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21854忘情湯

我叫孟婆,我的職責是在通往輪迴的路口,餵那些投胎去的人一碗我親手煮的湯,它能讓他們忘掉前世所有的苦與樂,安心地過下輩子的生活。自我死後來到陰間已五百年了,所以儘管我死時只有十八歲,現在也還是十八歲的身貌,陰間的所有人卻還是叫我孟婆。

那天,我在幹活時聽到兩個遊魂談論人間的事情,一時聽入了神,竟沒注意一個落魄的男人走過了我的身邊,沒有喝湯就投了胎去。閻王生氣了,他要治我失職之罪。在我的苦苦哀求下,他才同意讓我帶罪去人間,找到那個男人,在他尚未恢復前世的記憶前,餵他喝下孟婆湯。

我打點行裝,帶足了熬煮孟婆湯的原料,出發了。來到人間我才知道,在茫茫人海中找一個人有多難,我根本未曾注意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子,更不知他是從輪迴路的哪個路口來到人間。我惟有再求閻王給我指示。這一來一去,人間已是二十年過去。二十年對鬼來說不過是一眨眼,對人來說就代表他可能憶起前世的種種。

我終於在一所大學裡找到了他,今世的他喚作龍天翔。原來自我手中溜掉的,是這樣一個帥氣的男人。不知他前世有些什麼樣的記憶,但不管是美好的,還是痛苦的,我都要讓他忘記。

我想辦法接近他,趁他在圖書館努力K書的時候,我抱了一大捧書,湊巧地從他身邊走過,假裝一個不小心,將十幾本書盡數扣在他頭上。他的反應很令我滿意,一個紳士的男人自然比較好接近,也比較容易上當。自那天起,只要不上課,龍天翔每時每刻都和我泡在一起,他以為我只是別系一個普通女生,只是名字特別一點,叫孟湯。

為什麼你父母給你起這樣怪的名字?他曾問。我說是因為我媽媽湯煮得極好,爸爸就是喝了媽媽煮的湯才死心塌地地要跟她過一輩子。那麼你也會煮湯嘍?是他將話題引上正路的。自然會,而且好喝得可以讓你忘掉自己是誰,有膽喝嗎?    我問他。 而他,自是不負我所望的。我知道,離我交差的日子一天天地近了。

我開始熬煮我的湯。但奇怪的是,我怎麼也煮不出輪迴路上那汁濃味美的湯。在陽間,我的湯寡淡清冽,連我都沒興趣嚐, 又怎麼可能令龍天翔將前世盡數忘卻? 一日一日的,我尋找著原因。一日一日的, 我焦急地看著龍天翔越來越迷茫的神色。我知道,他很快就要恢復前世的記憶了。

那一天終於到了。那晚,我們在校園中散步,龍天翔一反往日地沉默著,我心知他記憶的門正在一寸寸地開啟,便假意欣賞月色,等他開口。果然,不多時,他說話了:“孟湯,你相信人有前世嗎?”  “不信!”我的語氣是堅決的。開玩笑,我的任務是令他忘掉前生,又怎能說信?  “可是我信,我知道,我是有前生的。” 龍天翔的語氣比我還堅決,他定是憶起了前世的一切。我的心急起來,萬沒想到他一經想起來便是全部,沒有完成閻王交代的任務,我這次怕是死定了。

“那麼你的前世是什麼?”我裝出一副感興趣的口氣問。  “是個書生,一個窮書生。愛上了員外家的小姐,與小姐私奔時被追上來的家丁打死。”他一字一字地說,語氣卻逐漸地不平靜。  我黯然。原來他前世是慘死,我開始同情他。   “死後我在奈何橋上等著她,因為我們發過誓,生死都要在一起。可是我沒有等到……”他繼續說下去。

“也許她還好好地活在世上,自然等她不到。”我不知這話是不是在安慰他。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不,我知道她死了,她被抓回去之後就懸了梁。”  “那為何她沒有去找你?”我開始好奇起來。   他似乎沒有聽到我的話,自顧自地說下去:   “我在奈何橋上足足等了一百年,後來我想她會不會找不到奈何橋,我就開始在整個陰間遊蕩,希望能夠遇到她,這一遊,又是三百年......”

天,我在心中慨歎,想不到他竟是如此癡情,為了一個女子,竟白白放過了四百年轉世的機緣。但我必須阻止他回憶往事了,  我的任務本是讓他忘掉這一切的,不是嗎?   “不要再說下去了,越聽越離譜。”我假裝生氣道。   他依舊不理睬我,還是一股腦地往下說,“在第五百年的時候我幾乎要絕望了,可是我依然不敢放棄。我決定去輪迴路上找她,那是我這四百年來唯一沒去過的地方了。”    咦,怎麼,他在輪迴路上找過?   沒有被輪迴司派去輪迴的鬼是不可以隨便到輪迴路上去的呀。  “我苦苦哀求輪迴司的執事,求他們允許我到輪迴路上去尋她,可他們不肯。他們說因我的癡情,已破例讓我在陰間多呆了幾百年,現在已是我輪迴的時候了。” 他的目光漸漸迷離起來,看來他已完全陷入了對往事的追憶之中。

“我們還是換個話題吧,你的故事不好聽。”我虛虛地說,心中咒罵自己為何這麼久也熬不成那孟婆湯。  “聽我說完吧,快結束了。”這次,他終於聽到我說話。   “儘管我千求萬求,他們只是不肯。 我被帶到輪迴路,去喝孟婆湯。你叫孟湯,一定知道什麼是孟婆湯吧?” 他突然轉過頭來,第一次盯住我。

我嚇得差一點叫出聲來,似乎被拆穿了一樣的心慌,只能強作笑顏道:“叫孟湯就一定知道孟婆湯嗎?”  他盯住了我,幽幽的聲音就像來自天外:  “我到了輪迴路上,你猜怎樣,我居然真的遇見了她。”

聽到此,我不知為什麼突然緊張起來,垂下頭不敢看他。  餘光中,他依舊盯著我,幽幽地道: “她站在那裡,守著一鍋湯,一個接一個餵著那些去輪迴的鬼,他們叫她孟婆。”  我是真的被嚇壞了,一時間連呼吸都忘了。  哦,我錯了,我本是鬼,鬼又如何需要呼吸。  我慌亂地抬起頭,直直地望向他眼中,弄錯了,一定是他弄錯了,我已在陰間五百年,年年在喂鬼喝湯, 如果我是他故事的女主角,我又怎會不記得?  可是,恍然間,我又隱隱想起,我的確不記得死前的我究竟是誰。  “我愣住了,我在陰間尋了她五百年,卻不想她在這裡喂湯。 我向她衝去,卻被輪迴司的執事抓了回來。他們為了不讓我見她,竟連湯都不敢給我喝。你說,這是為什麼?” 怎麼?不是我失職忘記給他喝的嗎?  如何又成了輪迴司的執事不准他喝?  我頭腦裡一片混亂,不知如何答覆他。

“此刻我又怎肯去投胎?我拚命掙脫他們,想去與她相認,可他們卻一把將我推入人間。”  他終於不再望我,將目光投向了夜空中。   “現在看來,他們不讓我喝湯倒是幫了我,我沒有忘記前世的種種,而她也終於來到了我的身邊。”  他再一次望向我,我連忙低下頭。  “孟湯,你就是她,你跟她長得一模一樣,偏偏又叫這個名字。”他的語氣熾熱起來。

“你、你開什麼玩笑?”我反駁他,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不是閻王派來令他忘卻記憶的嗎?怎麼突然變成了他前世的戀人?  為何他一口咬定的事我卻一絲一毫都不曾記得?  不,這一切都是騙人的,我不信,我半個字都不要信。  我驚恐地看著他,像看著一個不認識的人。猛然間,我掉頭就跑,任他在背後聲聲呼喚,我頭也不回。

我回到陰間,直接找到了閻王。看著我失魂落魄的模樣,他歎了口氣,緩緩道來。我果然就是龍天翔前世的戀人。懸樑之後,無常鬼帶我來到了陰間,因我是枉死,按規矩,不能直接投胎,必須在陰間先服苦役,直到贖夠了前世的冤孽。閻王說,當時我只是苦苦求他,求他准我來世與龍天翔做對夫妻,其他的,什麼苦差我都願意。閻王搖了搖頭說,你與龍天翔是做不成夫妻了,因為他是慘死,上天要補給他上輩子沒過完的生命,他是馬上就要去投胎的。而我,至少要在陰間服滿千年的差役,方可輪迴。

我哭了,原以為至少可以做對鬼夫妻,豈料,我和他竟如此無緣。  我被帶離閻王殿,押至服役的地方。哪知路過奈何橋,竟看到龍天翔在等我,我不顧一切地衝過去要見他,被衙役小鬼拖了回來。閻王無法,生怕我們撞見,索性硬灌了我一碗孟婆湯,讓我忘卻了前世。渾渾噩噩中,我開始了服役生涯,閻王將我安置在了最底層,這樣便永遠也見不到在奈何橋上等我的龍天翔。

一轉眼五百年過去了,我服役服得好,剛好上一任孟婆已贖夠罪孽投胎去了,我就被安排在了他的位置。那一天,龍天翔在輪迴路上見到了我,我當時卻只顧聽兩個遊魂講人間的趣事。其實就算當時看見了他又怎樣?我早已於五百年前就忘了他。輪迴司的執事怕他勾起我的回憶,不得已在他未喝湯時就將他推到了人間。而閻王,也滿以為我會在他回復記憶前就餵他喝下孟婆湯。可是......最後,閻王說:“我忽略了,你本是事情的關鍵,我卻派你去餵湯,沒有陰間氣息的維護,加上龍天翔日漸恢復的記憶,你的湯又如何能熬得出來?”

我苦笑,還以為孟婆就是我的名字,哪知卻是一屆屆接替的職位,還以為我只管煮湯喂湯,哪知自己卻先喝了一碗湯。“那麼,現在我可以轉世與龍天翔在一起了嗎?”   我哀哀地問。    “不行,你還有五百年的苦役要服。”閻王不為所動地說。
“那麼,請再給我一碗孟婆湯。”我緩緩走出閻王殿,向輪迴路走去。 讓我忘掉一切吧,忘掉前世今生,忘掉所有所有......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