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30951ⓝ764.楊梅日記--測試

或許有人看不慣我楊梅幸福的樣子,時常或提醒或警告說:「你把黃槿放在阿里山,不怕他什樣?怕他那樣?...」。

如此來嚇唬著楊梅,甚至於說要測試一下黃槿,剛好我一大學時的同黨有一住香港當模特兒的表妹來到台灣,想去阿里山遊覽,我在百般無法拒絕下,只好答應,且允諾黃槿在此測試中不及格,這次阿里山之行全部開銷由我作東,否則由其姊作東,我對黃槿是有信心,却想驗證一下。

 

我們計畫內容,要模特兒表妹帶著錄音筆,並且託付其工作如下:

        取得黃槿的手機號碼。

        讓黃槿當妳的導遊。

        讓黃槿帶著妳夜遊阿里山。

        引誘黃槿到賓館找妳。

 

算準黃槿下班的時間,讓模特兒表妹一人就在學校下坡處等黃槿,其結果依據模特兒表妹口述及錄音筆,其當時情形:

 

模特兒表妹依據相片,看到了黃槿便假以問路說:「先生請問要去神木如何走?」

 

黃槿用手指著方向,並說:「往前直走到慈雲寺才再問」。

 

模特兒表妹說:「我是從香港來的,先生可否帶我走一圈,好嗎?」。

 

黃槿:「抱歉!我有事不能帶著妳」。

 

黃槿回頭向著一個領隊的導遊說:「導遊這有位小姐要去香林神木,你順便帶她去」。

 

那個導遊說:「OK」。

 

黃槿聽到後,向模特兒表妹說:「妳就跟著他們走」。

 

模特兒表妹又向黃槿說:「我很喜歡你的外套,我只有一個人,晚上能不能陪我夜遊,方便給我電話嗎?我的電話是OOOOOOOOO住阿里山賓館幾號房,你晚上也可以來找我」。

 

黃槿:「我真的沒有空,我沒有使用手機的習慣」。

 

這是黃槿最後的答話。

 

晚上我們一群人都在賓館等,看他是否會出現,或打電話給模特兒表妹,當然我也被列入受監督對象之人,連手機一早就交由她們來保管,是怕我給黃槿通風報信,直到晚上10點我想這已是黃槿關機的時間,我想去找黃槿,結果還是遭到阻攔,沒辦法只好等到天亮,只是心裡頭怪不舒服的,我人就在阿里山,只要幾分鐘的腳程就能見到他,却不能相見,直到了早上我才走到學校坡道交叉口,黃槿當好從宿舍走出來。

 

他看到我時就說:「你沒課嗎?什麼來的」。

 

我快步走過去,並且緊緊抱著他,還吻的他一下,在他耳邊說:「回家才告訴你,我等一下就要下山,我愛你」。

 

他淡淡的說﹕「明天我就回家,沒事我要去上班了」。

 

我感覺我贏了全部,而且更深深愛著他。

 

在當天晚上大夥在賓館閒聊,有人問我楊梅說:「如果妳輸了,你會如何?」

 

我說:「我深信黃槿,所以肯定不會輸,如果我真的輸了,我也不會離開他,更不會讓別人去撿到任何便宜,但要如何處置,我還是一片空白」。

 

沒想到,我一回到賓館,她那個模特兒表妹一旁在安慰她 ( 為了保護他那個當模特的表妹,在此就不公布她的名字 ),她一早就喝了酒,看到我回到賓館就說:「現在天底下所有好事都讓楊梅一人獨得,之前我婚姻失敗,還有妳楊梅未嫁,好來安慰自己,誰知到妳楊梅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說妳那個是南部的鄉巴佬,同齡者之間有誰能比得上他,體型加外貌,就讓人想要咬他一口,何況又有那些文才,說學歷低,又是普考、特考的公務人員,誰又能比,還是獸醫,還有資訊科技等專才,人品更是如此,才叫人羨慕,我還存心搞破壞,以為天下烏鴉一般黑,原先我就是不信天涯牧羊人,就能逃得過美女的誘惑,結果他的確是如此,讓人真的無話可說,更覺得慚愧之至」。

 

那個模特表妹以廣東話一旁的安慰著她,我跟惠如不知說甚麼好,只是在一旁讓她發洩,實在說她的婚姻也是夠悽慘的,自從離婚後,先後又交往幾個也是不久就分手,難怪她對男人會如此偏激,始終認為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但她也深深愛著男人,不然也不會前前後後跟這麼多的男人發生過戀情。

 

離開阿里山前,我去找了阿美,當我把整件事告訴了阿美,阿美聽完整件事笑一笑的說:「

 

從學校到宿舍不到200公尺,天涯就被美女引誘走了,那我們兩人就必須重新來評估,就算我們兩人之前不算美女,所以必須花費幾年時間,那豬場的會計却是大家公認的大美女,天涯對她就沒有動過念頭,而她對天涯的愛,絕對不亞於我們兩人,而且多年來她幾乎已賴定天涯,願意當偏房,當年我已得了此病不能做那種事,雖然不會像後期這樣痛,但也是很難受,我一度以為是性病,還誤會天涯他...,結果是病細胞的蔓延所致,這妳也是知道的,相信醫生有告訴妳。

 

我今天把豬場的會計與天涯之間再說清楚點,她很恨我為何不成全他們,當時豬場老闆娘知道我得了此病,教導她以誣賴天涯的方式,硬送大禮給天涯,當時我知道妳仍未嫁及後來證實天涯根本沒有動過她,因此我根本沒有資格成全她;如妳已經嫁人,我就不必把天涯歸還於妳,或天涯已動過人家,我也無法還給妳,我必定成全她,但什麼都沒有,妳這個真正的女主人還未嫁,天涯也絲毫沒有去碰過人家,我真的好為難又看到她那麼癡情,但為何不事先告訴我,所以我當時才哭出來。如果此事她跟老闆娘能事先能與我商量,我會找妳大哥,問妳這個真的女主人後,大家再來決定必然可以避免這些傷害。

 

豬場會計事件之後,原本我是有意告訴妳大哥,我得病這件事,但原諒我的自私,心想孩子還未成年,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直到天涯的積蓄,因我生病的關係幾乎已消耗殆盡,只好向二伯借錢,時間就在天涯剛考取公職不久,因此妳大哥才會知道此事,之後妳這個女主人就出現了,僅僅與我的預期相差兩年,原本我準備老二大學畢業後,才告訴妳大哥,交給他來處理。爾後之事妳自己也經歷過不是嗎?自從我得了此病天涯就逐漸少碰我,直到我一次痛到暈了過去,從此他就不再碰我,這段時間如天涯有意要豬場會計、要妳,猶如桌上取物般的容易,如此親近的人依然沒事,何況一個陌生女孩就能輕而易舉,讓天涯牧羊人動心起念,妳想可能嗎?」。

 

星期五黃槿回家後,這樣向我說:「不管妳要什樣來測試我,我不反對,但絕對不能冤枉人家,尤其那些熱心幫助我的人,這些人在這世上已是寥寥無幾,目前只有阿里山鄉公所及嘉義縣政府兩處,且已告知於妳,妳那一群測試小組,須分辨清楚調查明白,如造成對方任何傷害,包括言語、肢體的傷害等等,一切後果必須完全由妳來負責,這點我要很嚴肅說在前頭;相反的,如我與任何女人之間,發生任何苟且之事,就算妳殺了我、殺了對方,我必定無話可說」。

 

我搶話回答他說:「我會這麼笨嗎?就算有我也不會自己去演悍婆,讓別人去當嬌娘,當柔兒,從此之後我已向這群關心者宣布說:爾後要測試隨她們高興,但我楊梅不再參予其中」。

 

黃槿並沒有回話,吃飯時我又問他說:「你什麼時候知道是我們在測試你」。

 

他說:「起先我並沒有察覺,直到隔天見到妳,自然什麼都明白了」。

 

當天在我們從阿里山回程之中,我與惠如同車直接回台南,她們姊妹據說還要去大埔,在閒聊之中惠如說:「

 

大家為何會對妳那個牧羊人特別感到興趣,因很長一段時間,妳楊梅跟我們一樣是處於單身,這是我們一直所慰藉的,之前每當孤燈寂寂夜沉沉時,還有妳楊梅也同樣是孤身寡人,如此來安慰自己,直到2010年的同學會,妳楊梅帶著他出現在眾人眼前,所引起一陣軒然大波,多少句的祝福裡頭存在多少的羨慕與妒忌。

 

自從妳那個牧羊人進入我們這個同學會短短時間他似乎已成為大多數男士們的帶頭大哥在沒有口令更沒有招呼之下他到那這一群男士必然聚集在那,吸菸區門庭廣場自然成為他們的聚集地剩下沒有跟上的實說並不是眾女生所喜歡的那種類型有的甚至於令人感到厭惡,一些個性較開朗者乾脆就與這群男人一樣跟著大哥走如此的改變,要這群女士不對這個高帥的大哥產生好奇與興趣,似乎不可能,何況他又是天涯牧羊人,網頁一點就能欣賞到他,久而久之自然成為屬於公眾人物般的幻景,所以妳要寬懷大度點,但依我看妳那個絕對不是花心之人,在眾多反應之中最讓人生氣的是,他連正眼也不瞧人家一眼的人,想必如此才有這種種的提議吧?

 

」。

 

我楊梅今後不管大家是什樣的原因,要來測試黃槿也就是天涯牧羊人,我管不著也不想管,但我絕對不參於其中,因為我相信他。

 

天涯的女人  楊梅

回應
天涯的女人 楊梅花絮
目錄選單
.
天涯的女人 調色盤
楊梅花絮 文章分類
關鍵字
點擊 ⇧ 回本頁最頂端

中華電信 Xuite 隨意窩 

天涯牧羊人 2006.12.28 

在此設置本部落 

本部落所引用之圖文,如有侵權行為或有任何意見,敬請告知天涯

E-mail:

shepherd@hotmail.con.tw

shepherd@ki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