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053這瓶真的超好用!難怪大家都在生火

當初被Dr.Cink大容量的及價格給吸引,想要改善容易暗沈跟膚色不均,加上看了大家的使用心得後,立刻心裡燃起熊熊火焰 !這是我第一瓶入手的Dr.Cink產品,以前一直覺得只是業配文很多的保養品,用過後才知道它真的很厲害,至今仍深陷其中,保養不能沒有它了!一開始有點捨不得用,早晚保養時只按壓一滴(但仍能擦滿全臉),所以一直覺得廣告有些誇大,哪有那麼快速就變白;就在使用一陣子後覺得膚色有些微變亮,就增加用量改為兩滴。過了幾天發現真的變白、變亮更多了一些,此時才發現用量真的不能省,廣告內容說的「七天一次有感」是真的!但還是要持續使用才會一直那麼亮。一瓶可以用蠻久的,30ml版的早晚擦也能用大約2個多月,算是CP值蠻高的商品,會繼續回購。

Dr.Cink官網

http://www.drcink.com.tw/

其他人的分享

其實我覺得請藝人代言還是很有用的,至少先贏得高曝光度。

與Dr.Cink結緣是在BG小舖,

我在買貝德瑪卸妝水時,店員順便推薦了紅透半片天的Dr.Cink小藍瓶

(網路上臉友一直塑造很難買的港覺 但我覺得貨明明就很多 超好買DER)

由於在BG留過資料,因此CC霜上市時他馬上打給費小娜大戶,說要留貨給我

(一直嚷嚷買不到的人更是讓我費解啊!還是因為我是大戶!?)

盛情難卻!就敗了一組

(還加碼小白瓶!這瓶我正在做人體實驗看是否真可以美白,請靜待臨床分析)

貨到了!糾竟這瓶CC霜有沒有那麼神奇呢?

有沒有超控油 超保濕 超遮瑕?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這是上完一坨半的CC霜後,其實他的遮瑕力蠻弱的

(還是我瑕疵太多瑜不掩瑕???)

不過我覺得這種以清爽保濕(這點有做到)為主打的CC霜

在遮瑕上不夠力也是可以想像

如果要重度遮瑕 還是要出動雅詩蘭黛的DOUBLE WEAR粉底液(遮瑕強者!)

但是網路上說遮瑕力超強我覺得真的沒有啊!

那是因為他們美肌開很強吧!!

我覺得這項商品倒是可以當底妝前打底,

我後來再拍上媚比琳的氣墊粉餅,就覺得比較敢出門了~

試用結Dr.Cink論:目前感覺用起來是舒服的,也不會致痘致粉刺還有過敏

可以當作妝前飾底乳,但ㄅㄨ只擦她就出門(根本像素顏)

還沒有到生命中不能缺少之愛物程度(我覺得貝德瑪化妝水還有EVE LOM有)

喜新厭舊想嘗試的人可以試試看!

倫敦1666:

中國時報【賀利思(Leo Hollis)著?宋美瑩譯】

「日不落帝國」不是一日造成的。倫敦在十九世紀成為歐洲最大城,透過軍事與貿易的影響力宰制全球,今日仍是世界最大金融中心與精英薈萃之地──跨國企業的金錢運作,延續往昔帝國的榮景。若我們追溯起源,給予英國首善之都今日面貌的,竟然是十七世紀的一群知識分子。 使他們能夠一展抱負的機會,卻來自一場滅頂巨災──接著前一年的大瘟疫,又襲來了1666年倫敦大火。出自深夜的布丁巷一間烘焙坊,冒出的火苗徹底失控,怒號著延燒了四天四夜,吞噬一萬三千餘棟房屋,將市中心夷為平地──幾乎使倫敦「不復存在」,而象徵王權榮光的聖保羅大教堂也受災成了廢墟。

火焰不只吞噬了八十七座教堂和六間奉獻禮拜堂,還包括所有貿易公司和政府的主要建築,如市政廳、皇家交易中心、海關大樓、會議大樓和五十二棟公司大會堂,布萊德威爾、新西門、木頭街以及雞鴨路口的監獄,還有三個城門和四座石橋。

近十萬市民無家可歸。合計起來,超過一萬三千棟房屋被毀,所占面積約有一萬七千六百五十公畝,包含四百條街道和舊城牆內部百分之八十的土地,以及緊鄰古城牆外的大片自由區。財產頃刻之間化為烏有,金銀熔進土裡,而珍貴的香料則蒸發到空氣裡,留下強烈的氣味。死亡人數的紀錄比較不精確,根據軼聞證據,從費林納的女僕到最後熄火為止,只有不到二十人喪生。

謠言亂竄造成恐慌

艾佛林對聖保羅大教堂的毀損,印象特別深刻,紀錄說它「如今成了可悲的廢墟」,仍然站立在城市高處,像是遭撕破丟棄的屍布:

門口美麗的柱廊(結構可以跟歐洲任何建築相提並論,而且不久前才由先前的國王修復過)如今殘破裂開……看到如此巨大的石塊被火燒成的模樣,著實令人吃驚,龐大的波特蘭石上的裝飾、列柱、浮雕、柱頭和凸出物,全都掉落下來,甚至屋頂原本蓋有鉛板的大塊面積,都整個熔化掉了……這座歷史悠久,列居基督教世界裡最古老的早期禮拜建築,就此埋於灰燼之中。

塔斯維爾也往大教堂走來,「地面的熱度幾乎把我的鞋子燒焦;空氣如此灼熱,若非我在艦隊橋上稍作休息,恐怕已經昏倒了」。在教堂院區附近,他看到一團大鐘熔成的鐵塊、「硬如木板、皮如粗革」的犬屍,還被一個躲在牆後的燒焦婦人嚇了一跳,她卻沒能逃過火神之手,「四肢都燒成了木炭」。

艾佛林越過城牆,走到城外郊野上去,成千上萬的難民在這裡過夜(他估計有二十萬),緊抓著剩餘的所有物品,饑渴困乏。這些聚集的群眾沒有東西遮蔽或果腹,「有的躲在帳篷底下,有的住在難受的棚子和簡陋的地方,許多人連毯子都沒有,也沒有任何器皿、床或板子」。前一夜謠傳有外國人入侵到群眾之間,有些人聽說「法國人要帶武器來攻擊他們,割開他們的喉嚨,掠奪他們從火裡救出來的東西」。夜裡一聲「武器!」在人群裡掀起一陣恐慌,而且馬上擴散開來,大家搖搖晃晃地起來找武器,準備要為已經毀壞的城市抵禦到底。

對人民的這些恐懼,國王十分關切,第二天跟顧問騎馬到郊野上,親自對難民解說,平撫他們的恐慌,如「公報」所報導:「他告訴他們,這是直接從上帝而來的作為,不是人為的陰謀;跟他們保證他已經親自審查過幾個可疑的人,可是沒有發現任何理由懷疑他們犯案。」可是這些緊急的措施只能在短時間奏效。倫敦舊城雖然還在悶燒,但重建的計畫必須趕緊付諸實行。

入夜的街道變危險

民眾對火災的第一個反應,是灰心喪志、悲傷哀悼。入夜的街道變成危險地帶,獨自行走恐有生命之虞。有些報導提到屍體留在地窖,和可怕的謀殺事件。不過,當房屋木材還在悶燒之時,倫敦已經開始實行重建秩序的措施。九月六日星期四,國王發布文告,以緩和留在郊野的群眾的恐懼,並開始重建的腳步。倫敦必須回到原有的秩序,所以查理王讓倫敦外圍召來的武裝軍隊卸任,把權力歸還給市長和市議員。

許多燒掉的公會開始撿拾殘留物,在可以復原城市貿易的地方,找尋臨時新家;郵局暫時設置在科芬園的一家客棧裡;海關大樓移到倫敦塔附近一座未受損的建築;市府則由市政廳移到格里辛學院。

食物需要分配,所以倫敦大橋、史密斯菲爾德、炮兵場設了一些臨時的市場,生意必須恢復正常交易,不會再允許例外的供應和報酬。莫菲爾上的難民群眾仍然緊抓著自己剩餘的物品,等候補給,對謠言或攻擊心懷恐懼。查理二世又一次發布宣告,說眼前沒有外國入侵的危險:「為了防止可能發生的混亂和騷動,我們希望若有任何火警,沒有人會慌張或不安,只一心去救火。」

逗留在郊野上的群眾慢慢恢復了理性。為了在評估損失的同時安撫他們,城牆外的公共建築開放給民眾存放以保全物品,想把所有物搬到別處的人得小心盜竊。查理希望在四天內疏散周圍郊野上的難民,讓他們回家,所以下令家家戶戶必須把自家土地上的垃圾清掉。可是很多人看到城市的殘破景象,都不願意回來,迫使查理下令周圍的郊區和市鎮收容這些難民。負擔得起貪婪地主高漲租金的有錢人,便在郊區另覓新家。

哀悼之情被重建精神取代

九月九日星期天,附近教區的教堂湧入大批市民,所有人都為倫敦祈禱,為自己的罪懺悔。幾星期以後,嚴肅的禁食日,聖保羅的主任牧師桑克福,在國王面前以〈熾熱的律法〉為題布道,將倫敦的廢墟看成耶路撒冷滅城的再次降臨,是對英國的考驗,而不是懲罰。

哀悼之情很快就被重建的精神取代,倫敦就要再站起來,而且會比任何時候都更耀眼。但是首先必須評估損失,因此格里辛學院設了簡略的錄誌卷冊,每戶戶長前來登記原有房屋的所有權狀,所有重建工事,必須先徹底檢驗其鄰近災區,否則不准動工。在組織必要的土地行政同時,對城市的新想法也逐步形成,出發點是希望倫敦可以如艾佛林所言,從火裡再生為「更燦爛的鳳凰」。可是誰能把這個新生命帶到倫敦城來呢?新哲人未能設計預防之方,但是否能想出治療之法呢?倫敦需要的是現代城市的計畫。大火需要勇敢大膽的反應,也帶來了改變的非凡契機。

(本文摘自貓頭鷹出版社《倫敦1666:一座偉大城市的浴火重生》一書)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