
外。一切皆聽七日往返。有一比丘。自不知
律不依持律。安居中生疑作是念。世尊不聽
我安居時遊行。無有問處。不知云何。以是
白佛。佛言。聽依有持律比丘處安居。若持
律住處房舍迮狹。聽近持律七日得往返處。
於中心念遙依持律而安居。有一比丘。分房
臥具竟。不作是念。我今安居口亦不言。後生
疑悔。我不結安居為成安居不。以是白佛。佛
言。為安居受房舍敷臥具。雖不發心口言。結
之亦得名安居
時舍衛城人欲於祇洹作渠通水。波斯匿
王聞令言。若有於祇洹通水者當與大罪。後
邊境有事王自出征。後諸外道欲并力通渠。
諸比丘以此語諸優婆塞。諸優婆塞言。此非
我等所制。可往白王。諸比丘言。世尊不聽安
居中過七日往返。王去此遠何由得往。便以
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告諸比丘。從今若
有佛法僧事若私事。於七日外更聽白二羯
磨受十五日若一月日出界行。一比丘唱言。
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為某事欲出界行。於
七日外更受三十夜還此安居。若僧時到僧
忍聽。白如是。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為某
事欲出界行。於七日外更受三十夜還此安
居。誰諸長老忍默然不忍者說。僧已與某甲
更受三十夜出界行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
是持。有一比丘安居。麤食不足。作是念。我此
中安居。麤食不足。而世尊不聽破安居。我當
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聽以此因緣破安居無
罪。復有一比丘安居。有一比丘尼誘共作不
淨行。作是念。人心易轉後或失意。而世尊不
聽破安居。我當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聽以此
因緣破安居無罪。式叉摩那乃至黃門亦如
是。若國王欲壞其梵行乃至父母親戚亦如
是。有一比丘安居。見伏藏作是念。此藏足我
一生用。若久住此或能失意。而世尊不聽破
安居。我當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聽以此因緣
破安居無罪。若見國王尊貴乃至見父母親
戚苦樂恐失道意皆亦如是。有一比丘安
居。聞有比丘欲破僧作是念。若有破僧事僧
不和合不得安樂。而世尊不聽破安居。我當
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聽以此因緣破安居
無罪。復有一比丘安居。聞異住處有比丘欲
破僧是已親厚。作是念。若我往諫必受我語。
而世尊不聽破安居。我當云何。以是白佛。佛
言。聽以此因緣破安居無罪。若能使人諫為
此而去。若彼處僧已破若自和合。若使人和
合為此而去皆亦如是。比丘尼能和合僧亦
如是。時有估客營住諸比丘欲依安居。以是
白佛。佛言。聽依彼估客安居內。忽然復去。
諸比丘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聽隨去。諸
估客分作兩部。諸比丘不知云何。以是白佛。
佛言。若一部信樂所之豐樂隨去。比丘有
持律彼處亦多持律聽隨此部去。若依牧牛
羊人作椑筏人船行人安居皆亦如是。有諸
比丘安居中燒房舍臥具無有住處。不知云
何。以是白佛。佛言。若火燒若水漂王難賊難
非人難師子虎狼諸毒虫難乃至蟻子水虱
難。皆聽破安居無罪。時跋難陀受安居請布
薩竟。往中路見二住處。多有衣食施。便住
其中。二處各半皆欲取分。諸比丘以是白
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跋難陀。汝實爾
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訶責言。汝愚癡
人。云何已受他請。為利養故住二處安居。告
諸比丘。從今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請。布薩竟
往中路。見二住處多有衣食施便住。無前後
安居得違言突吉羅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
請。布薩竟往不至。至十七日明相出。是比
丘無前安居有後安居。不破安居得違言罪。
若受他前安居請。布薩竟往結安居。不受七
日出界外。七日內還不還。是比丘無前安居
有後安居。不破安居得違言罪。若受他前安
居請布薩竟往結安居。受七日出界外不還。
無前安居有後安居。不破安居得違言罪。若
七日內還。不破安居不犯違言罪。若受他前
安居請。布薩竟往結安居。未至自恣七日。無
七日法出界外。亦無前安居有後安居。不破
安居得違言罪。若有七日法出界外。不破安
居不犯違言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請。往彼
布薩亦如是
若比丘受他後安居請。布薩竟往中路。見二
住處多有衣食施便住不往。破安居違言二
突吉羅罪。若受他後安居請。布薩竟往不
至。至十七日明相出。是比丘破安居違言二
罪。若受他後安居請。布薩竟往結安居。不受
七日出界外。七日內若還若不還。及受七日
七日內不還。皆破安居違言二罪。若七日內
還。不破安居不犯違言罪。若受他後安居
請。布薩竟往結安居。未至自恣七日無七日
法出界外。破安居違言二罪。若有七日法出
界外。不破安居不犯違言罪。若受他後安居
請。往彼布薩亦如是
有一比丘求安居處。見有空窟作是念。我當
於此安居。復有眾多比丘見皆作是念。而不
相知。至安居前布薩日俱集於彼。皆言我已
先取此窟。不知誰應得住。以是白佛。佛言。若
先至者應作相。若題壁作自名。若語窟左
右人。後引為證。此人應得。復有比丘。先占住
處後竟不來。餘比丘不敢住。遂空置此處。
以是白佛。佛言。應壞相若語人令知。使餘比丘得住

回應

一個喜歡寂寞的老人

寫一些那過去的往事

記錄一些生活的經驗

過着平淡寧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