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40926一場鄉遇---張淇


有次開車在屏東,刻意掉轉方向,拐進鄉間偏闢小路。

收割完稻田積滿水,紅瓦白牆農家煙囪冒出淡淡炊煙。

悠閒裊繞半空中,讓人有種時間似乎突然凝住的感覺。

紅霞為農夫、小學生及掠過水面白鷺,映出美麗畫面。

放慢油門,怕驚擾畫面,心底已為迷人景象暗暗喝采。

前方田埂突然竄出白晃晃的鵝群,搖擺身軀配合步伐;

在養鵝人家宏亮的吆喝聲下,快速列隊橫越跑過馬路。

這群聒噪隊伍擋住去路,竟對這台四輪怪物視若無睹;

在車前踱步,吵雜聲音漸行遠去,四周終於回歸寧靜。

將車子熄火,頭靠椅背上,回味之前鵝群帶來的悸動。

 不禁想起長年蝸居都市叢林,多久不曾有這麼感動呢? 

成天像無頭蒼蠅追名逐利,沾滿一身抖落不去的塵垢。

當年飄落一片蟬翼會觸發心靈,如今純真怎不見了呢?

如何回到淡泊和樸拙,如過馬路白鵝一樣怡然自得呢?

從長串思緒回過神來,發現夜色已悄悄披下蒼穹大地。

月亮不知何時冒出來,為大自然舞台另開啟精采序幕。 

回應

日出日落自然事

莫見夕陽嘆暮遲;

盛衰本來有交替,

 夕去朝來總有時。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