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50806原來幸福一直都在---許蓓苓

th[4].jpg - 日誌用

停電那夜,因為非常安靜,讓我們聽見了彼此的心。

我和弟弟從大學開始,就離鄉遠到北部唸書、工作。

隨年齡增長,瑣事越多,能和家人團聚的時間越少。

緊密的心雖在,卻藏得很深,恐洩漏後難擋狂瀉心緒。

有個夜晚我們回到家鄉,因為停電關係,計畫全取消。

於是我們一起躺在母親的大床上,不著邊際的聊天。

從三嬸婆女兒到七叔公小孫子,種種憶趣無所不談。

弟弟突然說起很久以前,我們也經常窩在這個大床。

怎麼能忘記父親的早逝,讓我們童年更加五味雜陳。

母親大床是溫暖堡壘,依偎母親身旁傾訴早熟哀傷。

母親沉默撫著我們,聞母親髮香,不知不覺睡著了。

曾在這大床,因為母親的腫瘤,我們抱在一起哭泣。

直到送醫院檢查,證明是良性之後,方才得以放心。

無助孤單,彷彿世上只有我們三人,生命緊密交纏。

深怕鬆手便失去,那年我僅十二歲,弟弟剛上小學。

卻已感受人生的離合悲歡,記憶是悲傷浮影一長串。

以為停止回憶能忘記傷痛,卻忘了哭泣後尚有甜蜜。

在彼此之間的愛的世界裡,我們絕對不會永遠傷心。

在那個寂靜夜晚,黑暗雖然讓我們看不清彼此的臉。

但也沒必要互相隱藏情緒,心與心卻更加緊密接近。

我們相互交談之中,無意間沉澱出所有過去的記憶。

到後來我們終於發現,原來幸福其實一直都在!

回應

日出日落自然事

莫見夕陽嘆暮遲;

盛衰本來有交替,

 夕去朝來總有時。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