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71915拒當沉默大眾

我常常疑惑著,為什麼人們明明知道有些人在做傷害、侮辱、破壞、錯誤的行為,即使這些行為會導致某些人痛苦不堪,他們卻會覺得那沒什麼,並會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可能是曾經那些深受其害、或是未來會被傷害的人,然而他們選擇在事不關己的時候當沉默的大眾,即使他們有能力做些什麼、甚至改變什麼。

如果只考慮到自身的短期利益,或自認為自己的作為並不能為大環境改變什麼,做個沉默的大眾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然而,我們生存在一個緊密連結的世界裡,許多看似不關己的行為,都會成為燒杯下的柴火,如果我們不自覺、只相信未來會自行好轉,那就會如同水煮青蛙的那個樂觀者,等到水太燙而不對勁的時候,卻再也無法脫身。歷史給了我們許多例子,其中一個在德國: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 -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or me

起初,他們針對共產黨員,我沒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接下來他們針對社會主義者,我也沒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主義者;
再接下來他們針對工會,我也不作聲,因為我也不是工會人士;
再過來他們針對猶太人,我也保持沉默,因為我也不是猶太人;
然後他們開始針對我了,這時候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說話了
by Martin Niemöller


說這段話的人Martin Niemöller是一個德國的神父,他曾經是一個支持希特勒的人、也是一個反猶太的人,然而後來他卻因為教會和納粹抗爭而進了集中營,他曾經這樣表示:「我常常想,如果當年我先站出來抗議,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我們會寧願保持安靜,因為我們可以這樣安慰自己,如果我先站出來,那可能會讓我喪命!但是,如果當年我們先站出來會怎樣呢?我常常幻想:也許會有三四萬個天主教徒喪命吧!但是,我們可以拯救那三四千萬人口!」

走在Weimar的集中營裡面,我看著那些本來該用來烤麵包,但卻被當成屍體焚化爐;看著那些曾經用來吊屍體、拷打的地窖;看著一幅幅的照片、畫作;看著一根根垂淚的蠟燭和一束束的鮮花,這些應該都是有機會能被避免的,可惜的是結果為Holocaust(大滅絕)。望著一塊塊用碎石舖著的營地,對照遠方精緻的Weimar市鎮,想想過去和現在發生過的事情,我懷疑人們真的有學到教訓嗎?

 

回應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