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930謝謝祢的禮物

 

日前轉收到學校諮商中心轉來的信,信中說有某一位同學宣稱因為生活一團亂、感情一團糟、功課也不如預期,不知道活在世界上的意義,所以決定要選個時間從我的系館一躍而下,讓大家有點茶餘飯後的題材。學校請我們導師們找找這是哪位學生,我覺得這個學生應該沒上過我的課、也不會是我的導生、甚至沒看過我的文章吧?可是接到信後,我希望自己能協助他了解:生命一直以來都是非常珍貴的禮物、也是一份永遠有希望的禮物,雖然生命的旅程總是有很多波折,很多波折總讓人懷疑老天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同一天,系主任罕見的找我去談話,他嚴肅地拿著升等外審意見給我,請我好好的答辯,看著他的表情,我立刻知道這次外審成績又不好了,他說自己也詫異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因為大部份的人都知道我這一年的紀錄更強了,可是請我好好準備,準備兩週後的升等會議。我拿著外審意見回辦公室,看著嚴厲的文字,感覺上外審幾乎不認同我這幾年的努力,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我曾跟大家分享去年的升等經驗,文章所獲得的迴響遠遠超過我的預期(老實說,我本來以為只有自己學生、和少數網友會看到),有許多人寫信鼓勵我,也有人跟我謝謝,我才了解這個社會一直想用英雄、天才的事蹟來鼓舞我們,但是有更多人想聽的反而是挫折的故事,這樣才了解自己並不孤單。參加學校內活動時,有長官過來跟我說:「我看到你的文章,知道你的努力、也知道你很好,相信你明年應該沒問題的」。帶著感激的心,我認真的回覆所有信件,理智上,我知道我並不差,但是心中有一個聲音這樣說:「也許,是因為我在自己的領域不夠知名?如果我明年再好一點,阻礙會比較少吧?那我再努力一點,也許這些人終於會認可我」

 

所以我更努力了,除了本業研究外,我還多支援幾門課、演講、計畫。老天爺似乎應許了我的心願,罕見的在這一年內給我四篇期刊論文,其中包括整個資工領域都會認可的IEEE Transactions,以及另一個幾乎全台灣科學相關領域都會認可的Scientific Reports,另外兩個期刊也都不差,一個是社群網路分析的潛力期刊(所以審稿拖了兩年以上),另一個期刊刊登了實驗室最有潛力的論文,之所以沒投遞在更有影響力的期刊是因為要搶時間、搶著作權。

 

等到我要提升等資料的時候,查一查目前期刊排名,去年代表著作的期刊排名大幅提升,是AI領域的前4%,某知名教授也告訴我Scientific Reports超好(這個期刊被歸類在多領域科學類,這個類別的第一名是Nature,第二名是Science,第三名是Nature Communications,Scientific Reports排名第五,然後是由Naure Publishing Group出版,所以對這個集團來說我是Naure Author)。我心想:「有了這些紀錄,這一年外審應該不會再批我了吧?」結果我錯了,今年的外審成績比去年還糟!

 

接到外審結果後,情緒有點複雜,跟去年不太一樣,去年我是氣到發抖、晚上睡不著覺,花了兩週來消化心中隱隱約約的憤怒後,還需求助心靈諮商來找出該學的課題。事件過後,我發覺:自己心靈力量不夠強大,所以決定要好好的鍛鍊它。有這麼一說,有健康的身體才會有健全的心靈,我先找了中醫調身體,很甘願地吃了一年的藥,中間還經歷過幾個月不舒服的『排寒期』,咳到把胃液都快咳出來了,等到不咳後,我發現身體對食物、情緒都更敏感了,在大腦還沒察覺到自己在生氣前,胃已經先開始警告我。排寒期中,我也發現身體需要動起來,所以我假日開始去上可以改善身體的律動課(優律思美);為了不讓憤怒的情緒吞噬自己的理智,我也去上了身心靈課程,學習理解身邊的人事物。 這次的情緒沒那麼強了,有點不解,我反覆的問自己(也問老天):「這一次我到底是要學什麼?」

 

想著這一天收到的資訊,我看著諮商中心寄來的警告信,想著:「這個孩子在想什麼?」我看著外審的資料,想自己該怎麼回應?一天之內兩個重大資訊,該如何理解?晚上,我帶著疑惑入夢,隔天早上起床我突然知道不解的背後是怒氣(雖然隱隱約約的,但是那鼓氣真的存在),而且知道在氣甚麼了,我心裡有一個聲音這樣說:「我都這麼努力了!你(們)還要我怎樣?!」

 

理解這樣的憤怒後,我平靜的接受自己的情緒,消化它、望著它、仔細的思考憤怒來源是什麼,然後我突然懂了,其實我在氣自己,憤怒的來源居然是自己,我氣自己不夠好!

 

我一直以來有一個壞毛病(不知道這是不是從小一直考試的後遺症),這個壞毛病姑且通稱為好學生症候群,小時考試考不好,就會有一個聲音回頭來責備自己:「那是因為我不夠努力,所以這裡犯了錯」然後一年又一年,我們把生命中遇到的事情都當成了考試,所有跟自己相遇的事情都當成了自己是否努力的檢覈點,XXX不喜歡我,是因為我哪裡做錯,沒拿到XXX機會是因為哪件事情沒做好,一切的失敗都成為自己責備自己的理由。

 

我想起前陣子上優律思美課的時候,老師曾經提醒我們這些學員,大部分的人都可以興高采烈的面對贏/生,但是卻沒有辦法坦然的接收輸/死,我就是這樣的人呀!我還沒辦法坦然的接收種種的失敗(例如:升等沒過),所以我內縮了。升等沒過,我在心裡想是因為我不夠好(即使外界也有好多好多聲音跟我說,不~你已經over-qualified了),學生的女朋友離開他,代表他的人生失敗(也許分手才是最好的祝福、也才有更好的未來),我一直覺得是自己不夠好,如果夠好就不會有這些經歷了,所以過去以來,我從來沒有坦然的接受所有結果,也因為不夠坦然,所以不能好好的了解自己,不能真切的感謝這些磨練,這些磨練也許是他人犯的錯、也許是自己犯的錯、也或許根本沒人犯錯(只是時運不濟),但是我不分來由的拿起所有的不順責備自己,然後我的心靈被綑綁了,讓該是翱遊的心靈卻陷在一個非常大的情緒牢籠,日日夜夜的懲罰自己、追求那個不切實際的完美幻影。

 

這一個當頭棒喝,讓我停止無止盡的自我譴責,轉個念頭想,如果這個不順是他人的錯,我為什麼要懲罰自己?如果是自己的錯,懲罰的意義又在哪裡?這些真的不必要。因為,這些不順不是譴責、而是禮物,而且是幸運的禮物。幸運的是:我居然可以在還沒成名之前就先摔幾次,這樣感覺比較不痛(成名後的摔,感覺實在太粉身碎骨了),透過這個禮物,我有了機會去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在追求的事情(哪些才符合自己的人生目標、哪些根本該斬斷),以及未來該追求的事情,因為了解,所以開始邁向不惑,不僅是不惑自己的選擇、也不惑他人的選擇(畢竟他人也在學習自己的人生課題,誰不犯錯?),因為比較不惑、所以面對不順也比較不痛了。

 

除此之外,我何其有幸,居然會因為有『失敗』的經歷,而賺到超多的注目及友誼,這幾年來,我認識太多的長輩、和朋友,每一個人開頭寒喧的第一句都是:「我看到妳那篇升等沒過的文章」,哈哈哈~如果我當初過了,應該就不會有這篇文,也不會認識這麼多可敬、可佩、可愛的人。而且更讓人感動的是:因為自己失敗所以可以辨識出更多關心我的人,聽系秘書說有好多長輩都超級關心我的事情,他們關心我的心境、也在所有場合替我捍衛,這樣的關心,是其他順利升等的老師們沒有的。

 

除了朋友外,我所有的學生也都超關心我,好多畢業生寫信來道歉,說自己當初真該認真一點,也有好多學生主動說要多寫幾篇論文,可以畢業的學生說不想畢業了,想要留下來把論文寫完整丟到國際會議中(也真的投稿成功),其他老師帶學生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我很多時候口令都還沒下達,學生就自動跑來說要做事情。

 

所以當六月底,三級三審結果出來時,所有相關人等都為我歡呼,開心的打電話恭喜我,大家開心的在網路上傳訊息約著吃慶祝餐,有人見到面時會溫暖的問候,學生們還派代表送祝賀卡+禮物,這些祝福一波一波的溫暖我的心,我何其有幸!

 

是,從世俗的眼光,我失敗了很多次,但是現在的我坦然接受了、而且懷抱感激。這是個包裝不太好看的禮物,還好我接了下來,也忍著不把它丟掉,在慢慢拆開不賞心悅目的包裝後,才發現:

 

裡面全是祝福,宇宙送來的祝福。

 

謝謝!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