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339如何申請商標台中 台中商標註冊流程~專家告訴你!商標註冊就靠它

象雄都城

導語:最近幾十年,一個湮沒在西藏歷史迷霧中的古老王朝漸漸浮現 象雄王朝不但將西藏文明的發生年代大大提前,同時也改寫瞭西藏文明的發生地點 由藏南谷地轉移到荒涼的藏西北高原阿裡。在象雄文明的種種爭議中,象雄都城穹隆銀城最為引人矚目。

撰文:郭又驚

攝影:楊延康台灣商標註冊

從城堡底下仰視曲龍遺址,天空積聚著風雲,地上是斷垣、殘洞與碎石。

最關心象雄王國都城 穹隆銀城的是本教學者,留下記載的,代不乏人,隻是外人很少瞭解。我所知的對穹隆銀城的現代考察,以本教寺廟古入江寺的瓊追大師為最早,20世紀20年代,他就來到西藏阿裡地區的曲龍和卡爾東兩處遺址,並認定卡爾東為穹隆銀城遺址。他的考察帶有教派尋祖歸宗的意味,並非為瞭求知,所以省略瞭論證。但他的確是相信的,所以他創建寺院,陪伴自己心目中的穹隆銀城度過餘生。信仰比知識重要,或許他不屑於論證。

就像一隻張開銀灰色翅膀飛翔的大鵬金翅鳥,曲龍遺址雄偉壯觀,氣勢恢宏。

攝影:金書波

1935年,意大利著名藏學傢圖齊來到阿裡,考察瞭象泉河上遊地區,他的《西藏考古》發表瞭一張曲龍村舊址的黑白照片,介紹文字說: 穹窿城堡遺址,其最初建築結構可以確定在公元8~9世紀。 看來,他是主張曲龍遺址為穹隆銀城遺址的。我有時想,如果他的旅行推遲一年,就會遇到正在附近大興土木建寺的瓊追大師瞭,他們之間的討論,精彩可期。

曲龍村民正在維修傳說中本教修行洞。

曲龍盆地。

近二三十年來,穹隆銀城的位置再次引起學術界的興趣。著名學者南喀諾佈在《岡底斯之光》中斷言,穹隆銀城在曲龍村,持同樣觀點的還有古格 次仁加佈的《阿裡宗教史》。張雲在《上古西藏與波斯文明》中也寫道:穹窿,古今同名,至今猶存, 就是位於北緯31度04分、東經80度33分的阿裡札達縣炯隆(一作曲龍)鄉炯隆村一帶地區 。作者又為這句話加瞭個註釋: 關於象雄王宮所在,學術界比較一致的看法是在今阿裡札達縣的曲龍地方。霍夫曼《西藏本教》等即持此觀點。 我這裡做個小訂正,曲龍村如今屬於達巴鄉,而非炯隆(或曲龍)鄉。

曲龍寺僧人在曲龍村的先城遺址 又一處傳說中的象雄王宮遺址。

先城遺址的佛塔和擦擦。

盡管學術界對穹隆銀城位置的觀點比較一致,但基本是從文獻出發,很少實地考察和論證,有些學者甚至不知道附近還有個卡爾東遺址,歷史上也屬於曲龍村。2009年,金書波發表《尋找象雄故都穹隆銀城》文章,以個人實地考察為主,比較兩處遺址,支持曲龍遺址為象雄故都。其理由是: 僅從字面意思來講,我個人認為,要認定大鵬銀城至少需具備以下幾個條件:一是有一個像大鵬的地方,或山形或地勢;二是這裡所講的銀色肯定是有所指的,是山的顏色還是地的顏色?應該是和色彩有關系;三是必須是有城池、城堡。卡爾東城堡具備瞭城堡的條件,但不具備前兩個條件,因此,把它認定為大鵬銀城,似乎不妥。而曲龍的城堡則同時具備瞭以上三個條件,因此,在曲龍村探尋到的城堡才應該是象雄故都 穹隆銀城。

作者在先城遺址采訪當地村民。

古入江寺僧人朝卡爾東遺址走去。

另一派觀點,也就是古入江寺的本教僧人們堅信的卡爾東遺址,雖然並非主流,卻意外地得到瞭考古調查的有限支持。2004年,四川大學藏學研究所的霍巍等人對這兩處遺址進行瞭考古挖掘,最後雖然沒有得出明確的結論,卻明顯傾向卡爾東。考古報告說,沒有從曲龍遺址發現任何早期建築或遺物, 其是否與早期象雄都城有關,尚待進一步的調查發掘方能作出結論 ;相反,他們在卡爾東遺址中發現瞭不少早期的遺跡和遺物, 遺址內發現有規模巨大的城堡式建築、巨大的基石墓丘、眾多的居民聚居區和形式多樣的祭祀遺跡等跡象,都暗示出其作為政治、文化、軍事統治中心所具備的強大功能。當然,要最終證明其為象雄王國時代的都城,也同樣還需要作進一步的研究探討 。(《西藏西部象泉河流域穹窿遺址的考古調查》)

曲龍遺址的窯洞。

繪有壁畫的窯洞。

金書波的三條件論很有道理,霍巍的考古調查也值得尊重。那麼,有沒有一種可能,同時包容這兩種觀點呢?可以的,經過再三思考,我覺得還可以提出一種遷都論。如果我們將曲龍與卡爾東分別當成前後期的象雄都城,所有的爭議則渙然冰釋,還順便解決瞭許多問題。對於一個千年王朝,遷都並不稀罕,吐蕃王朝就從雅礱河谷遷到瞭拉薩河谷。

佛教壁台灣商標註冊查詢畫。

維修窯洞的村民。

可以設想,象雄部落最早發祥於象泉河上遊,由於經濟發展水平低,統治區域有限,就把王宮設在曲龍盆地,因為那裡有周圍沒有的土林地貌,方便挖掘大量的窯洞,建築城堡。也許這時就出現瞭穹隆銀城的名字。當象雄部落崛如何申請商標台中起,統一瞭整個藏西北,建立瞭強大的部落聯盟,曲龍河谷就顯得太小瞭,加上交通不便,於是搬遷到十幾公裡外的卡爾東。這時他們已經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可以大量建造地面建築,如民居、廟宇、城墻、堡壘等等,卡爾東因此成為一個遠近聞名的壯麗首都。既然曲龍一帶都叫穹窿,所以遷都後仍然沿用瞭舊名字,還稱穹隆銀城。古人把首都名字帶來帶去是很常見的,例如楚國遷過幾回都,都城都叫郢。

上世紀70年代以前,整個曲龍村還都居住在曲龍遺址的窯洞裡。

曲龍村的佛塔。

很少人註意到,這兩處遺址有一個重大差別,曲龍遺址建築坐落在一面山崖上,以窯洞為主,其建築主要是挖掘出來的;卡爾東坐落在山頭上,必須砌墻造屋,其城堡主要是用土石建造出來的。這種區別,是古入江寺的楚成平措喇嘛告訴我的。他強調說,古籍裡的記載,都說辛饒米沃或象雄王建造瞭穹隆銀城,指用石頭壘砌,而不是挖掘或利用巖穴。

村民在辯認瑪尼石刻。

瑪尼石刻。

台中商標註冊申請 他的一番話,啟發我開始思考建築的等級問題。解放前,即使在土林密集、最便於挖掘窯洞的札達盆地,也隻有農奴或平民住在窯洞,有地位的宗本和農奴主都住在房屋裡。顯然,穴居是一種較原始和低級的居住形態。當象雄王朝崛起後,首先要改善的當然是王室住宅,修建高等級的房屋;其次是傾其全力,打造一座方便祭祀神山的雄偉王城,表示其權力來自天啟神授;城堡必定是高大壯麗的,超過一切屬臣和對手,顯示王國的強盛與光榮。想想看,晚起的吐蕃王朝早就在山頭上建造瞭雍佈拉康;象雄王國各地,近年來也發現瞭多處用石頭修築的城堡,例如東部的當惹窮宗城堡;聲勢赫赫的象雄國都,惟有建築最高等級的城堡,更加堅實、宏偉、巍峨,才能顯示其君臨四方的威儀。

我在瑪旁雍錯湖邊,看到湖水深湛,映照著岡仁波齊的金字塔般的倒影。突然想到,卡爾東的金字塔形城堡,焉知不是模仿神山而建造的一個台灣註冊商標查詢祭祀臺?當第一縷晨光照亮到岡仁波齊時,同時也照耀著穹隆銀城,護佑這座偉大的城市。

曲龍遺址下的佛塔。

曲龍遺址是土林地貌。

每座城市都有陰影。我們不知道,薩瑪噶(象雄王李迷夏的妃子,吐蕃王松贊幹佈的妹妹)是什麼時候離開穹隆銀城的。後宮爭寵,失意的王妃比比皆是,沒人在乎她的怨懟。黃昏裡,瑪旁雍錯的湖水,映照著薩瑪噶悲傷欲絕的容顏。她在湖畔孤獨地行走,徹夜難眠,惡毒詛咒。結果是,由本教教主創建、無數神靈加持的穹隆銀城,被一個怨婦召喚來一支人間的軍隊摧毀。象雄王朝的千年輝煌,變成一處處可疑的廢墟,供後人憑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621581ED18E18551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