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11512反叛的保單紅利評議案

反叛的保單紅利評議案

王任昌107.4.11

在一個標榜要保護消費者的擂台上,穩操勝券的消費者背部,中了一枝由評審團公然射出的毒箭。本案爭執金額雖僅十五萬元,但若通案比照可達三千億元。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的委員,如果要繼續擋下民眾索回保單紅利,易如反掌,小民莫可奈何,只能奉勸:下民易虐,上天難欺。但虐民者通常心無上天,那古代警世語無用,還好現今是網際網路時代,下民易虐,


 

評議機關:財團法人金融消費評議中心         案號: 106年評字第001481

申請評議日期:1061025                 評議決議日期:10729

申請人:OOO 代理人:王任昌                   相對人:OO保險公司

 

一、保單紅利簡介:

本案主要爭執項目是保單紅利,此紅利不像「會員紅利」、「積點紅利」屬發放者施惠的性質,而是依法、依理都是保戶應得的錢,且政府訂有發放的計算公式。

在民國八十年代後期,金融市場利率持續下滑,壽險業者憂慮若再依公式發放紅利,將導致虧損。故由壽險公會請求財政部調整紅利計算公式,財政部在九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以台財保字第九一○○七二八八號函規定「死差損益與利差損益得相互抵用」。壽險業者以此規定共吞沒全國保戶應得的保單紅利約三千億元,約有三千萬張保單權益受損。以臺灣目前八百多萬的戶數平均而言,可說家家戶戶遭殃,平均每戶受損約四萬元。過去十幾年來能追回紅利者寥寥無幾,在評議中心歷年的評議案例,更是無人可得全額歸還,頂多是「適度補償」。

 

二、案情簡介:

本案是上述「死差利差互抵」三千萬張受害保單之一,致使評議申請人四萬五千多元的死差紅利,縮水為四千多元。本案最後雙方爭執金額約十五萬元。

本案消費者索回紅利的態勢,有別於往年其他案件是保險公司佔優勢,因申請人以新的理由,有效反駁保險公司(下稱:相對人)的各項不退款理由,相對人基於誠信,在評議中心的調處會上表示願意給付全額紅利,但最後調處不成立,是因為申請人堅持要有遲延利息與懲罰性賠償,這理由是:若無懲罰性賠償,業者損害消費者權益之行為將穩賺不賠(歸還別人的錢不算賠,沒來要的都是賺),無異鼓勵業者侵害消費者。這是雙方爭執激烈之處。

本案爭執過程冒出小插曲,是雙方在前述調處會上,評議中心承辦員發問,本案的紅利請求權人是誰?「請求權」白話是「請求資格」,若無資格請求,一切免談。因請求權相關事證明確,雙方爭執不多,但卻是評議結果的關鍵。

爭議過程:

人物:申請人(要保人),甲(保單上的受益人),乙(保險公司檔案上的受益人),丙(被保險人),相對人(保險公司)

 

時間:710日申請人代理甲到保險公司申請身故保險金。保險公司櫃台人員告知受益人已經變更為乙,無法給付,隨後申請人帶回理賠申請文件。814日乙領取身故保險金。97日申請人向相對人申訴保單紅利短少,未獲同意變更。1025日申請人以保單紅利問題向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申請評議。

 

契約條款約定:保單紅利屬於要保人,若被保險人身故,保險公司須主動給付,但身故理賠後,紅利則一併發給受益人。

 

三、評議結果:

申請人敗 (尚難為有利申請人之認定)。理由是申請人不具紅利請求權。

 

四、評議書關鍵部分(原文抄錄。個人姓名略之,底線為本文所標記)

六、判斷理由()

另申請人主張其於106710日赴相對人營業處所申請理賠,相對人之人員受理後,查核資料即予退件,退件理由為系爭保險契約之受益人已更改為第三人乙,故申請人於106710日已將系爭保險契約之被保險人丙身故之事告知相對人,此時,相對人即應主動給付保單紅利予申請人,從而申請人為保單紅利之請求權人云云。就此,相對人辯稱106710日要保人即本件申請人代甲送件申請理賠身故保險金公司告知受益人並非甲,當天要保人已撤回申請,並且取回申請文件等語。依兩造上開陳述可知,申請人於106710日至相對人之營業處所,係為申請身故理賠金(姑且不論申請者究為本件申請人或第三人甲),但申請人當日已撤回申請(申請人雖稱係遭相對人退件,惟申請人就此並未舉證以實其說,是難認申請人上開主張為可採),是依現有資料,難認申請人已於106710提供被保險人丙身故之資料予相對人。從而申請人主張其於106710日告知相對人系爭保險契約之被保險人丙已身故,相對人斯時即應依約主動給付而使申請人取得保單紅利云云,難認有據。

 

五、字面解說

上段評議文無須了解案情,字面即顯露偏袒相對人。

710日的理賠申請後,文件由申請人帶回,保險公司說這樣是撤回,消費者說是退件,評議文對此事的判斷:因消費者無退件的舉證,所以就是撤回。試想:兩邊各說各話,至少應為中立的評議者,為何要消費者說話提證據,保險公司只要說了就算數?

如果有壽險業務經驗者,可再清楚一點,壽險公司拒賠時,通常是整份申請文件退回給申請者,所以,有去保險公司申請理賠à沒有賠付à文件回到申請人手上,這樣的過程就是退件,不會是撤回。因為既然去申請了,保險公司不賠,何須撤回?要怎樣才算是撤回?有表格或聲明書可填嗎?況且,被拒賠後,受委屈的人會申訴尋求翻案,這要保留申請理賠的紀錄才行,所以不可能撤回申請。

若有法學基礎者,應可知「撤銷」固然可讓已生效事件變為自始無效,但本案所涉「撤回」只能對尚未發生法律效力的行為為之,本案710日甲將申請理賠文件有效送達相對人,該請求理賠之意思表示已生法律效力(例如時效計算),已無法撤回。

 

六、評論:

遺憾評議文在字面上就偏袒保險公司,更遺憾本案消費者申論重點就是「契約雙方地位平等」,但評議者似乎不理會消費者的論述,一意偏袒保險公司。

撤回說,只是相對人在調處會上以口語回答評議中心的發問,會後就沒再提。倒是申請人對撤回說有書面詳細回應,調處筆錄上相對人也承認申請人有送件,並有查核理賠資料的證據。所以,撤回與退件的爭執,保險公司是空口白話,消費者有書面憑證,但評議書卻指摘有憑證者無證據而不可採,反而認定空口白話者為真,顛倒黑白。評議書這般表現,有如相對人不稱職的辯護人。

其實,雙方攻防撤回或退件都是白費力氣,因為根本不影響請求權,只有評議文中的「難認申請人已於106710提供被保險人丙身故之資料予相對人」才是關鍵。因為保險公司若無被保險人身故資料,即無從主動給付紅利,紅利就應併同身故理賠金給受益人,評議申請人非受益人便無權請求。

評議申請人(要保人)在身故理賠事件角色只是甲的代理人,不論身故理賠申請是撤回或退件而生的任何權益問題,影響的都只會是受益人甲或乙,與評議申請人(要保人)無關,也就無涉屬於要保人權益的保單紅利。但若評議申請人未如評議書所言「提供被保險人丙身故之資料予相對人」,就真的無請求權了。這攻擊點有點深度,保險公司未能提出,是評議者主動添加,形同裁判主動幫助強者攻擊弱者,且此關鍵點有絕對的致命力,顯示添加者有著深厚法學功力,只不過所添加是假的,而且造假不怕人知──評議文中的「申請人代甲送件申請理賠身故保險金公司告知受益人並非甲(出自調處筆錄)顯示申請人有送身故資料給保險公司,然後查出受益人問題,可證明評議文的「依現有資料,難認申請人提供被保險人丙身故之資料予相對人」不符事實。這自證造假的兩處敘述,在評議書同一頁面且僅隔五行字,毫不掩飾。這般評議局面,有如在一個標榜要保護消費者的擂台上,穩操勝券的消費者背部,中了一枝由評審團公然射出的毒箭。

本案所爭的保單紅利,明確屬於消費者,標榜保護消費者的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理應支持,尤其本案要求退款的理由可通案適用,將使全國數百萬家庭受惠,但以國家之力成立的評議中心,卻製造不實理由而判敗,不合人情義理。

本案評議決定後,因申請人拒絕接受評議結果,而使評議案依法不成立。請注意:評議案不成立,並不代表不當評議沒發生。附帶說明,依金融消費者保護法,若申請人不接受評議結果,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繼續請求,但本案因相對人已給付申請人滿意金額,雙方和解。

 

七、本案評議委員參與情形

 

姓名

現職

參與情形

卓俊雄

財團法人金融消費評議中心主任委員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汪信君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專任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林國全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專任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林國彬

財團法人保險安定基金董事長、國立臺北大學法律系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洪燦楠

前壽險公會秘書長

無出席評議會(申請迴避)

張淑芬

理律法律事務所律師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莊永丞

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陳錦村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保險金融管理系與財務金融系合聘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彭金隆

國立政治大學風險管理及保險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曾妙慧

淡江大學保險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曾宛如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院長、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楊淑文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葉啟洲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劉尚志

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院長及科法所創所所長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劉清芳

行政院消費者保護處處長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羅俊瑋

國立中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蘇錦霞

律師、中華民國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名譽董事長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龔尚智

輔仁大學商學研究所教授兼教務長

□無出席評議會 □投不同意票

 

註一:評議書為國家公器之產物,應可受公評,但評論若無標示評議者姓名,公評對象僅是該公器外表名號,而非公器內產製評議文之人,就像「隔靴搔癢」無法有效觸及發癢處,癢依舊,那公評效益恐僅勝於「蚊子叮牛角」。標列評委姓名非針對性,更無報復性,因為敢做敢當是市井小民的基本觀念,評議委員都是飽學之士,擔當作為應更無疑慮。

註二:最右欄的評議參與情況,標示無出席者係依據評議說明函,其他委員情況係一一函詢請示,但無回覆。

 

八、感觸:

讀完該評議書當時,二十五年前的陰影再度浮現。那是人生第一次訴訟,是控告考選部命題違法。雖然在那以前的判例與案例,都是具體認定命題或評分無違法不當而判應考人敗訴,但自己的案子有明確違法證據,滿懷希望進入標榜救濟人民權利的行政訴訟。最後雖然被告的理由都反駁掉了,但中了評判者的箭──「命題本身,並不發生公法上效果,而使應考人之權利或利益立即發生損害,自非屬訴願法或行政訴訟所指之行政處分」。意思是命題事件沒資格提告,有什麼證據都沒用。這樣是行政加害不是行政救濟。一般國民雖不懂法律,但還是會認字啊!因氣憤,提再審理由之一是,國家考試命題若不具公法效果,那原裁定五位評事(法官)的資格必定非法,因為他們沒有通過具公法效果的國家考試。這個紅利案,評判者同樣是對有明確事證者,隨便找個理由以資格問題判敗,這似乎都是「欺負人毋捌字」(河洛話,認定他人不識字而欺負)的心態,這些法學碩彥們,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聖賢書是用來經世濟民,不該拿來欺壓百姓。

 

九、結論

金融消費評議制度數年來幫助消費者與業者都很大,但本案顯現評議者恣意草率判斷、讀書人以筆欺負人,是評議制度的喪鐘,應盡力去除。期望評議委員能多為評議文負責,以提升評議品質,社會也將更公平與善良。

保單紅利事件受害人數極多,牽涉利益也極大,本文草議,不期望立即翻轉消費者權益受損的局面,但希望能敦促握有權力者,秉持良知行事。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的委員,如果要繼續擋下民眾索回保單紅利,易如反掌,小民莫可奈何,只能奉勸:下民易虐,上天難欺。但虐民者通常心無上天,那古代警世語無用,還好現今是網際網路時代,下民易虐,上網難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