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257台灣申請商標 【註冊商標達人推薦】台灣商標註冊代辦注意事項~讓我們告訴你

《中國有嘻哈》和rapper的走紅 該感謝吳亦凡嗎?

5月3日,北京星光影視園內,近兩百位身著嘻哈服飾的年輕人一陣騷亂,有人不停打著電話,和父母訴說情況;有的人圍成一團,互相講述著他們各種意外;更有甚者直接撥通瞭110。警察趕到後,大傢一擁而上,一個穿棕


5月3日,北京星光影視園內,近兩百位身著嘻哈服飾的年輕人一陣騷亂,有人不停打著電話,和父母訴說情況;有的人圍成一團,互相講述著他們各種意外;更有甚者直接撥通瞭110。警察趕到後,大傢一擁而上,一個穿棕色上衣的選手向警察解釋著他們滯留在那裡的原因: 就是他們沒有跟我們說明,我們是被騙過來的。

這些個性十足的年輕人都是來參加《中國有嘻哈》海選的嘻哈歌手。他們經過3個月的比賽,最終隻有一個人將最後勝出,獲得100萬註冊商標申請台中人民幣的獎金。

選手們的憤怒爆發在凌晨3點。5個小時以前,158名選手通過瞭節目設置的明星制作人吳亦凡、潘瑋柏、張震嶽 熱狗的篩選,獲得晉級名額,但幾分鐘後,節目組以 由於晉級人數超出瞭他們預想 為由,否定瞭剛才的結果,稱要再進行篩選,原本以為還會再比一場的選手又苦等瞭5個小時,卻得知隻有70人能繼續比賽,理由是: 這70個人是三組制作人重新看過視頻後,都覺得不錯的。

這讓選手們無法接受。在第二輪的 60秒淘汰賽 中,有人直接質問坐在臺下的張震嶽,張震嶽回答說: 因為那個人實力可以,才給的項鏈。 那為什麼他沒有進到前70? 選手繼續發問。話音剛落,第二現場裡爆發出不約而同的歡呼聲。當然,這一段小插曲並沒有出現在正片裡。

表面上,大傢的怒火是由於主辦方組織混亂引起的,但其實更深層的質疑是針對制作人的資格。其中最不被信任的是吳亦凡,這個鮮肉偶像代表。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節目一經播出便火爆網絡,諸多地下說唱歌手走到臺前,一直被認為隻能 賣臉 的吳亦凡,對於嘻哈的熱愛和專業程度,似乎也從地下轉到瞭地上。

吳亦凡懂嘻哈嗎?

他懂嘻哈嗎?這檔節目應該叫《中國有流量》吧! 吳亦凡眉頭一皺,發現選手都比自己牛X。 有些人沒有資格評價中國的嘻哈。 中國的嘻哈,還缺懂的人嗎? 從參賽選手到資深樂評人給出瞭各種冷嘲熱諷。

吳亦凡沒有讓他們失望。6月24日,節目播出第一集,吳亦凡就貢獻瞭一句新的網絡流行語: 你有Freestyle嗎? 他面對不同的選手,一本正經地問出瞭同一個問題。被網友大肆調侃,甚至做成表情包, 吾日三省吾身,有freestyle嗎?還有freestyle嗎?有沒有freestyle? 你沒有freestyle,是沒資格跟我做朋友的。 嘲諷的背後,是大傢共同默認的看法:吳亦凡隻會這一句。

然而隨著節目的推進,人們驚訝地發現,除瞭freestyle,吳亦凡還能具體指出選手在節奏、Flow、韻腳、重音上面的問題,各種專業點評令人刮目相看,甚至連那些桀驁不馴的說唱歌手也轉變瞭看法。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他們大多給出瞭肯定的態度, 我是絕對尊重吳老師的,而且他對Hip-hop(嘻哈的)的愛,是在他這個級別裡唯一的(人)瞭。 說唱歌手Gai曾在節目裡向很多對手放過狠話,吳亦凡則是他最近屈指可數誇過的人。另一位人氣選手輝子也表示, 他願意幫助Hip-hop,幫助這些玩說唱的孩子們,這就是他值得尊重的地方。

我們站在吳亦凡的角度來說,如果我真的不懂,我不會來這兒賺這個通告費的,(因為)我的商業價值已經能覆蓋到任何一個領域瞭。 《中國有嘻哈》總導演車澈對本刊記者說。

車澈身形魁梧,臉龐黝黑,在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副不茍言笑的模樣。有網友還拿他的照片和著名街頭遊戲《GTA(Grand Theft Auto 俠盜獵車手)》中的黑人主角富蘭克林 克林頓做對比,結果發現,兩人的長相幾乎一模一樣。從某種角度而言,這既是車澈能夠鎮得住比賽的原因,也是網友們對於他和節目的一種認可。然而從籌備到播出,《中國有嘻哈》始終伴隨著爭議。

從某種層面來講,吳亦凡和他的團隊不是沒有考慮過參加這個節目的風險性,要不然也就不會有傳言,說 吳亦凡是不顧公司的反對來《中國有嘻哈》 的瞭。然而,事情的真相是,他在和節目組溝通五分鐘後,便決定接手,原因很簡單, 他喜歡,他愛。 車澈說。

在車澈看來,接受節目組的邀約,對於吳亦凡來說是一個自證的機會,他希望通過這檔節目來證明 自己是懂Hip-hop 的, 畢竟隻有真的東西才敢於做自我證明 。

沒有freestyle,是紅不瞭的

據吳亦凡自己介紹,他年少的時候特別愛打籃球,而籃球節目、NBA比賽裡最常播放的音樂就是嘻哈音樂,從此以後,他便愛上它瞭。巧合的是,中國的嘻哈音樂愛好者,至少有80%都是通過籃球接觸到嘻哈音樂的。

Hip-hop音樂誕生於美國貧民區,對於中國的樂迷來說,已經不再是一種新鮮的音樂類型瞭。早在1993年,尹相傑、謝東、圖圖就發行瞭融入大量嘻哈音樂元素的專輯《某某人(中國RAP)》;21世紀初,中國出現瞭以臺灣MC hotdog和北京隱藏樂隊為首的一批嘻哈歌手。近兩年,隨著演出市場的發展,年輕的地下嘻哈歌手層出不窮,相較於前輩,他們擁有更加開放的心態,個性也更加的叛逆與激烈。

比賽前,這些個性十足的年輕人也許看不起吳亦凡的專業水準,然而比賽開始後,很多人連吳亦凡的面都沒有見到,就被淘汰瞭。這麼多年,光是在地下做嘻哈音樂,歌手們就已經是不堪重負瞭。當又一個機會喪失掉的時候,那種情緒的爆發是他們完完全全的自然流露。

大傢都不容易,很多都是借錢、管父母要錢去北京參加這個節目的 說什麼為瞭中國的Hip-hop,再也不相信瞭! 事後,一位參賽者在朋友圈裡憤怒地寫道。

身為節目制作人的陳偉也知道這些孩子們 過得很苦 。在前期溝通中,他才明白, 原來玩Hip-hop的人,需要靠別的工作來養活自己喜歡的音樂 ,采訪中,他稱自己打造《中國有嘻哈》的原因之一是想讓這些孩子過得好點。

嘻哈 老炮 王瑞聽到愛奇藝打算做一檔嘻哈選秀節目時,也決定竭盡所能來幫助節目組,在地下嘻哈圈有著很豐富的表演和比賽經歷的他對陳偉說: 這件事的第一受益者一定是中國的說唱歌手。 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會在節目的音樂團隊裡看到YoungMai、Q.luv等一批在Hip-hop領域中頗有造詣的制作人。

但陳偉也收到瞭王瑞的另一種意見: 我估計你們連投資都拉不到 ,台中商標註冊代辦的確,他看得很準。《中國有嘻哈》的第一期節目,是在 裸錄(沒有廣告商贊助) 的情況下完成的。

但制作方仍然看好它的市場潛力,陳偉曾在多個采訪裡說過, 年輕人喜歡的潮牌、BigBang等就是泛嘻哈文化,隻是你沒意識到。 而最後拍板《中國有嘻哈》的愛奇藝CEO龔宇,也在反復提及一個至關重要的數據: 愛奇藝80%是3台灣註冊商標查詢5歲以下的年輕用戶。

借由吳亦凡和他的 freestyle ,《中國有嘻哈》在網上迅速躥紅。越來越多的廣告商趁勢跟進。但這依舊不能消除旁觀者的顧慮。有人提出疑問:如果一檔節目,從內容到廣告都是靠一個當紅明星來支撐,是不是存在某種問題? 如果註意力全部在吳亦凡身上,那是我有問題,但現在沒有,我今天打開TizzyT(一位知名度很高的參賽選手)的微博,他已經有71萬粉絲瞭。 這是車澈在7月19日時得到的答案,現在這個數字已經變成114萬。

回來之後,演出費能漲點

人氣飆升的不止TizzyT一個人,來自北京的說唱歌手輝子也是幸運兒之一。在 40進20 的比賽裡被淘汰後,他成瞭某公司的簽約藝人。坐在新公司的錄音室裡,向本刊記者回憶起這段時間的得與失,他仍覺得是命運使然。

比賽之前,我確實沒拿這當回事,也沒想到是這麼大型的比賽,能給我帶來這麼多東西。 據輝子描述,當時節目組通過微博私信找到他時,他隻是抱著一個玩玩的心態,節目打動他的原因,也非常簡單: 回來之後,演出費能漲點。

雖然剛開始心情輕松,但真到海選的那一天,已經有著豐富演出經驗的輝子,還是感覺十分緊張,這也導致他在面對吳亦凡的審核時,失誤瞭一下,好在後者給瞭他第二次機會。這次輝子抓住機會,順利贏得瞭入選項鏈。

有意思的是,輝子的海選表演不知道被誰傳到網上,而內容也隻剩下 噠噠噠噠噠(嘻哈音樂中,常會使用一些象聲詞,比如模仿槍聲) , 如果你要是聽瞭我之前的東西,再銜接這 噠噠噠 ,它是通的。那個視頻一開頭就直接是 噠噠噠噠噠 ,等於是斷章取義的,我肯定是生氣的。 現在提起這一段,輝子仍然憤憤不平,不過他也清楚, 這可能是營銷方式。

在之後的比賽中,輝子算是順風順水瞭,唯一讓他覺得不爽的,就是自己出現的畫面實在太少瞭。有一天,他直接在微博上抱怨這件事。由於剪輯的最終效果是導演、編劇、才藝等多部門協作的結果,所以節目組對照顧不到所有的參賽者這件事,也很頭疼。他們對此回應稱, 隻能給大傢多推推花絮瞭。

但 金子總會發光 ,在 1VS1Battle 賽段,憑借和對手小青龍合作的一首《TIME》,輝子迎來瞭屬於他的巔峰時刻。即便最終的結果是止步前20,但他 贏得起也輸得起 的性格還是獲得瞭眾多粉絲的青睞,從3000暴漲到17萬的微博粉絲數是最直觀的證明;更關鍵的是,他的演出費也如願從原來的幾千塊,飆升到一個非常可觀的數字瞭。

要是吳亦凡,這天天不得高血壓

隨著名氣和收入的增加,各種是非爭議也隨之而來。有大批狂熱粉絲到輝子的微博下辱罵他的女朋友,或是直接求愛,輝子在微博上回應: 要取關趕緊痛快兒的,我真缺你一個傻 粉麼?要你也沒用啊,歌歌你不聽,演出演出也不看,就會24小時濕,我要你粉我幹嗎啊?養魚啊?我呸!

這種言辭激烈的回應在一般的明星身上並不多見, 粉絲們也是喜歡他們這樣的態度,即便是簽約瞭,也不能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 輝子的經紀人張曉濤認同公眾人物應該有公眾人物的說話方式,但是對於說唱歌手來說, 需要一個適應期。 但可以預見的是,這個適應期一定會比張曉濤想象的要長,因為到現在為止,輝子仍然拒絕明星、藝人等類似的身份。 我就是一個老百姓,我隻是想掙錢,很直接的事。 輝子說。

至於他 簽約公司 的行為背後,更多的是出於對過去貧窮生活的一種恐懼。 我當時簽(合同)的時候沒考慮那麼多,我就想做好音樂。 不光是經紀合同,這一路走來和節目組簽過的所有合約,輝子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寫下自己的名字。在他看來,即便是有所束縛,這樣的結果仍要比以前好太多。

然而,現實讓他們做的妥協可能不僅僅是一些身外之物。導演車澈、經紀人張曉濤,乃至吳亦凡都明確希望帶著這些說唱歌手的作品 走向主流化 。待到那個時候, 輝子們 是否還會毫不猶豫地朝主流走,答案不得而知。 它要真是一個陷阱,那我就把陷阱頂破唄!它要是一個圈套,我就再給它套一套。 輝子說。

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地下說唱歌手,到萬眾矚目的明星,這巨大的變化讓輝子既新鮮又興奮,當然,隨之而來的煩惱也令他感到難以忍受。很多時候,他和女友都互相安慰著,調整心態, 你想想,(要是)凡哥(吳亦凡)這天天不得高血壓瞭!台灣申請商標

台中商標申請流程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621581ED18E18551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