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0912120107愛情談什麼仁義番外——《臥底》下

「喂,走了。」
不知過了多久,頭上突然傳來一把聲音,然後她的手臂被人托起。

她抬頭一看,是那個草帽小子!不……應該是說……「奧乃幫老大」。
他的臉沾上了血,看得出是從別人身上濺出來的,手手腳腳看起來是一點事也沒有,連衣服也沒被割破。
在血的點綴下,這家伙已完全失去稚嫩的氣質,反而散發著名為「危險」的肅殺氣味……

「去、去哪?」
她一臉驚魂未定。

他只是痞痞一笑。「妳不是說很想到我住的地方看看嗎?走吧。」


啊?

她還一愣一愣的。卻只能被拽著走。

在踏出大門前,忍不住回頭。杯盤狼藉、毀壞不堪的場子已回歸平息,滿地的玻璃碎片、破損的桌椅、刀棍,還有被打敗倒地的殘影。

遠遠的,她似乎看到貝拉密老大倒在地上的身影。

所以……

她面容蒼白地瞄向走在她前面的男人的背影。


今晚是這男人贏了……?


沒錯。是蒙奇•D•魯夫打贏了。
而且,她還被他帶了回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她成功進入奧乃的本部了。

她應該感到高興才對,但一切來得太莫名,反而令她有點惴惴不安。


當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以酒家女的身份,被執意帶進一個男人的家——會產生的結果,無非只有一個……發生關係……



個頭啦。

昨晚這男人將她帶進房間,命令她把衣服脫光睡到床上去,當她冷汗涔涔地以為「那一天」就要來臨時,那男人竟然往她身邊一躺,說了一聲「好累哦,睡吧。」然後倒頭就睡。

徒留她一人乾瞪著眼,望著漆黑的天花板到天亮以前才混混沉沉地睡去。

床上的男人還在呼呼大睡。
娜美在想,如果這時候一刀往他胸口刺去

(繼續閱讀)

200912120105愛情談什麼仁義番外——《臥底》上

**人物性格扭曲有,腥膻色有,慎入……|||

(繼續閱讀)

200902191524戀人以下【全】(LN)

她一直以來都不了解他的想法,就算是一直待在他身邊
當他窩在船頭——那被他稱之為船長特等席的地方——
發呆、打呼,還是曬太陽時,更是完全不見蹤影
偶爾只能看見被海風吹拂的黑髮,或者是草帽的一小部分

她站在甲板,仰望的角度,90度
他又是在用什麼樣的角度在看這個世界呢?
今天的她,突然好想知道。


「嘿咻……」
娜美額頭冒滿汗珠,氣喘吁吁地爬上千陽號的圓圓獅子頭。

原來這顆東西這麼難爬上來嗎?累死她了!中途還差點失足滑下去,真是驚險萬分!她發誓以後再也不要做這種危及生命的舉動。
而每天輕輕鬆鬆就跳上去的那個人,早已呈大字型躺在上頭,用草帽蓋著臉呼呼大睡。

娜美也沒急著呼喚他。她抬起頭,眺望前方的一整片藍,海鷗在上方高高低低地飛翔;位置高,迎來的海風也比較強烈。
慵懶的下午,船上的人都在昏昏欲睡,氣氛格外的寧靜,此刻只響著海浪的拍打、和風刮過耳邊的聲音。

呵,有這家伙在身邊,卻是這麼靜謐的氣氛……似乎還是頭一次呢。

她的嘴角不禁勾起,然後,伸手拿起他的草帽,低頭看著他——意外的,是張平靜的睡臉,並沒有平日誇張的打鼾聲,只看著他微微一張一闔的唇,還有緩慢起伏的胸膛。

她咬了咬下唇,眼眸遛轉著,不知為何,使壞的心情在今天特別濃烈。

她俯下身,貼在他的耳邊,輕輕開口:「魯夫……」
被喚的人皺一皺眉,無意義地呢喃一聲,翻身再度睡去。

娜美卻似乎頗自得其樂,再次伏在他耳邊,唇幾乎貼在其上,輕聲緩慢地低喚:「魯夫……魯夫……」一遍又一遍。


「娜美……?」慵懶的低啞回應。

呵呵。
總算醒了。

「……」

……?

等了好一會,竟然還是只有海鷗的鳴叫呼嘯而過。
娜美本來得意的表情,慢慢轉為驚訝——這小子還沒醒?!

「喂!」她往他的頭巴了下去,又忍不住恢復成母夜叉嘴臉。
「嗯……?」

(繼續閱讀)

200902060137<愛情談什麼仁義>【尾聲】

「老大!這裡、這裡!」

這兩人在搞什麼啊?等了老半天,站到腳都酸了。

約瑟夫的聲音遙遙地傳來。他和搭檔強尼以及薇薇,正佇立在白鬍子宅邸大門的鐵柵前,門外停著一輛長型的黑色轎車。
索隆和羅賓正朝他們緩緩走來。


索隆走到一半,卻突然停下腳步。羅賓差點越過他,也只能馬上停下,奇怪地看著他。
他的眼神閃爍了下,看不出在想些什麼,然後他伸出手,拉起羅賓放在身側的手,讓站在門口的幾人看傻了眼,似乎還隱隱傳來「老大怎麼可以握羅賓的手?怎麼可以!」的呼喊聲。


羅賓大眼也眨著驚訝,可是還是沒說話。

他緊緊抓著她的手,順便用眼神捕獲她。

「回去了?」

他只是這麼問道。

羅賓原本平靜的面容,慢慢地,一點一滴,換成一張溫柔的笑靨,晶燦的紫眸閃著濕潤的光芒。這四年來的紛紛攘攘,在這一瞬間,突然變得清晰起來。
她從來就不笨,可是,為什麼到此時此刻才了解?

索羅怔怔望著她的笑,那是他從來沒看過的表情,但又讓人覺得,她本來就該一直這麼笑的。

「嗯。回去吧。」

她點頭。

索隆也露出了他的溫柔微笑。
他沒有放開她的手,繼續牽著,往前走。



「欸,你會遵守你的諾言吧?」

「諾言?」

「保護……你師父女兒的諾言。」

「咳、什…什麼?」

「不會嗎?」

「唔……」




「說過的話不算數,老子怎麼混黑道啊?」


《全文完》



【番外】
黑暗寧靜的書房,沒有點上任何的燈光,僅靠窗外的月光照亮,透著幽靜的藍色。
窗口沒有關上,一旁的白色窗簾隨著晚風飄蕩著,順道,吹進了斷斷續續的音符——

(繼續閱讀)

200902060127<愛情談什麼仁義>【10】

「當我看到妳的臉,我就確定了,妳是她的女兒。」

白鬍子躺在床上,鼻子插著呼吸器,手臂還接上點滴。
羅賓曾經聽說白鬍子的身體健康不好,沒想到會這麼糟。

「您知道……我的事?」羅賓壓抑著內心的激動,淡定地問道。

白鬍子點點頭,「我應該早就該猜到了,道上盛傳的背叛女魔頭,待過的組織沒有一個不滅……但一個小姑娘,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耐?」他望向她,眼神轉深,緩緩地說:「是殺手CP9,是嗎?」

短短幾句話,就讓羅賓忍不住哽咽,淚水逼上眼眶。她緊咬著下唇,強力忍住眼淚,然後點點頭。

白鬍子嘆了口氣,「果然如此。」他憐惜地看著她,「也真是委屈妳了。」

好像這十幾年來,經歷過的那些以為沒人了解的苦難和辛酸,所佯裝起來的堅強,都在一句話下瀕臨瓦解。所有的哀慟和委屈排山倒海地襲來。
淚終於還是滑落她的臉頰。

她連忙抹去,然後搖搖頭,「不……我也習慣了。我只是想知道……我父母的事。」

她認真地看著他。

白鬍子眼神眺遠,又再次掉入他的回憶中:
「妳的父親,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也是黑幫份子。他在歐哈拉認識了妳的母親,然後兩人便相愛了。可是,妳母親的家人不接受她跟一個黑道大哥在一起,便千方百計地拆散這對年輕人。後來,妳母親為了保護妳父親,便自願離開了歐哈拉,回到自己的家鄉。那時候,她已經懷了妳。她知道,妳的存在是不會被她的家人接受的,所以一生下妳便托人連夜地送到歐哈拉去,想要將妳送到妳父親的身邊。」

他停了一會,看向羅賓,「然後,就妳自己知道的,妳被當地一戶尋常人家收養,可是到了十歲那年,殺手CP9就找上門來了……對不對?」

羅賓哀傷地點頭,「他連婆婆也不放過,好過份……」又讓她回想起每一次的屠殺行動,令她的身體隱隱發抖。
「之後妳就加入了黑幫?」白鬍子問她。
「嗯。在婆婆死前,她告訴我爸爸是海龍幫的幫主,叫我去找爸爸,可是我找到海龍幫的時候,爸爸已經不在了……」

「沒錯,我那位老朋友,在妳母親離開他之後,因傷心

(繼續閱讀)

200902050026<愛情談什麼仁義>【9】

「條子……?」黑鬍子同樣一臉驚訝,看來當下的狀況是完全在他計劃之外了。

(繼續閱讀)

200902040236<愛情談什麼仁義>【8】下

大家都嚇傻了眼,沒有人敢動,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繼續閱讀)

200902040235<愛情談什麼仁義>【8】上

【8點50分。黑鬍子計劃前10分鐘。】


秒針一步一步地走,羅賓望著墻上的鐘。

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她吸了一口氣,斗膽地,走向白鬍子。

「紐捷特老前輩,讓我敬您一杯吧。」不敢用江湖名號稱他,也不敢直呼他名諱,她禮貌地以姓氏喚他。

白鬍子已喝了不少酒,酒酣耳熱、面泛紅光,看起來心情大好;見是美女來敬酒,也不推托,大方地拿起酒杯,「好!好!」

兩人乾了一杯後,羅賓趕緊繼續道:「紐捷特老前輩,剛才我跟您的幹部波特卡斯•D•艾斯聊了聊,他實在是個令人佩服的年輕人,不知前輩您怎麼這麼有本事拉攏到這樣的人才?」

聽到愛將的名字,白鬍子現出得意的笑:「哈哈哈!也算我一生運氣都不錯!不是我把他拉進來,是艾斯那小夥子自己自願要加入我白鬍子的。」

「大家都耳聞白鬍子的威名,年輕人一定都想到您門下學習的。」羅賓笑笑附和。

白鬍子像聽到什麼笑話,從鼻子噴了口氣:「學習?那家伙自己就有一身本事,神氣得很!我看他是等我死了好接替我的位子吧。不然當初幹嘛放棄做老大的機會,反而跑到我的底下做牛做馬?剛進來的前幾年也夠他受的了哈哈哈!」一徑的口不擇言,自己也不以為意,又仰頭喝了一口酒。

哦,是嗎?羅賓有些亂了。一晚下來,聽到有關奧乃的內幕夠多了。
她瞟了一眼時鐘,秒針正滑過分針,又讓它再推前一步。
8點55分……滴答滴答滴答……

再轉回頭,卻見白鬍子正端著酒直直瞪著她。
她微笑以眼神詢問。

「妳的那雙眼睛……」他嘆了口氣,「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咦?」

白鬍子的語氣極像在回憶往事,「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二十多年前吧,擁有這等美貌的女人我再也沒有見過了。聽說她之後生了個女兒,不知現在過得怎樣了?」

「連女兒都有了,想必現在正享受著天倫之樂吧。」羅賓對老人家的往事隨口回應。

想不到白鬍子卻皺起眉搖搖頭,「不……如果能夠幸福,我老朋友就不會死了。聽說她的女兒一出生就被送到歐哈拉托友人照顧,如果順利長大的

(繼續閱讀)

200902012048<愛情談什麼仁義>【7】

白鬍子生日會場之金碧輝煌,等級不亞於政商名流的喜宴,再說黑道界也多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絕不會搞得像是一群流氓地痞群聚似的。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